极品相师

第0380章 大巧不工

第0380章 大巧不工2017-11-11 22:24:25Ctrl+D 收藏本站

    唯一的希望只能寄托在一旁没出手的封之洞身上了。

    可是,封之洞会出手么?

    实际上,即便是封之洞现在出手,也有些来不及了,一切只在电光火石之间,要怪,只能怪佘长风仍旧低估了许半生。

    当手腕被拂尘扫中的时候,佘长风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许半生实力强悍如斯,又怎么会和那个来自于朝鲜的金日旬打到如此惨烈的地步。

    松纹古剑脱手,佘长风才陡然间意识到,许半生是在和金日旬交手的时候实力突然大增的,他在此之前应该也同样是舌之境的实力,偏偏在和金日旬相争的时候,实力陡然进入到了身之境。

    胸口感觉到了一股大力袭来,许半生绝不会做妇人之仁,他一拂尘扫落了佘长风的松纹古剑之后,立刻调转拂尘,用拂尘柄击打在佘长风的胸口。佘长风顿时一口鲜血涌了上来,身体被打的后仰翻倒,鲜血尽皆喷向空中。

    随即,许半生拂尘一扫,重重的扫过佘长风的面门,直接将其扫翻在地。

    刚才那一招,已经让佘长风心脉受损,而他到底之后,许半生接二连三的出手,拂尘从他的四肢分别扫过,佘长风只觉得自己的手脚仿佛寸寸断裂。他知道,自己手脚的经脉已经完全被许半生打断,再也没有了反抗之力。

    佘长风只能慨叹人和人的际遇不同,许半生遭遇金日旬那样的强敌,竟然还能在战斗之中领悟到身之境的境界,从而完成反败为胜的奇迹。

    而他,在许半生面前,却是不堪一击。许半生只不过一招,就让他彻底失去了还手的机会。

    躺在地上,佘长风心有不甘。双眼之中全是怨毒的神情。

    只是,他双眼中的怨毒却并非望向许半生。而是望向仍旧在一旁仿若冷静观战的封之洞身上。

    在佘长风看来,纵然许半生实力极强,可若是封之洞愿意跟他联手,他们还是有战胜许半生的机会的。而现在,显然已经彻底没有了机会,可佘长风虽然气急败坏,却又不敢将那个人的秘密泄露出去,他只能假意对封之洞说道:“你我好歹相识三十年。如今你以为你能活着离开么?”

    这话看似是对封之洞说的,实际上,却是在对许半生说。

    封之洞也并不着急,他捻了捻颌下长须道:“许真人,他这是在挑拨你我之间的关系罢了。”言语之间也有暗示,他是在告诉许半生,佘长风本就有挑拨离间的黑历史,他相信以他背靠的昆仑派,许半生还不敢因为佘长风这样一两句话就对自己下手。

    许半生微微一笑,手中拂尘指向封之洞。道:“原来封掌门和长风真人乃是旧识,那么想必也修习过巫门的功法了。蛰伏二十余年,方才拿到昆仑掌门的位置。封掌门也算是隐忍有当了。”

    封之洞脸色微变,而佘长风的脸上却露出嘲讽的表情。

    “许真人,你手中拂尘对佘长风有克制之效,对我可是无用。纵然你太一派神通广大,你许真人也是天人之姿,可想要留下贫道,却也并非那么容易。茅山派如今人人得而诛之,可昆仑却并非如此。”

    话里话外,尽是威胁之意。无非是告诉许半生,我知道你能够一招打败佘长风是什么原因。无非是捡了这柄拂尘的便宜。佘长风不知道,不代表我也不知道。你的实力的确很强。打败我是没问题,但是想像打败佘长风那么轻松的干掉我,那是绝无可能的。而一旦让我逃脱,你将面对的便是整个昆仑派的怒火,甚至于,天下修行者没有人敢公然站在你那边。你许半生要好好考虑考虑是否承受的住这样的结果。

    许半生哈哈一笑,顺手将天师拂尘凭空一晃,双唇微微翕张,似乎默念了一句什么,然后那柄拂尘就凭空消失了,许半生弯下腰,将原本属于佘长风的松纹古剑捡在了手中。

    “封掌门在昆仑二十余年,倒是学了几分好眼力。只可惜,眼高手低,我今日又怎可能让你离开?你们有何阴谋我并不知晓,不过不重要,我只需将你们这些执行人尽皆除去,那个莫大师也便不得不亲自上阵。且不说我与贵派龙潜坤尚有默契,即便没有,你当我太一派还承受不起你们昆仑的报复么?封掌门,你应该不会相信此刻昆仑之上,你留下的人还能掌控局面吧?对于昆仑而言,你终究只是一个外人而已。”

    一番话,说到了封之洞内心中最大的痛处,他若不是深知自己在昆仑永远只是一个外人,他又何必如此处心积虑的抢夺掌门之位。无非是要部署一些计划而已,没有掌门之尊固然有所不便,可长老之位,也足以他缓慢布置。人性若此,他最痛之处便是前任掌门,也是他的师父,始终还是将其视为外人。否则,以他当年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其实已经足够拿下掌门之位了。他师父之所以会偏袒龙潜坤,也正因许半生所言。

