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81章 如意大小

第0381章 如意大小2017-11-11 22:24:26Ctrl+D 收藏本站

    松纹古剑一出手,竟然暴涨起来,原本不过七八十公分的剑长,许半生几乎刚脱手,就已经暴涨至一米多长了。

    看到许半生将松纹古剑离手,封之洞就知道不妙,他根本就不是被许半生刚才那一剑震飞出去,而是他想借着许半生这一招庞大的力量趁机逃走。

    可是,一看到许半生直接将松纹古剑脱手,他就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被许半生看穿了,只是他却不明白,为何这松纹古剑被掷向自己竟然会变大。

    眼看着松纹古剑越来越大,完全超出了幻术可以达到的程度,封之洞知道自己绝不可能逃得掉了。

    若论速度,其实封之洞是超过这柄松纹古剑的,但是,架不住松纹古剑在疯狂的长大啊,松纹古剑暴涨的速度加上它的飞行速度,瞬间就赶上封之洞了。

    封之洞只得强行将身体一沉,稳稳的落在地上,丝毫都没有受伤的样子。

    手中鸿钧剑光华绽放,这才是封之洞真正的实力,刚才那百余朵剑花,只不过是封之洞试图给许半生造成他已经力竭的假象罢了。

    随着鸿钧剑光华绽放,鸿钧剑的剑身也仿佛暴涨了数倍,陡然间也成为了一柄巨剑。剑身周围的光华,也仿佛剑身实质一般,微微散发出金属的光泽。

    封之洞挥舞着这把如今已经暴涨至三米余长的巨剑,刺向许半生扔过来的松纹古剑。

    只是,就连封之洞自己都觉得有些恍惚。

    原本三米余长的鸿钧剑,已经足够巨大了,三米余长,几乎成年人腰部的宽阔剑身,即便是关公的那把青龙偃月刀。也没有如此巨大的程度。

    可是,跟眼前那把已经庞硕无朋的松纹古剑相比,巨大的鸿钧剑还是显得太小了一些。

    现在的松纹古剑。已经暴涨至足足十余米长,那宛如松枝的剑身。如今也已经远超一人环抱。因为松纹剑本身的奇异形状,使得这把本就不像剑的剑,如今更不像是一把剑了,而更像是一棵长的有些疯狂的古松,简直就像是一根擎天柱一般刺向封之洞。

    可封之洞并无选择,他只能挺起手中鸿钧剑迎上前去,从松纹古剑的气势来看,这一剑绝对不容小觑。绝对是重若千钧的一剑。封之洞很是怀疑,自己究竟是否能够接住这样一剑,这哪里还是剑啊,简直就是用一座山来强压封之洞。

    鸿钧剑终于刺中了松纹古剑。

    原本松纹古剑就不像平常的剑那样有个剑尖,此刻又已经暴涨至十余米长,剑头上比普通的八仙桌还要粗壮几分。

    鸿钧剑刺上去,就仿佛刺在了一堵墙上,根本憾不动其分毫。

    关键这堵墙还是会往前移动的,并不是死物,封之洞只觉得自己手中的鸿钧剑承受了万钧之力。推动着他脚下根本站立不住,顶得他直接向后滑行退去。

    鞋底就在山路上摩擦,不过几米远的距离。鞋底就已经磨通了,此刻的封之洞虽然还似穿着一双道鞋,可实际上,他根本就是一双肉脚板站在山路上,还被那松纹古剑推得直往后滑行。

    封之洞感觉到自己的双脚仿佛烧着了一般,饶是他已经舌之境,寻常子弹都未必能够对其形成真正伤害的皮肉,也承受不住这样的高温。

    有心撤回鸿钧剑,可封之洞又怕自己一撤手。那松纹古剑就会像是一颗炮弹一般重重的击打在自己的身上。

    他倒退五米,松纹古剑至少又暴涨了两三米。足足超过十五米长,剑头犹如一张十二人座的圆桌的松纹古剑。若是撞在封之洞身上,只怕会直接将其打的一命呜呼。

    更让封之洞感到胆战心惊的,是他隐约感觉到许半生虽然将松纹古剑投掷了出来,可是因为松纹古剑剑身暴涨的缘故,许半生只不过往前走了几步,就又已经抓住了松纹古剑的剑柄。

    即便封之洞撤剑闪身,躲过了松纹古剑的剑头,只怕许半生稍稍一挥这把剑,封之洞就会直接被松纹古剑砸成肉泥。

    噗!

