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93章 母兔子的蛋疼

第0393章 母兔子的蛋疼2017-11-11 22:24:41Ctrl+D 收藏本站

    眼见面前这东西竟然不是火蝠,以至于朱弦都忘记吐槽林浅竟然给这东西取名为赤兔这么奇葩。

    不过这个槽点其实也没有那么强烈,毕竟那是林浅,林浅真人游戏风尘也不知多少年,他干出任何事情来,其实都不能算是太奇怪。

    朱弦突然笑了起来,眼前那个叫做赤兔的家伙看的莫名其妙,不知道朱弦为何突然如此放荡形骸的大笑,笑得前仰后合,笑得直不起腰。

    她只是觉得自己很可笑而已,在这儿跟这个小东西晚了足足三四个小时的心理战,又是欲擒故纵又是姜太公钓鱼又是请君入瓮的,可最终,干脆是连对象都错了。

    笑得连眼泪都飚出来了,赤兔很尴尬的站在那里,完全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好容易等到朱弦停止了笑声,赤兔委屈的叫了两声,道:“我有这么可笑么?”

    其实朱弦现在已经想清楚了,虽然眼前这东西并不是火蝠,而她在这里跟这家伙玩了半天心计,可是也并非完全的无用功。

    正如这小东西所言,世上没有任何人,任何东西对这里比它更加熟悉了。

    它并非火蝠,可这也意味着它在这里生活的时间将远远超过火蝠,最近几十年间,这里搬来了一个新邻居,想来它不可能不知道。

    而且,火蝠也是以战斗力极渣可是速度极快闻名,这东西的速度不知道和火蝠相比如何,但是至少,比朱弦有优势的多。

    有它的帮助,首先朱弦想要找到火蝠的希望就大了许多,其次它的速度对火蝠绝对是一种限制。这将对朱弦抓住火蝠形成更大的帮助。

    所以朱弦便对赤兔说道:“你可知道赤兔在人世间指的是什么?”

    赤兔茫然的摇了摇头,显然它并不知道林浅给它取得这个名字颇有恶搞之意。

    “三国的历史你总知道吧?我指的是华夏古国的三国时期,天下三分魏蜀吴。”

    这一次。赤兔点了点头,但还是很茫然。它的灵智虽然几乎和人类相当,但是毕竟不可能去阅读人类的典籍,它也只是在这四百多年的寿命之间,道听途说了一些词汇而已。

    “三国时期有一个强大的武者,以武破道,武力值几乎和身之境巅峰相当,但是其他修为却没有跟上,那个人叫做吕布。他也算是千百年来以武破道达到后天之境的奇人之一了。”

    赤兔点了点头。无论如何,吕布这个名字它还是听说过的。

    “有一句俗语,叫做人中吕布马中赤兔,指的就是说一个种群之中最强大的那一个。”

    赤兔听了,小脸上露出笑容,三瓣嘴也大大的咧开,显然对朱弦的这句“恭维”很是受用。

    但是很快,赤兔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因为朱弦的表情满是不屑。

    “马中赤兔,这是说赤兔其实不是兔子而是一匹马?”

    朱弦点了点头。又道:“赤兔指的原本是吕布的坐骑,是董卓为了收买吕布的心,重金购得赐予吕布的。吕布被曹操院门斩首之后。赤兔马便归于曹操所有,而后被曹操用来赐给关羽,成为了关羽的坐骑。关羽死后,赤兔马也因为思念旧主,绝食而亡。在那之后,所有的宝马良驹都可以被称之为赤兔,意思就是说这匹马非常之优良。”

    “该死的林浅,竟然将我和一匹为人奴役的马相提并论。”赤兔显然怒了。

    朱弦再度莞尔一笑,道:“现在你觉得这是不是很好笑啊?”

    赤兔异常的愤怒。愤怒到连三瓣嘴都已经歪了,恨不得能咧成四瓣。

    “有什么可笑的。有什么好笑的,我看就一点儿都不可笑。一点儿都不好笑!不许笑了!”

    可它越是着急的上蹿下跳,朱弦就越是笑的开心,脸上揶揄的表情让赤兔愈发的愤怒。

    “算我求求你了,真的不要再笑了,我以后再也不叫这个名字了。”赤兔一双前腿并在一起,学着人类的模样向朱弦作揖,可是它那小小的身躯,看起来却是特别的有趣。

    朱弦笑道:“其实赤兔这名字也不错的,你本来就是一只兔子么,颜色又这么红,叫赤兔也没错啊。”

    “我不是兔子,我是一只非常厉害的兔子,你有见过兔子能活四百多年的么?”赤兔越怒,只是它的话显然没有什么说服力,相反,倒是跟香港有个影星叫做周星驰的无厘头说话方式很有的一拼。

    “随便你吧,很厉害的兔子也罢,普普通通的兔子也好,总而言之我以后就叫你赤兔了!”朱弦满不在乎的说道。

    赤兔跳着大喊:“不可以!”

