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49章 敌人的敌人

第0449章 敌人的敌人2017-11-11 22:25:51Ctrl+D 收藏本站

    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洁白的丝帕,安德烈?曼查德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嘴角的血渍,行为举止果然如同传说中那样优雅至极,但是他这种优雅在李小语的眼中,不过是矫揉造作罢了。

    “许先生应该知道,我们血族和您之间,有着相同的敌人。无论是我们西方还是你们东方,都有一句古话,叫做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因此,我们德古拉亲王认为许先生和我们之间,是可以成为朋友的。”

    许半生哈哈大笑起来,说道:“第一,我不认为我们之间有什么共同的敌人。第二,我更加不认为你们和我之间,能够成为朋友。我对你们西方人的事情,根本就不想多问。”

    安德烈一愣,随即有些错愕的说道:“许先生难道还不知道圣教廷已经派了一名红衣主教到贵国来?”

    许半生表情平静的说道:“圣教廷在这里也有组织,来也很正常吧。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来是要与我为敌的?”

    安德烈的脸上闪过几丝惊疑,心里也在盘算着许半生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糊涂。

    想了想,安德烈说道:“许先生真的不知道么?据我们血族所知,圣教廷在您的手下吃了个大亏……或许是您的属下?”

    “发生在哪里?”

    “日本,太具体的情况我们也并不清楚,不过圣教廷这一次似乎很震怒,因为他们损失了几名圣骑士。”

    许半生明白了,肯定是朱弦在日本的时候跟圣教廷的人发生了冲突,而她大概觉得这并不重要,就没有跟自己汇报。

    “几名圣骑士而已,西方的修行者跑到我们东方来,被杀了也是正常。”

    虽然许半生说的很轻松。可是安德烈却依旧觉得这将是他们谈下去的基础,之前许半生看来是真的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儿,现在既然知道了。那么他们之间也就有了联合的基础。

    “那么许先生现在应该已经明白了我为何会说咱们是可以成为朋友的了吧?”

    许半生摇头一笑,又道:“我还是看不出来我们有什么共同的敌人。难道你以为那个红衣主教胆敢到我们这里来找我兴师问罪?他们的圣骑士无端端跑来东方,这已经是他们的过错。别说只是几名圣骑士,就算是他们的教宗,杀了也就杀了。”

    “许先生……”安德烈见许半生完全不在乎,甚至还口吐狂言,心道这个少年实力的确超强,可是他似乎太低估西方修行者的实力了,这种姿态还真是让人错愕。

    李小语听不下去了。冷冷的打断了安德烈的话:“你这个小蝙蝠真是很缠人,一帮吸血蝙蝠也妄想和半生成为朋友,你最好赶紧滚蛋,否则,我就叫你彻底的留在共和国!”说话之间,已经抽出了腰间的寒铁软剑,一抹蓝汪汪的秋泓闪过,空气里似乎都蕴藏着丝丝的寒气,凛冽之意让安德烈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就连手中的白色丝帕都飘落在地。

    许半生并未阻拦李小语。只是背起双手,缓缓转身。

    这个吸血鬼的伯爵,许半生是丝毫都不放在心上的。一个圣教廷的红衣主教,他也并不在意。不过朱弦和圣教廷在日本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冲突,许半生还是要去向朱弦了解了解清楚的。

    许半生可以不把圣教廷放在心上,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知道圣骑士以及红衣主教对于圣教廷而言意味着什么。损失了几名圣骑士,又派来红衣主教,看来朱弦和圣教廷的冲突真的不小。

    “许先生,请留步,我……”

    安德烈情急叫喊,可是李小语却比他的话更快。脚尖在地上一点,手中的寒铁软剑就已经抖成了一条直线。直刺向安德烈的咽喉。

    急忙闪身,安德烈毕竟也是个伯爵。这跟东方的修行者相比,也差不多是达到耳之境乃至鼻之境的实力,李小语虽然实力超过他许多,但是这么简单的一剑,他还是可以勉强躲过去的。

    只是躲是躲过去了,却依旧显得有些狼狈,衣服的肩膀,依旧被李小语的剑气挑破,之前哪怕许半生出手将其击飞,安德烈还依旧可以保持风度翩翩的模样,但是李小语一剑,就让他那做作的优雅形象彻底凌乱了。

    李小语也并未继续,她看得出来许半生并不想杀了安德烈,是以手下留情了。

    “再鸹噪,刺破的就不止是你的衣服了。”李小语一横手中软剑,转身便走,走了两步,又回头扔下一句:“把这里给人家打扫干净,吐得那么恶心,还让人家怎么玩儿?”

