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37章 完美的大周天

第0437章 完美的大周天2017-11-11 22:25:36Ctrl+D 收藏本站

    朱弦全神贯注的盯着许半生,生怕他出现丝毫的差池。

    同时她也在暗运内息,让自己的内息在体内做着小周天的循环,这个聚灵阵本就有积聚天地灵气之效,此刻又被许半生以大手段增强了,许半生炼丹之时,更是引得天地灵气充沛的仿若洞天福地一般。此刻这间屋中的灵气,充沛的绝不亚于一条龙脉。

    护法归护法,若是这样的时刻,朱弦还不懂得自己也进行修行,她也不可能成为那些魑魅魍魉之中的佼佼者了。

    不过朱弦依旧死死的盯着许半生,只要许半生有任何的异常,她即便拼着自己气血受损,也一定会出手相助,她此刻的修行也是进行的小心翼翼。

    阵中,许半生的精气得到了全部的恢复,依旧在有条不紊的炼制着鼎炉,体内的三昧真火持续不断却又极为舒缓的输出着,小心翼翼的保持着鼎炉的温度,控制着其绝不会有任何的上下波动。

    许半生的身体周围,氤氲着一层淡淡的宝光,极度的洁白,甚至有些圣洁的光辉,浅浅的包裹着他,使得身着白色法袍的许半生,此刻看上去宛若圣贤一般,周身沐浴着仙光。

    那挂在窗口的铃铛,也仿佛受到这股仙光的感应,无风自动,轻轻的发出清脆的声响。

    声响之间,有隐约的圣光扩散而出,一圈一圈荡漾出波纹状的光辉。

    这圣光和许半生身体周围的仙光交相辉映,仿佛融合起来,但却又丝丝缕缕的秋毫不犯,彼此之间就像是相互试探的顽童,想要知道是否可以在一起愉快的玩耍。

    渐渐的,圣光和仙光终于开始进行融合。一丝一缕的相互渗透,逐渐交缠,扭曲。使得许半生身体周围一时间宝光大作,越发像是成仙得道之后的仙佛之光。

    朱弦感觉到一股足以使得自己顶礼膜拜的力量从许半生的身上传来。她竟然不自觉的跪伏了下去,朝着许半生轻轻的叩首,体内气息的运转也浑然自如,再也不需要她的引导,自己就开始进行大周天的运转了。

    只极短的工夫,朱弦就清晰的感觉到体内的气息已经完成了一个大周天,她哪怕全神贯注的进行修行之时,也从未有过如此快速的完成过一个大周天。

    整个大周天下来。朱弦只觉得浑身上下酣畅淋漓,甚至比起自己和许半生交欢的时刻还要让她舒畅的多。

    这种感觉是从未有过的,哪怕朱弦从诞生灵智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修行实在是一件让她感觉到快乐的事情,若非修行的感觉如此快活,她也不可能迷恋到不惜抢夺自己同伴的修行,也要修成肉身。朱弦很清楚,只有成为了人类,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修行者,而一个妖灵。无论修行到如何强大的地步,也依旧不会被认可,也断然不可能有成仙得道的机会。

    而成为了人类之后。朱弦才能继续修行,刚刚修成肉身的时刻,朱弦是再一度被人类修行时的痛快感受所震惊的。相比之下,之前她以妖灵之躯修行时的那点点快乐,根本就不值一提。

    可是现在,在铃铛所散发的圣光和许半生身体外围散发出来的仙光融合之下所催动的气息运转,却让朱弦感受到了更上一层楼的快乐。这种快乐,就仿佛位列仙班,就仿佛行走于九霄之上。就仿佛天地之间再无任何可以阻碍她的东西,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一般。

    这是一种从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从心里的每一个念头,从意识之间的每一丝每一缕都感觉到痛快的事情。那种滋味。让朱弦心中有些患得患失,一方面享受着这次修行所带来的极度快乐,另一方面朱弦又开始担心以后再也享受不到这样的快乐,自己的修行将会就此伫步不前。

    心中开始产生一丝犹豫,气息的运转也就不再稳定起来,朱弦的道心竟然在一次堪称完美的修行,一次融会贯通的大周天之后,产生了一丝裂缝,她的道心受到了损伤。

    许半生几乎可以清晰的听到朱弦道心受损的声音,这种根本不成为声音的动静,哪怕是修行者也很难听见。可是许半生却因为和朱弦之间血誓的联系,得知了这一切。

    他为朱弦担心,但是,他却不能有任何形式的分心,否则,这鼎炉将会失去控制。而鼎炉失去控制的后果,则是丹药无法炼制成功。若只如此倒也罢了,大不了重新搜集材料,只要火蝠之涎还没有投入鼎炉,其他的材料虽然珍贵,许半生也还有信心在半月之内重新准备齐当。

    可是,这绝不仅仅是一次失败的事儿,一旦失败,许半生的道心也会受到损伤,那就不是几味药材的事情了,也不是炼丹失败的事情了,很可能导致他的修为再次倒退,而若没有身之境的实力,许半生是绝对无法完成炼丹的。

