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35章 火树银花

第0435章 火树银花2017-11-11 22:25:34Ctrl+D 收藏本站

    感受着那小小的寒玉瓶之中的火蝠之涎,许半生回头看着床上仿佛只是睡着了的李小语,满意的点了点头。

    火蝠之涎落在一般人的手中,看上去也不过就是一点儿红色的墨水而已,可是许半生却能够感到火蝠之涎之中,所蕴含的生命力。

    在寒玉瓶之中,火蝠之涎并不是真正静止的,而是依照特有的方式在缓缓的运动着。

    火蝠之涎被许半生握在手中,就像是有了生命一样,一开始只是依照其特有的方式缓缓旋转,但是很快就随着许半生的心跳缓缓跳跃起来。

    其跳动的频率和许半生的脉搏完全一致,就像是许半生多了一颗心脏一般。

    看着寒玉瓶在自己手掌之间缓缓跳动,许半生的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意。

    寒玉瓶越跳越厉害,但也越来越平稳了,一开始每次跳动还会接触到许半生的手掌,逐渐的,寒玉瓶竟然离开了许半生的手掌心,就在他的掌心之上的半空中有节奏的跳动起来。

    与此同时,许半生的心跳也仿佛愈发沉稳起来,咚咚咚咚,和火蝠之涎之间产生了一种心连心的互动。

    噗的一声,寒玉瓶的瓶塞竟然随着寒玉瓶的跳动被顶开了,里边那滴暗红色的火蝠之涎,猛然跳了出来。

    那暗红色的火蝠之涎就像是一颗圆珠一般,滴溜溜圆滚滚,在空中缓缓跳动着,一下一下,和许半生的心跳完全是相同的节奏。

    随着火蝠之涎的跳动,其周围仿佛产生了一层淡青色的雾气,缓缓环绕着火蝠之涎,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明显。

    逐渐的,那青色的雾气已经将火蝠之涎完全包裹了起来,青色越来越浓。逐渐加深,变成了蓝黑色。又有些像是紫色的模样。

    其体积也越来越大,不大会儿就变成了一个球状,从一个小小的滚珠变成乒乓球大小,又逐渐变成棒球的大小,这才不再增大。

    中间那暗红色的火蝠之涎已经看不见了,许半生的手掌上方,有的只是一个青紫色的圆球,缓缓跳动。仿佛每一下跳动都能引起空气的震动,渐渐变得仿佛房屋也随之震动起来。

    许半生的表情依旧轻松,他的双眼能够洞悉这青紫色的小球中的一切,火蝠之涎当然不会消失,这外边的青紫之气只是火蝠之涎在空气中吸附而来的戾气而已。

    火蝠之涎就是具有这样的效用,经过催动之后可以吸附周围的戾气,甚至魔障之气。

    李小语所中之毒,很大程度上就是要依赖火蝠之涎的这个特性,不过其所中的尸毒很是复杂,光是火蝠之涎还不能完全根除。

    并且。火蝠之涎只有吸附之功,并不能将李小语体中的毒素清除,想要清除。还需之前从昆仑掌门龙潜坤手里得到的那株药草。

    那株药草名为银花,生长在火树之上,本身就是五行之中的火性相,跟火蝠之涎有相容之妙。利用火蝠之涎将尸毒彻底吸附住,加上一株银花,便可彻底剿杀尸毒。

    可是银花解毒却会对身体有很大的损伤,这是一个银花和尸毒相斗的过程,类似于以毒攻毒,加上李小语已经在床上躺了很长时间。身体机能本来就受到很大的影响,纵然有许半生帮她调理身体。也始终处于一个虚弱的状态。这就需要在火蝠之涎吸附尸毒银花解毒之前,用其他的药材护住身体主要的器官和内腑。否则李小语根本承受不了那么激烈的解毒过程。

    一挥手,火蝠之涎吸附的那些青紫色的戾气便如风般消散了,暗红色的火蝠之涎再一次如同一颗滚珠一般呈现在许半生的面前。

    依旧用寒玉瓶将其装好,许半生从床边站起身来,走到客厅之中。

    客厅里,朱弦恭恭敬敬的等候多时,心里还有些忐忑,毕竟她带回来一个赤兔,还答应了赤兔会让许半生出手帮助它修成肉身且修为不减,这有先斩后奏之嫌。虽说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可是许半生和朱弦之间可不是简单的君臣的关系,而是绝对的主子,许半生稍稍一动心念,朱弦就会痛不欲生。而且,就拿实力来说,朱弦也远不是许半生一招之敌,要是许半生不悦,朱弦要受的罪可就大了。

    是以朱弦回来之后,把火蝠之涎取了出来交了差,却一直心里都不安的很,生怕许半生知道赤兔的事情之后会有怒意。

    看着许半生脸上依旧露出平和的微笑,朱弦心里琢磨着该怎么跟许半生去说这件事,却没想到许半生先开了口。

    “让那个小东西出来吧,老躲在你胸前,也不是个事儿。”

