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06章 地狱骑士

第0406章 地狱骑士2017-11-11 22:24:57Ctrl+D 收藏本站

    亨利逃过一劫,但是也受到朱弦刺透那名圣骑士的匕首刀风的波及,胸前挨了一下,护体的圣光竟然没能挡住朱弦的刀风,要知道,这还是已经穿透过一名圣骑士身体的刀风,这样亨利竟然都还没能完全挡住。

    被朱弦这一刀上蕴藏的巨大力量击中胸口,亨利脚下虚浮的向后退去,胸前隐隐约约渗出鲜血。

    到这个时候,即便骄傲如亨利,也知道自己绝非朱弦的对手,他难以置信,可却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结局,原来西方的修行者和东方的修行者竟然可以产生如此之大的差距。

    现在想来,在古代东方成为世界中心真的不是侥幸,且不谈那些文明,光是单纯的武力,西方就远非东方的对手。

    直到近百年来地球上人类的数量突飞猛进,消耗了太多适合修行的灵气,使得东方修行者的数量剧减。而西方因为使用的是信仰之力进行修行,人类的数量越多对他们越有利,这样才逐渐扭转了东西方在个体武力上的优劣势。可即便如此,这巨大的差距依旧无法弥补,只能是接近,却始终无法超越。以至于东西方修行者之中的天才相遇之后,依旧是东方的修行者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距离的缩小,让西方修行者这些年开始变得狂妄,他们似乎忘记了被东方压制的那长达五千年的历史,尤其是当东方修行者数量剧减,东西方经济发展不平衡,热武器似乎是西方占据了上风之后,他们愈发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有足够的实力挑战东方的修行者。

    可是今天,西方修行者之中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亨利,却用自己血的教训给他们上了一课。这让他们发现,东西方在修行这条道路上,似乎依旧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由于亨利的自大。直接付出了两名圣骑士的死亡做代价,而他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

    剩下的那名圣骑士,非常清楚凭自己和现在已经受伤的亨利,绝不可能是朱弦的对手,是以他唯一的想法就是无论如何也要保住亨利的命。

    挡在亨利的身前,那名圣骑士将亨利远远推开,大声喊道:“亨利主教,你快走!”

    可是亨利的骄傲,根本不允许他临阵脱逃。他可是将目标定在教皇这个位置上的人,他怎么能够在自己的生命里留下临阵脱逃这样的污点呢?

    虽然被远远的推开了,可是亨利站起来之后,却并非离开,反倒是朝着朱弦大步走来。

    他已经收起了所有轻视之心,他现在只是想着,哪怕用点燃自己生命换取战斗契约的方式,他也一定要战胜朱弦。即便这种契约签订之后所付出的代价是生命的衰退。他还年轻,即便衰退十年乃至二十年的生命,他也依旧还有希望成为圣教廷权力最大的那个人。但若是他今天离开了。他反倒会离那个位置越来越远。

    朱弦倒是没着急继续出手,她现在已经胜券在握,无论对方动用什么手段。都已经不再可能是她的对手。

    面对两名对其而言简直如同虫豸一样的对手,朱弦又怎么可能急于一时的要将他们除去呢?

    那名圣骑士满面凝重,手中的骑士剑横在胸前,可是他也明白,连亨利的骑士剑都挡不住朱弦一刀,自己这把剑,就更加不可能。

    “亨利主教,我在这里替你挡敌,你万万不能有任何损失啊!”圣骑士半转着头。对亨利语重心长的说,西方的语言比较简单。这句话若是翻成汉语的语境,显然就该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从思维上,只要是人类,都还是一样的。

    亨利的心里也十分的挣扎,他当然明白,即便是以燃烧生命作为代价,已经受了伤的自己,也很难是朱弦的对手。但是,他不能退,若是只有朱弦这样一个敌人也就罢了,偏偏还有两个活口,甚至还有一名圣骑士。若是让人知道今日他亨利竟然会丢下同伴丢盔弃甲的逃跑,他回到圣教廷,即便以后的实力再强,恐怕也将会成为一生的污点。至少,当有人同样觊觎教皇之位的时候,这一点将会成为对方攻击他最好的武器,他就将和教皇这个位置无缘了。

    那名圣骑士似乎看出亨利的犹豫,尤其是亨利瞥向罗伯特和高岩的眼神,圣骑士瞬间做出了一个决定。

    如果换成其他的两名圣骑士,恐怕很难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但是这个人,他和亨利却有一定程度的血缘之亲。亨利的地位在圣教廷里越高,他的家族也会受益,而他当然明白亨利犹豫的原因,他甚至明白,杀了罗伯特和高岩都还不够,他自己也绝不能活在这个世界上。

    骤然出手。

    只是出手的对象却并非朱弦,那名圣骑士突然暴起,手中骑士剑划出两道长长的剑气,直奔罗伯特和高岩而去。

    罗伯特瞪大了双眼,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死在圣教廷的圣骑士手里,即便他其实对于生命已经绝望了,他知道朱弦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他的。但是死在敌人手里和死在同伴手里,那绝对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圣骑士出手,而且是绝对不留余地的一招,罗伯特即便不甘心,又怎么可能挡得住。

