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24章 似雾非雾

第0424章 似雾非雾2017-11-11 22:25:20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点点头,走近老莫,手上突然做出了一个动作。

    可以看见,老莫的瞳孔急剧的收缩,仿佛凝成了一个针尖。

    许半生当然不是要打老莫,别说不确定老莫的身份,即便知道他就是莫大师,许半生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老人的面动手。

    瞳孔收缩,是任何一种生物在遇到突发的危险时的自然反应,这表示对方感觉到了危险的存在,唯有经过特殊训练或者不将这判断成危险的人,才不会有这样的反应。

    可以说,老莫的反应很正常,完全就是一个人类极为正常的反应。

    许半生并不指望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能试探出老莫的真实身份,即便是瞳孔收缩,也可以是老莫故意为之。但是老莫现在的反应实在过于完美了,在许半生突然做出那个宛若针刺一般的动作的时候,他的瞳孔一开始有个凝滞的反应,然后才收缩成一个点。或许老莫就是一个普通的官员,也可能是老莫伪装的格外的完美。

    身体微微后倾,脚也往后退了一步,老莫的表现真的无可挑剔。

    许半生立刻带着少许歉疚的说道:“抱歉,老先生,刚才有一滴雨飘进来了,我这是本能反应。”他那诚挚的表情,似乎在为刚才说自己也是习武之人做印证,一个习武者,对于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雨星子,出现这样的反应也是正常。

    老莫宽宏的一笑,道:“我以前也见过一些高手,他们对于危险的确是容易神经过敏。看来,小伙子你的功夫很不错啊。”

    许半生也笑笑,道:“刚才听到老先生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官员,可若您见过真正的高手。恐怕也就不那么普通了。”

    老莫稍稍一愣,随即笑了起来,手里做了个手势。示意许半生到一旁说话。

    两人走到亭边,老莫说道:“你是许半生?”

    对于老莫能够说出自己的名字。许半生并不意外。

    如果老莫就是莫大师,毫无疑问,他当然认识许半生,许半生这一年来做了那么多跟莫大师相关的事情,也算是破坏了他不少的计划,若是莫大师一点儿都不介怀,这说出去是绝对没有人会相信的。

    而即便老莫不是莫大师,他无疑也是个曾经身居要职之人。那么他岂能像是这里晨练的其他老人一样,居然会面对许老爷子这样的身份而不知?

    许老爷子是什么人?那是连这个国家的领导人也要关注的对象。

    而许家的一诺集团,实际掌控的财富,绝对要比福布斯排行榜上的那些国内富豪更多。普通百姓可能并不会太了解这些,可无论是高层官员还是那些排的上号的富豪们,都深知一诺集团以及许家的影响力和财富。

    既然都已经知道许老爷子的身份了,当然不会对许家上下不了解。而许半生,半年多前还曾帮那位老人治好了沉疴,若是共和国的高层官员,断然不可能不知道许半生。更何况在那位二号人物来到许家大院的时候,许半生还曾很不客气的将其逐出去。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以你的年纪。应该还没有退休吧?”

    既然知道了对方是共和国的高层官员,而官员的退休年纪,到了省部级就已经调整到六十五岁,若是到了副国,完全是可以延长到七十岁以后退休的。人老了不恋栈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这个老莫看上去也不过就是六十刚出头的模样,不排除保养的好一些实际年龄再大上几岁,但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超过七十岁。是以,许半生才会有这样的一句话。

    老莫微微一笑。道:“我的确是退下来了,而且是直接退的。没有在二线发挥余热。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些官员,我的级别并不算高。”

    许半生有些好奇的看了老莫一眼。心道这个老莫似乎有话要对自己说。

    他稍稍犹豫,便道:“特殊部门?”

    老莫没有否认,也并未承认,而是看了看亭外的雨线,说道:“也不知道这雨什么时候能停。”

    许半生听出老莫话里的意思,他这是暗示许半生要和他换个地方详谈,于是许半生便取出了手机,给蒋怡打了个电话。

    “我在家里后山上的亭子里,雨太大了,让三哥来接我一趟吧。这里还有个朋友,麻烦三哥多带一套雨具。”许半生吩咐完,便挂断了电话,然后和老莫一起站在亭子边,看着亭外的大雨,一言不发。

    一老一少两个人,都安静的像是雕塑一般,偶有雨点飘落进来,却在距离二人身体几公分的地方,似乎遭到了什么格挡一般,自然落下。亭子里的其他老人并未发现这一点,他们只是聚在一起交谈着,讨论着这雨什么时候才会停,有些在担心无法给儿女准备早饭了,有些在担心孙儿孙女没人送去上学。

    许半生听到了远处汽车的声音,然后便看到冯三一路带着两把雨伞快步而来。其实许半生根本就不需要这些,哪怕带着老莫,他也可以保证两人走在雨里甚至连脚底都不会沾上一点儿水。

