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44章 道心魔障

第0444章 道心魔障2017-11-11 22:25:45Ctrl+D 收藏本站

    轻轻的抚摸着许半生略微有些发青的面庞,李小语心疼的说道:“这段时间你一定很辛苦。”

    在李小语的眼中,许半生此刻的状态十分的不好,比起她第一次见到许半生的时候,还要差一些。

    许半生仍自温厚的笑笑,扶着李小语让其缓缓的躺下,道:“我倒是没有多辛苦,去了一趟茅山,也轻松的很。茅山那帮人胆子太大了,竟然养起妖兽来了,正好严晓远的父亲有事求我,他便成了急先锋。昆仑龙潜坤动手的时机很巧妙,恰好赶上这一趟,不用我动手茅山之局就已经解了。我只是亲手诛杀了其心惶惶的封之洞和佘长风而已。”

    李小语也并不是多明白,不过也不急于一时间弄清楚几个月内发生的事情,她只是说道:“可是你的脸色更差了。”

    “那是炼丹的缘故,你中的是毕金日旬一身功力所成的古曼童的尸毒,要用上昆仑火树上的银花以及火蝠之涎这两味药,已经很是机缘巧合,致使我这次炼丹并未出现太大的修为退步,只是有些劳累,休息数日便可恢复。”

    李小语默默的抓住许半生的手,探究着他的脉搏,确定许半生的修为高过她太多太多之后,才放下心来。

    “你如今已经是什么境界了?”

    李小语的实力原先只是舌之境,受伤前勉强达到舌之境的巅峰,如今因为天丹强大的功效,实力不退反进,稳固在了舌之境的巅峰,假以时日必然可以轻易的踏入到身之境的境界。许半生的实力强过她太多,她只能知道许半生比她强。却不知强出多少。

    许半生笑道:“身之境大圆满,原本以为炼制这枚天丹会倒退一些,那枚铃铛再次帮了我的忙。元气恢复之后,我打算闭关一段时间。冲一冲意之境了。”

    李小语大喜,可她的身体毕竟是久病初愈,喜出望外之下,顿时连连咳嗽起来。

    许半生往她体内注入一股浑厚的内力,平复了李小语的咳嗽。

    朱弦端着一个托盘轻轻的敲响房门,刚才见许半生已经基本完事之后,她便去厨房煮了些清粥。李小语昏迷这段时间,虽然一直打着营养吊瓶。可刚刚苏醒总还是要吃些东西了。

    “小语主人,吃些东西吧。”朱弦站在床边,略微有些局促的说道。

    李小语看了看朱弦,明显感觉到她身上那股人类的气息,便问:“你已经修成肉身了?修为好像没有退步,恭喜。”因为看出朱弦已经并非处子之身,而那个男人必然只能是许半生,所以李小语也想表现的客气一些,但即便是恭喜的话语,从她口中说出来。依旧显得冰冰冷冷。

    这已经足够让朱弦感到受宠若惊的了,她忙道:“都是主人之力。小语主人,你先喝些清粥吧。小菜是我在外边买的,也不知道是否合你的口味。”

    李小语坐了起来,许半生从朱弦手里接过托盘,端着碗很自然的就要去喂李小语喝粥。

    李小语的脸微微有些发红,她看了看朱弦,朱弦知道这是李小语当着自己的面有些害羞,急忙退了出去。

    喝了两口粥,许半生又夹了些小菜放在勺子里,喂到李小语的唇边。

    终究还是难以适应。李小语道:“还是我自己来吧。”

    许半生也不坚持,便将粥碗放在了李小语的手上。

    喝完粥。李小语擦了擦嘴,仔细的看着许半生的双眼。轻声问道:“我昏迷这几个月,发生了些什么?”

    许半生笑了笑,道:“不急,你多休息,这刚刚解了毒,虽有天丹护住一切,但总是有些虚弱。这些事情等你精气神恢复了再说。”

    李小语点点头,将小小的身子依偎在许半生的怀中,抓着他的手,悄声问道:“你破了我的身子?”对于她这样的人来说,自己身体的变化,哪怕再如何细微,也是会被察觉的,更何况是破瓜这样的事情。

    许半生闻言略显尴尬,摸了摸下巴说道:“最初的几天,尸毒游离全身,你却完全没有了生理活动,唯有此法能让你保持新陈代谢,我才能将你体内的尸毒逼至心尖封住。不得已,出此下策。”

    李小语早已红了脸,将脑袋深深埋进许半生的怀中,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我愿意的,我也很开心的。”

    感受着李小语这难得的娇羞女儿态,许半生不禁心神一荡,手不自觉的就摸在了李小语饱满的胸脯上。

    此刻的李小语,只是盖着一层薄薄的毯子,浑身上下可还是没穿任何东西呢。许半生的手就直接覆盖在了她胸前圆润之上,李小语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经验,浑身一颤,不禁僵直了起来,但是心里同时又十分渴望许半生的动作能够再凶狠一些。

