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34章 临别不舍

第0434章 临别不舍2017-11-11 22:25:33Ctrl+D 收藏本站

    出现在朱弦面前的火蝠,却依旧不敢靠近,朱弦却能从它的双眼之中,看出它对于赤兔可以堂而皇之站在自己肩头的羡慕。

    朱弦微微一笑,开口说道:“你不用害怕,我和赤兔也认识不久,我并没有伤害你们的意思。且不说我曾为妖灵,咱们份属同类,就算你只把我当成一个人类,你也应该能够感觉到我心中并无敌意。我只是遵循主人之命,想找你讨一些口水,正好我身上也有你需要的地狱之火,咱们交换便好。”

    火蝠展开一双肉翅,在空中盘旋着,依旧不敢靠近朱弦。

    不去看那对肉翅的话,火蝠其实更像是一条泰迪犬,尤其是它开口的时候,那狗吠一般的声音,更使得它像极了一条泰迪犬。

    身体的大小也跟微型泰迪差不多,毛色火红,缩头缩脑的样子,使其看起来特别萌,朱弦简直觉得自己要喜欢上这个小东西了。

    要是这个小东西能够像赤兔一样跟自己这么亲近就好了,赤兔其实也很萌,只是跟火蝠比起来,还是略逊了半筹。毛绒绒的火蝠,让人一看到它就有一种把它抱在怀里好好揉弄一番的感觉。

    “你真的不骗我?”火蝠还是有些担心,林浅这是给它留下了多少的心理阴影啊?

    朱弦摇摇头道:“如果我是在骗你,你认为你现在还能逃出我的手掌心么?有赤兔帮我阻拦你,我绝对可以将你擒获。可是我不愿那么做,我只是要一点儿火蝠之涎。这样吧,我把这瓶子先给你,你将其灌满。然后你从我身上将地狱之火取走,你满意了之后再把瓶子交还给我。如何?”

    火蝠似乎也觉得这个办法不错,便点了点毛绒绒的小脑袋,伸出一只爪子。汪汪叫了两声。它这是在表示同意。

    朱弦便将手中小小的寒玉瓶扔了过去,火蝠却并未用爪子去接。而是用右边的肉翅一卷,便将那只寒玉瓶接住了。

    用爪子拧开瓶盖,火蝠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寒玉瓶,确定这个并不是个芥子须弥,正如朱弦所说的那样,它只需要大约十几滴口水就能将这个瓶子装满,于是它便拧上瓶盖,将寒玉瓶吞入了口中。

    “你先把地狱之火给我。然后我会给你口水。”火蝠终究还是不够信任朱弦,它甚至不愿意按照朱弦所言,先将寒玉瓶灌满,而是坚持要先拿到地狱之火。

    朱弦也不强求,笑道:“那么就希望你可以遵守诺言了,你自来取吧!”说罢,朱弦一把将赤兔从自己的肩膀上捉下,然后对赤兔说,“你将我经脉封闭,让火蝠来取地狱之火。”

    火蝠一愣。急忙汪汪叫了两声:“你不能直接给我么?”

    朱弦苦笑道:“实不相瞒,这地狱之火是我刚才与人战斗之时所受的火毒,我只能将其逼在经脉一角。却无力将其逼出。你所需要的地狱之火,其实是我体内的隐患,只有我的主人有能力将其除去。你若取走地狱之火,也算是帮我解除隐患。按理说我不该再找你讨要什么,可是火蝠之涎关系到我主人随从的生死安危,我也不得不行此下策了!”

    赤兔顿时不满的叫了起来,它的意思是在说:“你怎么这么老实,为什么要告诉它,这个死老鼠不是好东西。它知道那地狱之火是你体内隐患,肯定要以此要挟的!”

    朱弦却莞尔一笑。道:“之前我骗了你,其实也有些不安的。不过好在你不介意。是以我现在不愿再欺骗火蝠了,它愿意交换最好,实在不愿,我也只能回去向主人复命。”

    赤兔还是很着急,火蝠却开口道:“你个死爬虫少用小人之心度我君子之腹,老子是那种会要挟的人么?老子只是不放心而已!”

    “不放心个屁,你就是胆小!”赤兔不屑的回应。

    火蝠狠狠的瞪了赤兔一眼,可是却毫无杀伤力,它瞪眼的样子只是使它显得更萌了一点儿而已。

    “好了,赤兔,不要再多说了,你封闭我的经脉,让它来取地狱之火吧。”

    “取就取,为何要封闭你的经脉?”赤兔显然不愿意动手。

    朱弦笑道:“若是不封闭我的经脉,只怕火蝠不能放心。没事儿,我相信火蝠是个重诺之人,它取走地狱之火之后肯定会给火蝠之涎给我的。”

    赤兔不情不愿的准备动手,它也知道,若是不依照朱弦的话去做,火蝠可能真的不敢过来。

    就在赤兔正打算封闭朱弦的经脉的时候,火蝠却突然开了口。依旧是两声犬吠一般的汪汪叫声,火蝠说道:“不必了,虽然我不太相信你们人类,可是你应该还是值的信任的人。这个死爬虫也不是什么好货,可是它都能跟你做朋友,想必你是真的没有任何敌意的。我直接来取就是。”

