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19章 哲学家张柔柔

第0419章 哲学家张柔柔2017-11-11 22:25:14Ctrl+D 收藏本站

    翠湖,凉亭。

    夏妙然看着宁静的湖面,纤手一扬,桌上盘中的西瓜上的一颗西瓜子便被她抄在手中。

    夹于指缝之间,夏妙然轻轻将西瓜子弹出,那颗西瓜子便朝着湖面平平的射去。

    西瓜子在湖面上一连打了二十余个水漂,渡过了整个翠湖,最后一弹高高跃起,弹到了岸上,落在对岸丰沃的泥土之中。

    许半生微微笑着,说道:“明年这里也不知道会不会长出西瓜。”

    夏妙然缓缓走到许半生的身后,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帮他轻轻的揉着肩颈。

    “为什么要把一个即将大成的灵体平白让给昆仑?你若找出莫大师的真身,身边的帮手越多越好,不是么?”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我有一种预感,莫大师的计划浮出水面,怕是用不了半年的时间了。到时候张柔柔只怕堪堪进入后天之境,倒是不如送给昆仑做个顺水人情。”

    夏妙然轻笑,又道:“帮不上忙?这不是你做事的风格啊,你一向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的。”

    “张柔柔是个意外,不在莫大师的计算之中,留她在身边肯定是利大于弊,哪怕她任何忙都帮不上,光是呆在那里,也足以令莫大师的计划出现纰漏。现在她不是还没上昆仑么?这就是她最大的作用。顺便还能把昆仑拉进来,何乐而不为?莫大师当然也会知道张柔柔这个意外的闲子很可能会影响到他的计划,所以,他必然会对张柔柔动手。苏岩,还有那个宣称云游天下的殷定华,到时候都是变数。我现在看不到更久远的时候,就只能多多安排变数。变数越大,对一个完整的计划就越不利,而对我们这样毫无计划可言的一方。就更多了几分乱中取胜的把握。”

    “乱了,一定能取胜么?”夏妙然显然有些不以为然。

    许半生轻轻的捉住夏妙然的小手。将其拉着贴在自己的背部,口中道:“总比亦步亦趋的按照对方的节奏行事要好,敌暗我明,水浑一些,就算对我们没好处,也会对莫大师有些坏处。此消则彼长。”

    夏妙然点了点头,然后抬头望向大石门之外,口中轻道:“来了。”

    许半生点点头。也不去看大石门,而是从桌上拿起一瓶水,又喝了一口。

    张柔柔乖巧的走了过来,先和夏妙然点了点头,然后才开口道:“许少。”

    许半生抬头笑笑,指指自己对面,道:“坐下说罢。”

    张柔柔依言在他对面坐下,略显无措,许半生拿起一瓶水放在她的面前,道:“不要不安。喝口水吧。”

    张柔柔依旧显得不安,她没有因为许半生的这句话而平静,握着矿泉水瓶的手捏的太紧。指节都微微有些发白。

    “超自然的能力是存在的,又或者本就并非超自然的能力,而是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修行中人,做不到像是电影电视里那样御风而行,但是飞剑还是可以做到的。当然,也做不到像是传闻中那样千里之外取人首级,或许修行的尽头真的可以如此,只是已经有很多很多年都不曾有人能够达到那个程度了。”

    张柔柔喝了口水,疑惑的问道:“那修行究竟是为了什么?”

    “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以及增加的寿命。人类也好,其他种族也罢。任何一个物种的延续,并不仅仅依靠自然的淘汰和繁衍。还可以通过修行。我的师父叫做林浅,他的名字在你以后的修行生涯之中,会不断的被人提及,我不用对你说太多。现在的你,需要知道的只有一点,关于我的师父,他已经活过二百年,至今依旧健康的活在人世。当然,活着并不是修行的唯一目的,数千上万年来,无论东方或者西方,都有一群人在不断的修行,他们希望能找到一条通往天国或者仙境的路。在天国又或者叫做仙境之中,没有生老病死,有的只是完完全全的幸福。西方称之谓天堂,东方谓之极乐。”

    张柔柔又喝了一口水,她似乎是在用喝水的方式缓解自己的不安和紧张。

    “那么,人究竟有没有转世投胎这样的事情?”

    许半生点点头,道:“有。”

    “既然可以转世投胎,那么实际上人是不灭的,即便下辈子未必还能做人,总也依旧可以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那么长生乃至永生的意义又在哪里?”

    “你的记忆。”

    张柔柔略显痛苦的摇摇头,她说:“假设,我可以活到两百年三百年乃至更长,那么我就必然会看到自己的至亲至爱离开我,总不可能我活下去了,我的父母,我的哥哥,也可以像我这样活下去。生离已经是人间最大的痛苦,死别更甚。待到百年之后,我一个亲人都没有了,甚至会看到自己的子孙先于自己离开这个世界,那么我活着还有什么趣味?”

