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20章 迦楼罗的影响

第0420章 迦楼罗的影响2017-11-11 22:25:15Ctrl+D 收藏本站

    已经产生了一丝裂痕的道心得到了修补,许半生从茫然无序的状态之中清醒过来。

    他立刻起身,一掌拍在身后眼神之中充满了迷惘的夏妙然身上。

    这一掌,就像是要杀了夏妙然一样,许半生毫不留手的一掌击打在夏妙然的胸口。夏妙然的身躯向后弹起,竟然被许半生这一掌打的直接掉入了翠湖之中。

    虽然没有发出叫喊声,可是半空中喷洒下来的鲜血,却预示着夏妙然被许半生这一掌伤的不轻。

    张柔柔瞪大了双眼,浑然不明白许半生为何会突然对夏妙然出手,她知道许半生和夏妙然是情侣的关系,并且显然都深爱着对方,那么为何许半生竟然会对夏妙然突施杀手呢?

    口中发出浅浅的一声惊呼,张柔柔却又发现,许半生的手掌,又朝着自己拍了过来。

    连夏妙然都挡不住许半生的那一掌,张柔柔当然就更不可能。

    她甚至唯一能做的选择就是闭目等死,于是她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双眼,奇怪的是,心里竟然平静如斯,似乎根本就无所谓生与死,又或者是早就准备好了今日要死在许半生的手里。

    只是,张柔柔很快感觉到,许半生的手掌只是轻柔的拍打在自己的头顶,然后似乎捏成了拳头,在她的前额上轻轻叩了三下。

    张柔柔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沌,然后她的身子一软,歪歪斜斜的倒在了凉亭之中。

    许半生这才纵身而起,一跃跳出凉亭,直朝着湖水而去。

    双脚在湖面上轻轻一点,那电影电视里才会出现的登萍渡水就出现了。许半生从容的奔跑在水面之上,也就是刺客这里没人会顶着这么大的太阳出来。否则让人看见了,一定会把这一幕拍下来放到网上去的。

    在水面上从容奔跑的许半生,跑至夏妙然的身边。伸手一捞,便轻松的将夏妙然从水中抄起。带着一个人,他不但没有向水下沉去,相反,他反倒是重重的在湖面上踩出一团水花,而后整个人便凌空而起,带着夏妙然也跃至足有七八米高的空中。

    身形如剑,许半生抓着夏妙然便向湖边射来,势衰力竭。许半生从空中翩然而下,双脚轮番在湖面上一踏,可能是拎着夏妙然的缘故,这一次,许半生的双脚都没入湖水之中,但还是再度高高跃起,身体急冲向岸边。

    两三个起落之后,许半生就像是仙神下凡一般,站在了岸边。

    将浑身*陷入昏迷之中的夏妙然放在凉亭之中,许半生蹲下身来。单掌按在夏妙然的头顶。

    内力注入到夏妙然的身体之中,其体表立刻产生高温,浑身三万六千个毛孔之中都冒出浑厚的热气。将夏妙然湿透的衣服在几分钟之内就全部蒸干。夏妙然的身体上冒出阵阵的白雾,白雾散尽之后,许半生收回了手。

    一把拉起了夏妙然,许半生松开手,右手掐了个法诀,口中念叨着什么,一掌推在夏妙然的后心之处。

    夏妙然的身体猛然一顿,口中再度喷出一口暗黑色的鲜血,就像是中了毒一般。昏迷的她,灵台方寸之间却出现了一丝清明。之前被张柔柔影响到道心受损的夏妙然,此刻终于恢复了清明。

    这时候。许半生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扶着夏妙然在石凳上坐了下来,自己坐在她的身边,口鼻之间喘息不已,就像是经历了一场剧烈的生死搏斗。

    刚才那一段,看似简单,实际上许半生却是拼尽全力的,其劳累程度甚至不比那日与金日旬之战差多少。

    那一次是殊死搏斗,而这一次,许半生却是要从道心破碎修为全失神魂俱灭的边缘将夏妙然拉回来,所耗费的精气,绝对不容小觑。尤其是许半生这一次自己的道心也有一定程度的损伤,他耗费如此巨大的精气拯救夏妙然,实际上是冒着相当大的风险的。

    好在一切还算顺利,夏妙然也得到了恢复,道心虽有损伤,但总在可控制的范围内。

    而许半生的道心,也因为他适时的排除了心中的杂念,并且成功的救治了夏妙然,而得到了足够的恢复。道心的受损并非像是身体的受伤,其受损和恢复几乎都只是一瞬间就能完成的事情,只要能够将心中产生的妄念完全去除,让道心重新坚定起来,道心的恢复也只是弹指间的事情。

    不过道心的损坏会对修为产生很大的影响,若是在修为受损之前就已经修复了道心,那么一切如常,可像夏妙然这样,完全是依靠许半生帮她修复的道心,其修为上就必然会因此被牵累。

