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31章 终究还是惜命

第0431章 终究还是惜命2017-11-11 22:25:29Ctrl+D 收藏本站

    在梦境之中,林浅交待老莫,让他把这三十多年来经历的一切都告诉许半生,事无巨细,必须完完本本全部告诉许半生,否则,他一家老小都会死于非命。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威胁,而老莫纵然并不能完全确定这个显得很猥琐的“学者教授”就是林浅,他也依旧能够感受到对方那强大的力量。他的威胁毫无争议,从他身上透出来的那种力量,根本就不是老莫可以抵挡的。老莫无法抵挡,他的儿女就更加抵挡不了,好歹他也是天生灵体,而他的儿女则彻彻底底的只是凡人。

    “在梦里,我无法跟他交流,但是我还是有意识的,我很想告诉他,我倒是愿意把这一切都告诉你,无奈我当初许下过重誓,我无力违背。可是,林浅真人却告诉我没关系,让我只管放心大胆的说。随后他又告诉我,我只需要在晨练的时候注意一下去接触你爷爷,你就自然会来找我,到那时,也就是我将这一切告诉你的合适时机。”

    许半生点了点头,心说,这大概又是林浅在故弄玄虚了,这个老家伙,就是喜欢搞这些稀奇古怪的把戏。

    “醒来之后,我想了很久,到底要不要按照他说的那样去接触你的爷爷,还是干脆直接找到你,把这一切都直接告诉你。”

    许半生皱皱眉,问道:“你就没想过你把这些告诉我之后,你会突然暴毙?”

    老莫笑了笑,露出老人才有的倦怠表情:“当然想过,可是,我有选择么?不告诉你,我的儿女会死。我肯定也会死。而告诉你,即便我死了,至少我的儿女们能够正常的生活下去。他们或许会因为我的暴毙而悲伤一段时间。但是他们还有好几十年的时间可以好好的生活。而且,说实话。我在国安这三十年,也已经很疲惫了。守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却不能告诉任何人,我背负的压力是你以及任何一个人都难以想象的。若不是在给陈副市长当秘书的时候,他给我介绍了我的妻子,并且我们很快就有了自己的孩子,我恐怕早就选择自杀了。像我这样活着,其实真没有一死百了来的轻松。我很清楚许家是个什么情况,所以。我其实已经准备好了将这一切告诉你之后就离开这个世界,我也曾经想过向你提出一个要求,要求你照顾我的家人,给他们一个更好的生活。”

    许半生点点头,道:“这很简单,回头我就安排一下。”

    “但是后来,我想了想,林浅真人在我梦里给我造成的压力,甚至比当年莫大师直接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给我造成的压力还要大,这似乎说明他的实力还要超过莫大师。至少超过当年的莫大师。那么,我被莫大师逼着许下的誓言,或许他早就顺手给我解除了。不告诉我。只是想看看我是否意志坚定罢了。”

    许半生含笑颔首,道:“那个老家伙就是喜欢搞这样的把戏,看见别人担惊受怕,他总是很开心。不过他肯定知道你迟早会想明白这一点,因为你本就是有慧根之人。”

    老莫惨笑摇头,道:“慧根?或许吧。也就是因为想到我把这一切都告诉你,恐怕我也不会死,所以,我也想到。林浅真人既然不让我直接找你,而让我接触你爷爷。说等你找到我的时候再告诉你这一切才是合适的时机,想必一定有他的道理。而且。我很怀疑,如果我直接找到你,把这一切告诉你,我还是会死。只有等到你找到我的这个时刻,我身上的这个誓言才失去它的作用。”

    许半生再度点头,道:“你猜得不错,看来,你也不是那么视死如归么。”

    “纵然无数次的想到过自杀,纵然我也已经花甲之年,可是我毕竟也只是一个凡人,总归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对人世间的眷恋的。”

    许半生笑道:“你放心,你至少还有三十年的阳寿,你是凡人不假,可是你跟凡人又有不同。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会比你儿女差多少,你今后的命势一直都很好。”

    在刚才的过程中,许半生也已经帮老莫做过了命势上的推演,得知了一切。

    老莫摆摆手,道:“能活多久都是福,我这一辈子虽然经常活在担惊受怕之中,但总比我枉死的父母要强太多了。”

    许半生站起身来,这是送客的意思,老莫所要说的,所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许半生却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还有许多的思绪要进行整理。

    老莫也看出许半生的态度,同样站起身来,道:“小伙子,你放心,我不会再去骚扰你爷爷了。”

    许半生却道:“顺其自然吧,你也算是少有的能和我爷爷聊到一块儿的老人。我爷爷一把年纪了,找个能说话的伴儿也不容易。你若不愿我不强求,若是你也觉得跟我爷爷能做个晨练的朋友,那么就保持原样,也省的他老人家怀疑什么。”

    老莫笑了笑,道:“晨练的那帮老头儿老太太,还真是没什么人能跟你爷爷好好的聊聊天,他们所关注的,无非是些柴米油盐。也好,我虽然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不过给许老爷子做个聊友,还是合格的。那就顺其自然吧。我回去了,今天已经出来的太久,家里人该担心了,估计他们都上山找过我了。”

