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96章 修行本意

第0396章 修行本意2017-11-11 22:24:45Ctrl+D 收藏本站

    修行者?

    朱弦的眉头皱了起来。

    在山下见到这三个人,已经是十天之前的事情了,当时朱弦只是将罗伯特等三人当成普通的搭讪者。

    由于三人并没有死缠烂打,朱弦也懒得去跟他们多啰嗦,若是三人穷追猛打,朱弦少不得也会像是教训王冬那样教训他们。

    可是现在看到这三个人,朱弦知道自己错了,判断错误,这三个人竟然会是修行者,这是朱弦万万没有想到的。

    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朱弦已经是舌之境巅峰的实力了,除非是许半生那样达到身之境巅峰乃至圆满的高人,并且还要刻意的隐瞒自己的修为,否则,朱弦都不可能看不出这三人竟然是修行者的身份。

    尤其是这三人之中还有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其余两个虽然是东亚面孔,但身上毫无精气波动,甚至连内息都没有,根本就不像是有半点修为的样子。

    朱弦没有太多时间去进行分析,而且也不需要分析,就凭这三人远超百米短跑世界纪录的速度,尤其还是在这高低不平地面光滑的就算是穿着钉鞋也要一步一个坑这么去走的火山体之上,这三人若不是修行者才怪了。

    幸好三人之中还有个金发碧眼的罗伯特,朱弦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原因。

    原来你们三人竟然是西方的修行者么?

    朱弦迅速的总结了一下自己之所以会判断错误的原因,三个人的组合,两个东亚面孔,但却都没有典型共和国人的特征,另一个还是高鼻梁白肤色的欧洲人,朱弦一时没能想到这种族复杂的三人竟然都是西方的修行者也算正常。

    唯有西方的修行者。他们身上是没有精气波动的,他们甚至从未修习过内功,连经脉都和东方人不同。

    在山下的时候。朱弦可以肯定,这三人也绝对不可能看出她是个修行者。东方修行者无法感觉到西方修行者的修为。西方修行者亦然。当然这也并非绝对,这要是许半生这样的强者在场,恐怕还是能够察觉这三人的身份的。

    而且从三人当时的表现,朱弦也可以肯定这一点,他们绝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否则,他们绝不会允许自己这么轻易的上山。

    虽然不知道三人的目的,但是朱弦大致上已经有了判断。跑到雾岛山这种地方来。总不可能真的是来挑战极限的,尤其是修行者,这种地方不敢说如履平地,也实在没有什么挑战性。

    那么,这三人的目的肯定是雾岛山里的某样东西,最大的可能,是跟朱弦的目标一致,同样是冲着火蝠而来的。

    朱弦的判断大体不错,但唯有一点,这三人的目标并不是火蝠。甚至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世间还有火蝠这种东西的存在。他们的目标,其实是现在正和朱弦呆在一起的赤兔,只不过他们现在还并未看到赤兔的身影。一来太小。二来,赤兔这几天和朱弦越发的熟稔,熟到它已经开始学会耍赖了,朱弦也不知道多少次的在心底斥责过赤兔卖萌可耻,可是却往往被它的萌态融化,答应了它一些过分的要求。比如现在,赤兔就藏在朱弦的怀里,小小的身躯窝在朱弦的胸前"shuang feng"之间,睡得昏天黑地。

    所以才说这三人的运气实在是好到了极限。他们只是无意的遇到了朱弦,又认死理的认定山体上的那些痕迹必然是朱弦留下。同时还几乎放弃了对自己任务目标的找寻,反倒来搜寻起朱弦的下落来。其运气好的最佳表现在于。他们寻找的竟然正是赤兔,而赤兔,就跟朱弦在一起。

    如果他们一心的去寻找赤兔,徒劳无功的可能性达到九成九,尤其是当赤兔和朱弦彻底在一起之后,他们寻找到赤兔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唯有放弃寻找赤兔,反倒来寻找朱弦,这却成了唯一正确的选择。

    无论如何,朱弦总归是要比赤兔好找的多的。

    看到朱弦停下了脚步,三人也知道他们被朱弦发现了,脚步不减,反倒倾尽全力的更加快速起来。

    “停下!”朱弦娇吒一声,手一挥,原本属于李小语,后来被李小语借给许半生,现在又被许半生交给朱弦用以防身的那把掺了寒铁打造的匕首被她拿在了手中。

    虽然只有二十多公分长,可是这小小的匕首拿在朱弦的手里,却顿时散发出阵阵的寒意。

    寒意森森,瞬间让朱弦身体周围至少方圆数十米的范围,都变得冰冷冰冷,仿佛瞬间走到了严寒的冬季。要知道,这里可是在火山口附近,这地下就隐藏着一处十分不安分的活火山,理论上随时都可能喷发出来,灭绝一切。这里原本的温度可想而知,就像是拥有一个天然的地热地板一样。