    “许半生,你休要以言语探之,本座若会被你这几句话影响到心志,也坐不上掌门这个位置。龙潜坤不过一介废人而已,就算他暂时控制了昆仑,只要我一回去,这天还是会变。”

    许半生手中松纹古剑一抖,再不多言,剑尖缓慢的递向封之洞,出手极慢,但却让封之洞觉得完全无法躲闪,似乎只能硬接许半生这一剑。

    封之洞脸上依旧镇定,可心中却是大骇,许半生的实力竟然达到如此地步了?真的是身之境么?刚才他虽然只用了一招就打败了佘长风,可封之洞看得明明白白,许半生手里的天师拂尘,对佘长风有天然的克制作用。佘长风之前想要得到这柄拂尘,怕是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封之洞知道,自己若不是修习昆仑剑法多年,只以那个人所教的功法迎敌。恐怕也会为这柄天师拂尘所克制。这天师拂尘也不知道有什么鬼,竟然一出招就能压制巫门的气息。

    佘长风虽然也是道巫双修,而刚才也并非使用巫门的功法。使用的只是他们茅山派的功法,但是。这拂尘似乎对茅山派的功法也有克制的作用。

    这样看来,即便是那个人现在现身,也会受到这柄拂尘所克制。

    封之洞稍事思索就已经明白,天师拂尘乃是天师道至强的法宝,天师道又名正一道,茅山派也属于正一道的分支。是以天师拂尘对于茅山派也有天然的克制作用。

    而昆仑的功法却并非正一道的功法,因为久居域外的缘故,甚至和中原传统道门的功法大相径庭。他根本就不担心被天师拂尘所克制。

    许半生现在收起了天师拂尘,改用剑招,这也充分说明封之洞的推测不错。

    只是,许半生手里的天师拂尘就那么凭空消失了,这倒是让封之洞稍感意外。

    “他竟然得到了一枚芥子须弥?相比起天师拂尘,这芥子须弥才是至高无上的法宝。”封之洞原本只想逃离此处,可现在,却突然起了贪念。

    只是,看到许半生这一剑刺来,封之洞心中的贪念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凭许半生这一剑之功。就绝非封之洞能够达到的。能够从许半生的手里逃走,这已经是封之洞有可能做到的极限,再想战胜许半生。得到他手中的芥子须弥以及天师拂尘,那绝对是痴心妄想。

    表情格外的凝重,封之洞也抬起了手臂,手中鸿钧剑遥遥指向许半生。

    “你既然用极慢,我便用极快罢!”脚下一错步,手腕一翻,封之洞便仗剑而上,速度快逾闪电,剑尖挽出至少十余朵剑花。朝着许半生的全身笼罩了过去。

    昆仑到底是剑术宗派,在这天下。昆仑敢说他们是剑术天下第二,就绝无人敢说自己是第一。即便是太一派。在单纯的剑术之上,也必须要承认并非昆仑之能。

    只是,剑招再如何精妙,也得看是什么人在用。许半生的实力高过封之洞不止一个境界,此刻举重若轻,手中松纹古剑简直挟裹了泰山之重,完全无视了封之洞剑法之间的精妙。

    一力降十会。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这两句话,都是现在许半生这一招的真实写照。

    眨眼间,封之洞已经挥剑而上,十余朵剑花到了许半生近前,更是化作百余多剑花,将他整个身体完全笼罩其中。这不是武侠小说,武侠小说里总是会些某人一瞬间刺出十余剑其中只有一剑是实招其他的都是虚招,可封之洞这一剑,根本就不存在所谓虚招,招招都是实招,任何一剑刺中许半生,都足以将其刺出一个对穿的窟窿眼来。

    许半生却根本毫不在意,依旧有条不紊的将手中松纹古剑缓缓递进,强大的压力简直就像是组成了一面盾牌一样,封之洞的剑招虽然飞快而且凌厉,但却始终显得有些花哨了,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那百余朵剑花,几乎全部消失,而封之洞手中的剑尖,距离许半生至少还有一米多远的距离。

    封之洞脸色大变,他万万没想到许半生这一剑竟然厚重如斯。

    当!

    又是一声金铁交鸣,封之洞手中的鸿钧剑,剑尖点在松纹古剑的剑身之上,发出清脆巨大的声响。

    周围的空气,就像是炸开来了一样,一阵阵狂风,以许半生和封之洞剑尖所抵之处为圆心,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许半生的衣服猎猎作响,他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巨大的力量,沿着空气向四周传播开去,周围的大树之上,枝桠纷纷不堪重荷的断裂,落地。而封之洞,似乎也受到了极为大力的打击,身体陡然倒飞了出去,速度极快。

    许半生一收手腕,松纹古剑在地上划出一道极长的裂纹,而后,许半生直接将松纹宝剑投掷了出去……(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