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23章 见老莫

第0423章 见老莫2017-11-11 22:25:19Ctrl+D 收藏本站

    山下开始有脚步声,夹杂着鸟叫以及人们之间的交谈。

    许半生虽然修为强大,可本也不至于能够坐在山顶却听到山下的声音。只因今天的紫气格外的强盛,许半生在呼吸吐纳之余,五感也被极强的放大了,这使得他竟然可以听到山下晨练之人交谈的声音。

    每日东来的紫气都是有定数的,大致总归是那么多,可是今日稍有不同,这是因为很快天气就会发生变化,这看似朝阳光芒万里的气候,顶多半个小时之后就会被云朵覆盖,然后便会天降甘霖。天雨一落,紫气便会急剧的收敛到太阳本源处去,天道当然知道很快便会落雨,于是今日这朝阳初升之时,其东来的紫气就要比平日里浓郁的多。

    如此浓郁的紫气,也帮助许半生在吐纳的过程中,极大的增强了五感和灵识。

    许半生前一日对许老爷子说今天天气不好,可不是在欺骗许老爷子,他早就推演出了今日的天气,在这方面,许半生远比天气预报要准确的多。

    就连天气预报,也是预报今日多云转雨,只是再如何精确的天气预报,也很难预知阳光还未洒遍大地的时候,就已经会降下雨来。

    若是许半生不阻止许老爷子上山,恐怕今日许老爷子就会被困在这山顶的亭子之中至少两三个小时了。甚至于,许老爷子若是出门稍晚,有可能在半路便降下雨来。

    许老爷子有许半生可以告知他天气有变,但是其他的晨练者就没有这样的运气了。有些前日看到天气预报说多云转雨,稳妥起见可能就不出门了。可多数人,还是会按照正常的计划,清晨出门。

    山下的那些交谈声响,便是那些认为他们晨练结束之前天上不会下雨之人。他们当然不会知道,顶多等到他们走到这处凉亭,那雨点子就会降落下来。并且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连成门帘一般的雨丝,三两个小时之后才会稍稍停歇。

    吞吐着东来的紫气。许半生心无旁骛,任凭耳畔不断传来山下由远及近的人声,他似乎听到有人喊了一声“老莫”,这让许半生心念一动,心道,这老莫难道真的不是莫大师?

    十几分钟之后,凉亭外就已经出现了一个老人,老人穿着普通的运动服。脚上穿着一双新百伦的跑步鞋,一步一步非常稳健的走上青石板的台阶,然后拐向通往亭子的小径。

    脚步声没有丝毫的异样,但是许半生还是缓缓起身,回头看去。

    这是一名大约七十多岁的老者,明显不是许老爷子描述的那位老莫,许半生望向老人的同时,老人的眼神也投向他。

    老人显然微微一愣,大概是奇怪这亭子里怎么会有个如此年轻的少年吧。

    许半生也便笑了笑,走到亭外。放松着身体,缓缓舒展双臂,双腿很自然的站成了一个马步。随后他迎着还未完全跳出地平线的太阳,继续吐纳着很快就会消散的紫气,而那名老人,走进亭子之后,依旧有些奇怪的看着许半生。

    青石板的台阶上,又传来嘈乱的脚步声,老人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他知道来了好几个人,应该都会是他熟悉的面孔。而他却不可能像是许半生那样。知道来的一共是五个人,更加不可能知道来人之中。是三男两女。

    从这些人的少许交谈之中,许半生知道老莫还并未到来。他依旧眼观鼻鼻观心的吐纳着紫气,直到这五名老人走进亭中,跟先到的那名老人打着招呼,坐下休息,然后一同带着点儿猎奇的心思看着自己。

    又过了大约五分钟,许半生听到了有人说话:“天色好像有些不对啊,怎么有点儿阴下来了,不会下雨吧?”

    而另外有个人说:“下雨也没关系,老莫是退休的大官儿,他一个电话,肯定有车来接他。老莫,要真下雨,待会儿你可得让我们蹭你的车啊。”

    被称之为老莫的人笑了笑,中气十足的说到:“我也不是什么大官儿,而且都已经退休了,和你们一样,都是普通百姓。儿子女儿倒是有车,可惜不跟我住在一起。家里只有个老伴儿,她是肯定不会来接我的。所以啊,真要是下雨,咱们恐怕都得一起在这里等着雨停。不过,我看这也就是几片云而已,还不至于下雨。真要这么早下雨,那太阳也就出不来了。”

    “老孙你也是想得美,老莫虽然是新搬来的,可这些天咱们也还算熟悉了,你哪里看得出老莫家里会有车来接他?我听说当官的退休了,至少要省部级才能继续配车,你看老莫像个省长么?”

