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02章 无法理喻之爱

第0402章 无法理喻之爱2017-11-11 22:24:52Ctrl+D 收藏本站

    站定脚步,朱弦冷冷的打量着远处的六个人。

    前头那两个哆哆嗦嗦的家伙,是前些日子见过的,朱弦已经起了杀心,无论他们带来的这四个人究竟意欲何为,朱弦都已经决定杀了罗伯特和高岩。

    若是这新面孔的四人说话不中听,朱弦也不介意把他们全都杀了。

    怀里的赤兔又开始簌簌发抖,朱弦知道这是赤兔感到害怕。

    她伸手入怀揉了揉赤兔的脑袋,这些日子处下来,朱弦虽然依旧会觉得赤兔唠叨,但是彼此之间也相处出了一些感情。那日说赤兔是自己的宠物无疑是一句玩笑话,可是现在的朱弦,却真的将赤兔视为自己的私有财产,是绝不容许旁人染指的。

    赤兔有些担忧的叫了两声,这小东西,灵性过人,纵然并未从朱弦的****之间探出头来,也已经感觉到对方这次的人数显然更多。而且,它甚至可以感觉到其中有一人的实力极强,不由得它不担心。

    朱弦听到赤兔的叫声,笑着小声说道:“不必担心,我绝不会允许他们把你炖了吃兔肉的。”

    赤兔愤懑的又叫了两声,似乎在对朱弦的话感到不满,可是,它始终更担忧亨利等人,也无心跟朱弦斗嘴了。

    亨利等人的速度并不快,反正朱弦都已经停下脚步,他们也就不疾不徐的慢慢走来。朱弦偏头看了他们一眼,心道总让赤兔这么担惊受怕的也不是事,便干脆将赤兔从自己的怀里捞了出来,说道:“你既然害怕就自己躲起来吧,躲到地缝之中,他们总是奈你不何。待我喊你之时你再出来。”

    赤兔有些犹豫。它似乎觉得自己若是走了,临阵脱逃,有悖和朱弦之间的感情。但是眼见朱弦自信满满的微笑。它还是点了点头,道:“你也要小心一些。若不是对手就不要逞强,把你主人叫来,分分钟灭了他们。”

    朱弦哑然失笑,这小东西,竟然还关心起自己来。不过它说的倒是实话,虽然它并不知晓许半生的实力究竟如何,但是从林浅那里判断,那绝对是教皇也绝不敢惹的人。想必继承林浅衣钵的许半生也差不太多。

    “安心去吧,收拾他们,用不了十几分钟。”

    赤兔这才点了点头,从朱弦的手中一跃而出,化作一道惊鸿一般的红色闪电,转瞬消失。

    临走之际,朱弦分明看到赤兔那对蓝汪汪的眼睛之中,充满着对自己的担忧。这一趟日本之行,即便是找不到火蝠,无法完成许半生交待的任务。有这么个小东西陪伴,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看到赤兔的身影,罗伯特和高岩心中还是微微一动。他们一起朝着亨利望去,隐隐希望亨利可以出手留下赤兔。他们在进山之前,又将之前已经交还的任务接了下来,既然亨利要找朱弦的麻烦,捎带手也就抓住了赤兔,想必亨利不会介意送给他们这样一个人情。

    只可惜,亨利却置若罔顾,根本没有一丝出手的意思,而只是将自己的双眼。牢牢的锁定在朱弦那曼妙性感的身躯之上。

    此刻亨利只能看到朱弦的背影,还看不见她的容貌。只能在朱弦偏头之时看一看她脸庞的轮廓。但只是这身材,就已经足够让亨利感到微微的心动了。如此惹火的身材,即便是亨利这种十六岁成为骑士之后就遍尝百花却从不留情的人,也忍不住有些艳羡。

    罗伯特和高岩略感失望,不过,成为真正的骑士总归是比赤兔要重要的多。而若是亨利可以打败朱弦,或者仅仅让朱弦离开,他们其实还是有足够的把握可以抓住赤兔,只是要多费几分周折而已。

    彼此之间的距离已经很近了,亨利带着嗜战的喜悦高声说道:“你好!我叫亨利!”说的竟然是汉语,只是蹩脚的很,六个字,完全都是倒音的,若不是共和国人,恐怕很难听懂他这句话。

    朱弦的回应是一声冷哼,然后说道:“你还是说你的语言吧,太难听,你不配说汉语。”

    朱弦用的是英文,亨利听得很清楚,他心里也不禁微微有些不悦,朱弦实在太无礼了,即便是个修行者,也必然是个高手,而且还是个身材相当火辣的女人,这样的说话方式,也未免有些过分。尤其是亨利这样骄傲的男人,他从小到大几乎都是被捧着长大的,他也配得起这份捧,没有叫任何人失望过。

    “我是出于尊重,才用你们的语言跟你打招呼,可是你却很不懂得尊重别人。女士,我叫亨利,是圣教廷的大主教,不过,我的实力已经近乎达到枢机团里红衣主教的程度。我听说这里出现了一名东方的修行者,我从小都有一个心愿,就是和东方的修行者较量一番,看看究竟是你们的术法更厉害,还是我们的圣光占上风。”