    可是,众目睽睽之下,他实在不能展现神通,也只能烦劳冯三跑一趟了。

    反正也是要去初见的,来辆车接一下也算是顺便。

    冯三把伞分别给了许半生和老莫,不由得好奇的看了看老莫,心道这又是什么人?身上不但没有半点精气波动,就连内力也没有,着着实实就是个普通人而已。

    “老先生,既是偶遇,便一起吃个早饭喝些茶水吧。”许半生撑开了黑色的大伞,也不等老莫回答,便径直走进了雨中。

    老莫笑笑,也撑开雨伞,两步迈的很大,追上许半生。两伞一前一后,老莫说:“下雨天就特别容易饿,只是偶遇却显然不是。”

    走到公路上。冯三打开了车门,两人一左一右坐了进去。

    坐在车里。老莫便闭上了双眼,俨然一副高官的模样,抓紧一切时间在车里休息。

    许半生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前方,冯三开着车,把他们带到了湖畔的初见会所。

    “这里是蒋怡女士的产业吧,早就听说过,一直不得其门而入。今天倒是托了小友的福。”老莫撑开伞,下了车,径直朝着初见的台阶上走去。

    许半生也撑开伞跟上,两人上了台阶之后,冯三才过来帮他们开了大门。

    时间还早,不过清晨七点,初见作为一个即便是不怎么接待寻常客人的会所,也依旧不可能这么早开门,只有两个值班的保安在里边。

    冯三交待了一下,两名保安便去了厨房。帮他准备做早饭需要的材料,然后冯三才对许半生和老莫说,他会下厨给二人做些早餐。只是还要稍微等一会儿,建议二人上楼先喝些热茶。

    许半生点点头,领着老莫上了楼,直接去了那个他管用的包间,那个外有露台,可以将对面的湖水尽收眼底的包间。

    “蒋怡女士真是个懂得生活懂得享受的人,这湖光山色,着实惬意的很。外边下着雨,山水朦胧了。就更加显出主人的品味来。”老莫站在露台上,也不畏大雨带来的大风。腰杆挺直,倒是不像那个藏头露尾的莫大师能够拥有的气派。

    许半生笑了笑。在茶台前坐下,轻车熟路的烧了水,烫了壶,然后将上好的金骏眉放进紫砂大师蒋容在世的时候亲手所制的壶之中。

    “我还以为你们这些官员,都会喜欢看墙上的书画或者屋里的古董摆件呢!”

    老莫笑着回过身,走到许半生的对面坐下,看着许半生有条不紊的洗茶烫杯,说道:“人活百年,那些古董也好,字画也罢,摆在那里,保存得当便可千年万年不损。倒是这湖光山色,怕是看一眼少一眼,后辈所见也和我等所见不同。”

    “人老了都容易这样惜命么?”许半生倒上了一杯茶,将茶盏放在老莫的面前,做了个请的手势。

    老莫显然很懂茶,用拇指和中指拈起茶盏,无名指轻轻托在茶盏下方,先闻其香,后品其味,最后才将整杯已经温下来的茶汤倾入口中。

    “人类要前进,就必须破坏湖光山色,没有人知道是好还是坏。不光年老,年轻人又何尝不想千秋万代的活在这个世上。这个世界总归是看一眼少一眼,每天醒来睁眼,距离归宿就又近了一些。哪有人在这世上可以真的了无遗憾?”

    放下了茶盏,老莫眼神清明的看着许半生,双瞳之中清澈的完全不像是一个六十余岁的老人。

    许半生为老莫续上了一些茶汤,然后说道:“老先生可否借右手一观?”

    老莫微微笑着,却并未伸手,而是说道:“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我也没有半点修为在身,只是年轻的时候练过一些强身健体的功夫,连半点内力都没有,在你们眼中,只怕是贻笑大方了。”

    许半生也不执著,喝了口茶说道:“老先生似乎对术数界很了解?”

    “身份使然,不得不了解,倒并非我愿意。如果可以选择,我倒是愿意只做一个普通人的。人活一世,总是有些生下来就有的悲哀,比如你,几乎无法活在这个世界上。又比如我,一生下来就背负着他人的罪恶……也或许并非罪恶,但是这总归是我不情愿的事情。”

    “老先生知道我在找什么人?”许半生再度做出请茶的手势。

    这一次,老莫却并未饮茶,而是将目光投向露台以外,看着外边那被雨线变得朦胧的世界,缓缓叹道:“我也是直到二十来岁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竟然背负了一些所不喜的使命。家门不幸,又或许是家门有幸,受其所累,我从青年就开始做自己不愿做的事情。也拜其所赐,我才能一生没有他人之忧,高居庙堂之上,大半辈子也可算是平安喜乐。”

    “莫大师和老先生是什么关系?”许半生已经明白老莫的话外之意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