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30章 林浅托梦

第0430章 林浅托梦2017-11-11 22:25:28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明白了,十七局其实跟国安就是平行的单位,只不过国安工作的侧重点是凡人层面的国家安全,间谍啊,政治保卫啊,情报啊,这些都归国安管。可是另一个层面的国家安全,涉及到术数界的能人异士,就归十七局管。说的明白点儿,十七局就是个针对术数界修行者的国安部门。

    老莫既然表现出对术数界的了解,而既然是跟术数界有关的灵异类案件,毫无疑问,上边必然会有专项负责人士。在这样的过程中,发现老莫的异常也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

    “我的档案直接被调到了中央,加入到刚刚成立两三年的国安部,而我也成为了国安部门里一个处长,隶属国安部第十七局,也就是现在这个十七局的前身。”

    看来,老莫也知道许半生跟十七局的人过从甚密,是以原本应该严格保密的事情也并没有瞒着许半生。

    “你是十七局的人?”许半生却有些疑惑,因为十七局的人在这一年里可是没少跟他打交道,史一航也是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若是十七局有老莫这样一个人,他没道理不知道,毕竟老莫退下来之前可是个副部级的官员,而十七局的局长,也不过就是个副部级的干部而已。

    老莫摇了摇头,道:“是公安部第十七局,不是负责修行者事宜的十七局。十七局实际上是从国安中分出去的部门,说起来,他们跟宗教局的关系倒是比跟我们国安要好。组建十七局的第一批成员,主要是由当时我们国安部第十七局的人构成,所以我才说我们那个部门是十七局的前身。十七局以前主管的事情过于敏感,不得不分出去。成立独立的,只对一号负责的特殊部门。可是,我们国安内部。也保留了职能接近的部门。国安部的十七局,现在的名目上被称之为企业局。主要负责下属企业和公司等事业单位的管理。而你也应该知道,国安许多隐藏身份的侦察员,也都是放在这些企业和公司之中的,国内很多企业公司,根本就是我们国安部的办事处。”

    许半生明白了,老莫显然是被国安部隐匿下来的人,十七局过于特殊,总要有个牵制他们的部门。国安部的第十七局就是一个极佳的部门,企业局,无论是从间谍情报方面,还是从对修行者的管理方面,都是个幌子而已。有人还曾为此开过一个玩笑,说国安部真正的实力都隐藏在企业局,因为国安部真正在第一线的情报人员,其表面身份都是下属企业的员工。

    两个十七局,这倒是有点儿意思。

    “我们的部门之中,也有一些修行者。当然,都没有你这么强的实力,基本上都是些眼之境耳之境的修行者。单兵实力未必比得上一个强大的特种兵。而我,是没有任何修为在身的,只是因为我对术数界有所了解,我才会被留在这个部门当中。而我们这个部门,实际上的职能跟十七局是重合的,只是为了双保险才保留下来,平时也就没什么工作可做。可以说,我以及我这个部门的同事,都是被养着的。留着我们只是以防万一,万一十七局运转失灵。好让我们顶上。事实上十七局从来都没出过问题,我们这帮人也就领着工资不干活过了这么多年。一些老同志退了休。我们的级别和职务就会做出相应的调整,也会补充一些新人进来。进入国安部的这接近三十年,我完全是因为年龄的增长而一步步的走到了副部级的位置上。我退休前的职务是国安部第十七局局长,第十七局有两个局长,一个是真正负责企业局的,另一个就是我们这个隐藏部门。”

    “你是从局长的位置上退下来的,那么对你们部门的同事应该都很了解咯?”

    这时候水烧开了,老莫便往紫砂壶里倒了些水,等待的过程中,他说:“一共也没几个人,应该还算是很了解的。”

    许半生拿起紫砂壶,将茶水倒进公道杯中,帮老莫续了杯茶,又问:“那你知不知道,你的那些同事分别都是出自哪些门派?”

    老莫笑呵呵的喝了杯水,说道:“他们都是无门无派的人士,虽然没几个人,可是构成却相当复杂。”

    许半生微微蹙眉,问:“散修?”

