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11章 人造修行者

第0411章 人造修行者2017-11-11 22:25:4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却是愣住了,他当然听懂了张柔柔所指,可他却不明白为何张柔柔要跟他说这个。

    而且,在这种状况下产生那方面的感觉,似乎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换个人,或许会误会张柔柔是不是想勾引许半生,但是许半生并未如此认为。

    他很清楚张柔柔对自己畏惧多过敬重,而敬重又多过接触。若只是敬重,还有可能会产生那方面的遐思,可是畏惧,许半生不认为在这样的情绪之下还会出现什么其他的心思。

    看着张柔柔的表现,许半生很快明白这个姑娘为何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还是畏惧。

    同时也是因为无知。

    因为畏惧,所以她根本不敢不遵从许半生的意思回答。而因为无知,她并不懂得修行,也就无从知晓那只是许半生内息在查探她体内的状况。许半生问她感觉,她只能老老实实的从身体根本出发。

    想清楚了,许半生哑然失笑。

    看到许半生这略带着点儿玩笑意味的笑容,张柔柔更加羞怯,恨不能自己化身一条鱼,干脆藏到翠湖里去算了。

    许半生摆摆手,道:“看来存在一些误差,我并不是在问你的身体感受,而是直观感受。”

    他并未解释自己的行为给张柔柔造成这样的感受只是一种巧合或者误会,许半生根本就不需要向张柔柔解释什么,她自己应该能想明白。

    对于许半生的这句话,张柔柔略想了一下就明白了过来,虽然身体感受和直观感受的区别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大。

    张柔柔轻声说道:“抱歉,我有些失态了。”许半生还是含笑摆摆手,张柔柔便又道:“我刚才感觉就像是有一股气流在我身体里缓缓的流淌。很舒服,很温和。”

    许半生点点头,心道那天的那个东西。终究还是给张柔柔的身体造成了一些她自己还没有发现的变化。

    毫无疑问,张柔柔本身是不会任何修行的。她甚至手无缚鸡之力,别说精气和内息,即便是内力也没有分毫。

    这样的一个人,按说是不可能感觉到许半生注入其体内的内息的。

    内息是一种比内力更高层次的存在,唯有修行者才能拥有。内力是一种力量,是一种劲道,如果作用在别人身上,不管是什么样的作用方式。都会让被作用者清楚的感觉到内力的存在。或柔和,或刚猛,内力是清楚存在的。柔和是因为舒缓,刚猛是因为直接,内力就是一种单纯的力量,就如同一个人伸出手去推另外一个人。若是将力量缓缓使出,对方便会感觉到自己被缓缓推开,而若是猛然发力,对方就会感觉到仿佛被击打。

    而内息不是,内息完完全全就是一种呼吸一般的存在。

    既然是呼吸。若非了解到其本质,实际上是无法察觉其存在与否的。

    一个人若是从未感受过憋气的滋味,他将永远都无法理解空气是如何存在的。这就是内息。

    所以。若非入了修行之门,是绝对不可能感受到内息的,哪怕是别人将内息注入到你的体内。

    现在的张柔柔,竟然已经可以感受到内息的流动,就意味着她已经成为了一名修行者。

    当然,她并不自察,实力也还低末,可这并不影响她已经成为一名修行者的事实。

    许半生似乎突然明白了一些道理,原来。那个莫大师,或者说是许半生心目中的那个人。就是这样使得一个普通人在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前提下就成为了修行者的么?曾文如此,夏妙然亦是如此。许半生甚至在想。自己是否也是如此?

    曾文直到蒋怡开始教她修行,才知道自己原来已经有了很深厚的根基,当时许半生还认为曾文是天生灵体又或者是星宿下凡,现在看来,也只是那种东西潜移默化的结果。

    夏妙然同样。

    甚至于,她的身体状况比曾文还要隐蔽,连许半生都被瞒过了。

    这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原来通过那些魑魅魍魉的修行,凝结成晶体状之后,就可以没入人体,于细微处自行激发其身体本能进行修行,甚至让修行者本身都并不知道自己在修行,直到有一天遇到某个合适的契机,从而使得那个人成为所谓的天生灵体。

    张柔柔应该是个意外,这并不在莫大师的算计之中,而是许半生无意中得到一些那些东西的修行,从而将其凝练成晶体状,又偶然的落在了张柔柔的指尖,使其成为了一名修行者。

    这东西应该具备一种属性,那就是修行者是无法吸收的,只有那些完全不懂修行之人才能吸收。这也是为何许半生将其凝练成晶体之后,自己和夏妙然都没有将那颗极为细小的东西吸收到体内的原因。倒是不小心造就了一个张柔柔。

    许半生当然不会去告诉张柔柔关于这一切,她不需要成为一名真正的修行者,她就这么懵然无知,对她或许更好。

    之前想到让张柔柔见龙潜坤,只是许半生的突发奇想,心里有了某种猜测。而现在,许半生则是愈发希望张柔柔和龙潜坤一见了。

    “他们好像来了。”许半生听到远处传来脚步声,虽然相隔甚远,他还是早已听到。

    张柔柔当然是看不到的,小区和翠湖之间有个牌坊式的大石门,坐在亭子里,根本看不见来路的情况。

    但是很快,蒋怡就亲自领着龙潜坤一行三人在大石门内出现,张柔柔很好奇的问:“许少,那就是您的朋友?您怎么知道他们来了?”

