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46章 傲气和傲骨

第0446章 傲气和傲骨2017-11-11 22:25:47Ctrl+D 收藏本站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赤兔又岂能不明白,而且变化这种事,本就是任何一个修行者都心向往之的本领。

    古代有很多志异小说里都提到过变化,但通常都是妖类变作人形,而后又能恢复妖身。这也就是凡人对于妖神之类的幻想罢了,真正的修行者,听到这种话都是会嗤之以鼻的。

    妖类修行,成就肉身之后是绝对回不了头的,要是能够随意的变化妖身和人身,那岂不是比人类的修行者还要强大?人类的修行者都只能简单的改变一点点自己的容貌,想要变化成为另外一个人都做不到,遑论兽类了。

    就好像西游记里记载的那样,孙悟空学会七十二般变化那是一个极为通玄的本领,光是这个变化之功,就能赶得上天宫里那些神仙的诸般手段了。在刚学会七十二变和筋斗云的时候,孙悟空无疑是还未位列仙班的,不是仙人却拥有仙人都没有的实力,足见这变化之功有多么的神奇。

    当然,西游记的后半段跟前半段本身是矛盾的,孙悟空大闹天宫时是多么的威武霸气,可保着唐三藏西天取经的时候,却见谁打不过谁。这种前后不一也导致了妖怪们身上出现了很大的偏差,一个妖怪竟然可以随意的变化为人,而且还可以想男就男想女就女甚至年老年轻随意,简直是荒之大谬(白骨精)。

    要知道,孙悟空即便是学会了七十二般变化,筋斗云这类超一流的神通,还吃了那么多仙丹蟠桃,几乎与日月同寿,还不是一样只有个兽形?

    猪八戒曾为天宫掌管水军的天蓬元帅。可误投了猪胎之后也只能凭着三十六般变化勉强化作人形,平时依旧是个猪模样。这就可见妖类想要在人形和兽形之间随意转换到底有多难了。

    修成肉身就意味着彻底结束了作为妖的存在,而不再是妖。又怎么还能变回妖形?

    由此可见,若是赤兔真如许半生所言。能够做到在人形和妖形之间随意转换,这究竟会有多么的强大。

    难以置信的看着许半生,赤兔激动的在他的掌心里跳了起来,说道:“我真的可以做到变化?”

    “也不算是完全的变化,至少和道藏里的记载不完全一致。不过,也算的上是变化就是了。”

    赤兔不明白了,她迷惑的看着许半生,三瓣嘴里轻轻说道:“那到底是不是变化啊?”

    许半生含笑揉了揉赤兔的脑袋。道:“你这小畜生,哪里那么多的问题。你这当然是变化,能够忽人忽兽岂能不是变化?但是道藏之中所言的变化,是实力达到先天之后,真正进入到修仙境界之中,而且至少要达到元婴境界之后,才能拥有的变化之功。而无论是你还是我,连基本的先天都没有达到。所以说,你这个变化也不是真正的变化。”

    赤兔似懂非懂的眨巴着蓝色的大眼睛,憨态可掬。倒是把许半生给看乐了。

    “不要多想,你这二百年来修为几近中止,好在如今你安然渡过天劫。修为也并未减退。这么算起来,你还算是占了便宜。变化之事暂且搁开,你好生修行才是正理。如今你可算作是肉身已成,对于地热的依赖几近于无,我这屋内灵气充沛,着实是你这种需要勤加修行之人最佳的修行之所。”

    赤兔咧嘴笑着点了点头,双腿一弹,跳到许半生的肩膀上,蹭了蹭他的面颊。以示自己明白了的同时,也表现出跟许半生的亲热。

    实际上。她不用如此,许半生也会好好对她。无论如何,她现在也算是许半生的女人了,哪怕,在想到这事儿的时候许半生心里还会觉得有些古怪,毕竟现在的赤兔看上去依旧是个小兔儿的模样,许半生总觉得自己像是跟一只兔子发生了点儿什么。

    让赤兔自去修行,许半生又将朱弦喊来,轻声告诉她说:“最近你便和这小畜生一同修行吧,道心终究是受了些损伤,纵然有天丹出世时的气息弥补,总也比不得你自身的修行。当然,既然不是冲关的时刻,就不要像是闭关修行那样不眠不休。适当的进行调整,调整的时候可以跟那小畜生多玩玩变化的游戏。她对人形状态控制的越好,对她越有利。而你,也不要以为只是帮她而已,她若巩固肉身,你也可以从其变化中领悟到一些什么。这就是你自己的机缘了。”

    朱弦表示明白,许半生便拉着李小语出了门。

    “在家里呆的久了,也该出去走一走。我让怡姐安排一些饭菜,过去呼吸呼吸湖边山畔的新鲜空气,吃点儿东西,如何?”下了楼之后,许半生问李小语。

    李小语有些奇怪,她早已习惯了许半生做主她相随,根本就不认为自己还需要发表什么意见,怎么这次醒了之后,许半生好像变得很愿意征求她的意见了一般。

    点了点头,李小语道:“你做主就好……”

    许半生也点点头,道:“我们走着去地铁站,然后坐地铁过去吧,反正时间还早,我也顺便把这段时间发生了些什么都告诉你。”

    李小语习惯性的跟在许半生的身后,却发现许半生停下脚步在等她,李小语不理解,还以为许半生有什么其他事,便也停下脚步,仍旧跟在许半生的身后半步。

    许半生伸出手,抓住了李小语的手,问道:“怎么了?”