    可即便如此,朱弦身体周围也顿时布满寒霜,连空气里的水分都仿佛要凝固了。

    原本还没有十足的把握,可现在朱弦一把匕首在手,她身体附近的气温就仿佛下降了三四十度,这终于让罗伯特等三人彻底确认了朱弦东方修行者的身份。

    三人停下了脚步,他们不敢轻易的靠近朱弦,哪怕是他们,在面对朱弦身体周围那如此低温的环境,也是有所忌惮。

    瞬间下降的温度,不光让罗伯特等三人有所忌惮,同时也让躺在朱弦胸前"shuang feng"之间安睡的赤兔猛然惊醒了过来。

    赤兔和火蝠一样,是性喜高温的种类,它必须常年生活在温度超过四十度的区域,并且每天都必须到更加炎热的地方呆上一段时间。而且,这种热量必须是天地自然的热量,不能是烤箱或者微波炉这种东西造成的高温。

    周围的温度陡降,对于人类来说还不算不能忍受,对于修行者更加不叫事,可是对于赤兔来说,却不啻于生态环境的灭绝。

    一个毛绒绒的小脑袋从朱弦的****之间探了出来。由于"shuang feng"着实过于浑圆庞大,以至于赤兔探出脑袋的时候也遭受到了极其强大的挤压,它那双一直竖着的长耳朵。便被挤压到了脑后,并没有随着它的小脑袋同时探出来。

    “喳喳喳喳……”赤兔轻叫了一声。朱弦明白,它是在问朱弦为何温度突然降低了这么多它快要受不了了。

    朱弦冷冷的说道:“受不了你也得忍着,有敌人!”

    赤兔这才注意到前方呈犄角状站立的三人,它那双蓝色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却并感觉不到三人身上有什么太大的敌意。

    妖兽是一种很敏感的生物,它们之所以天生自带修行的属性,并不是因为它们种类的奇特或者数量的稀少,也不是对于环境和生存的要求比一般的动物苛刻。而是因为它们对于世间的一切都有极其敏锐的感觉。

    换句话说,妖兽天生第六感就比一般的动物乃至人类都要强大的多,这才是它们能够天生修行的根本原因。而许半生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修行本身,其实就是在开发人类或者其他种类的第六感,乃至于第七感。人类的感知绝不止眼耳鼻舌身这五感,意识就已经是第六感了,这也是为何东方的修行者会将后天境界的修行分成眼耳鼻舌身意这六个境界的原因。本身的境界提升是一个固定的东西,名称却是可以变化的,而东方修行者将其定下眼耳鼻舌身意这六个阶段。其实也就是在修行者修行的过程中,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修行者本身,让他们明白。修行就是在强化眼耳鼻舌身这五感,最终是为了让第六感,也就是意识更加强大,最终达到开发第七感的地步。

    第七感是什么,至少现在是没有人可以解答的,在普通的认知当中,第七感就是先天境界。

    人类是通过修行来强化五感发展第六感,而妖兽则是天生具备强大的第六感,它们的第六感除了支撑它们的修行之外。还可以令它们敏锐的察觉某个具体对象的情绪,这也是它为何愿意跟朱弦交流的原因。因为它可以感觉到朱弦有所求却无杀念无害心的情绪。

    眼前的罗伯特等三人,在赤兔看来。就是没有敌意的类型,他们似乎很急切,却并不想与朱弦为敌,更多的,是一种找到同类的喜悦。

    “这位女士,你好,我们并没有敌意,我们只是在上山的时候发现了一些痕迹,想到你并没有携带任何登山的用具,所以大胆的猜测你是一个修行者,一个东方的修行者。在不远处我们看到你留下的水迹,所以才一路追寻而来。请相信我们,我们并不想要与你为敌。”罗伯特开口说到,用的是汉语,很蹩脚,但是却足以表达他的意思。

    朱弦皱皱眉头,问道:“若我告诉你我不知道什么叫做修行者,你们是不是就该杀我灭口了?你们这些西方的修行者,最是口是心非。一见面就敢把修行者这三个字挂在嘴边,着实可恼的很。”

    高岩赶忙将罗伯特拉了回来,自己上前一步,做出他不会靠近只是上前说话的手势,以免朱弦误会。

    “这位道友是共和国人?”其实这就是一句废话,刚才罗伯特用的是汉语问话,朱弦也用的是汉语回答,而且极为流利,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共和国人在说话。高岩拱拱手,道:“我叫高岩,也是共和国人。”

    朱弦轻蔑的叱道:“充其量是后裔吧,你哪一点也不像是个共和国人。而且,你也不是我道门中人,不必称什么道友,我和你们也不是什么朋友。”

    高岩脸一红,赧然道:“我的确不是共和国的国籍,但是我共和国人的心却从未变。”

    “我没想过给你*国主义教育,你也不用解释。你们找我做什么?”(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