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43章 醒来

第0443章 醒来2017-11-11 22:25:44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床上依旧沉睡的李小语,许半生轻轻的抚摸着李小语那即便沉睡多日也依旧美艳无双的面庞,口中轻轻笑道:“这丫头,睡着了还是满脸冷若冰霜的样子,你们移花宫的功法还真是有悖天和。”

    温柔的除去了李小语身上所有的衣服,许半生看着李小语那依旧完美的让人心动的*,从脸庞开始,由上及下的抚摸遍了她几乎每一寸肌肤。

    从头顶的百会穴开始,直到脚底的涌泉穴是最后一个穴道,包括经外奇穴在内的人体七百二十个穴位,都被许半生逐一按了个遍。

    这可不是普通的穴位按摩,穴位按摩也不可能将三十六个死穴逐一按一遍,许半生这是在帮李小语梳理体内所有的经脉。

    人体的穴位除了五十个经外奇穴,其余都处于经络之上,许半生用自己的内力将这些穴位逐一按遍,就是将李小语所有的经脉也重新打通了一遍,确定李小语的所有经脉都没有任何的堵塞。

    而那五十个经外奇穴,虽不在经脉之上,但是也都分布在经脉周围,和经脉的运行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经外奇穴也并非名不见经传,诸如经常所知的太阳穴,印堂穴也都属于经外奇穴。

    确保李小语的经脉没有问题这是其一,另外一点也是许半生担心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李小语体内的尸毒也有散逸出心尖一点的,天丹虽然强大,但若是因为行为不周密导致出现些许差池,也固非许半生所愿。

    周身七百二十个穴位按捏完毕,许半生也已经是额头出现汗点,李小语的身上更是密密麻麻的出了一层白毛汗。头顶更是蒸腾起一层淡淡的水雾。

    喊来朱弦,让她抱着李小语去洗手间冲洗了一番,许半生则是盘腿坐在床边。功行全身,消除了自身的疲乏之后。这才准备将那枚天丹给李小语喂下。

    朱弦把李小语抱回床上的时候,许半生也刚好收工,他前段时间显得比从前红润不少的面庞,如今又像是最初下山的时候那样,苍白无比,甚至显得他更加虚弱几分。

    “替我和小语护法,镇守好整个屋内的大阵,不得有半点气息的波动。”许半生吩咐下去。朱弦自然领命,行功遍布全身,神情极为紧张的开始替许半生护法。

    虽然说是服用天丹,可也不是说随随便便喂给李小语吃下去就行,吃药之前,还有一些准备。

    运足了精气,许半生取出一锭金子,双指一捻,那小小的金锭便被搓成了细细的长条。而后许半生双手捏住金条两段,缓缓拉扯。那金条便被拉扯的越发细了起来。

    食指中指并拢,许半生运指如剑,轻轻划过被扯成牛毛般粗细的金丝。一截大约尾指长短的金丝便落在床边。

    如法炮制,一边拉扯着金丝,一边指剑如飞,那锭金子,很快便在许半生的手中被分成了无数牛毛般粗细的金丝,有长有短,密密麻麻在床边堆了一小堆。

    拈起一根金丝,许半生手指微弹,那根金丝便扎进了李小语的身体之上。

    动作更快。一根根牛毛般粗细的金丝很快便将李小语扎成了一个刺猬模样。

    虽然金丝有长有短,可是被扎入李小语的身体上之后。露出体表的部分却都只是短短的一小截,齐刷刷的整齐。李小语的七百二十个穴位,都被许半生用金丝暂时封住。

    最后一根金丝扎进李小语体内之后,李小语的生命特征彻底消失,心脏不再跳动,呼吸也不再存在,就连体内的血液也暂时停止了流动。

    这时候,许半生才又将那枚天丹从空间戒指之中取了出来,如鸽蛋一般大小,圆润金黄,就像是煮熟的鸡蛋蛋黄一般。

    天丹一经取出,小小的室内便顿时异香扑鼻,天丹周围还围绕着一圈淡淡的金色光芒,不像是丹药,反倒像是一颗会发光的明珠一般。

    捏开李小语的下颚,许半生将那枚天丹放进了李小语的口中,松手一掌轻轻拍在李小语的双唇之上,那枚天丹便顺着李小语的咽喉缓缓滚落了下去。

    沿着食道,天丹飞快的化作了液体,全部流进了李小语的胃囊之中。

    现在的李小语,完全停止了生理的活动,胃囊也不再分泌胃酸,天丹所化的液体在她的胃中也完全无法被身体吸收。

    许半生神情严峻,扶着李小语的身体使其坐了起来,将其双腿盘起,双手自然的垂在膝盖上,掌心向上。僵直的身体此刻刚好形成了五心向天的模样,许半生这才一掌抵在李小语的后心,一掌重重的拍打在她的天灵盖上。

    天灵盖上的左掌之中,运起甄水功,那汹涌的水性相功法带起滔天巨浪,摧枯拉朽的涌入到李小语的体内。

    后心处的右掌却是运起了阳炎功,那炙热的火性相功法如同一根烙铁一般扎入李小语的体内,遇到甄水功的滔天波浪,顿时水火相逼,朱弦站在一旁甚至都能听到仿若烙铁插入水桶时发出的嗤嗤声响。

