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07章 最后的机会

第0407章 最后的机会2017-11-11 22:24:59Ctrl+D 收藏本站

    穷寇莫追。

    朱弦并未追杀亨利。

    其实也不光是因为穷寇莫追的原因,朱弦也的确没有心思去追杀亨利,不值得,也没必要,重要的是许半生交待的任务,这眼看着来到日本已经一个月的时间了,除了找到一个唠叨的赤兔,朱弦寻找火蝠的事情还毫无进展。

    身体里多多少少也被那地狱之火侵蚀到,虽然不至于对朱弦产生多大损害,可她现在也不是最为强大的状态。追杀亨利恐怕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从这名圣骑士最后的表现来看,亨利保不齐也会这一招。若是为了追杀亨利,导致寻找火蝠的事情出现差池,这绝非朱弦所愿。

    放弃一个亨利没什么,重要的是火蝠的踪迹,更何况朱弦还受了伤。万一为了追杀亨利,逼得他也使用了那一招,朱弦还真没有把握在完全不沾染地狱之火的情况下杀了他。而这地狱之火,还真是让朱弦有几分忌惮,她已经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些不对劲了,目前也只能强行将体内沾染的地狱之火控制住,却并无法完全驱除,恐怕还需要耗费一些功力才能做到。

    看了一眼亨利逃走的路线,朱弦不屑的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道:“什么狗屁圣教廷,不过也是一帮蝇营狗苟的东西。圣光?真要是圣光哪来的这么阴毒的火炎?”

    身体缓缓下坠,朱弦跌坐在地,盘膝捏诀,五心向天,朱弦开始努力的要将体内的地狱之火驱除出去。

    最初朱弦并未将这地狱之火当回事,可是,随着她不惜功力的试图将地狱之火驱除出自己的身体。她却发现情况不妙。

    以她的实力,竟然只能将地狱之火锁于经脉之中某处结症,根本无法将其逼出体外。地狱之火散发着一阵阵的阴毒之气。竟然跟朱弦的无上道门心法斗了个平分秋色,无论朱弦如何驱动精气。也只能使地狱之火无法侵蚀自己的身体,却根本奈何不了地狱之火。

    尤其是体内之前被地狱之火灼伤的部分,朱弦发现,那些伤口已经变作了深紫色,而且深藏体内,以她的实力竟然无法使其快速痊愈。那些伤口处就像是彻底停止了一切生长,按照现代科学来解释就是细胞完全不会分裂了。而没受伤的地方,分裂出来的细胞却根本无法向着伤口处生长。这就致使那些伤口无法正常的复原。

    关于体内的伤势,朱弦倒是并不十分担心,她坚信只要自己回到吴东,许半生就一定可以轻松的帮她解决。只是,似乎时间要抓紧了,现在那些伤口似乎并无损害,可时间长了谁也不知道会怎样。朱弦现在的精气还能够控制体内的地狱之火,时间长了,也不知道那地狱之火还能否被完全控制。若是再让地狱之火伤及腑脏,朱弦恐怕真会交待在日本。

    既然无法驱除地狱之火。朱弦也就不再做无效的努力,她站起身来,神情却比之前凝重许多了。

    火蝠。你究竟在哪里?

    朱弦看着脚下的火山口,来到雾岛山也快一个月的时间了,她依旧没能找到火蝠,这着实让她有些心境难平。

    最关键的是,她从赤兔这些日子的反应,基本可以确定这里的确还有火蝠的存在,也就是说,不用更换地点,即便去往他处。结果也是一样。火蝠要远比她想象中更难寻找的多。

    其实这么多天下来,赤兔多多少少也猜出了朱弦的目的。它虽然没问起过,但在偶尔也会指点朱弦行走的路线。这分明是在隐约的帮助朱弦寻找火蝠。看来,它应该是会相信朱弦并没有敌意的。

    朱弦知道自己时间不再像从前那么丰富了,体内的地狱之火是一个方面,逃走的亨利,肯定用不了多久就会卷土重来,那个出门之前显然忘记吃药的家伙,一定不会允许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知道真相的人。他的同伴已经悉数死去,剩下的,就是他必须搞定朱弦。

    要加快节奏了,可是,毫无头绪之下,朱弦根本无法加快自己的节奏。

    唯一的办法,就落在赤兔身上,朱弦决定,要和赤兔摊牌。经过这段时间的寻找,以及今天这样的意外,朱弦已经没有了退路。要是赤兔因此离开,朱弦也只能认命。但是,朱弦总觉得,赤兔是会愿意帮助她寻找火蝠的。

    朱弦朝前走去,她寻找着赤兔,这倒是并不困难,虽然胆小的赤兔已经跑得太远,可是赤兔对于危险的感觉也是超乎寻常的,那么对于危险已经离开,它自然也会有所感应。

    用了半个多小时,朱弦找到了赤兔,她立刻选择了对赤兔摊牌。

    就在这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朱弦发现,地狱之火似乎比她想象的更加难以控制,仅仅半个小时而已,那地狱之火竟然就有不受束缚之嫌,之前逼至一处的只是如火柴头大小一点的地狱之火,就在这半个小时之间,竟然就已经增大一倍了。照这种速度下去,怕是用不了十二个小时,朱弦就会压制不住这团地狱之火。

