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92章 赤兔

第0392章 赤兔2017-11-11 22:24:40Ctrl+D 收藏本站

    可是就在朱弦准备离去的时候,地缝里却又突然传来火蝠那宛如蟋蟀叫声一般的声音。

    “可是林浅本人也是直到四十多岁才修行至身之境,之后更是耗费三十余年才身之境巅峰,他居然能调教出一个徒弟十九岁就身之境圆满了?”

    听到这话,朱弦心中暗喜,停下了脚步。

    “信与不信只在你一念之间,凡人见到天才便叹为观止,却不知天才之中还有天才。”

    火蝠不再沉默,而是立刻说道:“再远的事情我不知道,可你那个主人绝对是五百年间的天才第一人了。”

    朱弦反驳道:“这也未必,天才若是遇不到林浅真人,怕也就泯与众人了。”

    这句话,朱弦只是无心之语,并没有切实的目的。她只是做个感慨罢了,因为她一向自诩妖灵乃至所有魑魅魍魉之中的天才,可是却一直也没能够在那个群体之中脱颖而出,不是她不够强大,只是得到的资源有限,而当她遇到许半生之后,她的天才终于显现出来,这才有了今日的朱弦。

    朱弦不会想到,当她说出了这句话之后,地缝里的那个小东西陡然眼神一亮,似乎心中某种困结终于被打开。

    又是半晌沉默,这一次,朱弦并没有等待太久,仅仅两三分钟之后,她便表现的兴味索然的说道:“我还要修行,先走一步了,就此别过。”

    一句话,火蝠顿时着了急,它现在可不是之前的那种心思,它其实已经很相信朱弦的话了,并且也如同朱弦所料的那样动了心。即便是朱弦这句话终究有些欲擒故纵的感觉。它也顾不了许多。

    “请留步。”火蝠着急的喊道。

    朱弦又问:“还有什么事情么?”

    “你不是想得到一些修行上的帮助么?”

    “你都不相信我,我还如何让你帮助于我。而且,并不是需要修行上的帮助。主人给我的功法已经很为强大,我只是需要了解这个地方。从而找到一个适合我修行的位置而已。”

    “我可以帮你!我在这里已经住了两百多年,整个世间都不会有任何东西比我更了解这个地方。”

    听到这话,朱弦微微皱了皱好看的双眉,两百多年?许半生不是说林浅是几十年前在这里看到火蝠的么?而且这个几十年,多半是二三十年左右,即便放宽到九十年,也对不上这只火蝠所说的话呀。

    “你真的愿意帮我?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朱弦也表现出她的谨慎,火蝠当然不会知道。朱弦的所谓谨慎依旧只是故作姿态而已。

    火蝠期期艾艾了老半天,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说出自己的目的。

    “你怎么恁不爽快,你若真能帮到我,提出些要求也是正常的。但是你必须先跟我说清楚,我若觉得合适也可以帮你这个忙。”

    火蝠再度踌躇,足足十几分钟之后,才似乎下定了决心,道:“我想见一见你的主人。”

    朱弦似乎很不信任火蝠似的,又问:“只是见一见?”

    火蝠再度表现出赧然的一面,它说:“不瞒你说。我早在百年前就可以修成肉身了,可是我却舍不得现在的实力。跟你比,我的实力着实不算什么。可是跟我的同类相比,却是最顶尖的存在。一百多年前,我遇见林浅,林浅却没有办法帮助我修成肉身之后却留住修为,但是他却给了我一个心法,可以令我的修为停止下来,不再继续增长。这样我就不会面对天劫,自然也不会成就肉身修为减退。我的寿命也剩下不了多少年了,若是修成肉身。至少还有百余年可活。如果你的主人,那个叫做许半生的人真的能够帮得了我。哪怕是让我认他为主我也认了。”

    朱弦嗤笑道:“你其实并不完全相信我,只不过你愿意为此赌一赌。这才是你的心里话吧?”

    嘴上说着。心里却在想着,林浅居然是百多年前就见过这只火蝠了?这跟许半生所说的似乎根本对不上啊。难道是林浅骗了许半生?可林浅有什么理由要骗许半生呢?

    而且,这句话里的信息还不止这些,百多年前就见过林浅,那个时候的林浅就已经可以自创一门心法压制住火蝠的修为不再增长,那岂不是说林浅当时已经相当强大了?

    人类的修行法门是不可能给妖兽用的,必须根据妖兽自身的特点来进行改善,改良之后才能用于妖兽的修行。朱弦深深明白这一点,即便太一派本身就有压制修为的心法,但是想要为火蝠所用,林浅必须进行改良。而即便不是自创只是改良,其实力恐怕也必须在身之境以上,否则那得需要如何的天才才能改良修行心法?真要有那样的天才,林浅也不至于四十岁才勉强迈入身之境了。

    如果林浅给火蝠心法的时间是整整一百年前,而他当时至少也得是身之境不说巅峰也得接近的实力,那么,岂非是说林浅现在至少也得一百六十岁以上了?这只是最低而已,而朱弦从火蝠的语气之中,分明能够听出林浅和它的那次接触,恐怕距今至少也是一百五十年附近。难道林浅已经超过两百岁了?比世人认为他生于同治年间还要更早一些?

