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26章 灵体改造试验

第0426章 灵体改造试验2017-11-11 22:25:22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又插嘴道:“你大伯想杀你,你也是在后来的生活里慢慢体会到的吧?梦刚醒的时候并没有这种感觉,只是觉得你大伯的行为举止有些奇怪。”

    老莫看了许半生一眼,点点头道:“是的,那会儿太多不明白的事情,也很难想到大伯会想要杀了我,只是觉得他的举动有些古怪。我怎么也想不到,在我父母出事之后第一时间把我接过去,对我比对他亲生的女儿还亲的大伯,竟然会对我起了杀心。这一点是我直到四五十岁的时候才想明白的。”

    许半生皱了皱眉头,又问:“你大伯还有个女儿?她现在人呢?”

    “早就失去联系了,我当兵回来之后,才得知的大伯的死讯,在部队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通知我大伯已经去世了。从部队回到地方,我去大伯家才知道房子已经交还给厂里了,而我大伯母和堂姐都离开了吴东,根本就没告诉过我她们的去向。要不是大伯还有个单位,我甚至连他的死讯都无从得知。”

    “你退下来的时候至少也是个省部级吧?”

    老莫点点头,道:“享受正部级的待遇,副部级的位置上退下来的。”

    “那无论如何你也算的上是位高权重了,这么多年,你就没有试图寻找过你的伯母和堂姐?”

    老莫显得有些唏嘘,苍老的面孔之上,皱纹也仿佛在感慨着人世浮沉。

    “怎么可能没找过,哪怕是后来意识到当年我父母去世之后大伯竟然生出杀了我的心思,他们一家也终究对我恩重如山。若不是他们,我一个连记事都做不到的孩子,又怎么能够平安的成长到可以当兵的年纪?而且这在我的心里一直都是个结,我不明白为什么对我一向也很好的伯母和堂姐。竟然会趁着我当兵的时候不辞而别。可是,她们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完全杳无音信。我所从事的也算是特殊职权的部门了。按说在户籍系统里寻找一个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尤其是有了网络这种东西之后。全国人口的户籍都已经联网,想要在人海里排查出一对母女,却竟然完全找不到匹配。”

    “出国了?”

    老莫摇了摇头,道:“如果是正规手续出的国,我也一定能查得到。可是,没有。她们俩的户籍当时被迁到了鄂中,这是我能查到的最后的线索。我查过接收当地的户籍档案,伯母调去鄂中的那个工厂之后。不到一年就辞了职。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她们母女,户籍也留在了当地的街道办,她们就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许半生点了点头,看来,这方面是不会有什么线索留下了,在当年那种环境之下,消失两个人,如今时隔三十多年,再想找。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老先生,你继续说说你的梦吧。”

    老莫点了点头,又喝了杯茶。才说:“那个梦似乎主要就是在提示我父母的真实死因,而大伯在那之后,也曾经去找过那个跟我父亲动手导致我父母死亡的人。他找到了,却根本不是那个人的对手,而那个人似乎也无意杀他。大伯之后又数次去找那个人,也逐渐在打斗之中占据了上风。最终打败那个人之后,大伯似乎还想找他逼问一些什么,但是那人却自杀了,大伯什么也没闻出来。由于梦里没有声音。我也不知道大伯逼问那人的是些什么问题。”

    许半生笑了笑,道:“现在其实你已经知道你大伯当初逼问那人的是什么问题了吧?”

    老莫点点头。道:“应该是想获知莫大师的踪迹,在我父母死后。大伯应该就一直在寻找莫大师。”

    “你的梦里有让你获悉你大伯的死因么?”

    老莫摇摇头,茫然的说道:“没有,那个梦就是到了大伯打败那个人,并且那个人自杀后就结束了。时间应该是我当兵前。”

    “你醒后见到莫大师,是在什么时间?你当时应该是满脑子的疑问,所以并未怀疑那个莫大师的身份有什么不妥?”

    “其实也并不是全无怀疑的,毕竟我在车间里一见到他就昏了过去,然后做了个那么长的梦,偏偏我昏过去也就是两分钟的事情,整个过程就好像是我进了车间的办公室,然后坐在椅子上打了个盹儿一样。梦里发生的一切又过于真实,栩栩如生,细节完全清晰,我这辈子也没做过这么记忆清晰的梦。要说没有疑问,是不可能的。”

    许半生也点了点头,道:“你继续说你下班后的事情吧。”

    “那天我在车间里,一整天都恍恍惚惚的,那个梦对我的冲击太大了,完全不明白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中午下了班,我因为是单身的缘故,一向都没有回去的习惯。让工人帮我从食堂带了饭,吃完之后就在办公室里休息,直到下午五点下班,才离开工厂。确切的说,我离开工厂应该是下午五点零七分,工人们都走光了,我最后一个离开,车间的大门还是我锁的。骑着车出了生产区,到我住的地方,一进门,就看到莫大师坐在我的屋里,我当时就惊了,第一反应是要出去,可是当时浑身上下就像是没力气一般,连迈步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出来,甚至连大喊救命都喊不出。”

    “你记得莫大师的长相么?”

