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13章 好好想一想

第0413章 好好想一想2017-11-11 22:25:6Ctrl+D 收藏本站

    这事儿有些奇怪,张柔柔拜师,龙潜坤愿意收,似乎怎么也轮不到许半生来提条件。

    可是,许半生话说了出来,似乎任何人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说穿了,张柔柔这个灵体,就是许半生让给昆仑派的。现在的张柔柔还差了点儿什么,毕竟任督二脉还没通,但无论是许半生还是龙潜坤,都很清楚,再给张柔柔一段时间,其任督二脉必然畅通无阻,那股力量依旧在不断的改造着张柔柔的身体和经脉。

    许半生提出条件,其实是在龙潜坤意料之中的。

    深深的望了许半生一眼,龙潜坤打了个稽首道:“许真人但请直言。”

    许半生笑着点了点头,道:“柔柔若是现在便开始修行,倒是有些杀鸡取卵了。”

    对于许半生的这句话,龙潜坤也是认同的,他原本的打算也就是先带张柔柔回昆仑,教她一些基本的武学底子,让其从外功练起。等到其经脉全通,灵体完全成型之后,再使其修习内功。等到体内内功有了一定的基础之后,才能令其开始修习昆仑的心法,真正开始修行。

    这整个过程,约莫怎么也在一年以上。

    龙潜坤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许半生便接着说:“外功无所谓门派,不如让柔柔先随我那师兄学一段时间,待其经脉全通,再由元青掌门亲授内功功法。”

    对此,龙潜坤也没什么意见,可是,从许半生的这段话来看,许半生似乎并不想让张柔柔跟着龙潜坤等人回昆仑。不光是现在,以后也没打算让她去昆仑。

    昆仑不是全真道。不禁婚娶,上了山也不影响任何。而且在昆仑山上,灵气显然多过这浑浊的尘世。若是为张柔柔的修行考虑,无论如何都是应该让她去昆仑山修行的。

    “许真人究竟是何意?不妨痛痛快快说出来吧。这般吞吞吐吐不似真人一贯作风。”龙潜坤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答案,他也在考虑,若是许半生要求昆仑不得将张柔柔带回昆仑,他到底还要不要收这个徒弟。

    “柔柔可拜入昆仑门下,却不能身入昆仑,她必须留在红尘之中。”许半生便也直接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元青掌门不必急于做决定,我还有些事情要同元青掌门商量。等到我们的商议有了结果之后,元青掌门再做决定不迟。”

    龙潜坤犹疑的看着许半生,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喏。”

    这就表示同意了。

    许半生笑了笑,道:“柔柔,你先回去吧,记住,刚才发生的所有一切,你必须藏在心底,对谁都不可说。我和几位道长商量些事情。商量完了,我会再找你。”

    张柔柔点了点头,心中疑惑已经很多了。也不着急这一会儿,反正迟早都会有人彻底对她解释清楚的。

    等到张柔柔离开之后,许半生才又指了指石凳,说道:“元青掌门,玉虚玉瑾二位道友,我们坐下聊吧。”

    龙潜坤坐下了,韩堪却是说道:“许真人似乎忘记了一些事情,那紫玉冰蝉你就算不还,我派的掌门信物鸿钧剑你总该还给我们了。”

    许半生笑了笑。拿起一片西瓜,咬了一口。吃完之后才说:“玉虚道友不要着急,鸿钧剑很快便奉上。”

    韩堪略有不喜。又道:“许真人这是以物相挟,是否我派掌门不答应你的要求,你便不还我昆仑重宝了?”

    “玉虚道友稍安勿躁,那鸿钧剑是我得自封之洞,便是我不还,你又能奈我何?”这句话,充分彰显了许半生的霸气,他这是在告诉昆仑三人,我把鸿钧剑还给你们,那是情分,按照术数界的规矩,我的战利品,不还那也是本分。也是在警告韩堪,若是你再这样不知进退,休怪我不留情面。

    龙潜坤听罢,赶忙拦阻着韩堪,说道:“玉虚师叔,许真人何等身份,又岂会以物相挟?你休要再多言,且听许真人之语。”

    韩堪心有不甘,但总要给自家掌门面子,虚着双眼看了许半生一眼,老老实实退后。

    许半生笑了笑道:“元青掌门你也休要用这话来挤兑我,鸿钧剑虽是你昆仑掌门信物,可我也不将其放在心上。”

    龙潜坤面色稍变,但还是忍着不敢多说,只是干笑两声道:“太一派法宝众多,自然看不上他派的宝贝。”

    许半生缓缓摇了摇头,拿起一瓶水喝了一口,说道:“张柔柔我可以使其拜在你们昆仑门下,但是,她却不能上山。至少,在莫大师这事不了之前,她绝不能上山。”见龙潜坤似有话说,许半生伸出手阻止,然后继续道:“你且听我说完。”

    龙潜坤只得点了点头,示意许半生继续说。

    “莫大师所图颇大,曾文和夏妙然都是明证。张柔柔实属意外,可我想,那莫大师肯定也已经知道了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所以,我认为莫大师必然会针对张柔柔这个意外,有一些举动。此人布局数十年,绝不可能在临近收官之时,允许这样的意外干扰到他的计划。”

