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09章 官员老莫

第0409章 官员老莫2017-11-11 22:25:1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当然不会着急去翠湖,蒋怡也不是那么没数的人,她总归会先给龙潜坤等人安排入住的地方,稍事休整之后才会到许家大院后山的翠湖去。

    先回了趟许家大院,从茅山回来,许半生倒是回家勤了一些,基本上每天都会回去点个卯。

    许老爷子的身体这段时间一直不错,但是许家上下却是忙的厉害。蒋怡跟许家开始合作新能源的事情之后,项目合作早已展开,蒋怡依旧只管着研发那一块的事情,而将市场和阶段目标的研发,交给了许家。

    许家倒是也想参与到新能源的研发中去,但那是蒋怡带惯了的了,半路上想插进去还着实不易。好在一诺集团很快找到了新的阶段性能源研发目标,而且这本来就是蒋怡开发到一半的项目,纯科技方面的研发已经接近尾声,主要是后续产品的开发和如何投放市场的事情。这就是一诺集团比较擅长的了,许氏三兄弟,这半年可谓是忙的颠三倒四,几乎脚不沾地,每天回来也就是把家里当成酒店宾馆,睡下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就又离开了。

    秦楠楠虽然已经留在家里打理许家大院的内务,可是一诺集团忙成这样,她也加入了进去。从此家里家外两头忙,看上去比许如轩还要行色匆匆。

    而许家上下,因为那次许半生在家族会议上已经展示过他作为长孙的强势,又引进蒋怡这样一个得力的合作伙伴,许家上下是没有人敢对他有一丁点儿的不尊重。许中谦这段时间也老实的很,似乎是真的被那次朱子明的事儿搞怕了,他似乎也明白,无论哪个方面。自己都不是许半生的对手,尤其是他现在开始相信许半生是真的敢杀人的,他还真担心自己若是一直跟他作对会被许半生干掉。是以心里即便还有些不乐意,却也再没了别的动静。

    许半生这些天经常回来。许家上下还真有些担心,他们习惯了许半生十天半个月也不露一面,现在看到他时不时的回家,反倒是不习惯了。私底下,彼此之间还相互打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才会让许半生总这么回来。许半生在外边的所作所为他们虽然不清楚,可也多少有些耳闻。在他们看来,许半生也算是惹事精了,外头的仇家肯定不老少,这么频繁的回许家大院,这帮亲戚们还真是担心他会把祸事带回家来。

    当然,这也就是不同房之间的小小猜忌,不会真的构成任何困扰,以许家如今在国内不敢说数一数二,至少也是两只手数的过来的家族地位,还真是没什么人敢对许家的人下手。那位二号人物在许家吃了个大瘪。不也只能受着?也没看他有什么针对许家的地方。倒是许家因为新能源的研发基地在南洋,需要将大量的资金调至境外,这还托了那位二号人物的忙。他给打了招呼,许家的资金才调集的这么顺畅。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许半生这段时间回家回的多,是担心那个叫做罗伟正的家伙会对许家的人下手。

    许半生虽未跟罗伟正打过交道,不过严大掌柜也是舌之境的高手,他都不是罗伟正的对手,罗伟正至少也是舌之境巅峰了。当然,也尽于此,若是步入身之境。他绝不会因为依菩提就望风而逃,至少也得许半生亲自出马。

    可即便是个舌之境巅峰。想要动许家的人,还是轻而易举。许半生自己不虞有什么危险。但是许家大院这边,他还真是不得不防。

    许家大院早就被许半生设下阵法,只是那防一防普通人没什么问题,鼻之境以下的高手,也没那么容易就能进入许家大院。可是对于一名舌之境巅峰的高手,尤其是他背后几乎必然站着一个实力恐怕不比许半生差的莫大师,许半生就不得不小心从事了。

    前些天,他在许家大院周围设下了更重的禁制,但是这种禁制,必须每隔十二个时辰重新发动一回,这才是许半生每天必然回家一趟的原因。

    一般来说,许如轩和秦楠楠是不会在家的,他们忙得根本没空,基本的儿女之情都顾不上了。一诺集团最近正在紧锣密鼓的布置市场,正在和一家汽车制造厂商合作,准备推出一批新电源的汽车。这种电源,是一种新型的薄膜电源,其贮电能力比一般的锂离子电池要强七倍多,同样的重量单位和体积单位下,能够至少五倍于锂离子电池的蕴含电量。其使用寿命也远超锂离子电池,基本可以保证一台电动汽车使用到寿终正寝。若是这种电池结合汽车成功上市,特斯拉这种高端电动汽车品牌,至少在东亚地区,是很难再有市场了。

