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38章 双光太极

第0438章 双光太极2017-11-11 22:25:37Ctrl+D 收藏本站

    它那柔软的身躯径直撞在了朱弦的身体之上,原本赤兔想要在撞到朱弦之后,就钻进她的****之间,那样就可以藉此阻挡圣光的腐蚀,可是半途之中那巨大的痛苦,使得赤兔的轨迹发生了些许的变化,它没能成功的钻入朱弦的胸前,而是一头扎进了许半生加强过的聚灵阵之中。

    朱弦被赤兔一撞,顿时中止了气息的运转,修行之功被迫暂停,她的灵台之处也顿时感受到了一丝清明。

    对于赤兔来说,圣光是剧毒之物,可是对于已经修成肉身的朱弦而言,圣光却是疗伤的最佳辅佐产品。

    圣光的目光原本是赤兔,可是赤兔被朱弦的身体挡住了,那枚铃铛散发出来的圣光就全都沐浴在朱弦的背上。

    身体受损之后,是会主动吸收对自己有益的东西的,圣光作为疗伤圣品,自然就被朱弦完全吸收了下来。

    那些圣光,就仿佛一股清流一般,从朱弦的头顶缓缓淌下,直流淌进她的心底。

    经过圣光滋润之后,朱弦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心底那股患得患失的感觉完全消失。

    她本就并非练功出了岔子,而是因为一时的情绪导致心绪产生的波动,现在清醒了,也就明白了一切,体内的气息自然也就拨乱反正,再不会让道心继续破裂下去。

    可是,她刚刚将自己体内的气息引导正常,正打算利用这聚灵阵中的强大灵气来修补道心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前的赤兔以一种极其痛苦的姿态在挣扎,仿佛在抗拒着什么。

    朱弦一瞬间就明白了,赤兔这是因为聚灵阵中强大的灵气导致其这些年来苦苦压制的修为猛涨。原本修为增长应该是一件非常畅快的事情,就好像所有的修行者在修行的时候都会感受到那无以伦比的快乐。可是赤兔不同。它的修为早已到了临界点,稍稍增长的结果就是引发天劫,它早在二百多年前就本该引发天劫渡劫化人了。现在为了救朱弦,它不得不承受这极为浓郁的天地灵气的涌入。它现在,就处于渡劫的状态之中。

    大惊!

    朱弦形色巨变,她很清楚以赤兔的实力,若是引发天劫将会是一种什么样子的下场。

    这与赤兔自身的修为没什么关系,但是与它的心性却有着至关重要的联系。

    天劫这东西,通常来说都是修为越强引发的天劫也越强,赤兔的修为相比人类,充其量算是鼻之境巅峰。就算是引发天劫之前修为猛涨,顶多也就是突破到舌之境初期的境界。这种天劫通常来说并不会太强,可是,赤兔的心性却很成问题,它早在二百多年前就对天劫畏之如虎,而修行一途最怕的就是对于力量的畏惧。越是心底畏惧,天劫就越是显得强大。

    若是在天劫之下,赤兔直接被撕成碎片,甚至永不超生,朱弦都不会感到丝毫的意外。而看到赤兔如此拼命的挣扎和抵抗着聚灵阵中的天地灵气。朱弦就可以察觉的到赤兔对于天劫有多么的恐惧。若是它能坦然应对,不去抗拒天地灵气,而是直面修为的猛涨。趁着天劫还未降临之时尽可能的增加自己的实力,从而更好的对付天劫,或许它成功的机会还会多上几分。

    现在的赤兔,根本就不可能安然渡过天劫。

    朱弦很是着急,她几乎就要不顾自己受损的道心去帮助赤兔了,幸好许半生早已预见到这种情形,他传来一道心念,告诉朱弦让她不要轻举妄动,朱弦心中一颤。这才想起天劫并非寻常可见的那种劫难,寻常人应劫还可以以法宝应之。甚至可以让别人替自己应劫,有大能耐者。甚至可以将劫难消于弥形。

    可天劫不同,天劫是修行者心中的劫难,这种劫难无法转嫁,无法用法宝应对,更加不可能接受别人的帮助。渡天劫,唯一的方式就是自己的心性,就好像朱弦应劫的时候,当时根本就没有人能够帮助她,就算是满都拉图找回了记忆也无法帮助她。

    那次在大草原上,朱弦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因为那个老萨满而应劫,而实际上,老萨满将其轰至几乎形神俱灭的时候,才是真正天劫降临的时候。那是只属于朱弦一个人的天劫,其他人,任何人,哪怕大罗金仙在世,也无法了解朱弦当时所遭受的天劫是何等模样。

    而朱弦自己很清楚,她在几乎形神俱灭的一瞬间,仿佛有无数的声音都在召唤着她,想要引领着她走向那些光明的世界。无数个不同的世界展现在朱弦的眼前,她仿佛看到了所有人间无法比拟的幸福和逍遥,只要她生出一个小小的念头,她就能轻易的选择其中一个,跟随着那些声音离开这个世界,去到那些仙境一般的极乐所在。

