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39章 何谓天劫

第0439章 何谓天劫2017-11-11 22:25:39Ctrl+D 收藏本站

    赤兔还在挣扎,它还在尽全力的抵抗天地灵气的侵蚀,更让赤兔感到痛苦的,是许半生和铃铛所散发出来的仙光以及圣光。

    挣扎显然是徒劳无功的,赤兔也明白这一点,但是本能意志还是让它顽强的抵抗着天地灵气,它原本只是想着自己的修为可能会受损,但却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要在这样的情形之下遭遇天劫了。

    它能够感受到来自于朱弦心中的焦急,也知道朱弦无能为力,若是天劫能够代为承受,二百多年前的那个坏道士就已经帮了自己。

    修为增长的太快了,天劫一触即发,赤兔明显能够感觉到危机四伏,它的周围,明明只有许半生和朱弦两个人,但赤兔却仿佛看到了千军万马,狮虎遍野,凶兽如潮。耳旁早已是震耳欲聋的嘶吼之声,每一种吼声都让赤兔簌簌发抖,为之深深的惊惧。

    更让赤兔感觉到恐惧的,还不是这些它其实并不太了解的凶猛野兽,而是骑在这些凶兽身上手持武士刀,哇哇乱叫的日本武士。

    在雾岛山的四百多年里,赤兔也不知道遇到过多少回日本的武士,还有他们的忍者。近些年虽然已经很少见了,但是二百年前的时候,经常有一些日本的修行者跑去雾岛山。有些是为了抓捕妖兽,有些干脆就是为了过去修行。和赤兔一样,日本的修行者里,也有专攻火性相功法的,他们也会需要借助地火来进行修行,而如果能够在修行的过程中杀死一些赤兔之类的妖兽,对于他们的修行也是有着极大的裨益。

    赤兔当然不可能是单独生活在雾岛山,早年间,它也有同类栖息在雾岛山。那些日子里,它见过太多的同类死于那些日本武士之手。并且,日本的修行者。通常都会极其残忍的将赤兔的同类生生剥下兽皮,生啖其肉。生饮其血。

    赤兔虽然侥幸的每次都活了下来,可是同类的死亡,甚至是其他妖兽的死状,却都深深的印在了赤兔的脑海之中。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残忍的记忆不但没有消逝,相反,变得越来越强烈,栩栩如生。印象深刻。

    如今,当赤兔面临天劫的时候,那些痛苦并且深深为之恐惧的记忆,就全都浮现出来,冲击着赤兔的整个心灵。

    纵然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这些全都是幻象,全都不是真实的,只要它能够坚定道心,那些幻象根本就不可能伤害到它。可是,植根于心底的恐惧。却依旧让赤兔无法摆脱这些记忆。

    天劫当然都是幻象,这是每一个妖兽妖灵乃至于所有的魑魅魍魉在面临天劫将要化身成人的时候都知道的事实。可若是知道这个事实就能摆脱心中的恐惧等等一切,天劫也就没有丝毫作用了。

    之所以是天劫。那就是它会唤起你心中最为脆弱的部分,即便你竭力摆脱,也不可能将其挥去。是以,无论是妖兽,还是妖灵,以及其他的所有魑魅魍魉,想要修成肉身,所要经历的必然是最为惨烈的抗争。唯有心志极度坚定之辈,才能战胜天劫。

    战胜天劫。说穿了,就是要战胜自己的内心。

    朱弦是依靠对于许半生的思念。依靠心中那一抹执念最终渡过了天劫,而更多的妖兽妖灵。在天劫降临之时,所面对的是血流满地,是永远也杀不尽的敌人,是永远也摆脱不了的恐惧。最终,它们都死于自己之手,都在精疲力尽之后,彻底丧失了抗争的勇气。

    赤兔本就是妖兽之中实力比较弱的一类,它们能够存活,倚仗的是其他妖兽所不具备的速度,否则,也无法再物竞天择的自然法则面前延续下去。

    面对这数不尽的妖兽以及日本武士的大军,赤兔干脆是连对抗的勇气都失去了,它几乎完全放弃了抵抗,因为它很清楚,自己甚至连其中一只妖兽都无法战胜,就别说那些手持武士刀,修习各种忍术,凶神恶煞的日本武士了。

    眼看着如潮的大军汹涌而至,赤兔缓缓闭上了它美丽的蓝色的双眼,三瓣嘴竟然咧出一丝微笑。

    纵然天劫来的毫无准备,它也不觉得自己有可能战胜内心的恐惧,可是赤兔却觉得自己并没有丝毫的悔意。

    哪怕知道现在的局面,让它回到之前再次进行选择,它依旧会选择救下朱弦。

    妖兽的世界是极其残酷的,远比寻常兽类的世界还要残酷的多。寻常的野兽还只是为了一口吃食才会相互残杀,可是妖兽之间,哪怕是同类之间,甚至是自己的亲生父母,都有可能为了修为的增进,为了可以化身成人修成肉身而对自己出手。