    对于朱弦的那句半调侃半认真的话,火蝠显得有些局促。

    “不过浅谈而已,若说完全信任,怕是你也不会相信。”

    朱弦按捺住心中的疑问,道:“你可知道你的要求很过分?”

    火蝠略显尴尬的回答:“我知道自己的要求是高了一些,不过,我也说了,我愿意奉其为主,这样的话应该也不算过分了吧?”

    “你无非也就是听我说主人为人宽厚才愿意奉其为主的。”

    “你作为妖灵,自当知晓诸如我类发下血誓是个什么情况,到时候如果许半生并非宽厚之人,我也只能听命行事。我也是在赌而已。赌便是以小博大,你若不愿意也就罢了。”

    朱弦假装考虑了一下,当务之急是让这个火蝠现身。然后从它那里得到其涎液,许半生究竟是否能够令其成就肉身且修为不退这事儿本就没把握。若是满都拉图愿意出手倒是可能性会大一些。但是朱弦不可能要求满都拉图再为自己做些什么了,这等于就是朱弦给火蝠许下了一个一定无法完成的诺言。

    说起来,还是朱弦骗了火蝠,不过朱弦并没有人类的那种道德观,她也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为达目的本就该不择手段才是。

    “我不能答应你。”朱弦一句话,让火蝠心凉了半截。

    朱弦当然想直接就答应火蝠,可是她很清楚,如果自己答应的太爽快。以火蝠之生性多疑,肯定又要犹豫了。所以她才故意不答应,唯有如此反倒能让火蝠更加相信于她。

    感觉到火蝠的失望之后,朱弦又道:“我只能将你的话带给主人去听,可是主人是否愿意帮助你,我无权替他应承。你若愿赌,那我们便成交,你若不愿,也便罢了。”

    火蝠并未有太多的犹豫,它只是问到:“你对你的主人到底有多少了解?”

    “你是想问。如果让我判断的话,主人是否会愿意出手相助是么?”

    “正是如此。”

    朱弦笑道:“主人是天底下第一号宽仁之人,也是这天底下最好的男人。若让我来说。我自然是认为他一定会帮你的。”朱弦的姿态摆的很聪明,完全就是一副你爱信不信,我姜太公钓鱼你愿者上钩的姿态,这就让火蝠愈发的欲罢不能。

    火蝠再不犹豫,直接说道:“那好,我便与你赌上一赌。无论如何,你我都算是妖类,有你前车,我便赴后辙。”

    朱弦微微一笑。喝道:“那你还不现身?”

    只感觉到地缝之中一阵微风吹出,几乎是一瞬之间。朱弦便看到一道火红色的影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速度快到她的双眼几乎都无法完整的捕捉。

    “哈哈哈。相对于你的修为,你更加想要保住的是你的速度吧?”朱弦一语道破火蝠的心思。

    火蝠绕着朱弦转了两圈,终于在她身后停了下来,而后叫着,那意思是在说:“你又何必说穿,速度本就是我赖以生存最大的倚仗。”

    朱弦缓缓转过身来,前方一米远左右的地方,一只通体火红,身高只有大约一只乳猫大小的东西双腿直立的站在她的面前。

    可是当朱弦看清楚眼前这东西的时候,她却蹙紧了双眉,这东西似乎和许半生所说的火蝠有些不同啊!

    许半生告诉过朱弦,火蝠名为火蝠,只是因为它生有一双肉翼,这和蝙蝠十分相似,但是火蝠长的却并不像蝙蝠那样类似于老鼠,而是通体红色的卷毛,倒是跟泰迪熊或者是红毛的贵宾犬(泰迪犬就是把毛修成泰迪模样的贵宾犬)有些相似。

    可是眼前这东西,根本就没有翅膀,身上的毛发倒是火红卷曲,一张小脸却长得更像是一只兔子。

    尤其是那一对长耳朵,直愣愣的竖在头顶。双腿也膝盖向前弯曲蹲坐在地上,分明就是一只兔子。只不过其体型,比起一般的兔子要小了不少,跟宠物貂的大小基本相当。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朱弦忍不住问到。

    对面那东西双手捂脸,竟然带着点儿娇羞的叫了两声,那意思是在告诉朱弦,它就是一只兔子,只不过是一只品类比较特殊的兔子。

    “人类很少有见过我们的,他们根本追不上我们的速度。不过林浅给我取了个名字,叫做赤兔。”

    朱弦懵了。

    竟然不是火蝠?!(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