    亨利很骄傲,骄傲到他不愿意让人误会他的实力只是一名大主教,他也不屑于隐瞒实力而后让对方在意外之下吃亏,他要战胜东方的修行者,就必须用堂堂正正的方式。只是,朱弦其实并不了解西方的圣教廷,更加不清楚圣教廷的席位是如何安排的。她也只是勉强从亨利的话里听出,大主教已经是实力颇高之人,而枢机团,顾名思义,显然是最接近教皇实力的那群人,这大概的等级也就了然于胸了。

    “难怪这两个被我放走的不成器的家伙还敢再回来,原来是找到了你这样的帮手。想要挑战我?我一定会满足你,让你见识见识东方天朝才是这个世界的中心,你们这些蛮夷之邦未教化之地的修行者不过是些笑话而已。而既然你只是要挑战我,一会儿我可以留下你一条性命,但是那两条丧家之犬,性情卑劣,我是一定要杀了他们的。”

    朱弦话语凌厉,但是语气却极为舒缓。看得出来,她根本就没把亨利等人放在心上。只是对罗伯特和高岩二人,却是痛恨至极。罗伯特和高岩心中也是一紧,他们现在唯有期望亨利可以战胜朱弦了。之前想好的退路,认定朱弦不敢杀了亨利自然也就会放过他们,现在看来显然已经不适用了。

    亨利看得出二人的紧张,他淡淡一笑,对二人说道:“你们不必担心,若非我死,我绝不会让你们有事。之前对你们的承诺,我回到梵蒂冈之后就会兑现。回头你们便和我一起回梵蒂冈吧。”

    说话之间,亨利意气满足的走向朱弦,他甚至给了三个圣骑士一个眼神,意思是他要和朱弦单挑,让他们千万不要帮手。

    三名圣骑士默不作声,他们不会受到这样的影响,如果亨利游刃有余,他们当然不会动手,可若是亨利吃紧,他们也一定不会允许亨利出现任何的差池。在这些西方人的眼中。是没有什么单打独斗的尊严可言的,这又不是事关名誉的决斗,只是一场较量。或者说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他们从不介意以多胜寡。

    “你叫什么名字?属于何门何派?我战胜你之后,你的名字和门派将成为我功勋墙上的一块拼图。”亨利满满的自信,似乎朱弦已经是他的手下败将。

    朱弦轻咤一声,冷哼道:“你打得过我再说吧!”说话间,她缓缓的转过身来。

    “其实我并不想和女人动手,不过这事关我从小的心愿,而教皇陛下又绝不允许我踏足你们共和国……”亨利还想做个背景交代,可是他在突然看到朱弦转过身来之后的绝美容颜。只觉得自己的脑中嗡的一声,他实在是没有见过比朱弦更美丽的女人了。五官精致的简直就像是一幅艺术品。眉眼之间还自带风情,又符合了西方的审美。光是容颜,就已经性感的让男人无法不心动,火辣到极致的身材,更是让亨利这样阅尽百花从不觉得有女人可以炉火他的心的男人,也欲罢不能。

    太美了,太性感了!

    亨利突然感觉到自己仿佛被爱神之箭射中了一般,呆若木鸡的定在了当场,连想好的话都说不出口了,只是呆呆的看着朱弦,心里脑中,唯有一个念头在激荡——这个女人就是我要的女人,我要娶她为妻,不管她是个东方人的身份,不管枢机团那帮老家伙会如何反对,甚至不管教皇陛下会否反对。

    看到亨利那被惊艳到瞠目结舌的模样,朱弦心中越发瞧不起这个西方的修行者。

    而当她看清楚亨利眼中对自己的迷恋的时刻,心里就更加不屑,什么狗屁大主教,也不过是个登徒浪子罢了。朱弦虽然看上去有些风骚妖娆,可她的妖娆都只是为许半生一人准备的,她绝不会允许其他男人对自己有任何的意淫,一点儿想法也不行!

    直接抽出了许半生给她的那把寒铁匕首,朱弦娇吒一声:“恶心的男人!”说话之间,匕首向前一递,那直接将池田穿透的刀光再现,而且速度更快,刀光交织而成的刀体更加庞大,直朝着亨利刺去。

    高岩看到这一刀,心中惊惧不已,他从未忘记池田是怎么死的,刀光透体而过,体内再无完好的内脏,而这一刀远胜当日刺透池田的那一刀,高岩心里产生了一种绝望之情,他开始担心就连亨利都挡不住朱弦这一刀。

    罗伯特更是被凛冽的刀风吓得死死的闭上了双眼,光是从那把匕首上传来的森森寒意,就足以让他浑身发抖,他已经不敢去看这一刀的结果了。

    刀光组成了一把堪比青龙偃月刀大小的刀声,刺向亨利,挟裹着寒铁自带的冰寒属性,周围的空气仿佛被这冰冷的气息凝固住了,在这炎热的火山口,陡然之间仿若进入了寒冰纪,这是远比严冬更加严寒的感觉。

    冰冷的空气已经宛若无数把小刀,就连那三名圣骑士也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亨利却仍旧呆若木鸡的看着朱弦那冰冷却俏丽的面容,一动不动。(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