    朱弦耸耸肩膀,显然并没把赤兔的反对当回事。

    “你如果再这样,我就不帮你了!”赤兔恼羞成怒。

    朱弦撩了撩长发,笑的无比妖娆的说道:“那也随便你吧,真以为没了你这个张屠户我就要吃带毛猪了?”说罢,朱弦转身就溜达着往前方走去。

    赤兔一愣,满是长毛的小脸拧巴了起来,然后它一蹦一跳的追了上去,一头撞在朱弦的屁股上,软软的,弹性十足。

    “喂,你个死兔子,别占我便宜啊!”朱弦猛然回过头,瞪着小小的赤兔。

    赤兔眨巴着眼睛,好奇的问道:“什么张屠户,什么又是带毛猪?”

    朱弦哭笑不得,心说这个小家伙好奇心还真是重,这么快就忽略了它名字的问题,转而去问张屠户和带毛猪了。

    拍了拍手,朱弦意思是让赤兔跳到自己的手上,它就那么一点儿大,朱弦老低着头跟它说话着实有些辛苦。

    赤兔也明白了朱弦的意思,纵身一跃,却并未落在朱弦的手上,而是撞在了朱弦的大胸上。

    朱弦的一对大胸,足有36e。她原本骨架不大,之所以胸围能达到36这个数字,完全是因为那两团肉足够大的缘故。

    刚才被撞了一下屁股。朱弦就已经很不满意了,她虽然生性之中带有妖类的媚气。但是那只是对许半生一个人绽放的,其他人若是试图对她有所不轨,朱弦绝对会至那个人于死地,王冬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现在这只小兔子竟然敢撞在她的胸上,撞过之后虽然落在了她的掌心之中,但是那一脸陶醉的小表情,明显是在回味朱弦胸部的柔软和弹性,这么点儿大的小东西竟然也会做出这种猥亵之事。朱弦自然很是愤怒。

    一把抓住还在陶醉之间的赤兔,朱弦将其重重的往地上摔去。

    不过这也就是泄愤而已,这不是一只普通的兔子,而是一只……唔,很厉害的兔子,它当然不会被朱弦摔着。还在半空中就拧了一下肥胖的腰肢,然后在至少二十多米外落于地上。

    “喳喳喳喳……”蟋蟀似的声音又开始响起,赤兔也很愤怒,它不明白朱弦为何要摔它。

    “我再警告你一次,不要占我的便宜。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朱弦的俏脸,已经挂满了寒霜,可是这样。却使得她显得更加的性感娇媚,有时候,这种事情真是没办法讲理的。

    赤兔有些委屈,回到了朱弦的脚下,挨着她的裤管蹭了蹭,很是可怜的模样,看的朱弦也是心里一软,被这小东西的萌态给融化了。

    但是想到这小东西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动物,它有灵智且灵智无限接近于人类不说。而且它其实随时都可以使得自身的修为增加从而历经天劫修成肉身,那样的话。它就是个人了。朱弦是绝对不能容忍一个人类对她做出摸屁股摸胸部这种动作的,除了许半生。

    “这次就原谅你了。但是我警告你,以后再也不许这样!”

    赤兔拱了拱,卖萌卖的很是卖力,然后朱弦招招手,它便很老实的跳起,落在朱弦的手掌之间,再也不敢有任何轻薄的举动。

    朱弦将赤兔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朝前走了几步,赤兔很想忍着不开口,但却根本忍不住,最终还是凑在朱弦的耳边叫了几声,意思是在问她:“为什么你那么紧张,我不过就是觉得你那两个部位很柔软也很有弹性,撞一撞应该会很好玩而已。又不会弄疼你,你何必这么介意?”

    朱弦的脸色很不好看,她停下了脚步,怒意几乎满溢而出,吓得她肩膀上的赤兔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赤兔不明白,之前还和蔼可亲的朱弦,为什么这么快就变得喜怒无常,简直不可理喻。

    “不行就是不行,我的身体是属于主人的,其他人绝对不许碰。”

    “可我不是人啊!”赤兔天真的又问。

    “那是你还没有遇到能保住你修为的人,否则的话,你以为你不会变成人么?”朱弦的语气越发的冰冷。

    赤兔却是伸出前腿挠了挠头,因为有些不够长,它还特意把脑袋凑到前腿边,那样子别提有多可爱了。

    朱弦虽然很难看清楚自己肩膀上的情况,但是对于她这样的修行者来说,别说是肩膀上的动静,就算是体内有什么变化,也是看的一清二楚,自然也被赤兔的萌态再度击中。

    “我即便修成肉身也是个小姑娘啊,女人和女人之间,难道也有那么多的忌讳么?我虽然见过的人不多,可也知道男人是不能乱碰女人的胸和屁股的,但是女人之间好像就可以随便一些了吧?”

    朱弦听到这话也是一愣,随即问道:“你是只母兔子?”

    赤兔哎呀一声,捂住了双眼,显得很娇羞的模样。

    “我当然是雌的,你看不出来么?”

    朱弦很是好奇,一把将赤兔从肩膀上抓了下来,然后掰开它的两条后腿,看了看它肚皮下方,果然,光溜溜的什么都没有。

    “还真是没有蛋蛋呢!”

    赤兔无奈了,连娇羞都顾不上了,它对朱弦的这句话着实是连吐槽的点都找不到,作为一只母兔子,它终于感觉到了什么叫做蛋疼。(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