    朱弦一愣,心里顿时紧张到无以复加,可是看到许半生的脸上似乎并无不悦之色,她也稍稍安心了一些。

    “主人,你……你已经知道了?”朱弦嗫嚅着说道。

    许半生笑了笑,道:“我并没有把握能让那小东西修成肉身之后修为不损,但既然是你答应的,我也自尽力相助。成与不成,也只能看它自己的机缘了。”

    朱弦闻听此言,顿时心里激动,跪倒在许半生的面前,俯身下去,口中说道:“主人宽宏大量,朱弦斗胆胡乱答应,还望主人不要见怪。”

    “这也是你和那小东西的缘分,不打紧,但是以后还是不要再用这样的手段,对它也不公平。”

    朱弦点点头,心念一转,赤兔便感应得知,从她的胸口****之间钻出了一个小脑袋,但是心里也有些害怕和紧张,并不敢直接跳出来,而是紧张的看着许半生,心里想着要是许半生有任何异动,它可是要转身就跑的。对于自己的速度,赤兔还是有着足够的自信。

    “我也知道这对它不公平,所以我后来还是对它明言了,只是告诉它我会在主人面前替它尽量争取。并不能保证一定可以做到。”

    许半生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笑着对赤兔招了招手:“来!”

    赤兔明明还防备着许半生,可不知为何。许半生这轻轻一招手,却好似有无穷的魔力一般。它竟然生不出半点反抗的念头,甚至心里还有些亲近之意,便直接从朱弦的胸口跳了出来,落在了许半生平摊的手掌之上。

    许半生轻轻的抚摸着赤兔火红色的长毛,口中轻轻说道:“离开地热之处,多有不惯吧?修为也受到了影响。”

    赤兔宛如蟋蟀那样喳喳的叫了两声,一双蓝色的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生动不已。怎么看也萌的让人心生怜意。

    许半生哑然失笑,又道:“倒是忘记了你这小畜生尚且不能口吐人言了。”

    赤兔似有不忿,立刻憋着嗓子说了一句:“我……会……缩……嫩……哇……”

    许半生再度笑了起来,这小东西,倒是学了点儿人言,只是那吐字依旧极其不清楚,许半生当然听得明白,这是赤兔在说“我会说人话”的意思。

    一股绵柔的精气度入到赤兔的体中,赤兔一惊,就想跳离许半生的手掌。可是,它很快就意识到许半生并无伤害它的意思,这精气温暖和煦。非常的柔和,显然是许半生要帮它些什么。

    很快,赤兔就感觉到许半生的精气变得炙热起来,体内也像是生出一道天火,之前被吴东的“低温”所影响的修为似乎一瞬间得到了恢复。

    那股精气在赤兔体内走了一个周天之后,便瞬间涌向它的咽喉,赤兔只觉得自己的喉间微微一痛,它略有些惊慌,却并不挣扎。只是任由许半生在它的喉部做着些什么。

    也就是短短几秒钟,赤兔就觉得那股刺痛过去了。自己的咽喉之间似乎多了一个东西,虽然有些不舒服。但却并非不能忍受。

    许半生此刻才收回自己的精气,笑着说道:“小畜生,你再试着说说话。”

    赤兔有些着急,急忙喊道:“我不是畜生……咦,我会说话了!”后半句,明显带着欣喜,赤兔口吐人言,并且清楚之至,它这才明白,许半生刚才之举,是帮它塑造了一个人类的声带,这样之后,它便可以清晰的口吐人言了。

    “畜生便是畜生,岂能不是?”许半生笑着摸了摸赤兔的长毛,继续道:“你这小畜生,竟然跟我师父还有些缘分?”他显然是感觉到了赤兔身上还留有林浅的气机。

    朱弦这时候才开口说道:“主人,根据赤兔所言,林浅真人早在两百多年前就已经去过雾岛山,那林浅真人岂不是有两百多岁的高龄了?”

    听到这话,许半生其实也微微吃了一惊,但是这一年多来所发生的事情,现在似乎全都跟林浅挂上了关系,再听说林浅已有二百多岁高龄,他便也并不觉得特别奇怪了。

    “我师父是去找火蝠的时候遇到你的?”许半生低头问赤兔,似乎忘记了朱弦还跪在地上。

    赤兔和朱弦现在感情已经很深,看到朱弦如此恭谨的跪在地上,心里也有些替她鸣不平,便道:“她还跪着呢,你这人不好,怎么不让她起来说话。”

    许半生微微一笑,摆摆手说:“朱弦你先起来吧,去沐浴更衣,一会儿我要炼丹,你替我护法。”

    朱弦躬身领命,自己去洗手间了。

    许半生这才又问赤兔:“我师父何时遇见的你?”

    赤兔这才撇撇它的三瓣嘴,说道:“那个坏道士,我和他分别已经二百三十余年了,他也不是去找什么火蝠的,就是游历天下凑巧到了那里。当时火蝠都还没去雾岛山呢。那个道士坏归坏,实力却是极强的,二百多年前的我实力也远不如现在,所以才被他抓住了。不过他也不想伤害我,只是为了在修行的过程中找个伴儿。他在雾岛山住下五年,第四年的时候火蝠才去了雾岛山。那家伙自己说是从赤道附近迁移过去的,不过我不大相信它,那个坏道士却很相信的样子。”(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