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29章 翻飞的思绪

第0429章 翻飞的思绪2017-11-11 22:25:26Ctrl+D 收藏本站

    老莫还在说着关于他的梦,关于他和莫大师见面时的情形,可是许半生早已无心去听。

    许半生脑中的思绪早已不是老莫所能理解,甚至不是这个世界可以理解的。许半生的所思所想,哪怕是身边最亲密的人,恐怕也理解不了。

    所有的这一切,都只能许半生自行承受,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肩膀上似乎压上了一份沉甸甸的担子,这担子的份量沉得让他都有些喘不过气。偏偏哪怕是蒋怡,哪怕是夏妙然,他都无法将自己的想法告知她们,那样除了让她们跟着担惊受怕,根本无济于事。

    正如林浅明白,这世间唯一可以瞒天而行,可以承受多个改造出来的“天生灵体”的人,只有许半生一样,许半生也明白,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可以阻止林浅,那也只能是他。

    至此,林浅在许半生的心目中已经不再是那个疯疯癫癫的老头子,更加不是那个游戏人间仿佛什么都不在乎的世外高人,而只是一个处心积虑要毁灭整个人类文明的狂人。

    许半生还有最后一点点的希望,那就是希望莫大师和林浅只是恰好在许许多多的事情上形成了一个重合的形象而已,而并非同一个人。

    那样的话,许半生有朝一日面对莫大师的时候,就没有了丝毫的顾虑,并且,还能收获林浅这样一个绝对的助力。

    若是莫大师并非林浅,毫无疑问,林浅瞒天而行也要让许半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为了对抗莫大师。

    若是这样的话,许半生的心里会好受一些。但是他想要对抗莫大师,就会更加的艰难。

    原因很简单,林浅但凡有一丁点儿把握能够对抗莫大师。也无需逆天而为了。正是因为林浅深知自己并非莫大师的对手,他才会竭尽全力也要让许半生继续活下去。唯有一个能跟天道相媲美的存在,才能对抗莫大师这样的狂人吧?

    而如果林浅和莫大师就是同一个人,摆在许半生面前最艰难的便是要对抗自己的师父。

    林浅不仅仅是许半生的师父那么简单,他毫无疑问的可以称之为是许半生的再生父母。许如轩和秦楠楠只是给了许半生生命,可若没有林浅,许半生根本就活不到今天。相比起来,林浅比许如轩和秦楠楠夫妻俩对于许半生更加重要,更何况还有这十八年的养育之恩。

    “师父。为什么会是这样?你究竟是不是莫大师?”

    许半生的双眼之中,突然写满了忧郁。

    他几乎已经下定决心,他要尽自己一切能力,推演出林浅的下落,然后当着他的面问个明白,问他究竟是不是莫大师!

    但是,在此之前,许半生还有许许多多的准备工作要做,林浅早已设置了遮蔽之力,要打破这遮蔽之力。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也就是许半生,换成其他的任何一个人,都无法面对这样的变故。自己至亲至敬的师父。竟然很可能是试图摧毁这个世界的恶魔,这叫许半生如何自处?若不是许半生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师父逆天偷命才能苟活在这个人世间的,他将自己活下来的每一天,都视为意外的惊喜,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惊喜和对未来的忧虑,使得许半生的心脏早已被锻炼的无比的坚强。也唯有他这样的大心脏,才能禁受住这样的变故吧?

    但是无论如何,许半生也都表现出了一丝异常,这跟他一直以来云淡风轻的镇定似乎背道而驰。

    老莫也发现了许半生的异常。他终于停下了自己絮絮叨叨的话语。

    “小伙子,你怎么了?”老莫看着许半生。他将自己锁在心底数十年的这些秘密终于倾吐出来之后,整个人似乎也平静了许多。现在的老莫,真的就像是一个安静于岁月的老人,不再对这个世界有任何的苛求,他满足而平静,却为许半生的状态感到丝丝的担忧。

    许半生双目赤红的看着老莫,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情绪。

    “老先生,你刚才说你拒绝了莫大师,然后呢?”

    老莫这才知道,许半生根本就没有听他后边所说的话,便又说道:“他说既然我无意修行,也不勉强我,但却要求我不要将这些事情告诉任何人。术数界和普通的世界之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状态,若是让凡人知道太多关于术数界的事情,恐怕会引起这个世界的紊乱。我答应了他,事实上,我当时也并不是太相信他说的那些。什么修行,这在二十多岁的我看来,根本是无稽之谈。而后我的心里就多了一个秘密,多了许多疑问,这让我在工作上出现了一些问题,厂领导找我谈了几次话,我却依旧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所困扰,这使得我没能在厂领导换届的时候顺利进入工厂的管理层。”

    许半生皱皱眉头,他并不关心老莫的生活,他关心的唯有莫大师而已。

    “那个莫大师呢?你后来还有没有再见过他?”