    “甚至都不能算是散修,具体我就不一一对应了,简单举几个例子吧。我们的同事之中,有摸金校尉出身的。这个人在某个古墓之中得到了一本秘籍,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跟着学了学,结果却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不寻常的境界之中。然后,他被有关部门找到,一方面是牢狱之灾,一方面是加入我们,如何选择就一目了然了。”

    许半生也不禁笑了起来,这个答案还真是让人感到意外。

    “还有一个同事,他本身出自一个武术世家,当然,到了他这一代,即便是在武学上,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了。他属于他们家中的天才,进展极快,在武学上年纪轻轻就登堂入室。而后他也发现自己和家人发生了不同,他可以内力外放,甚至可以束气成棍,他并不了解术数界,只以为是武学到了一定的阶段都能如此。可实际上,是他们家的祖传功法之中,原本就包含了修行的心法,只是因为他适合修行,所以才小有所成。”

    老莫还想继续举例,许半生却做了个手势制止了他,其他人的情况肯定有所不同,但是殊途同归,都是因为意外而进入到修行之门当中,许半生并不需要具体的了解。

    “你是吴东人,所以落叶归根,退休之后就回到了吴东?”

    老莫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和你爷爷接触,并且为何要将这一切告诉你对么?”

    许半生也点点头,道:“你发过誓,而且我很清楚。那个莫大师会让你发什么样子的誓。这种誓言,一旦你违反,要么是暴毙身亡。要么是根本说不出来。除非有人帮你解了誓约,可即便解除。你又为何要对我说这些呢?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老莫苦笑道:“除了莫大师,还能是谁?”

    许半生剑眉一拧,急道:“你又见到莫大师了?”瞬间觉得不对,老莫分明说他再未见过莫大师,虽然许半生当时问的是多年前的事情,可是如果老莫后来又见到过莫大师,他也绝不该说他从此以后再未见过此人。

    老莫摇了摇头道:“我刚才就已经说过了,我再未见过莫大师。只是前段时间,我又做了个梦而已。”

    “又是梦?”许半生的表情已经很严峻了,他很清楚所谓的梦并不是真的梦,而只是一种记忆的植入手段,这种手段他也会,利用精气将自己的一段记忆植入到对方脑中,使其产生一种做梦的假象。古人所言的托梦,其实往往就是这种手段而已。

    古代人是如何做到托梦的,许半生并不完全清楚,但是他却知道。即便是林浅,也只能在直接接触的情况下,才能将自己的记忆植入到另一个人的脑中。使其产生做梦的感觉。或许在灵气相对充沛的古代,当时的修行者修为更高,可借用的天地灵气也更多,所以可以远程使用这种术法。可是现代的修行者却九成九都不可能做到。

    老莫说他又做了个梦,恐怕是莫大师和他又有了接触,只不过老莫并不知道而已。

    这也有些奇怪,莫大师既然必须出现在老莫的身边才能完成这个术法,他为何不干脆直接对老莫说,而要选择这么复杂的方式。

    老莫缓缓说道:“我虽然没有修行。可是三十年下来,我对术数界的了解应该不会比你更少。我也知道那其实不是什么梦。只是一种记忆的传输,而且必须是有实际的接触才能完成这个术法。但是我可以确定。莫大师并没有再次出现,因为在梦里出现的那个人,并非莫大师。”

    “那是谁?”

    “他说,他叫林浅。”

    许半生大惊失色:“什么?我师父?”

    老莫点了点头,道:“天下只有一个林浅真人,即便是在梦里,我也知道那就是太一派的掌教真人,是你的师父。当然,现在太一派的掌教真人已经是你了。”

    “你梦里的那个人长什么样儿?”

    “年约五六十,看上去比我还年轻一些。穿着一套西装,极其合身,绝对是手工量身定制的,脸上还戴着一副无框的眼镜,看上去不像是修行者,倒像是某个大学的教授。只是不知为何,他总给人一种獐头鼠目很猥琐的感觉。”

    许半生笑了,这就是林浅,绝对是那个老家伙。

    这个老家伙就是这样,他其实很注意自己的仪表,从来也不知道缺钱是什么感受的他,总是会竭尽所能的把自己打扮的像是一个上流社会的人。可是,无论多么华贵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都脱不了那种猥琐的气质,这种气质与生俱来,跟随了他整整一生。无论林浅怎么努力,他也不是想象中那种世外高人的模样。

    在许半生的记忆之中,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他出现在许家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会是一副邋遢道人的尊荣,倒是很配合他那猥琐的气质,这直接让许家的人觉得他就是个疯子。若不是他那神乎其神的手段,许如轩也绝不会把许半生交给他。

    许半生想起了自己和林浅朝夕相处的那些日子,不管如何,他的嘴角都自然而然的漾起了温暖的笑容。哪怕林浅就是莫大师,在那十八年里,他也都是许半生唯一的亲人。

    “就是他。这个世界上,应该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够呈现出他那种极度猥琐的气质了。”许半生断言道。

    老莫不置可否,又说:“他自承是林浅,我也无法怀疑,那只是个梦境而已。”(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