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51章 憋屈的十七局

第0451章 憋屈的十七局2017-11-11 22:25:54Ctrl+D 收藏本站

    朱弦走出初见会所不远,就感觉到有人在跟着自己。

    她并没有用精气去扫描跟着自己的人是谁,而是选择走向人流密集的地铁站。

    会去跟踪朱弦,并且还能让她无法一眼就发现的,无非也是修行者。若是凡人,朱弦一定能够轻易的发现对方的踪迹。

    于是,暗中之人若非圣教廷的那个红衣主教,就只能是之前已经找过许半生的吸血鬼安德森?曼查德。

    具体是谁,朱弦并不关心,吸血鬼对朱弦不会有什么敌意,即便是被许半生教训了一顿,他们也依旧是来寻求联合,以求对付圣教廷的。

    而若是那个红衣主教,那就只能说他倒霉,许半生已经说了,要让朱弦给他一个教训。从许半生的语气之中,朱弦能够领会,那是说即便杀了对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朱弦是妖灵修成的肉身,慈悲心本就不大,因为赤兔的关系,她倒是多了几分慈悲心。可是面对圣教廷的人,因为对方第一次在她面前出现,就是为了取走赤兔的双眼,这是朱弦所不能容忍的。

    对于朱弦而言,虽然修成肉身之后也认识了不少人,可真正说得上是朋友的,其实唯有如今还不知道该称其为人还是兽的赤兔。论起感情,她对赤兔的感情也仅次于许半生。任何人想要对赤兔不利,是朱弦绝对无法接受的事情。

    跟这个红衣主教本身,朱弦当然没有任何恩怨,可谁让这个红衣主教是圣教廷的人呢?并且他还是为了亨利那个白痴而来。

    上了地铁之后,朱弦能够感觉到那人还在跟着自己,她的嘴角不禁扬起一丝极为魅惑的妩媚微笑,车厢里人并不多。可几乎所有人在看到她这个笑容之后,都有些神魂颠倒。

    始终是妖灵出身,这份天然的魅惑。是深植于骨子之中的,车厢里的男性乘客。甚至已经有两个年轻的小伙子,蠢蠢欲动打算上前找朱弦搭讪了。

    这一下,倒是方便朱弦分辨究竟谁才是跟踪自己的那个人了,现场唯一不受她刚才那个笑容诱惑的人,必然是一个修行者,凡人真的很难抵抗朱弦的魅力,哪怕对方是一个女人。

    “同学,你也是药科大学的吧。我以前在学校好像没见过你呢!”终于,有一名男生上前跟朱弦打了个招呼。

    这趟地铁,还有最后两站就是终点站了,而终点站正是药科大学站,现在坐在这趟地铁上的人,年龄在二十岁附近的,十个当中至少有八个都是药科大学的学生。

    这个学生用这样的方式搭讪,倒是相当的聪明,如果朱弦真的是药科大学的学生,不管如何。至少会发生回应,哪怕最后还是被拒绝,总也被连回应都没有的好。

    朱弦闻言转过脸来。看了一眼那个小男生,大约二十出头,应该是药科大学大三大四的学生。只可惜,朱弦并不是学生,即便是学生,显然也是不会对这个小男生产生任何兴趣的。

    “小弟弟,姐姐只对成熟的大叔感兴趣哦,就好像那边站着的很酷的那个。你说他看都不看我一眼,是不是对我没兴趣啊?”

    朱弦的轻言细语妩媚之至。即便是拒绝的言语,也让那个小男生为之神魂颠倒。他斩钉截铁的说道:“不可能!姐姐你这么漂亮,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够抵挡得住你的魅力。你真的好漂亮哦。那些电影明星,什么冰冰诗诗跟你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朱弦笑了笑,点点头,更加轻柔的对那名小男生说道:“那你就帮我去跟那位大叔说一声,就说他是我喜欢的型,问问他愿不愿意跟我交换一下电话好么?”

    小男生神魂颠倒的走向朱弦所指的那个男人,心里竟然没有一丝不情愿,只是一边走着还一边五迷三道的回头看着朱弦,差点儿撞到地铁中间过道上的铁柱。

    走到了那个男人的身边,小男生再度回头看了朱弦一眼,朱弦也恰好给了他一个妩媚的笑容,小男生顿时就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充满了甜蜜,即便是心中的女神让自己去替她向另一个男人要联系方式,他也觉得这是应当的。能够为女神做一件事,这一辈子也就够了吧!

    “先生您好,您看到那边那位漂亮的姐姐了么?她让我对你说,你是她喜欢的类型,问你愿不愿意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她。”

    男人其实早就注意到这一切,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然后绕过那个小男生,快步走到朱弦身边,轻声对她说:“朱弦姑娘,我是十七局的人,因为知道圣教廷来了一名红衣主教,而且就是奔着你而来,所以我们局长史一航让我来保护你。”

    朱弦这才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这倒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摇了摇头,朱弦说:“保护我?你觉得你比我要强?还是说那个红衣主教听到你们十七局的名头就会望风而逃?”

