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18章 大悟

第0418章 大悟2017-11-11 22:25:12Ctrl+D 收藏本站

    下飞机的时候,韩堪又生出一个疑问。

    “元青,前车有封之洞,张柔柔会不会是覆辙?”

    龙潜坤一边走下舷梯,一边笑着回头说道:“不然你以为我为何将玉瑾师叔留在吴东?”

    韩堪依旧不无担忧的说道:“玉瑾此人思虑周详,可也正因过于周详了,此人不可信任啊!”

    “玉虚师叔,你别忘了我们昆仑还有个玉阳师叔呢!”

    韩堪一愣,随即明白了过来。

    玉阳子殷定华虽然要行苦修之旅,留在尘世间磨练自身,可他绝对不会忘记自己是昆仑弟子,而且殷定华是绝对矢志忠诚的。他只要知道张柔柔被龙潜坤收为弟子,断然不可能置之不理。明有苏岩,暗有殷定华,张柔柔自身又是一块白板,许半生就算想要在她身上埋下暗钉,也要忌讳几分。

    而且,从情理上而言,太一派本就是更超然的存在,他们也没什么必要在张柔柔身上动手脚。

    机场之外早有昆仑外门弟子等候多时,接到龙潜坤和韩堪二人,便一路直奔昆仑山下。

    在山脚下的酒店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不过五点来钟,天还全黑着,龙潜坤和韩堪便启程上山了。

    到达金顶之时,刚好也就日出。

    高山之上的日出要略早于山下,站在金顶的正殿之中,眺望着远方那一轮红日,龙潜坤召集了昆仑门下。

    当着所有昆仑弟子的面,龙潜坤宣布了两件事。

    这其中并不包括张柔柔的事情,如今张柔柔这个灵体尚且尘埃未定,龙潜坤也不急于将其昭告昆仑门下。

    两件事中的第一件,是龙潜坤宣布。要集合昆仑上下之力,设置一个阵法,将紫玉冰蝉彻底封印起来。

    这个决定一经宣告。无疑是先告诉众人,紫玉冰蝉他已经取回。只是昆仑众弟子还来不及欢呼雀跃,就陷入到对代掌门的决定不解的困惑之中。

    将紫玉冰蝉封印起来?这是为何?此乃天材地宝,集运之效天上地下都属罕见,为何放着如此集运的法宝不用,却要将其封印起来?

    作为大长老的玉宣子陈末,责无旁贷的要提出质疑。

    龙潜坤并未当众回答,而是将陈末拉到一边,在二人周围布下阵法。使他们的谈话不会被其他人听见,然后才做出了解释。

    两人出阵之时,陈末已经从质疑变成了赞同,并且告诉昆仑上下,不要再对此有任何疑问,这是对昆仑将来有着至关重要作用的一个举措。

    如今的长老会,一多半都是无条件支持龙潜坤的人,真正会在长老会中提出不同意见的,唯有大长老陈末。既然陈末都已经路人转粉,其他人自然毫无异议。

    韩堪无需表态。而秦开元也并未表态。

    两个太上长老也没意见,这个决定就算是定下来了。

    而第二件事,则是龙潜坤决定将代表着昆仑掌门身份的鸿钧剑。交给秦开元来使用。

    此举无疑又引起了昆仑上下的集体哗然。

    这是要将掌门之位传给秦开元?可这不合规矩啊,哪有晚辈将掌门之位传给长辈的?

    “众弟子听真,切勿喧哗。”龙潜坤威严宝象,这句话之中,竟然还用上了吐真言的手段,一时间,金顶之上众人都感觉到耳中鸣响,他们若是再不停止鸹噪,这声响将会持续在他们耳中震荡。唯有他们闭嘴。耳中的真言才会消失。

    金顶之上,鸦雀无声。

    “本座早已让出掌门之位。只是本派经历风波,因此还折损了不少前辈高手。派务稍有混乱。按照本派门规,让出掌门之位之后,便不能再登掌门之职。可是如今昆仑动荡未平,短时间内很难选出一名足以服众也对派务足够熟悉之人担任掌门之职。是以,才由本座暂代掌门之职,待及派务平稳,此位必将传与德才兼备之弟子。本座既为代掌门,这掌门信物鸿钧剑,便就不适合留在本座身边。况乎本座如今独臂,根本无法将鸿钧宝剑的威力发挥十之一二。是以,本座决定,将此剑暂时交由本派第一高手掌管,待及新任掌门登位,再由玉阵师叔将宝剑传至新任掌门之手。”

    这番话一说,众人彻底平静下来,他们齐齐的看着玉阵子秦开元,心道昆仑的第一高手之争,到今日终于算是尘埃落定。之前,大家对于这个第一高手的称号始终莫衷一是,龙潜坤封之洞和秦开元都有支持者。而如今封之洞已死,龙潜坤又亲口承认自己不如秦开元,看来,昆仑的第一高手头衔,已经是非秦开元莫属了。

    而龙潜坤的话也不错,他只是代掌门,虽然大家都不会太在意这个代字,可是,他现在决定将鸿钧剑交给秦开元掌管,还真是于情于理都很合适。众人自然也是无话可说。

    现在,一切就要看秦开元本人的了,是以众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他身上,要看秦开元自己是否接受。