    虽然知道此刻并不是合适的时刻,但许半生也有些意乱神迷,忍不住还是加大了手上的动作。

    李小语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内仿佛有数万只蚂蚁爬行,这种感觉让她有些惊慌,可却又舍不得推开许半生的手,忍不住便口中发出了一声"jiao chuan"。

    轻轻的一声嘤咛,让许半生更加沉迷其间,手指轻轻拨弄着那颗小小的但却早已挺立起来的红豆,李小语顿时觉得浑身痉挛一般的颤抖不止。

    许半生缓缓俯下身去,一只手仍旧抓着李小语饱满的胸部,另一手却捧起了李小语的小脸,然后低头深深的吻了上去。

    李小语本能的想要闪躲,可此刻的她哪里还有气力,轻易的被许半生捕捉到了她的双唇,然后便感觉到一条湿漉漉的东西挑开了自己的牙关,和自己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喉间发出压抑的"shen yin"声,李小语猛然想起外边还有个朱弦呢,不禁羞到不能自禁,浑身哆嗦着,想要推开许半生。

    好不容易喘了口气。李小语飞快的低声说道:“朱弦还在外头呢。”

    许半生却根本不予理会,只是趴在了李小语的身体上,双手同时抓着她胸前那犹如扣碗一般的浑圆。大力的搓揉着,一边亲吻着李小语的耳垂。一边在她耳旁说道:“没事,不用管她。”

    李小语挣扎不过,许半生湿润的双唇在她的耳垂上摩擦,这让她根本就挣脱不得,浑身瘙痒难捱的,欲罢不能。

    很快,李小语就感觉到许半生已经脱去了自己的衣服,一根硬邦邦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双腿之间。再如何不晓人事,李小语此刻也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不禁吓得紧紧的闭上了双眼。

    许半生抚摸着李小语几乎每一寸肌肤,嘴唇在她的身体上不断的游走,直让李小语浑身颤栗,已经几乎在他的亲吻之下就达到了*,他才轻易的分开了李小语的双腿,驾轻就熟的闯了进去……

    “啊……”

    一声高呼,李小语双眼迷离,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男女之间的激动和起伏,整个世界都仿佛再也不存在,宇宙之间唯有她和许半生而已。

    其实李小语并不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只不过那时候她陷入沉沉的昏迷之中,身体有感觉,可意识上却完全无法获知。所以对于她而言,这倒是她第一次跟许半生发生这样的关系,但却少了破瓜之痛,倒是鱼水情浓,只剩下了纯粹的欢爱。

    久病初愈的李小语,根本禁不住许半生的折腾,不大会儿工夫就已经数度*。身体已经完全承受不了了。

    这还是许半生也精力不济的缘故,否则。以李小语现在的身体状况,只怕一两次冲锋就已经要昏厥在许半生的身下。

    许半生还是清醒的。他看出李小语已经开始显得有些痛苦了,便传了一个心念给朱弦,意思是告诉她,别在门后偷看了,赶紧进来,接替李小语。

    朱弦倒是没有太多羞怯的情绪,她之前听到李小语第一声嘤咛的时候,就知道卧室里发生着什么。

    悄悄的走到门后,朱弦轻轻的推开房门,留着一条细缝,看着许半生和李小语在床上颠三倒四的相互纠缠,她很快就感觉到了身体湿润的已经如同春雨之后的大地,忍不住咬住了下嘴唇,小手也便伸向了双腿之间,竟然看着许半生和李小语做那羞人之事之时,自己也开始用手指安慰着自己的情绪。

    春潮泛滥之余,却感受到许半生传来的心念,朱弦立刻推门而入,走到床边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她完全除去,展现出傲然的身躯。

    许半生轻轻一拉,朱弦就倒在了床上,瘫软的仿佛一滩泥。

    轻轻的推开李小语,许半生翻身上了朱弦的身体,没有任何的前奏,直接命中红心。

    几经攻伐,许半生竟然越战越勇,仿佛一扫身体里的忒气,让朱弦竟然都有些招架不住。

    许半生红了双眼,浑然不顾朱弦在自己身下辗转承欢已经有些面临峰顶,随时都可能承受不了自己的攻伐而神魂失守,只是不断的上下起伏,朱弦心里暗暗有些担心起来。

    她知道,许半生这是身体亏空之后又行房事,导致了道心上出现一些魔障,今天必须让许半生痛快了,否则,这丝魔障便会留在他的道心之中。

    可是,李小语在两人如此之大的动静之下都已经昏昏睡去,显然不可能再接替朱弦了。而朱弦自己,她深深知道,若是继续下去,她恐怕会因为神魂受伤。

    猛一转头,朱弦看到刚才自己脱衣之时被她从怀中取出放在门边的赤兔,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赤兔此刻竟然又化作了人身。

    朱弦一喜,立刻紧紧抱住了许半生,带着不断起伏的他便从床上滚落了下来,几个翻滚到了门口,朱弦一把拉过身材同样如同魔鬼一般却仍自处于昏睡之间的赤兔,将许半生的双手放在了赤兔的身体上。

    许半生如同嗜血的野狼遇到了鲜肉一般,顿时调转枪头,离开了朱弦的身体,而直接压在了赤兔的身体之上。(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