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58章 外交事件

第0458章 外交事件2017-11-11 22:26:4Ctrl+D 收藏本站

    赤兔想要放把火烧掉地上的两具尸体,朱弦却拦住了她。

    “会有人替我们收拾的。”朱弦轻飘飘的说到。

    赤兔点点头,主动的牵起了朱弦的手,准备离开。

    可是朱弦却走到克里斯?安图斯的尸体旁,捡起了他手中的那根法杖。

    法杖由白金打造,顶端是一个牛头模样,中间牛鼻的位置镶有一颗形状不规则大约拳头大小的蓝珀,蓝珀的正中央,冻结着刚才那只刀砍不进掌伤不了的昆虫。此刻不过苍蝇大小,一动不动,丝毫看不出刚才的威风。

    朱弦杀死克里斯?安图斯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那只虫子去了哪里。追溯了一下自己的回忆,朱弦才知道,原来,在自己将匕首插进克里斯的心脏的时候,那只虫子就立刻恢复了正常的大小,然后回到了法杖顶端镶嵌的琥珀之中。

    法杖使用的应该不多,这从克里斯手握法杖的位置可以看得出来,那里并没有显得比其他部位更加光滑,如果经常使用,长时间的握在同一个地方,手握之处一定会比其他地方光滑的多。

    法杖的尾部是个金瓜形状的杖根,杖根顶端是一根长长的尖刺,比头发都粗不了多少,大约中指长短,若是不仔细看,怕是都看不出来。

    金瓜中部镶有一颗红宝石,足有鸡蛋大小,光是这颗红宝石,就足够价值连城。

    朱弦看去,红宝石中间有一道隐约的裂缝,但是仔细去看,却又发现并不是红宝石有瑕疵,那条裂缝般的细线,就是生在红宝石中央的。

    在细线之间。隐约有光华流动。细线正对着金瓜尾部的尖刺,看来,刚才射向朱弦的那道微光。就是这红宝石发出,经由金瓜的尖刺射出。

    手握住法杖。朱弦朝着红宝石内注入了一些内力,内力如同泥牛入海,丝毫没能激发红宝石任何的变化。

    朱弦又注入一丝精气,这一次,红宝石中的那道细线顿时宛若活了过来,中间原本隐约流淌的光华,瞬间变得耀眼起来。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很快湮灭下去。

    见有效果。朱弦再度注入精气,可是无论注入多少精气,也只是能够让红宝石中间的那道细缝散发出刺眼的光华,红宝石就像是永远也吃不饱一样,无论朱弦注入多少的精气,都无法激发出刚才的那种效果。

    朱弦知道,这是因为红宝石镶嵌在法杖之上,已经形成了一件法器,自己没能掌握法器的使用方法,是不可能做到克里斯所做到的一切的。

    那颗蓝珀。朱弦就更懒得去试了,红宝石中还只是射出微光,她尚且无法启动这件法器。遑论蓝珀了。蓝珀中的可是百万年前就已经被凝固住的活物,朱弦知道自己绝没那个能力使其破珀而出。

    将法杖收到了空间戒指之中,赤兔也将圣骑士的白银长矛捡了过来,来回摆弄了一番,倒是没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就只是用白银打造的长矛而已。矛身之上雕刻了一些花纹和文字,大抵是加持用的,这白银长矛应该也是一件法器,不过这种法器就没什么特殊的了。

    同样将长矛收进了空间戒指之中。二女并肩离去。

    刚走了没几步,赤兔突然就说了一句:“我好累啊!”不等朱弦有所反应。赤兔就已经变回到兽形,朱弦的脚边再次蹲伏着一只火红火红的微型兔子。

    朱弦不解。却也得不到回答,只能将赤兔抱了起来,塞进自己的"shuang feng"之间,任由赤兔甜睡。

    原本该回去,可毕竟是将圣教廷的两名使者都杀了,朱弦想了想,还是决定去跟许半生汇报一下,谁知道圣教廷究竟派了多少人来呢?万一还有人跑去了许半生那边,许半生却不知道这两个家伙都已经死了,多少会显得有些被动。