    夏妙然呆呆的坐在凉亭之中的石凳上,头顶中那由许半生带给她的那丝清明逐渐沐浴她的全身,那原本只是一丝丝的清明,此刻却像是源源不绝的泉眼一般,缓慢但却坚定的将清明之意流淌至夏妙然的全身,浸润着她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最终回到她的心口处,将其道心团团围住,仿佛在道心周围建立了厚厚的一层防护,并且不断的滋润着其道心,使其道心之上的损坏之处逐渐的得到了修复。

    身体微微一颤,夏妙然终于恢复了清醒,她能够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疼痛欲裂,之前那种呆呆乜乜的状态,已经如同电影一般在她的脑中回放着。她看到自己的道心是如何被张柔柔的一番话所影响,她也看到自己如何被许半生一掌打入湖中,又是如何在几乎溺毙的情形之下被许半生救回,借助湖水中的清凉和灵性,融合了这周围山峦的灵性,再加上天地本身的灵气,以及吴东此地特有的浓郁帝王气,都被许半生糅杂着输入到自己的体内,最终修补着她的道心,这才让她恢复过来。

    可是修为还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伤,夏妙然知道短时间内自己必须勤加修行。才能让修为尽快的得到恢复。

    她不需要对许半生说任何感谢的话,以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已不需要言语上的任何感谢。她只是眼神复杂的望向同样被许半生打晕的张柔柔,说道:“她也是莫大师的人?”

    许半生摇了摇头。神态轻松,道:“她和莫大师无关,甚至刚才她的行为以及语言,都和莫大师无关。我想,这大概和另一个人有关,我还是忽略了这一点。”

    “怎么回事?”夏妙然见许半生叹气,抓起他的手温柔的问到。

    许半生把关于迦楼罗的事情对夏妙然描述了一遍,道:“迦楼罗那些日子一直住在张家。我以为令其不战而退就算是已经解决了此事,至少是暂时解决了。事后我也还是替张家做了一些事情,他们终归是无辜受累,可是,我还是忽略了迦楼罗作为一名意之境的高手,他的影响绝不是那么的简单。他动过的手脚我可以并不困难的解除,可是,他在张家停居乃至修行过产生的影响,却并不那么容易消除。现在看来,张柔柔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命势。就连我的推演之术都受到了蒙蔽,这很可能并不是那些东西的修行凝练出来的晶体导致的,而是因为迦楼罗留下的那些影响导致的。甚至于。就连张柔柔之所以会从一个凡人变成适合修行之人,也是因为迦楼罗潜移默化的影响。此前张柔柔虽然已经是适合修行之身,但是她自己并不自知,这就使得迦楼罗的影响对她无法起到直接的作用,也只是隐约的影响其命势。而刚才龙潜坤要收她为徒,使得她明白了自己如今的状况,对于修行以及术数界也有了表层的认知。当这种认知出现之后,迦楼罗留下的气机便自动的与张柔柔联系起来,并且在极短的时间内对其施加巨大的影响。这种影响是意志上的。甚至于可能就连迦楼罗自己也并不知道会这样。我们的中招,其实还是源自我本人。”

    夏妙然明白了。她点了点头,但还是谨慎的说道:“你说的有道理。可也不能不提防着另一种可能。”

    另一种可能,自然还是莫大师,许半生现在对张柔柔状况的分析也只是分析而已,或者他所说的这种可能性会大一些,甚至是非常大,在两种可能的途径之间,迦楼罗无意中产生的影响至少是九成以上的可能。可是,即便是许半生,也不敢断言这并非莫大师动的手脚,即便这种可能性非常之小,其中牵强的巧合太多,但终究还是存在一定的可能性的。

    许半生严肃的点点头,但又轻轻的捏了捏夏妙然的手,露出一个足以融化世间一切冰雪的笑容,道:“以后我们都需要更加的小心。你今日修为受损,道心也还有些波动,先回去吧,恢复修为最是重要。”

    夏妙然本来还想再陪许半生一会儿,尤其是现在这种状况,莫大师很有可能就藏身暗中,她担心许半生出危险。可是,身体的极度空乏,以及她精气的巨大消耗,再加上修为的损伤,终究让她无力为继。

    只得点了点头,夏妙然探过身子,在许半生的唇边轻轻一吻,不无担忧的说道:“那你自己小心点儿,实在不行,就杀了她吧。”

    许半生笑了笑,又道:“不至于,危险已经解除了,即便真是莫大师搞的鬼,现在我已经有了警觉,他也绝不会再出手。”

    夏妙然点点头,站起身来的时候,脑中还是感到了些许的眩晕。

    扶了扶宽阔的额头,额头上没有一丝皱纹,皮肤细腻洁白,夏妙然依旧性感美艳。

    走了几步,夏妙然又回过头,略感担心的看看许半生,终究还是缓步离开。

    许半生休息了一会儿,感觉到自己的精气恢复了一些之后,将张柔柔扶起,单掌轻轻按在她的头顶,注入一丝内力,使其体内经脉重新畅通起来。

    张柔柔悠悠醒转。(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