    追上许半生的时候,李小语手中的寒铁软剑已经被她缠回了腰间,动作快到安德烈几乎看不清楚的地步。

    他呆呆的看着李小语和许半生的背影,这才知道自己跟东方的修行者差距有多么大,同时也开始明白,为何许半生在得知圣教廷的红衣主教来到这里要找他麻烦之后,依旧毫不在意。

    李小语一看就是许半生的手下,之前许半生震飞他的那招,远不如李小语这一剑给他造成的震撼更大,回想之下,安德烈当然能清楚的知道许半生的实力远在李小语之上,至少,刚才那名埋伏在对面高楼上的狙击手,就是被许半生干掉的。

    有些事情,不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永远也感觉不出那种震撼,可在仔细思考之后,还是能够知道许半生那完全违背自然规律的超远程攻击究竟有多么的强悍。

    狙击枪才能达到的位置啊,许半生却只是赶走苍蝇一般挥了挥手……

    安德烈越想脸色越苍白,看看旋转木马下边自己吐出的东西,没有犹豫,他立刻开始清扫起来。

    当他走出游乐场的时候,游乐场的工作人员和客人们才恍然大悟一般的回到了游乐场之中,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离开游乐场。只是记得有人吐了,散发出极为难闻的味道。

    这显然很不正常,呕吐物再如何难闻。也不可能将整个游乐场的人都赶走,哪怕这个游乐场只是一个规模相当之小的游乐场。

    这当然就是安德烈以及他手下两名男爵心灵控制的效果了。他们必须要造出一个绝对不会被人骚扰的空间,才能跟许半生进行交流。而他的那两名同伴,就隐藏在那些游客之间。

    此刻安德烈走出游乐场,他们解除了心灵控制,这对那些游客来说,就如同经历了一场催眠,大概能记起最初的一些镜头,可整个的过程却是记不住的。

    走向对面的那座高楼。安德烈向上走去,很意外的,他发现那名杀手并没有死,只是被人打断了手腕,同时大脑受到了冲击昏迷过去了而已。

    安德烈走上天台的时候,那名杀手也刚好苏醒过来,安德烈不禁心中又是一凛,许半生的这份控制能力也太强大了吧,他几乎预计好了安德烈可能走上天台的时间,所以才让这个杀手在此刻苏醒过来。许半生显然是要防止被他打断了手的狙击手会在惊恐之下下楼吓到那些凡人。

    杀手明显有些惶恐,他当时只是感觉到自己手腕上传来惊人的疼痛,然后叫了一嗓子就晕死过去。此刻醒来,手腕上的疼痛还在,那把狙击枪却掉落在一旁,而安德烈也已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安德烈没有给他更多恐慌的时间,他只是一伸手,那苍白的五指便优雅的如同在弹钢琴一般,虚空一抓,那名杀手便感觉到自己的心神已经完全不由自己控制,身体也缓缓的站立起来。双眼完全无神,犹如僵尸一般的走向安德烈。

    安德烈的脸色变得雪青。嘴唇之间也探出两颗长长的獠牙,杀手走到他的面前之后。他便一把抓住那名杀手,将自己的獠牙刺入了杀手的咽喉。

    很快,杀手便在急剧的痛苦之间倒在了地上,表情狰狞,浑身再无半点血色。

    安德烈的嘴角还残留着杀手的鲜血,他伸出长长的舌头轻轻一扫,将最后一点儿杀手的鲜血也扫进口中。

    然后,他的双手虚空一抓,那名杀手的身体便再度站立起来。

    站直之后,杀手的唇间竟然也生出两颗小小的獠牙,跟安德烈的獠牙比起来,几乎只有不到一半的大小。

    双眼开始变得赤红,那名杀手就像是丧尸那样双手高高抬起,搭在了安德烈的双肩之上,他一口咬在安德烈的咽喉之上,开始吸取安德烈的鲜血。

    很快,安德烈雪青的面颊开始变回苍白的色彩,而那名杀手的身体也从干瘪变得重新肌肉强壮起来。

    安德烈推开了杀手,此刻,杀手的双瞳急剧缩小,很快变成犹如一点针尖一般。

    等到瞳孔重新放大到正常人模样的时候,安德烈缓缓张开双唇,口中说道:“赐予你初拥,从今而后,你便是我的仆人,只对我一人效忠。”

    说罢,安德烈的獠牙缓缓收起,又变回到那个风度翩翩优雅如贵族的模样。

    而那名孔武有力,浑身肌肉蕴含无穷力量的杀手,此刻也立刻变得举止优雅起来,谦恭的站在安德烈的面前,双手垂在身前,极为恭敬的说道:“感谢伯爵阁下赐予我生命,我将以生命为您效忠。”说罢,他单腿跪倒在安德烈的身前,匍匐下去,低头亲吻着安德烈的脚面,直到将安德烈脚上的皮鞋亲吻的雪亮干净。

    “收起那些没用的东西,走吧。”安德烈似乎有些厌恶的掏出丝帕,但却又想起刚才被许半生和李小语所伤的状况,不由得对手中的这块丝帕也有些惊恐,那块丝帕之上,还残留有之前安德烈吐出的蓝色血迹。

    轻轻一扬手,丝帕便随风飘了出去,安德烈心怀敬畏的走下了平台,那块丝帕在空中轻轻的飘荡着,落在了高楼下方湖边的一棵矮树之上。

    此刻的许半生,正信步走向初见会所,路上,他给朱弦打了个电话,让她立刻赶来初见会所。(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