    封之洞终于感觉到胸口一闷,随即喉头一甜,一口鲜血便喷涌而出。

    这到底是松纹古剑,还是传说中那只猴子使用的如意金箍棒啊!怎么还能随意变幻大小的?而且,变大了的松纹古剑,重量似乎也在疯狂的增加,完全配合了此刻松纹古剑的大小,怕是足有一两吨重了。

    封之洞单手已经承受不住,他将左手也握在了鸿钧剑上,双手的力量却也支撑不住仍旧在不断增长的松纹古剑的庞大力量。

    道袍的双臂开始寸寸断裂,一片片的青色布片,犹如蝴蝶一般飞离了封之洞的双臂,他双手的皮肤甚至都开始承受不住这么巨大的力量,绷紧再绷紧,血管已经爆出,双臂之上一片青紫之色,上边点缀着一条条深红色的血管,看上去极为的骇人。

    “许真人,留我性命!”封之洞再度喷出一口鲜血,发髻早乱,长长的头发翻舞在空中,整个人已经状若疯魔。

    时至此刻,封之洞哪里还有抗衡许半生的心思,他只希望许半生可以存有一念之仁,饶过自己的性命。

    许半生却并未回答,而是手腕一翻,彻底放开了松纹古剑,而后,他用手掌轻轻一推,给松纹古剑加上了最后一点儿力量。

    松纹古剑再度陡然暴涨数米长,此刻已经足足超过二十米,猛然又被加速,封之洞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道,双臂发出寸寸爆裂的声响,鸿钧剑当啷一声跌落在地,松纹古剑重重的撞在他的身体上。

    这样形容其实并不准确,松纹古剑此刻的横截面怕是直径已经超过四米,而封之洞只不过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不像是松纹古剑刺中了他,反倒像是他自己拍在了松纹古剑之上。

    体内经脉尽碎,口中涌出的鲜血也不能再用一口两口来形容。这完全就是大江决堤一般的感受,封之洞只觉得自己体内的鲜血几乎一瞬间全部吐了出去。

    浑身上下的骨骼,估计早就全都碎了。封之洞摔在地上,而眼前那把恐怖的松纹古剑。终于恢复了原状,又像是从前那样,犹如一根松枝似的被许半生握在手中。

    “你这是什么妖法?”封之洞一口鲜血一个字的问到,目眶早裂,七窍流血,此刻支撑他不死的,仅仅只是意念而已。

    许半生微微一笑,扬手收剑。将松纹古剑横在自己的眼前,左手两指轻抚剑身。

    “松纹古剑本源自龙虎山,乃是正一道之物,茅山作为正一道分支,得到此宝,却不知如何运用。如此天材地宝,又岂只是削铁如泥而已。若无变化神通,怎称天下第一剑?意随心动,如意大小,也不过是松纹古剑的一般变化而已。真正的神通,你却是没机会看到了。”

    封之洞根本就无法相信许半生所言,但是许半生并未骗他。

    这把松纹古剑。传言是茅山派创派老祖陶弘景困龙于松,佐以精铁炼造而成,这并不假。但是世人只知陶弘景,却不知道陶弘景本是太一派传人,就像是世人也并不知道,龙虎山第一代天师张道陵,其实也只是太一派的传人而已。

    太一派执天下道门之牛耳,可不止是说说而已,多少豪门名派。归根究底,也不过只是太一派的分支。

    而这把松纹古剑。实乃太一派所传之物,陶弘景不过沽名钓誉罢了。

    是以佘长风虽然贵为茅山掌门。也一直都是茅山派的嫡传弟子,但他却并不知道松纹古剑真正的妙用。

    只不过许半生虽然知道松纹古剑还有更强大的力量,但是他也无法施展,他顶多也只能让这把宝剑如意大小罢了。别说封之洞无缘见到这把松纹古剑的其他神通,就连许半生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识到其他的神通。

    会用,和能用,实在是两码事。

    许半生知道这把松纹古剑还有其他的威力,但却也同样无法施展出来。

    “一派胡……”封之洞再度吐出两口鲜血,终于无法说出完整的话,就连这一派胡言四字,也只说出三个,就已经一歪头,离开了这个世界。

    分明看到封之洞的魂魄从他的身体里缓缓飘离,许半生看似缓慢的迈出两步,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只净瓶,只在空中一晃,便将封之洞的三魂七魄收入净瓶之中。

    虽然已死,但毕竟是修行之人,封之洞的魂魄陡然被收入净瓶之中,他感觉到了极度的愤怒。

    “许半生,你休要欺人太甚!”封之洞的魂魄在净瓶之中发出怒吼,许半生手握净瓶,当然可以感觉到他的怒火。

    “阻你转世而已,尚不曾将你打至魂飞魄散永绝轮回,我这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

    “你少来唬我,你留着我的魂魄,还不是为了引那个人出现?!”封之洞愈发愤怒,只可惜,他的魂魄不够强大,终究也只能在净瓶之中产生轻微的晃动,甚至连脱离净瓶口上的阵法都力有未逮。

    许半生笑了笑,晃晃手中净瓶,道:“你应该期待莫大师尽早出现,或许他见你宁死不屈,还会允你转世投胎。”说话之间,许半生将净瓶瓶口塞上,封之洞的魂魄瞬间被封印,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

    收好净瓶,许半生转过身对着远方轻轻说道:“我既来了,你以为你逃得掉么?”原本在许半生的身后,已经被断了手脚经脉的佘长风,虽然也同样惊骇于松纹古剑竟然能够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而他却不自知,但他还是趁着封之洞对抗许半生的时候,偷偷溜走了。

    只可惜,他此刻手脚经脉俱断,手脚绵软无力,连普通人的速度都比不上,又怎么可能逃得出许半生的掌控。

    听到身后许半生的声音,佘长风双腿一软,彻底绝了逃走的念头。

    他强忍着疼痛,对许半生说道:“你饶我不死,我知无不言。”(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