    老莫摇了摇头,道:“他让我发誓之后,就离开了,我的生活看似恢复到从前,并无二致,可我却知道,我的生活已经完全被莫大师打乱了,节奏乱掉了。”

    “那你后来怎样了?没当上厂领导,又是如何进入特殊部门的?”

    老莫笑了笑,端起茶盏,却发现茶盏早已冰冷。

    把残茶倒去,老莫摸了摸水壶,发现水壶也已经冷了下来。他便又加了些水,许半生帮他打开了陶炉。

    在陶炉烧水的噪音之中,老莫说道:“虽然我没学什么修行,甚至连武功都不会,可是我还是在自己的身上发现了一些异乎常人的地方。我的五感变得格外的强,听力增强了,原本有些近视的眼睛,也变得不再近视。简直可以用耳聪目明来形容。我躺在床上的时候,可以清晰的听到整幢楼里每一户人家的窃窃私语,我站在高处。可以看到别人看不见的远方,而在别人根本目不能视的黑暗环境里。我也可以清晰的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切。甚至于,走在路上,某个人做了个什么小动作,小偷要在偷谁的东西,我都一清二楚。虽然那次竞争厂领导的席位我没能胜出,可是这些改变,在我后来的工作之中,却帮了我很多忙。”

    许半生点点头。这个他显然是知道的,天生灵体,即便不修行,也拥有远比常人敏锐的五感。视力和听力只是一个方面,身体的力量也会有某种程度的增强,嗅觉对于气味的辨别能力,也绝对远超常人,身体素质会越来越好,几乎百病不侵。可以说,天生灵体本身。就是一个类似于小超人一般的存在。

    这样的人,如果做外科大夫,那绝对是极其稳定的一把刀。手中的手术刀能做到普通医生所无法做到的事情,强大的视力几乎可以当成显微镜来用,稳定的双手也让下刀的部位极为准确。而如果这样的人去研究学问,那绝对是过目不忘,记忆力超强,计算能力推理能力也远非常人所能比拟。

    天生灵体,在任何一项工作上,都可以使得老莫成为他人追赶的目标。一开始的时候老莫肯定会被莫大师的出现所困惑,可时间长了。他终究还是会体现出天生灵体的优势的。

    “我本身性格就不错,又因为听力远超常人。可以说,我周围出现的人。对我而言已经没有秘密可言了。知道了几乎所有熟人和同事的秘密,加上我性格的缘故,我很快就成为几乎所有人的好朋友,他们对我都有一种无端的信任。这让我获得了极好的人缘,所以同事们推选我做了工会主席。工会主席虽然不能算作工厂的管理层,但也是国家干部啊,我们厂本身就是正团级的编制,也就是说厂长和党委书记也是相当于县处级干部的待遇,工会主席,那也是正科级。”

    许半生皱皱眉,道:“车间主任不也是正科级么?”

    老莫点点头,却又摇摇头,道:“车间主任是享受正科级待遇,本身却并不算是国家干部,而工会主席,则切切实实的是国家干部了。我也是讨了车间主任这个巧,因为本身就享受科级干部的待遇,所以接任工会主席,倒是没遇到什么问题。我们厂和市里的关系还算不错,也算是纳税大户了吧,加上总后的背景,市领导还是经常会到我们厂走一走的。那次刚好是一个副市长到了我们厂,我负责的接待,他和我颇为投缘,了解到我笔头子也还算不错,还有入伍的经验,就问我愿不愿意给他做专职秘书。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契机,我当然同意了。于是陈副市长就找厂里要人,厂领导当然不会耽误我的前程,我的关系很快就转到了市政府秘书处。先是普通秘书,依旧是正科级,然后陈副市长让我给他做专职秘书,我的级别也就被调整到副处。过了两年,陈副市长任期圆满,要被调往另一个城市担任市长一职,主政一方。那两年里,我的推理能力帮陈副市长解决了不少问题,因为陈副市长分管治安,我甚至还帮着公安那边破过几起他们毫无头绪的案子。陈副市长可能觉得我在这方面有些才能,便问我愿不愿调去公安口工作。先是在市局副局长的位置上呆了一小段时间,原本是要安排我到下边一个县的分局担任局长的,可那两年刚好是国安部挂牌成立的时候,市里出现了两起案子,都跟术数界有关,对术数界也算是有所了解的我,自然在这两起案子里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于是国安那边就有人来找我谈话,关于莫大师的事情我是不能说的,但是关于我对术数界的了解,我没有选择隐瞒。瞒也瞒不住……”(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