    可是,朱弦禁受住了那些考验,现在她回想起来,那些声音都不过是魔鬼在诱惑而已,只要她心念稍有不够坚定,她就会彻彻底底的灰飞烟灭,彻底与这个世界告别。好容易凝聚的几乎已经跟人类一样的身体,也会化作天地间微不足道的灵气,泯灭一切,再也不会知道这世界是个什么样子。

    当时朱弦其实已经想要跟着那些声音离开了,可是她心中尚有一个执念,她很想和许半生行男女之间的事情。在她去大草原之前,她就曾经尝试过,那次固然有妖灵天生的淫性所致,同时也是她心底的渴望。正是这股奇异的*,使得她决定哪怕在人世间做一个孤魂野鬼,也好过去到一个没有许半生的世界好。

    于是她问了一个问题,她问冥冥之中的那些声音,如果她跟他们走的话,那个世界会不会有许半生。

    那些声音都沉默了,根本不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一而再的引诱着她去那些世界。朱弦就是在这样的一个问题之下,坚守住了自己的意念。否则,哪怕满都拉图有通天之能,也不可能把她从那些世界带回来。

    也正因如此。正因这样的执念,朱弦从大草原回来之后才会不顾一切的引诱许半生。最终得偿夙愿。

    朱弦的天劫如此,赤兔的天劫也是如此,别说朱弦了,哪怕是许半生,哪怕是林浅,也断然给予不了赤兔任何的帮助。

    可即便如此,朱弦难道就能眼睁睁的看着赤兔在天劫之下灰飞烟灭,像是自己那样。去到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世界,化身虚无么?

    赤兔可是为了救朱弦才沦落至此的,朱弦现在又岂能袖手旁观。

    “替我好好护法,我炼丹若能赶在小畜生应劫之时丹成,这对它将是一个莫大的机缘。此丹乃是天地灵宝,虽然法宝无法对抗天劫,可是天地灵宝却还是有些功用的。运气好一些,说不定它因祸得福也未可知之。你现在若是轻举妄动,不但帮不了它,反倒会害了你自己!”

    许半生的心念持续传来。虽然不成语句,可是触动在朱弦的心里,却像是许半生对她说了这样一番话一般。

    朱弦陡然警醒。在此时此刻,她也唯有按照许半生的嘱咐行事。

    许半生说的不错,朱弦的帮助对于赤兔而言无济于事,倒是许半生所炼之丹,对赤兔会有所帮助。

    明知无用之下,朱弦也不得不收敛心神,仔细运转自己的气息,她开始尝试着寻找刚才的那种感觉,那酣畅淋漓的一个大周天。但却无论如何都感受不到那样的滋味了。

    朱弦冥思苦想,刚才是为何会达到那样的境界?那一个大周天。几乎使得朱弦从舌之境巅峰到了圆满,眼看着就要突破到舌之境了。

    实力上如此之大的跳跃和增强。让朱弦不得不仔细寻找其成因。

    静下心来之后,赤兔的痛苦挣扎,让朱弦也感同身受般的痛苦。

    同时,她注意到许半生身体周围的仙光,仿佛已经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之前还只是一层朦朦的宝光,现在,却已经几乎有了实质一般的缓缓流淌,在许半生的身体周围,议论硕大的太极图案已然成型。两种截然不同的白色光芒交相辉映,构成了太极图案的阴阳鱼。

    阴阳鱼中的黑白两个圆点,一个是许半生的脑袋,另一个赫然正是他手中所擎的那只鼎炉。

    也正因这个太极图案对于朱弦的位置来说是侧着的,所以她才会直到现在才看出来,若是朱弦站在许半生的侧面,她恐怕一早就发现了这个奇怪的太极图案。

    这是圣光……?

    朱弦疑惑着看了看身后的那枚铃铛。

    铃铛依旧在缓缓的晃动着,只是再也无声。

    窗外漆黑一片,但却有一轮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落入到了室内。

    竟然已经深夜了,朱弦不过一愣神的工夫,竟然就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

    月华如水,那枚悬挂在窗口的铃铛之下,却并没有影子。

    它只是在不断的散发出圣光,同时疯狂的吸收着月光,就仿佛月华是它产生源源不断的圣光的来源,所有的月华都被它吸收到了铃铛的内部,然后转化为同样皎洁的圣光。

    圣光和许半生体外的仙光终究是无法完全融合的,它们按照许半生的修行,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图案。

    而这个图案,对于许半生的炼丹而言,也是极大的助力,在太极图案的缓缓转动之中,那仙光和圣光交相辉映的流淌之下,仿佛有一种隔绝在这个世界之外的力量注入到那只鼎炉之中,极大的加快了丹药的炼制。

    许半生说丹成会对赤兔有莫大的帮助,也正是因为他发现了这一点,他发现圣光和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仙光结合在一起之后,不光是炼丹的速度增强了,而且他也变得轻松了许多,并且可以预见的是炼成的丹药恐怕将要比自己料想的效果还要好。

    成就一枚天丹,即便只是一丝气味,也绝对会对赤兔形成极为强大的裨益。(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