    老莫摇了摇头,眼神愈发的茫然,他说:“这一点困惑了我足有几十年,其实直到现在我还觉得很迷惑,哪怕我对术数界已经有了极为透彻的了解。在我的记忆里,莫大师的长相其实是很清晰的,可是,无论我如何努力,都无法回忆起关于他相貌的细节。也就是说,这个人只要站在我面前,哪怕只是个背影。甚至只是露出半截身子,我都有把握第一时间认出他来。但是,我却完全描述不了他的身高长相等等细节。”

    许半生心道。果然,和曾七爷以及夏妙然父母对莫大师的记忆完全一致。都是那种记忆极其深刻,但却就是无法回忆起这个人的各项细节,能够描述其相貌的词汇,也就剩下仙风道骨和亲切和蔼这样的笼统说法。

    “莫大师找你做什么?”

    “他告诉我,我可以称之为莫大师,但是,他是我们莫家的人,从备份上来说。应该是我曾祖辈的,我父母以及大伯都应该叫他一声叔爷。这和我梦里的景象吻合,而我在他面前根本毫无抵抗之力,我也就屈从了这种说法。那个时候我已经可以说话了,可是我看不出莫大师对我有任何的威胁,是以也没有了叫人的意图。我当然是喊他曾叔祖的,可是他却坚持让我喊他莫大师,说曾叔祖这个称呼太奇怪了。”

    许半生缓缓颔首,又问:“他是不是说你是个修行的奇才,要引你入修行之门?”

    “那倒不是。他只是告诉了我关于修行的事情,并且说我们莫家所有人,都适合进行修行。然后问我有没有兴趣。我想起梦里的事情,那也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我父亲和大伯当时就是在修行,但是父母的离奇死亡,以及大伯后来的死亡,再加上伯母和堂姐就此消失,都让我对这种事产生了抗拒,于是我拒绝了。”

    许半生默默点头,心说这个老莫倒是个意志坚定之人,或者说。他应该是个有慧根的人。

    想到慧根,许半生心中一动。这次他没有征求老莫的意见,而是直接一把抓住了老莫的手。将三根手指搭在了老莫的脉门之上,一股不容抗拒的精气瞬间在老莫的体内游走了一遍。

    许半生突然觉得眼前一片豁然开朗,老莫和他所预料的一样,他是个天生灵体。但是,这个天生灵体恐怕是要打引号的,有了曾文夏妙然以及张柔柔的事情之后,天生灵体已经被证实是可以人造出来的,老莫这个天生灵体,恐怕也是莫大师的手笔。

    这也就是说,莫大师和老莫恐怕真的是一脉相连,只不过究竟是否莫大师所说的曾叔祖的关系,还有待商榷。

    而像是莫大师这样的修行者,应该也是早就断绝了人世间的亲情,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老莫的父亲和大伯面前,也只是因为他发现了一种可以将凡人改造为灵体的法门的缘故。

    关于莫家的血脉都可以进行修行,这一点可能是真的,通常而言,同一血脉之下,只要出现了适合修行的人,那么其近亲血脉,通常也都可以进行修行。只不过未必具备天才,很可能一辈子庸庸碌碌也只是刚刚勘破后天之门而已。

    至少,老莫的父亲和其伯父,是都可以进行修行的。

    莫大师接触老莫的父亲和伯父,就是想要将其改造为天生灵体。但是似乎是失败了,公共汽车上的打斗,以及老莫父母的死亡,就是失败的力证,这也就是说,害得老莫父母死亡的那个人,也就是后来死于老莫伯父之手的那个人,应该是莫大师派去的。

    在那之后,莫大师观察了老莫伯父超过十年的时间,最终证实他无法被改造为灵体。于是老莫的大伯很可能也是死在莫大师的手里,至少跟他脱不了干系。

    至于老莫的大伯母和堂姐,恐怕也是被莫大师带走了,目的仍旧是为了改造灵体的试验。

    这也就意味着,在五十多年前,莫大师就已经初窥改造灵体的门径,只是当时他也并不确定什么样的人适合被改造。

    老莫的大伯母和堂姐无疑也是改造的失败品,这才有了等到老莫二十多岁的时候,莫大师出现在他面前的事情。

    毫无疑问,老莫的改造是成功的,即便老莫无意成为一名修行者,但是他的灵体已经被改造成功。

    之后肯定还有诸如此类的许多实验,莫大师也从认为改造必须落在自家的血脉上,转变为对更多的凡人的实验。最终莫大师得到了确定的答案,灵体的改造无关血脉,却事关慧根。(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