    秦开元环视整个昆仑金顶,稍稍整理衣装,从容的走了出来,然后深深一个稽首,双膝跪倒在龙潜坤的面前。

    挺胸低头,秦开元双手高高举起,道:“昆仑弟子玉阵秦开元,谨遵代掌门号令,代为掌管昆仑至宝鸿钧剑,直至下一任掌门登位。掌管鸿钧宝剑期间,弟子必将妥善保管,决不让昆仑至宝蒙尘,涤荡妖魔,扫平邪佞。”

    这句话,就是表示接受鸿钧剑了,龙潜坤也便将鸿钧宝剑交给了秦开元,并且亲自为其系在身后。

    “鸿钧宝剑乃昆仑至宝,掌剑即视为掌门亲临,昆仑上下,众弟子听令,今后如见鸿钧宝剑,既为掌门亲临。如有号令,莫不遵从!”

    比起刚才授剑,龙潜坤的这句话才让众人更加震惊。这是要把自己代掌门的权力分出去一大半啊。代掌门是掌门。执剑之人携剑也视为掌门亲临,这岂非是说从此以后昆仑要有两个掌门?

    众人不敢喧哗。各自不解的望向龙潜坤,不知道他为何会有这样的决定。

    而秦开元却是平静的很,似乎他受之若饴,只是拿回一件本就属于自己的东西一般。

    “代掌门大德,此乃昆仑之福。弟子秦开元谨领此权,必当鞠躬尽瘁。”

    秦开元说完,负剑起身,站在了龙潜坤的身旁略后的位置。用自己的行动表明,他从今而后便是掌门之下第一人,同样拥有号令整个昆仑的权限。但却用稍后的半步,表明了自己的姿态,若是他和龙潜坤同在,依旧以龙潜坤为尊。

    众人散去,各回山头修行,原本那些中立派,如今真正是为龙潜坤的气度所折服。

    让出鸿钧剑还只是一般,让出掌门一半的权力。这才是真正的上人风范。可以说,今日龙潜坤的举动,彻彻底底的让昆仑之中原本对他还颇有微词。甚至暗中认为封之洞之死是他在捣鬼的那些人,也推翻了自己的猜测。若只是争权夺势,又怎可能在大获全胜之后,将到手的权力拱手让出?

    龙潜坤此举,正是旨在告诉整个昆仑上下,他心底无私,他对掌门之位并无恋栈之意。

    秦开元虽然很少开口说话,但是显然,他早已领会龙潜坤的意图。也愿意配合龙潜坤。同时,他自问从无私心。由他对龙潜坤做出钳制,他也承受的起。

    总归还是有人不够明白。尤其是关于第一件事,封印紫玉冰蝉,这简直就是完全的莫名其妙。

    甚至有人在想,昆仑之乱就是始于紫玉冰蝉被朱子明私盗下山,少了这个集运至宝之后,昆仑立刻就出现了乱子,因此还折损了好几名高手。

    而如今好容易取回紫玉冰蝉,却要将其封印,而不是使其成为镇派之宝,这真是与昆仑的利益背道而驰。

    韩堪和陈末商量之后,一起找到龙潜坤,总归是要问个明白。

    龙潜坤面对疑问,笑着说道:“玉虚师叔可还记得在吴东临走之前,许半生曾有两句话相赠?”

    韩堪点了点头,道:“当时稍感不解,现在却已然明了。元青你如何能听许半生之言?”

    陈末不解,问道:“许真人说的是哪两句话?”

    韩堪复述道:“关乎于这两件东西。若以一物牵系一派,未免过华,此乃其一。其二则是集运之物,不分天地,上下集之。”

    陈末低头不语,沉吟片刻,突然对着东方深深一躬,口中称道:“许真人果然大能,此二句实为金玉良言,我昆仑受之如受大恩。”

    韩堪皱眉,他还是不解,龙潜坤这才笑着解释说:“玉虚师叔,你现在也已听得明白,许半生这两句话最终导致了我做出的这两个决定。第一句,以一物牵系一派,未免过华,指的是鸿钧剑。天下之大,能人辈出,若是有人夺走鸿钧剑,我昆仑敢不倾巢而出与之决战?可若如封之洞此贼,窃鸿钧剑为己有,被人夺剑,对方是对是错?”

    韩堪想了想,叹道:“若是许半生此次不还鸿钧剑,我等还真是无言可对。”

    龙潜坤点点头,道:“我今日将鸿钧剑授予玉阵师叔,正是断绝这种情况出现。自此之后,鸿钧剑也只是一件寻常法宝,即便落入他人之手,昆仑上下也不必为了颜面而错上加错。”

    韩堪明白了,道:“元青大度,让权也是为了使得昆仑上下重回团结之态,倒是贫道虚妄了。”

    龙潜坤笑了笑,道:“不敢说大度,只是希望本已元气大伤的昆仑不要再继续受伤下去。而那紫玉冰蝉,许半生的话也说得清楚,集运之物不分天地上下集之,这也就是说紫玉冰蝉虽能集好运,也能集歹运。昆仑经此浩劫,也与这紫玉冰蝉不无联系。想当初,通天派如何强大,如今却灰飞烟灭。用了紫玉冰蝉集之好运,也必会受其集之歹运反噬。此宝亦正亦邪,当小心而用。”

    至此,大悟。(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