    “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一直拥有亲人。”许半生的目光越过张柔柔的头顶,投向更远的地方,口中轻声说道:“你说的不过是小道,人类所纠结的一直都只是小道而已。而修行,要寻找的是大道。于你而言,或许只能成就小道,于是你可以超越人类极限的生活下去。或许,你会经历更多的生离死别,你会尝尽其他人尝不到的痛苦。但是,你也会品尝他人所无法感知的喜悦,以及幸福。有多少欢笑,就自然有多少痛苦,这一向是守恒的。但是,我们都走在寻找大道的路途之上,终有一日,无数个你我的小道汇聚在一起,将会形成一条大道。而这条大道,将会使得人间变成天堂,每个人都可以成仙成圣。”

    张柔柔突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又问:“那么,若是每个人都成了神仙,又和现在有什么区别?现在的人类。几十年的寿命,于是我们不把一日一月当回事,肆意的挥霍。而等到我们可以数百上千年的活着。我们浪费的,就是一年一年的日子。无论多长的寿命。终究还是会有结束的那一天,再大的大道,也不可能让人如同日月那样永存下去。更何况,我们都知道,即便是日月,也有耗尽的那一天。哪怕真的可以与日月同辉,到了那一天呢?连日月都没有了,人类又会在哪里?”

    许半生皱了皱眉。他不知道这是出了什么意外,为什么张柔柔不过离开片刻,竟然就开始思索哲学上关于人类的终极问题。

    “那么,你告诉我,科学的发展是为了什么?”

    张柔柔稍稍思索了一下,回答说:“为了让人类生活的更好,也为了让人类可以在地球的资源耗尽之前找到下一个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唯有如此,人类才能拥有更远的未来。”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那么你为什么认为修行就不能做到这一点?即便修行无法做到这一点,但若能够成就大道。人人都有千年之寿,科学岂非会得到更好的发展?而且,修行之后。对于资源的需求会远远少于凡人,地球上有限的资源就可以令人类更加长远的生存下去。这样就可以使人类对于宇宙的探索延续更长的时间。”

    张柔柔再度想了想,点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可是,修行是需要资质的,我原本就是个无法修行之人,直到你偶然间改变了我的资质,使我适合修行。你不可能改变这个世界,你也不可能让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适合修行。那么。你所谓的大道,又如何实现?”

    听到这话。许半生的心头犹如被一颗炮弹狠狠的命中,巨大的爆炸在他的心底震荡起来。几乎要将许半生所在的整个世界炸至崩塌。

    甚至于,许半生感觉到自己的道心也开始产生轻微的摇晃,朱子明当日穷极一切想要影响许半生的道心却依旧无果,可是现在,一个甚至尚未走进修行之门的张柔柔,却影响到了许半生的道心。

    许半生不禁感到有些恍惚,他开始产生了怀疑,对自己一直苦苦追求的大道产生了怀疑。

    不光许半生,站在许半生身后的夏妙然,也恍惚了,她也开始思考关于修行的本质。

    修行是通往大道之途,可若是大道本身并不存在呢?修行又是为了什么?修行所能改变的,终究只是占据了人类不足千万分之一数量的术数界,它根本无法改变整个人类,无法改变整个世界。那么,修行岂不是只能让修行者占据更多的资源?而在现实之中,任何一个修行的门派,又何尝不是拥有了凡人所无法拥有甚至不敢想象的资源呢?

    修行,难道终究只是一场虚妄?

    夏妙然几乎听到自己的道心破碎的声音,同样的声音也在许半生的脑中回荡。

    一阵清风吹过,不远处的湖面上一尾鱼儿跃出湖面,终于无法抗拒地心引力的作用,重重的落回到湖水之中。

    不甘心的鱼儿重重的甩了一下尾巴,在平静的湖面上掀起一弯波纹。

    啪的一声轻响,却像是洪钟大吕一般响彻许半生的耳中,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道心受到了影响,他突然意识到不对,张柔柔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产生这么多的思想,她分明连修行之门都还没有进入。

    不对!有人在搞鬼!

    大道怎么可能不存在?修行就是要寻找大道,现在做不到全民修行,不代表以后不可以。这个世界,也曾经被修行者完整的占据,在上古时代,每一个人都是修行者。

    许半生猛然将双眼从张柔柔身上移开,转而望向身后平静的湖面。

    湖水波澜不惊,湖水依旧平静。

    终于,平静的湖水也给许半生的心头注入了一道清流,一股缓缓的清凉,让许半生动摇的信念稳定了下来。

    别人的修行究竟为了什么,许半生并不知道,但是他自己,他所有的修行都只是为了他可以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否则,他早已成了一抔黄土,早已离开了这个世界。

    对于许半生来说,修行仅仅意味着他要活下去!(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