    许半生点点头,道:“我让三哥送你回去。”这里虽然并不太远,但是外头还下着雨,走到能打车的地方也还有段距离。

    老莫也没拒绝,任由许半生安排,冯三开着车把老莫送了回去。

    蒋怡早就到了,只是知道许半生在和老莫说话,就没来打扰他们。蒋怡非常有分寸,并没有因为她和许半生之间的关系,就觉得可以随意的打扰许半生。

    老莫既然走了,蒋怡也就敲响了包间的门。

    “来了很久了?”许半生温柔的问道,轻轻的抓起蒋怡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之中缓缓的摩挲着。

    蒋怡关上门,将柔软的身躯靠在许半生的怀里,悄声道:“也没有太久。见你跟那位老先生说话,就没打扰你们。正好吃了个早饭。也刚吃完。”

    许半生点点头,牵着蒋怡的手带着她走到露台上,看着依旧飘渺于烟雨之中的湖景,说道:“心里多了很多事,怕是要好好理一理。”这话一方面是告诉蒋怡他有很多事情要思考,另一方面也是在告诉蒋怡,这些事暂时还不能对她说。

    许半生不说,蒋怡就不会问。她仰起头,轻轻的亲吻着许半生的下巴。

    下巴处,已经有些短短的胡茬,蒋怡却丝毫不介意。

    许半生低下头,含住了蒋怡柔软的双唇,双唇之上仿佛有着丝丝的甜意,味道很好的样子。

    蒋怡渐渐有些激动,身体微微颤抖,显然情动。双手主动的环住了许半生的身体,并且将自己那饱满的"shuang feng"紧紧的贴在许半生的身体上。

    夏季。即便是下着雨,微微有些凉,可蒋怡穿的也依旧很单薄。

    只是一件薄如蝉翼的衬衣。加上一条及膝的一步裙,许半生甚至可以感觉到衣服之下蒋怡那娇嫩的肌肤,以及她体内那火热的****。

    一只手已经抓在了蒋怡的臀部,五指微微用力,蒋怡脚尖一点,提臀迎上去,樱口之中发出浅浅的一声嘤咛。

    两舌交缠,受天雨的影响,空气也变得湿哒哒的。两个人的两颗心,更是湿哒哒的。却在其间闪烁着火苗一般的悸动,一触即发。

    许半生的另一只手不知何时已经攀上了蒋怡胸前的高峰。轻轻的抓着,抚弄着。纵然和许半生激吻着,口中满是津液,可蒋怡却依旧有一种口干舌燥的感觉,身体也仿佛熊熊燃烧的火焰。

    解开了衬衣的纽扣,许半生的手探了进去,很快就把蒋怡的上衣全部剥除。

    外边,是烟雨朦胧的湖面,远处大概是有行人走动的,可是隔着这样如纱的烟雨,这么远的距离,凡人根本就不可能看清楚露台上的这对男女在做着什么样羞人的事情。

    蒋怡不自觉的抬起了一条腿,在许半生的大腿外侧轻轻的摩擦着,许半生便伸手抚摸了上去,隔着薄薄的丝袜,手感更显润滑。

    大拇指往里轻轻一挑,许半生的手便向上移动,蒋怡的裙子边好看的翻起,很快便卷在了腰间,露出里边及腰的丝袜,以及丝袜之内那条小小的t裤。

    将丝袜和t裤一起剥了下来,却并不完全脱去,许半生将蒋怡推向露台的扶手,从她的身后缓缓俯身上去。

    露台上,烟雨之中,只剩下春光绵绵。如同天上落下的绵绵细雨,连续不断,一波一波的荡漾出两人共同谱奏的一曲靡靡乐章……

    ……

    雨水还在持续不断的下着,落在蒋怡裸露的上半身,却丝毫都留不住,顺着她的身体又流淌了下去。

    许半生的双手一直抓在蒋怡饱满的胸前,即便是男女之间最为原始的律动,也仿佛和天地融为了一体,这羞人的事情,就好像本应发生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一般。

    ……

    …………

    良久之后,蒋怡"jiao chuan"着瘫软下去,许半生抱着她坐在了露台上的躺椅上。

    蒋怡紧紧的依偎在许半生的怀里,双颊红润,仍自喘息不已。

    “小男人,你越来越放肆了。”蒋怡含羞翻了个白眼,似乎是在数落许半生不该在露台上,在这大白天的就与她做这样的事情。

    许半生只是微微一笑,继续抚弄着蒋怡的"shuang feng",蒋怡的眼神很快再度迷离了起来。

    换了个姿势,蒋怡骑在了许半生的腰间,刚才发生的那件羞人的事情,悄然再度发生。

    而这一次,蒋怡再也不敢说什么放肆,而只是沉浸在着男女之间的欢好之中。

    ……

    不知不觉,雨停了,时间竟然也到了该吃中饭的时候。

    许半生说:“刚才那个老人,他有一双儿女,你看着安排人提携一下。”

    蒋怡没问原因,点点头答应下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