    龙潜坤点了点头,神情肃然的说道:“许真人思虑周详,只是要让张柔柔这样一个毫无半点修为的女子,来充当诱饵,未免危险。”

    许半生笑道:“莫大师绝不会伤害张柔柔,这是其一。其二,张柔柔并非诱饵,我即便是为了我堂哥,也不会允许张柔柔置身险境。留她在吴东,只是要让她干扰莫大师的计划而已。刚才我并未告诉元青掌门,在那日张柔柔竟然吸收了那些东西的修行之后,我曾为张柔柔推演其命势。我发现,她之未来数年,就如同路人甲乙,其生活平静的就像是画在纸上的一幅画。命势太过平静,这本身就极不正常。”

    龙潜坤听罢心中一惊。当下再顾不上许多,掐指便为张柔柔推演起命势来。

    数轮掐指,龙潜坤脸色再变。表情更加严峻的从怀中掏出一把小小的桃木剑,将其置于桌上。

    紧闭双目。口中念念有词,龙潜坤连续几指点在那支小小的木剑之上。

    蒋怡紧盯着那把桃木剑,口中轻轻说道:“年剑?”

    许半生转脸望向蒋怡,微微点头,似乎是在说蒋怡说的不错。

    龙潜坤手指越疾,一指一指的点在桃木剑上,看上去倒像是在桃木剑上揉弦,仿佛要用这桃木剑弹奏一曲古调一般。

    空气中传来极其轻微的一声声响。只是咔嚓一声,众人皆惊,那被唤作年剑的桃木剑上,竟然出现了一丝裂纹。

    所有人里,只有许半生神态自若,他似乎早已料到这样的结果。

    龙潜坤再不敢推演下去,拿起桃木剑,脸上的表情多有纠结。小心翼翼的将桃木剑收回怀中,龙潜坤望向许半生的眼神已经不同了。

    刚才多少总有些不满,而现在。龙潜坤的双眼之中则是多了几分钦佩。

    “许真人大能,张柔柔此刻的确不能随我上山。”龙潜坤略显颓然的说到,显然。他也推演出了张柔柔将来的命势,他完全无法相信推演的结果,张柔柔的命势沉静的就像是一潭死水,无悲无喜,不顺不逆,这根本就不是人类的命势,倒像是一个活了数千年的仙神的命势。唯有活的足够的长,这短短几年之内,才有可能出现这样平静到不可思议的命势。就好像一个人要活八十年。他当然有可能在一生中某个阶段,其未来三五天之内的生活平静的毫无波澜。没有喜也没有悲,时间再长是没有可能的。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不喜不悲?

    张柔柔的命势如此,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龙潜坤推演失败了,得到了一个虚假的结果。

    不说别的,就说张柔柔若是拜入昆仑门下,她就必然要经历喜怒哀乐不同的境遇,用常理都能推理得出的结果,推演却得不到,这岂非奇之怪哉?

    许半生含笑颔首,缓缓说道:“那么,这便没有问题了。现在,我大概是可以提条件了!”

    苏岩忍不住了,他说道:“张柔柔不上山这还不算条件?许真人未免条件太多了吧?”

    许半生笑了笑,摆手道:“张柔柔不能随诸位上山,这是必然之果,怎么会是我的条件?”

    龙潜坤回头看向苏岩,用眼神制止了他继续说话,随后对许半生说:“许真人言之有理,那么,便请许真人提条件吧。”

    许半生还是微微笑着,指向苏岩,道:“我的条件恰好就落在玉瑾道友身上。这段时间,玉瑾道友也算是经历颇为复杂,时而摇摆,能保住长老之位,想必对元青掌门也可算是感恩戴德了吧?”

    这话说的苏岩老脸微微一红,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许半生笑道:“我不是要让玉瑾道友难堪,只是这于我的条件有关。张柔柔既要投在元青掌门门下,却又不能随诸位回山,想必诸位,尤其是元青掌门也对此有些不安吧?我知贵派刚刚经历大乱,百废待兴,长老之职殊为重要。正好柔柔现在毫无根基,也需一段时间使其经脉被改造完成,先由我师兄教她一些练体之术,打打外功的底子。玉瑾道友自当跟随元青掌门回山重建昆仑之序。两月之后,柔柔的外功底子也基本打造完成,届时她的经脉必然也已贯通完毕,也该是时候由贵派传授其内功法门了。我的条件便是,届时让玉瑾道友下山,代元青掌门传艺,玉瑾道友自然也就留在吴东,需听我调遣。如何?”

    这话一出,无论是龙潜坤还是苏岩,都大为吃惊,许半生竟然想把苏岩留下为他所用,这如何不让众人惊讶?

    龙潜坤还在犹豫,苏岩却是直接说道:“贫道何德何能,岂能与许真人共事。”

    许半生含笑看着苏岩,说出的话却是决然的很。

    “玉瑾道友,你再好好想一想。”

    苏岩一惊,随即陷入沉思。(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