    许半生回来之后,先去检查了一下许家大院的阵法,然后去许老爷子那里看了看他。

    前些日子都挺正常,可是今天,许半生却察觉出有些不妙。

    倒不是什么大事儿,许老爷子的身体似乎有些问题,体内的气血有些紊乱,这原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许半生虽然回家的次数不多,可是他却会在每次回来都帮许老爷子梳理一遍体内的经络,加上许老爷子的身体本就还算硬朗,许半生退演过,许老爷子的寿命少说还有十余年。

    可是今天,许半生给许老爷子搭了搭脉,却发现脉象有些乱,他默默的起了个卦,竟然发现许老爷子在两年内有一劫,闹得不好会出事。

    许半生当然不会对许老爷子说起这些,他只是重新帮许老爷子梳理了一下脉络,将紊乱的脉象稳定下来。可是即便脉象稳定之后,再行推演,许老爷子两年内的那个大劫却依旧存在,许半生就知道,这是有高人出手了。

    于是许半生就闲聊天似的问起许老爷子最近都有哪些活动,许老爷子告诉他,自己也就是在后山走一走。因为许半生教他的养生操,他最近倒是多了个习惯。每天会带着他的两只鸟儿,到后边的山上走一走。每天都是走到山腰的那个亭子处,就休息下来。那里有一些周围的居民老人。其中不乏遛鸟的老头儿,彼此之间交谈一会儿。许老爷子再打打拳,练完许半生教他的养生操,露水也刚好被初升的太阳晒干,这才下山。

    许半生给许老爷子倒了杯水,问道:“爷爷,最近你们那帮老头儿里,是不是有什么新面孔加入啊?”

    许老爷子呵呵一笑,道:“我现在是越来越相信你能掐会算了。半生呐,这命理之学,真的是存在的么?”

    “命乃运也,运乃气使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这是娘胎里带来的,但是后天也会不断的对命运进行改变,一个人他做过的每一件事,都会影响到自己的运程。运程变的多了,命理也会逐渐改变。所以,努力可以改变命运。这话本身是没错,但是先天的福缘,这东西往往会决定了一个人成功与否以及能站在一个什么位置。很多人付出了相同的努力。最终的结局却不同,一方面是他们做事的细节不同,对命运的改变也会有细微的差异,另一方面,就是前世或者祖上带来的福报了。”

    许老爷子点了点头,摆摆手,道:“这些玄学的东西我就不去多问了,最近山上倒是的确来了个新人。六十岁附近吧,看着像是刚退休的年纪。应该是个官员退下来了。身上那股宦海浮沉多年的气息我不会看错。级别应该不会太低,这个年龄退下来算是偏早的。估计跟中央最近两年一系列的出手有一定关系,及早退下来求一个平安。也是明智之举。他养了只小黄雀,品相不错,叫声也好。半生呐,怎么想起问这个。”

    许半生笑了笑,道:“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看你最近气色不错,似乎挺开心,跟那个新老头儿估计聊得不错吧?”

    许老爷子哈哈大笑,说:“老莫那个人,懂的不少,跟他的确多聊了几句。我们这片儿的老头儿,除了我,基本上都是前边那个小区的,都是些老百姓,这生活上见识上,的确是单薄一些。老莫就不同了,到底是退下来的官员,眼界不同。”

    许半生默默的点了点头,心里却在这个老莫身上画了一个重重的符号。

    莫大师,老莫,这家伙倒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只是藏头露尾的,却配不上他这个行为。

    对于莫大师,许半生最近越来越觉得对方的形象开始清晰起来,虽然见过他的人几乎都无法清楚的描述他的长相,记忆都很模糊,但是,从许半生下山这一年多一点儿的时间,他几乎一直在和这位莫大师打交道,许半生总归对此人已经有了大量的了解。

    基于这些了解,再加上许半生的推演之术,他在心里,其实对莫大师已经有了一个轮廓了。

    最为关键的是,莫大师的实力显然不会比许半生差,而在这个世上,能比如今的许半生只强不差的人,实在是数不出几个来。要是在这么区区可数的人之中,许半生还找不到疑似对象,这也太小看许半生了。

    许半生现在所缺的,也无非就是一个直接证据了而已。

    但是,今天许老爷子的话,却让许半生觉得有些奇怪。

    许老爷子体内经络的紊乱,无疑跟老莫有关,否则哪有那么巧的事情。而老莫就是莫大师,这一点许半生其实也几乎可以肯定。只是老莫身上有很重的宦海沉浮的味道,这却和许半生心目中的那个人不符。

    “以爷爷的眼光,应该不会看错,八十岁的老人了,干过革命搞过政治,又管着这么大的一个商业帝国多年,识人察人的能力,决不至于出错。要么是那个莫大师的伪装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要么,就是他真的一直以官员的身份大隐于朝。后者的可能性还更大一些。”许半生心里琢磨着,对这个莫大师越发好奇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