    男人有些尴尬,朱弦又道:“回去吧,告诉你们局长史一航,我有分寸,不会在有凡人的地方跟那个什么红衣主教动手。我不回城里却往这个方向去,就是为了引他到无人之处。”

    犹豫了一下,男人为难的说道:“朱弦姑娘,这不合我们的规矩。”

    “你跟着我,也不合我的规矩。是不是要我在这里对你动手?你觉着你能挡得住我一招么?”朱弦说话间,脸色已经颇为不悦,身上也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气场,这种气场,凡人是感受不到的,可是那个男人显然也是修行者,他能够感觉到朱弦给他造成的压力。

    无奈之下,男人只得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朱弦挥挥手,那股压力顿时消失,男人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回去告诉史一航,我的主人当他是朋友,我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我会尽可能的不让他为难。你们十七局真是没用,西方的修行者如此高调的闯入我们的领土,他竟然不敢直接将其赶走。真要是靠你们十七局保护这个国家。我看也真是完蛋了!”

    男人显得有几分羞愧,掉头就走。此刻地铁刚好停在倒数第二站,男人快步下了地铁,看着地铁又关上了门,疾驰而去,久久都没有离去。

    对于朱弦的最后一句话,男人其实是有很大的委屈的。

    十七局没有孬种,他们当然知道即便是十七局整个江东的分部加在一起,也未必是那名红衣主教的对手。但这并不表示他们就会怕了那个红衣主教。

    无论如何。那个红衣主教都是犯了东方术数界的忌讳,即便他实力再强,十七局这帮人既然是吃的这碗饭,他们就有义务,也有责任将其赶出去,哪怕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可是史一航强令制止了他们,史一航的原话是:“你们觉得那个红衣主教有可能是许少的对手么?”

    众人当然是摇着头。

    史一航便又道:“对方既然如此高调的表示是来找许少的麻烦,确切的说是要为他们某位大主教向许少讨要一个说法,那么,这件事就交给许少去处理。他肯定会圆满的解决这个问题的。许少那个人的脾气你们也知道。平时谦和有礼,对我们也是相当的客气。可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干涉他的事情。既然那个红衣主教指明是来找他的,他难道就不知道应该如何打发对方?他若是跟我们打了招呼。那么我们责无旁贷,吃的就是这碗饭,国家养着我们,我们就要做好随时为国家出力的准备。可许少没有跟我们打招呼,这就意味着他不希望我们干涉这件事,于是我们就只需要做好正常的应对措施就行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确保圣教廷不会跟许少的人在凡人的世界发生冲突。”

    当时也有人发问,问若是许半生杀了红衣教主,引起西方圣教廷的不满。以此为借口大举进入共和国境内怎么办。

    史一航的回答更加干脆利索,他说:“圣教廷真的当我中华大地无人么?他们倒是敢大举入侵试试。若真如此。我第一个挡在他们面前!”

    这句话,总算是让十七局的那些人感觉到了史一航的血气。于是才有了刚才那一幕。

    只是,朱弦的话过于露骨,这极其严重的损害了那个男人的颜面。可是实力的差距摆在那里,而且朱弦已经保证了绝不会在任何凡人面前跟对方动手,他也只能离开那趟地铁。

    好在,朱弦没有回去市区,而是上了开往更加偏僻地点的地铁,这已经足以说明她会遵守她刚才的承诺,这个男人的任务也就可以安全结束了。

    呆立了一会儿,男人掏出手机,向史一航汇报了这边的情况,得到史一航让他归队的命令之后,他才踏上了对面站台驶往市区方向的地铁。

    朱弦则是随着地铁到了终点站,药科大学站。

    她施施然下了地铁,地铁上已经没有任何跟踪她的气息,但是朱弦知道,这是因为对方有掩藏气机的手段,除非她动用精气去进行搜寻和推演,否则很难察觉对方的存在。对方既然来找她,就必然会一路跟着她。

    走出地铁站之后,朱弦看了看周围,迈步朝着更加偏僻的地方走去。

    这里本叫方山,曾经还有个灵谷禅寺,那也是千年古刹了。不过后来灵谷禅寺迁址到了紫金山之中,这里徒剩灵谷禅寺的遗址。

    既然是叫方山,当然是会有一座山的,朱弦的方向便是朝着方山走去。

    眼看着路面越来越荒凉,朱弦的脚步也开始加快起来。一步十余米,转眼间她便已经站在了方山的半腰之上。

    回过头去,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身后有两个人影。不过看不大清楚,隐约有一层光芒围绕着那两个人,将他们笼罩其间。

    朱弦知道,这就是那个红衣主教和他的随从,又或者又是一名圣骑士。

    朱弦微微一笑,脚步更快,简直就可以用缩地成寸来形容,转眼间就已经走到了山头的那一边。(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