    李小语的身体表面顿时冒起一层白雾,不断蒸腾着,几乎只用了几秒钟,就将她和许半生的身体完全笼罩。

    两人如烟如笼,几乎完全看不见人了。

    许半生感觉到自己的阳炎甄水二功已经将李小语的浑身经脉全部占据,开始侵入她的腑脏之时,这才左手运起古木功,那木性相的功力仿若一根苍天古树,从李小语的头顶直插了下去,贯穿她整个的身体。

    在许半生的眼中,李小语现在就像是被插在竹签上的一颗山楂球,一如孩童吃的只剩下最后一球的糖葫芦一般。

    右手是厚土功,一经运功之后,李小语的体内顿时布满了肥沃的泥土。厚土功的功力遇到古木功之后,瞬间将其根部掩埋覆盖,为那棵苍天古树打下了一个大地一般坚实的根基。

    直到李小语体内的苍天古树开始吐出新叶。并且以极快的速度舒展枝条,叶片也变得如同巴掌大小,绿油油的将勃勃生机注入到李小语的体内之后。许半生才长长的吁出一口浊气,最后运起完金功。左右手都将完金功的功力输入到了李小语的体内,五行功法这才算是全部运转完毕。

    若是换做从前,今日喂李小语服药的举动还多少有些危险,许半生从前只能让五行功做到貌合,却无法使得五行功法真正的合一。可是炼丹之时他意外的领悟了五行合一的法门之后,现在想要让五行功合而为一就根本不叫事儿了,从而替李小语解毒治疗,也就变得轻松无比。

    五行相生。金木水火土五种功法一旦生生不息,顿时为李小语那已经停止生理运转的身体提供了极其磅礴的生机。

    这一刻,李小语仿佛已经活了过来。

    呼吸虽然依旧不再,可是李小语浑身三万六千个毛孔无一不能呼吸,她身体里的细胞又开始了正常的新陈代谢。

    生机盎然,许半生又将五行功催动起来,五行相克!

    李小语的眉头猛然皱紧,显然相克的五行给她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痛苦,哪怕她依旧陷在昏迷之中,却也无法抵挡这种痛苦。是以眉头都禁不住的皱了起来。

    身体在颤抖,皮肤上密密麻麻的都是鸡皮疙瘩,李小语的身体变得滚烫赤红。朱弦看的都有些不忍侧目,偏转过头去。

    就在李小语的身体几近崩溃,简直承受不了这五行相克带来的痛苦之时,许半生的功法又是一变,生生逆转了五行。

    反五行既成,随即彼此相生,气息再度源源不断。

    从李小语舒展的眉头就可以看出她现在应该处于极度的舒畅之中,浑身上下舒坦无比,就像是修行之时带来的莫大快乐一般。

    但是没过多久。李小语的表情再度变得痛苦起来,甚至开始狰狞。美艳的面庞扭曲变形,整张小脸之上满是黑雾。狰狞的简直就像是地狱中的厉鬼一般。

    许半生双手离开了李小语的身体,轻轻一推,李小语便在床上转了一百八十度,面对着许半生。

    此刻,许半生一指点在李小语的心口处,终结了李小语的痛苦。

    她的心脏猛然一跳,体内膨胀的五行功法将那七百二十根金丝全部震出,绵软的金丝此刻犹如利箭一般,尽皆刺入到屋内周围的墙壁以及家具之中。

    金丝消失不见,只在墙壁和家具之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针眼。

    李小语的心跳呼吸瞬间恢复,五行功也在她的体内达到了五行合一的地步,浑然一体,凝聚成了一个太极核心的太初气团。

    气团缓缓的散发着天地合一的气息,李小语的血液重新流淌起来,体内也自然产生了内力,乃至精气。

    内力和精气自行运转,也将胃中融化依旧的天丹输送向全身每一处,每一个细胞,最终再从身体里所有的细胞之中,返回出一股和从前完全不同的力量,最终汇聚到李小语的心尖处。

    身体开始颤抖,这是天丹和李小语体内被逼至心尖一点的尸毒做着最后的较量。

    在天丹的庞大力量面前,尸毒不堪一击,几乎只在短短的交锋之后,就被彻底的剿杀干净,化作一团黑血,李小语身体一震,樱口微张,那团黑血便被她喷了出来。

    黑血落在床上,屋内顿时冒出一股刺鼻的气息,伴以嗤啦啦的声响,床单和床垫冒出黑烟,就像是被点了一把火一般。

    许半生一掌拍了过去,将床铺上的黑色火焰扑灭,李小语也长长的发出一声叹息,美丽的双眼在时隔数月之后,终于第一次缓缓睁开。

    看到眼前那张熟悉却又仿佛隔了一生一世那么遥远的面庞,李小语轻启樱唇,说道:“我活了?”

    许半生含笑伸出一只手,帮李小语擦掉嘴角丝丝的残血,点点头道:“你活了。”

    李小语缓缓运转着体内的内力,发现自己的修为比起昏睡之前竟然更近了一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