    那样的话,朱弦若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火蝠,并且取得它的火蝠之涎,那么,她甚至来不及赶回吴东就会丧身于此。

    光是看看刚才那名圣骑士,朱弦就知道死在地狱之火之下,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局面。她千辛万苦的修行成了肉身,终于尝到了做人的滋味,可不是只为了活上这么一小段时间的。

    赤兔很敏感,它似乎第一时间就察觉到朱弦受了伤,并且体内还有隐患。

    落在朱弦的肩膀上,赤兔喳喳的叫着,像极了夏日里吵闹的蟋蟀。

    朱弦拍了拍赤兔,将其捧在手里,小声说道:“赤兔,你也看出我体内有很大的隐患了,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这里的事情,然后回到我的主人的身边。这样我才能继续活下去。”

    赤兔喳喳的叫着,神态焦急,不复往日萌状。

    看来。赤兔也很紧张朱弦的死活,这是它四百多年来接触第二个人类。也是它唯一将其当做朋友的人。

    “你先回共和国,有什么事情以后再来办。”这是赤兔传达给朱弦的意思。

    朱弦笑了笑,依旧妩媚,甚至由于受伤,并且体内有地狱之火的缘故,脸色变得比平时更加红润,更添几分娇媚之态。

    “主人交给我的任务,我一定要完成。到了现在。我也不瞒你了,我估计你也隐约猜出我一些目的。我是来寻找火蝠的,当初,我把你当成了火蝠。”朱弦想了想,担心赤兔并不知道火蝠是什么,便比划了一下,解释道:“火蝠,就是长得像一头微缩版的熊,但却生有一对肉翅,和你一样。性喜火炎,必须在极热之地才能生存的一种兽类。”

    赤兔立刻喳喳叫道,它的意思是:“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但是,我无法带你去找它。它和我是敌人,我们在这里已经争抢过太多次,它虽然比我强大一些,但是速度却远不如我,我从它那里抢到太多的地心之炎。否则,我早就直接带你去找它了,我能够感觉到,你对它其实并没有恶意。而且。我们毕竟都份属妖兽,我总不能出卖自己的同类。”

    “别忘记了。我和你们也同属妖类,它见到我说不定还有额外的好处。你想要修成肉身。它难道就不想?”

    赤兔站在朱弦的手掌之中,直立起来,一双前爪不断的交错摆着。

    “你别骗我了,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帮我在修成肉身的同时又保证我的修为不受损失。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这种事,我相信即便是你的主人也无法复制。这些天来,我早就感觉到这一点了,但是,我已经把你当成我的朋友,所以才没有揭穿你。你现在受了伤,而且你已经快要控制不住体内的隐患。你还是赶紧回去,你的主人至少还可以帮你治好你的伤。”

    朱弦一愣,她没想到赤兔早就明白了一切,她不禁感到有些羞愧。

    “对不起,我的确是骗了你。”

    看到朱弦那流露出来的真情,赤兔竟然咧开它的三瓣嘴笑了笑,摆摆前爪道:“没关系,我不怪你,这些天,我也能够感觉到你对我的善意。”

    朱弦再度摸摸赤兔的小脑袋,把它的长耳朵捋向脑后,她温柔的说:“虽然没把握,但是我还是觉得你未必没有机会像我一样。的确不是我的主人帮我在修成肉身的同时还保留了修为,但是,这世上真的有一个人可以做到。如果我能完成主人的任务,我可以带你去见他,到时候,只能看你是否有那个机缘了。”

    赤兔眨了眨蓝色的眼睛,道:“真的?”

    “到了现在,我又怎么可能再骗你。”

    赤兔似乎很犹豫,朱弦的话,它是深信不疑的,这件事对它的吸引力不可谓不巨大。但是,它总是难以置信,也很难在短时间内作出决定。

    小小的赤兔,陷入了纠结之中,它道:“可是我真的没办法帮你找到火蝠,恐怕还不等我靠近它,它就已经跑掉了。而且,它只要感觉到你的存在,就一定会往地心更深处逃。那种地方我能去,你却去不了。而我的实力,是不足以帮你把它带出来的。”

    朱弦闻言,叹了口气,难道这次雾岛山之行,真的就只能选择放弃?

    “不管怎样,你还是跟我回吴东,我去帮你求那个人,甚至于,或许我的主人也真能帮你。主人实在太强大了,再给他一些时间,他甚至可以比那个人更……”

    朱弦的话还没说完,赤兔却突然很是紧张的做出嘘声的动作:“不要说话,我感觉到火蝠就在附近,它好像很想出来,它离我们非常近……”

    朱弦大惊,急忙四顾望去,同时也将自己的灵气四散铺开,查找火蝠的所在。

    很快,她就感觉到,真的有一个比赤兔实力略强的妖兽,就在他们脚下大约数米之处,那种妖兽的气息,她绝不会弄错。(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