    四百多年的时间,赤兔早已见过太多的杀戮,见过太多的同类相残,它的那些同类直到死,直到灰飞烟灭化作这个世界上微不足道的一丁点儿灵气,也没有体会过这个世界上任何一点儿的温情。

    可是赤兔有。

    二百多年前的林浅,虽然赤兔直到现在还称其为坏道士,可赤兔小小的心里,是将林浅视为自己的朋友的。

    无论是同类还是人类的修行者,唯独林浅,从未有过杀害它的念头,而其他,无一不将其视为自己修行路上的一道佐餐。

    其后是朱弦。

    和朱弦相处,不过短短一月而已,但却比和林浅之间的相处更能让赤兔感受到朋友之间的那种信任。

    可能是因为朱弦本是它的同类的缘故吧,赤兔纵然明知道朱弦当初欺骗过它,却依旧和朱弦之间产生了友谊,那是一种毫无利益关联的感情,赤兔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来自于朱弦对它的好。

    而这种感情,到朱弦独战那些西方的修行者为之绽放和升华,朱弦虽然很强,可是西方的修行者足足有五个人,其中有三个人也都是相当强大的。哪怕是朱弦,也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战胜对方。这一点。赤兔无比的确定。

    可朱弦依旧让赤兔先跑,自己独力阻拦住了那些西方的修行者,她最终战胜了那些人。却因此被地狱之火所伤。虽然火蝠帮朱弦吸走了那些地狱之火,可朱弦在遇到那些西方修行者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情意。却让赤兔对她再也没有任何的防备之心。若是朱弦遇到危险,即便是让赤兔拼上自己四百多年的修为乃至性命,赤兔也无怨无悔。

    相比起其他的妖兽,赤兔已经享受过它们所从未感受过的情感,在这一瞬间,赤兔似乎突然大彻大悟了,它觉得自己这四百多年并没有白活,相比起眼前的天劫。它还是宁愿拥有那么一两个值得它无条件去信任的朋友。

    不过是灰飞烟灭,不过是化身天地之间的灵气,不过是再没有转世投胎的机会,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若是一生永远活在战战兢兢之间,对于身边任何一个活物都无法信任,终日的担惊受怕,还不如拥有一时的信任,然后就告别这个世界。

    赤兔睁开了双眼,看着眼前那根本数也数不清的妖兽和日本武士,它突然觉得无所畏惧。

    这些每一个都能让它吓得双股战战的家伙们。如今也并不显得那么的面目狰狞。

    赤兔像是人类那样依靠着后腿站立起来,两只前爪向前伸去,嘴角挂着微笑。一身火红的毛发根根直立起来,却又在那千军万马的冲锋之中被吹的四下飘拂。

    “来吧,带走我,我曾经拥有过友情,已经足够了!”赤兔用人类的语言低声的念着,它转过头,用一双深蓝色的眸子深情的望了朱弦一眼,心中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恐惧。

    金光大作,那已经挥舞着厉爪尖刀几乎就要将赤兔撕成碎片的妖兽和武士们。在这绽放的金光之下,全都化作阵阵的雾气。彻底消散。在赤兔的世界之中,前方一片荒芜。上下都很平坦,所有的危险全都烟消云散,整个世界之间,只留下了赤兔自己。

    赤兔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发生着变化,它在急剧的长大,原本仅有十几公分的身长,转眼间就变成一米左右。

    它还在不断的成长,身上那火红色的毛发也在缓缓褪去,双腿在增长,双手也向前伸去。

    赤兔几乎看见了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人类的身体,只是依旧还覆盖着一层淡淡的红色毛发,它的脸还没有变成人脸。

    这时候的赤兔,若是站在镜子前,就能看见自己已经初具人形,穿上一件人类的衣服的话,再戴上一顶帽子,大概没有人会认为它不是人类了。

    只是,红色的毛发还未完全褪尽,它的脸也依旧还是一张兔子的脸,嘴也依旧是三瓣的豁嘴。

    天空中突然绽放白色圣洁的光辉,那是西方修行者的圣光,赤兔并未感到从前那种仿佛腐蚀一般的刺痛感,只是感觉到双目刺痛,被强烈的圣光刺得有些睁不开眼。

    它勉力抬头向着天空看去,天空中缓缓飞下来几个身后长着翅膀的人类,穿着洁白无比的衣服,嘴角带着微笑。可是,赤兔却再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恐惧,之前的所有坚强,都在这几个长着翅膀的鸟人出现之后,彻底消散。

    “你们伤害不了我,我已经是个人类了,我不再是个妖兽。”赤兔努力口吐人言,它对着天空中的那几个长着翅膀的人说。

    其中一人微微一笑,笑容极其温暖,但是看在赤兔的眼中,却比这世上最可怕的事情还要让它感到恐惧。

    “我们并不想伤害你,但你也并非人类。你自己看一看,你还是那张脸,你身上的兽毛也并未褪尽。”

    另外一名鸟人又道:“你只要交出你的双眼,你就可以彻底的化身成人,你那对眼睛,是阻碍你修成肉身最后的障碍。妖丹可以化尽,可是双眸之中的妖气却永远都不会消散。”依旧面露微笑,但却残忍无比。(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