    李小语愈发不解,摇头道:“没怎么啊,你站住了我也便站住了。”

    许半生哑然失笑,这才反应过来,在自己的意识之中,和李小语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悄然的变化。从前也并非是说不关心李小语,但下意识里依旧坚持两人之间的主从关系。

    可是现在不同了,现在的许半生已经彻底将李小语视为自己的女人,并且和夏妙然也算是谈过一段时间恋爱了,自然懂得男女之间应该如何。

    一把将李小语的手抓了起来,许半生笑着说:“以后咱们出门都这么出。”说罢。他拉着李小语走下了楼梯。

    一开始,李小语是有些束手无措的,她很难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适应这种改变。但是同时,她那颗少女之心却也像是小鹿一般乱撞起来。伴以丝丝的欣喜,更多的是甜蜜以及满满的幸福感。

    下了楼,在小区里走着。

    走出小区,便走在了窄窄的林荫道上。

    穿过林荫道,便是地铁站。

    直到走进地铁站之后,李小语才仿佛想起自己和许半生第一次见面也是在地铁站,当时有个小偷,许半生放过了他。可李小语却伸腿将其绊倒。

    而后许半生便一路跟在李小语身后,走到了林荫道上,走进了小区,直至跟着李小语走到了楼上。

    很少体会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的李小语,想到了这些回忆,突然就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嘴角也不禁漾起了一丝好看的弧线。尤其是当李小语有意的晃了晃被许半生牵着的手,引来许半生回头对她浅浅的笑容的时候,李小语嘴角的笑容显得更加的明显。

    迎着天上已经有些刺眼的阳光,李小语本就美丽到足以令那些所谓的玉女明星们都汗颜的面庞之上。带着幸福的笑容,被打在树叶上的阳光照耀着,落下一块块的光斑。更显得动人无比。

    李小语仰起头站在路边,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看的周围的路人纷纷伫步。

    女人们纷纷感慨着“青春真好”,男人们心里却在想着,长的好看的才是青春,长的不好看的只不过是年轻罢了。甚至有些人会略带着点点嫉妒的嘀咕,说李小语是惺惺作态,绝对是那种得了公主病的女孩子。这种仰望天空四十五度角眼角流泪的姿势,只有那些公主病才做得出来。

    他们都不可能知道。李小语绝不是什么公主病,而是发自本心的一种对于生命的热爱和对于空气的贪婪。她在病床上已经躺了太长时间。长到她竟然觉得连呼吸都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而且,李小语绝不可能患上什么公主病。因为她完全比得上一个公主。

    有人曾经说过,普通人才叫公主病,真是公主,那就不是病了。

    和许半生牵着手走进了地铁站,李小语再也没有抢着去买票,而是像一个寻常的小女孩那样,等待着许半生买好了车票,带着自己过了检票口,然后两人并肩站在人群之中,安静的等着地铁的到来。

    上车之后竟然还有座位,两人便找了个角落坐下,许半生开始给李小语讲述这段时间发生过的事情。

    其他的事情都并未引起李小语太大的兴趣,唯独张柔柔,却让李小语大吃了一惊。

    “张柔柔?她现在也是天生灵体了?”

    许半生点点头,道:“正好借着她的灵体给昆仑送了一份大礼,把昆仑也拖了进来。”

    李小语奇怪的看着许半生,问道:“要那么多人做什么?”

    “不要着急,等我将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你之后你就明白了。”

    然后,许半生又说起关于莫大师的事情,并且将自己对于莫大师身份的推测全都告诉了李小语,听得李小语是瞠目结舌。

    “是你师父?这不可能!林浅真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李小语连连摆手,完全无法置信。

    许半生笑着抓住李小语的双手,道:“在你看来,我师父应该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李小语皱了皱眉头,还是老实回答说:“我没见过林浅真人,但是从师父的描述之中,我觉得,林浅真人应该是那种游戏风尘不拘小节之人。他一身本领早已通玄,说不定早就到了先天,只是眷恋着人世间的一切迟迟不肯飞升而去。他应该是孤傲的,但却不会因此而表现出傲慢,他是个有傲骨和傲气的人。”

    许半生笑着点点头,说道:“他何止不拘小节,简直就不拘小节。何止心高气傲,简直就心高气傲。”(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