    剑气直接划过了他的咽喉,一蓬血箭冲天而起,罗伯特干脆的身首异处,被圣骑士这一剑直接砍断了头颅。

    高岩因为倒在地上,圣骑士划向他的一剑并未能让他身首异处,只是在背部划出一道深可见内脏的刀口。活是一定活不成了,但他却可以比罗伯特坚持的久一点。

    感受着生命的流逝,高岩的喉咙里挤出几句话:“亨利阁下,为了替您保守这个秘密,我死的并无任何不甘心。但是,您答应过我的赏赐,也希望您终有一日可以赐给我。我有一个还未出生的孩子。我希望您入主枢机团之后,可以替他洗礼。答应我!”

    高岩的双眼赤红一片,他知道自己很快就会离开这个世界。他只希望亨利在他临死之前可以答应他的请求。

    可是此刻的亨利,却根本无暇顾及高岩的话。他只是死死的盯着朱弦,他在思考,即便是罗伯特和高岩死了,他也不能就此逃走,因为,还有一个圣骑士,无法证实圣骑士的死亡之前,他是绝不能逃走的。可是。若是没有这名圣骑士替他阻挡朱弦,他又怎么可能离得开?

    正当亨利犹疑不决的时候,那名圣骑士却替亨利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只见那名圣骑士再度向高岩刺出一剑,这一次,骑士剑的剑光直接穿透了高岩的头颅。

    高岩直到死,也并没能等到亨利的承诺,相比起死的很痛快的罗伯特,高岩更多了几分不甘心。他多希望亨利可以答应他最后的要求,甚至,那本是他应该得到的。只可惜。亨利此刻完全没有心思去管他那点儿破事。

    而后,圣骑士将手中骑士剑向天一指,口中念出了几句晦涩难懂的圣言。

    不。那已经不能称之为圣言,这几句晦涩难懂的也不知何种语言的话语,让亨利也为之色变。

    随着那名圣骑士说完了所有的圣言,他的身体周围那炽烈的圣光,此刻竟然全都变成了熊熊的火焰,他整个人被包裹在火焰之中,面目狰狞,极其恐怖,仿似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我以化身地狱骑士为代价。亨利主教,只求你日后善待我之家族。”圣骑士在熊熊的火焰之中。双目一横,手中骑士剑直指朱弦。而后他双脚离地而起,直扑朱弦而去。

    奔跑的过程中,他脚下的火焰仿佛化作一匹骏马,一匹完全由烈火组成的马匹,在那匹马昂首嘶鸣的时候,朱弦甚至可以听见其发出的声音。

    随着这声长嘶,圣骑士的表情更加狰狞而痛苦,速度却更快,手中的骑士剑也仿佛变成了黑色,甚至他胯下的战马以及身体周围的火焰,都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黑色的火焰带着地狱的气息,直奔朱弦。

    亨利终于放心了,他知道,这名圣骑士必死无疑。他完全放弃了自己的生命,甚至放弃了自己的信仰,而在临死前选择了投向黑暗教廷。黑暗教廷的骑士通常称之为黑暗骑士,而黑暗骑士的终极杀招就是化身地狱骑士,这是将自己的生命彻底交给魔鬼以换来短时间极为强大的战斗力造成的。

    化身地狱骑士之后,其战斗力至少翻上十倍,可是,这个人在几分钟之后就必死无疑,他是在用自己的生命献祭。

    再无任何可犹豫的,亨利甚至可以在逃走之后隐瞒这里发生的一切,他只需要将一切责任推到那名化身地狱骑士的圣骑士身上。那名圣骑士将身背叛教的罪名,而亨利最终战胜了黑暗教廷的卧底,他甚至还是英雄!

    掉头不带丝毫眷恋的离开,亨利捂着胸口的伤,疾驰而去,边走边高声说道:“你的家族我会照顾!”这算是对那名不惜身背罪名的圣骑士最后的承诺。

    而那名圣骑士则是挥剑刺向朱弦的同时,最后提醒亨利道:“引二人来见的教区主教不能留,高岩还有妻儿!”这意思,竟然是指点亨利必须杀死所有的知"qing ren",即便那些人知道的只是凤毛麟角,但只要有一丝可能泄露今日之事,他们就必须死。

    亨利在奔跑的过程中,稍稍愣了一下,然后,他调整了方向,直奔教区而去。

    而那名化身地狱骑士的圣骑士,也竭尽所有的力量,扑向朱弦,熊熊的黑色火焰,带着地狱的腥臭气息,将朱弦卷在其中。

    朱弦也感到这其中的邪恶气息,不敢怠慢,手中寒铁匕首挥舞成圆,以冰寒砭骨的气息将自己团团围住,阻挡着地狱之火的侵袭。

    刀剑相交,朱弦的实力终究还是略胜一筹,那名圣骑士被朱弦一刀带走了生命,他的身体瞬间就被地狱之火吞噬,而朱弦的嘴角,也沁出了暗黑色的血液……(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