    许半生笑着说:“听到了脚步声。”

    冯三估计还在外边的车上,蒋怡等四人走到了亭子边。

    蒋怡是张柔柔见过的,而另外三人,看上去都是四十岁出头的模样,张柔柔很是好奇的看着他们,心说即便是真的道士这也有点儿太装了吧?这么热的大夏天。穿着那一看就厚的跟棉布似的道袍,真不怕捂出病来?

    张柔柔好奇,来的四个人就更加好奇。他们不明白许半生和他们见面怎么会带着一个小姑娘在这里。

    龙潜坤不禁看看蒋怡,他以为蒋怡知道。蒋怡也只能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表示自己也并不知情。

    许半生依旧坐在石凳上,张柔柔却不敢那么托大,三个道士她不认识,可是蒋怡却是认识的。

    站起身来,张柔柔跟蒋怡打了个招呼,然后继续好奇的看着龙潜坤等三人。

    因为有个不知情况的小姑娘在场,龙潜坤也不敢贸然跟许半生打招呼。谁知道该怎么称呼他?叫许少?显得不够尊重。叫许真人?又怕不该让张柔柔知道。

    蒋怡跟张柔柔打过招呼之后,也用征询的目光看着许半生。

    许半生这才笑笑道:“柔柔,劳烦你回去安排些冷饮和水果来好么?这大热天的,想必怡姐和三位道长也都有些热乏。”

    张柔柔当然不会说不,立刻答应,蒋怡却拉着她,说道:“我陪你一起去。”蒋怡很细心,她知道,张家虽然算不上多大户,张柔柔那也是蜜罐子里长大的。一两杯水还好,又是饮料又是水果的,怕是她一个人怎么也不可能端的过来。若让家里的保姆送来。只怕会听到一些不该听到的话。

    等到蒋怡和张柔柔走了之后,许半生这才笑着跟龙潜坤打招呼:“元青真人,小别数月一向可好?”

    龙潜坤赶忙打了个稽首,道:“托许真人的福,贫道总算没让昆仑之名被辱没。贫道此来,主要是要感谢许真人施以援手。”

    许半生微微笑着,招呼三人坐下,然后又道:“主要是该谢我没将事实说出去吧?”

    龙潜坤一声长叹,道:“许真人是大德之人。若让那封之洞的真实身份传将出去,我昆仑千年清誉只怕是要毁了一大半了!”

    这话一说。坐在龙潜坤后方的韩堪和苏岩顿时大惊,封之洞的真实身份是个什么意思?他们可是完全不明白。难道,这封之洞真的是妖邪?

    看见二人的表情,许半生又道:“看来元青真人还未对玉虚和玉瑾二位真人明言啊。”

    龙潜坤忙道:“贫道也并不知那贼子的确切身份,但实属妖邪这是一定不错的了。还请许真人解惑,那贼人究竟是何来路,藏身我昆仑又是所图为何?”

    许半生摆了摆手,道:“这个不是我不说,实在我也不知道。不过倒是可以肯定封之洞跟茅山的佘长风实为一丘之貉,他们应该都跟一个叫做莫大师的人有关。这个莫大师,神踪诡秘,完全无从寻查,他所图之事必然极大,只是我至今也只是找到了许多纷乱的线索,却无法归拢推演出他的目的,甚至连这个莫大师是谁,也只是隐约有个猜测而已。”

    龙潜坤看看自己身后那两名长老,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看起来,这事儿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原本也只以为封之洞潜入昆仑的目的也就是为了夺取昆仑基业而已,照许半生这说法,虽然依旧语焉不详,却不难看出,那个莫大师,也就是置身封之洞和佘长风身后之人,所图恐怕会波及整个术数界,而不止是昆仑一家。

    “这事儿乱的很,我先从刚才那位姑娘说起吧。”许半生给足了三人回味的时间,手指在石桌之上轻轻叩着,开口说道。

    三人立刻盯着许半生,不想错过许半生将要说出的每一个字。

    “那个姑娘叫做张柔柔,身家清白,目前跟我堂哥处着朋友。她家中向前五代人,没有一支能沾上修行者,可是张柔柔却已经是个修行者,只是她却并不知道自己已然有了修为在身,也更加不会懂得如何运用这些修为。不仅如此,她手无缚鸡之力,连基本的功夫都没有练过。”

    许半生一开篇,就像是一本开头极为吸引人想要往下读的小说,彻彻底底的勾起了龙潜坤等三人的兴趣。(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