    那就意味着李小语不会再醒,甚至意味着许半生自此不振,修为再也无法达到今天的地步。

    许半生的修为若是出现了问题,林浅,或者说是莫大师,那将该如何处置?除了许半生之外,没有人可以阻止莫大师。

    不敢说这关系到整个世界,但至少,相比起一个朱弦,那要事关重大的多。

    是以,许半生心中虽然也为朱弦担忧,可却只能默默的传念给她,希望她可以自行走出那个患得患失的困境,不要因为一次完美的修行反倒令得她道心破裂走火入魔。

    但是许半生的念头传给朱弦之后,却犹如泥牛入海,甚至连半点浪花都没有激起来,除非朱弦自行清醒,或者许半生强行中断炼丹去帮助朱弦,否则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止她的道心继续破损下去,直至破裂,走火入魔。

    时间也已经到了许半生该将那火树上的银花投入鼎炉的时刻,这个时机稍纵即逝。许半生也不敢怠慢。

    无奈之间,许半生也只得从空间戒指里取出银花,将其悉数投入到鼎炉之中。以三昧真火轻轻旋转着鼎炉,炼制着银花。要将银花完全炼化,使其与之前的药液融合到一处去。

    也就在此刻,许半生突然感觉到有一股异常的气息波动传来,他不由得心生疑惑的尝试着再度将心念传向朱弦,只是朱弦依旧没有半点回应,许半生才确定那气息并非朱弦所致。

    赤兔!

    这气息是赤兔的气息。

    究竟是为何而动,许半生已经不去关心了,他突然得知这里还有另一个修行者。这简直就是喜出望外的事情。尤其是他刚才帮助赤兔塑造了人类的声带,赤兔的体内不可避免的留下了许半生的印记,是以许半生也是可以将自己的信念传递到赤兔身上的。

    继续稳定着三昧真火的输出,许半生不疾不徐的炼制着鼎炉之中的银花,然后他分出一缕心念,传给了楼下的赤兔。

    赤兔立刻有了回应,它感觉到许半生的心念正在召唤着它上楼,而且似乎是说有危险。

    朱弦和赤兔之间,经历过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尤其是离开雾岛山之后回来的这段路途之上。虽然仅仅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但是这一人一妖,早已因为朱弦不断的用自己的精气去帮助赤兔稳定其修为而心意相通。虽然许半生传达来的心念只是一个很模糊的东西。可赤兔很快就察觉到许半生所说的危险是朱弦出现了危险。

    哪怕只是凭着一人一妖之间的感情,赤兔此刻也是义不容辞。

    它立刻穿窗而出,直奔楼上的窗口而去。

    可是,在穿过楼上的窗口的时候,赤兔却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阻力。

    那阻力来自于窗口悬挂的铃铛,那枚铃铛带有西方修行者的圣光,而圣光历来都是各种妖祟和黑暗面的东西的天然克星,赤兔属妖,自然会被圣光相克。

    赤兔顿时陷入两难的境地之中。

    它不敢靠近窗口。但却能够从窗口下方看到朱弦此刻的状况。

    之前还亭亭站在许半生身后的朱弦,此刻早已跌坐在地。虽然看不到正面,却可以看见朱弦的身体正在剧烈的颤抖着。明显是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和朱弦心意之间的相通,也让赤兔感受到朱弦的道心正处于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它知道,许半生此刻绝对无法脱身,否则也不会召唤自己来救朱弦了。可是,那铃铛依旧在轻轻的晃动着,散发出来的圣光足够让赤兔畏惧不前。

    前进,还是后退,这已经成为了赤兔一个极大的难题。

    此刻的赤兔,已经无暇再去顾念刚才让它突然产生气息波动的东西了,许半生取出的银花,因为是火树之花,而赤兔本身就是火性相的妖兽,对于火树上的任何东西都十分的敏感,银花虽然比不上火树最终所结的朱果,但依旧会让赤兔轻易的感觉到其存在。原本它也心有所动,想要去看一看许半生究竟拿出了什么东西,但是现在,它小小的心中,以及那一双蓝汪汪的眸子之中,只有痛苦不堪的朱弦。

    真要说起来,朱弦甚至都可以算作是赤兔的救命恩人了,若不是朱弦,那三名冲着它来的西方修行者就足以把它制服,而被那三人抓住的结果,毫无疑问是挖了双眼取了妖丹。

    赤兔陡然之间下定了决心,无非也就是修为受损,这点点小小的圣光还无法对它形成致命的伤害。要是让它眼睁睁的看着朱弦道心破碎,它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咬了咬那裂成两瓣的上唇,赤兔竭尽自己最快的速度,飞一般的冲向窗口。

    铃铛所散发出来的圣光顿时对赤兔形成了伤害,赤兔在半空中只觉得身形欲裂,几乎承受不了那巨大的腐蚀之力。

    可是赤兔却在此刻将自己的修为完全散发出来,承受着那仿若撕裂一般的痛苦,再不顾忌任何修为绽放之后可能引来天劫的可能,直冲向朱弦。(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