    “我也就是说说玩儿,就算有车来接,也只能停在那边……”老人显然指了指远处,又道:“那么远,我们走过去只怕身上也都淋湿了。希望不要下雨吧。”

    三人说说笑笑,声音已经明显大了起来,亭子里的几名老人也都看见了他们,纷纷打着招呼。

    有叫老孙的,这是和那个老孙关系好的,有叫老陈的,这是跟老陈关系好的,倒是没有喊老莫的,显然老莫在这里还属于新人,并没有人跟他特别的熟悉。正如许老爷子所说,和老莫最熟悉的可能就是他了。一个是巨富,一个是高官,现在都退下来颐养天年,共同话题会多一些,看待这个世界的眼光也更相似一些,自然接触起来也就更多一些。

    许半生缓缓收了势,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他知道,最多三分钟,天上就该飘雨了。

    此刻的空气已经开始略显浑浊,东方的紫气也开始朝着太阳收敛过去,在普通人眼中自然是看不出端倪的,他们只能感觉到天光暗了下来,可在许半生眼中,那丝丝袅袅的紫气,却像是飘带一般。朝着太阳聚拢了过去,逐渐消失。

    转过身,许半生望向来路。只见三个老人两前一后的走来,三个老人看见许半生。都微微一愣,挺符合普通人的心理。

    这里倒也不是没有年轻人会来,但是,像是许半生这么年轻的却从未见过,尤其是许半生看上去显然不满二十,却穿着一身老气横秋的绸质中式练功服,脚上的圆口布鞋也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愿意穿,这就有些个别另类了。

    不过。再如何感到奇怪,这些老人也不可能主动去跟许半生询问什么,这里又不是他们家,也没有标明只有老年人才能来,他们去问就显得有些多事了。

    看了看天色,许半生走进了亭子之中,见还有几个老人站在亭外,他倒是主动招呼道:“几位老先生,还是先进亭子吧,这天色看上去很快就要下雨了。”

    就像是为了配合许半生的话一般。那几个老人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天上就陡然落下了挺大的雨点子。

    山风也顿时吹了起来,雨点子啪的一声落在地上。竟然有黄豆大小,看起来这场雨小不了。

    那几名老人急忙进了亭子,一个个说着这好好的天怎么说下雨就下雨了,然后又有人担心的说:“那几个来得晚的,今天怕是要挨淋了,按照时间,这会儿他们大概刚从公路转向石板路吧。”

    又有人道:“诶,奇怪了,今天老许怎么还没到?以往他都是来的比较早的。老莫。你和老许关系最好,他说他今天不来了么?”

    老莫看了许半生一眼。笑着摇了摇头,说:“老许没说啊。”

    又有人道:“哎哟。老许不会是起晚了吧。他那把年纪,要是淋了雨恐怕受不起,咱们这些人里,就数老许年纪最大了吧?”

    “你少替老许担心,人家老许年纪虽然比你大不少,可身子骨比你还好,就算淋点儿雨也没事。”

    “就是,比起老莫,老许才更有可能遇到下雨,家里就有车来接。他就算是起晚了,这会儿估计也不会离公路太远,家里人接他也方便,找棵大树稍微躲一下雨就行了。”

    “你总是觉得别人家都很有钱,我怎么就没看出来老许家里会有车来接?”有人絮叨。

    “老莫,你和老许熟,你觉着老许是不是大户人家出来的?那老头儿一看就知道,气质摆在那儿。”

    老莫又笑了笑道:“老许家里条件应该是不错,我也没细问,平时也就是在这里聊几句。不过我估计,老许应该今天就没出门,他可是从来都不会晚起的。”随后,老莫竟然望着许半生,说:“小伙子,你说是不是?”

    老莫这样突然的一句问话,其他老人都有些奇怪的看着许半生,心道老莫怎么会突然跟这个少年说话呢?

    许半生倒是笑了笑,说:“应该是不会出门吧,昨天爷爷睡得比较晚。”

    这话一出,也就是表明了身份,但是其他的老人就更加奇怪了,怎么老莫竟然会认识许老爷子的孙子呢?

    “小伙子,你是老许的孙子?”有人问了。

    随即立刻有人说道:“老莫你刚才还说没细问,你连老许的孙子都认识。”

    老莫笑着拢了拢头发,说道:“我可不认识,只不过这小伙子和老许长的有些相似,我大胆猜一猜。”

    其他老人都看着许半生,许半生点点头道:“老先生猜得很准。”这就算是验证了老莫的话。

    “小伙子,看你这身打扮,应该不是第一次晨练吧?怎么没见过你陪你爷爷一起来?”又有人问。

    许半生笑了笑,道:“平时不跟爷爷住在一起,昨天聊得比较晚。”

    众老者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老莫走到许半生身边,小声问道:“小伙子学过武功?”

    许半生直视着老莫的双眼,可是却无法看透这个老人,他点点头道:“学过一些,强身健体而已。”

    老莫点点头,道:“好哇,年轻人就该这样,不应该整天坐在电脑面前。晚上早些睡,早晨早些起,这天地之间的气息,还是要多吸收。”(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