    说着话,火蝠将吞入腹中的寒玉瓶取了出来,打开瓶盖往里边吐了两口口水。那火蝠之涎落入瓶中,不过两口,却已经有口水溢出,朱弦之前说往地上吐两口都足够了,显然还高估了这个瓶子的容量。

    拧上了瓶盖,火蝠直接飞向朱弦,朱弦根本猝不及防,这火蝠的速度虽然不如赤兔,可也的确不差太多。

    朱弦只觉得自己手上突然多了个东西,然后又觉得有什么撞在自己的腰间,只不过一瞬间的工夫,火蝠就又已经在距离她大约十几米的地方盘旋在空中了。

    “哈哈哈,这地狱之火真的好强大啊!我要去闭关了!这地狱之火若是跟地火融合,威力必然更大。小姑娘,我的口水已经给你了,我走了!”话音未落,一道红影射向地面,瞬间消失在岩缝之中。

    朱弦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寒玉瓶,感受着来自于寒玉瓶内火蝠之涎的热量,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趟日本之行,竟然是这样完成的任务。

    随即她暗运气息,在体内游走一圈。原本被她压制住的地狱之火,早已不见踪影。都已经被火蝠取走了。只是朱弦的腰间却有一个红点,想必是火蝠取走地狱之火时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

    赤兔看到那处红点,解释说:“那个死老鼠嘴里有一根刺管,它就是用那根东西从你体内把地狱之火取走的。它的火蝠之涎,说起来虽然是口水,可也只有那根刺管之中的口水才能被称之为火蝠之涎,其他的,真的就只是温度高一点儿的口水而已。”

    朱弦这才知道。心说好险,若不是火蝠主动给的火蝠之涎,又没有赤兔帮助的话,恐怕她会随便弄点儿火蝠的口水就回去了。回去之后若是许半生看出来还好,也不过责罚她一顿,若是看不出来,用那普通的口水炼制成了丹药,非把李小语给害了不可。

    小心翼翼的将装有火蝠之涎的寒玉瓶放进了怀中,重新挂在脖子上的玉线之上,朱弦伸出手。对蹲在地上的赤兔说道:“已经完成了任务,小家伙,你跟我一起回吴东吧?我一定会央求主人尽可能保住你的修为的。”

    赤兔一直都想要离开。可是真到了离开的时候,却突然有些不舍起来。

    它迈着两条小短腿,像是人类那样直立行走在火山边缘,看着那赤红的岩石,它口中发出喳喳的叫声,哪像个兔子,完全就是一只蟋蟀在叫喊。

    可是,朱弦却笑不出来,她听得懂。赤兔的叫声是在对火蝠说话。

    “死老鼠,你我相斗也二百余年。但是这个地方,也唯有你我这两个邻居而已。当年那个人类修行者来的时候。或许是做了一些让你一直心有余悸的事情。但是你也该想得明白,他其实没什么坏心思,只是性格如此而已。否则,不管是你,还是我,都早已遭了他的毒手。换成其他的人类修行者,怎么可能像他那样放过你呢?刚才没敢跟你说,主要是怕你出尔反尔。这个小姑娘的主人,就是当年那个修行者的弟子,真是没想到,二百年过去了,我们竟然还会跟当年那个人发生关系。我听说那个家伙还没死,如果你还没开始闭关的话,等你修成肉身之后,不如到吴东去找我们玩儿吧。我去吴东,也是下定决心要修成肉身了。到时候,我们以人类的面貌相见,想必有意思的很。一直打打闹闹抢东西,二百年转瞬即逝,原本以为自己很讨厌你。现在要走了,却竟然发现有些舍不得。谢谢你,陪伴了我二百年。你来之前,我孤独一个呆在这里,也真是呆够了。我这一走,或是永别,但总希望还有相见之日吧!记住啊,共和国,江东省,吴东市,那个人叫做许半生,这个小姑娘叫做朱弦,我可能还是会叫赤兔吧。期望到时候可以再见面啦!”

    赤兔说完,蓝汪汪的眼珠子里,竟然沁出了两滴眼泪。

    朱弦看了心中一动,急忙伸手一拂,便将赤兔的那两滴眼泪接在了掌心之间。

    只见那两滴眼泪在朱弦的掌心里,却也并不会融合到一起,只是像两颗弹珠那样,在她的掌心之中滚来滚去。通体透蓝,深邃的就像是蓝宝石一样,还微微散发出几分蓝色的光辉。

    赤兔双脚一跳,高高跃起,直接投入到朱弦的怀中。胖乎乎的身体扭动两下,就钻进了朱弦的****之间,很快便有些疲累却安然的睡着了。

    朱弦将那两滴眼泪放进手指上的空间戒指之中,这才转身离去。

    化身一道极为迅速的白影,朱弦消失在雾岛山上。

    找到了自己的车子,朱弦开着车到了机场,然后飞回到东京,又立刻订了最近的机票,直接飞回吴东。

    到了吴东机场,朱弦才想起东京的那个小导游,给她打了个电话,表示自己已经回国了,同时也将答应她的酬劳给她做了结算。随后才给许半生打了个电话,告诉许半生,自己已经拿到了火蝠之涎,现在正在赶回家里的出租车上。

    许半生挂断电话之后,掐指一算,笑着自言自语道:“竟然还带回来一个小东西,这也是命中注定吧。”(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