    又上了地铁,朱弦朝着来路而去。

    她们在山的那边打得热闹,可没有任何动静传到这一边,修行者的战斗,只要不被凡人直接看见,通常是不会被凡人察觉的。

    在山的那一边,之前朱弦在地铁上教训过的那个男子,却是皱紧了眉头,苦笑不止,不敢多耽误,他立刻掏出手机,跟史一航取得了联系。

    史一航一听朱弦竟然杀死了圣教廷派来的红衣主教克里斯?安图斯以及圣骑士,顿时心潮澎湃,虽说圣教廷贸然进入东方,这已经违反了东西方术数界之间的默契,这种无异于挑衅东方修行者的行为,被杀也是咎由自取。

    可对方毕竟是一个枢机团的成员,堂堂红衣主教,就这么死在了共和国的境内,要是西方圣教廷藉此发难,还真是有些麻烦。这就像是两个敌对国之间的外交纠纷,死的又是对方的高级官员,基本上就是内阁成员参议员那种级别了,虽然对方贸然越境是错,可将对方杀死在境内,这终究是个麻烦。

    通常而言,遇到这种事,十七局都是小惩大诫,绝不会冒着激怒对方的风险将其击毙。

    拿着手机,史一航心里百感交集,心说,许半生啊许半生,你这真是给我们出了一个极大的难题啊。

    “局长!局长!”电话里,那名男子还在喊着他。

    史一航再度将手机放在耳边,问道:“还有什么事?”

    “局长,现场除了朱弦和克里斯?安图斯,还有一个人。”

    “废话,我知道。”

    “不是不是,我不是说那个圣骑士,而是还有一个女人。不过我没看到那个女人是怎么出现的,朱弦来的时候分明只有一个人,可是他们交手没一会儿,就出现了第二个女人。如果不是那个女人牵制住了圣骑士,朱弦也没什么可能杀的了那个红衣主教。那老东西,实力还真是强大,我估摸着都达到舌之境巅峰了。真是没想到,朱弦的实力竟然还超过那个老东西……”

    史一航打断了自己属下的话。不悦道:“你这是汇报情况还是闲聊?我是来听你感慨的么?”

    男子赶忙收住了话头,又道:“对不起,局长。我只是一时感慨。”

    “说说那个女人是怎么一回事。”

    “她怎么出现的我真的看不出来,那个女子看上去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样子。年轻的很,完全没有任何印象,绝对不是我们江东省的修行者。实力也不弱,鼻之境肯定有,不过她的速度却是快的无法想象,以我的眼力,她在移动的时候我都看不清她的形态,并且。她还有瞬移技能。”

    史一航也微感震惊,瞬移是现代的科学说法,在修行者的概念里,瞬移就是缩地成寸的术法,这在道藏和佛经中都有记载,但是已经很多年都没人能做到的。哪怕是林浅,这个传说中的人物,也无法做到缩地成寸。

    “不过她瞬移的距离并不是很长,最长的一次大约不到百米,这应该是她的能力极限了。当时朱弦有危险。而她和朱弦之间的距离超过百米,她先发现了朱弦的危险,从她当时的表现来看。如果她的瞬移技能能够将其立刻传送到朱弦的身体,她肯定会替朱弦挡下克里斯的那一击。”

    史一航皱皱眉头,又道:“朱弦没事么?”

    “没事,当时克里斯以为他要得手了,我也以为朱弦这次在劫难逃,那个年轻的女子显然也是相同的认为。我估计她……”

    史一航打断了他的话,道:“不要总是你估计,我不要听你的估计,你只要说当时的情形。”

    “是!”男子立刻遵命。然后继续说道:“当时克里斯放出了一只虫子,那虫子见风就涨。最后涨到大概一条金毛犬的大小。那虫子刀枪不入,就连朱弦手中的寒铁匕首都伤不了它。不过那虫子也没什么手段,只是依靠肉身蛮横,横冲直撞,自然是撞不到朱弦的。没想到克里斯这只是虚晃一招,他真正的杀招还是在他的法杖之中。法杖尾端射出一道微光,这才是他的杀招,那只虫子合着只是吸引朱弦的注意力用的。都说老外耿直,我是真没看出来,也不知道他们哪里耿直了,这阴招还不是层出不穷么?之前搞出个领域来,我还以为这家伙实力有多强呢,没想到还是指着圣骑士帮他偷袭……”

    眼看着这家伙又要说评书,史一航怒道:“好好汇报情况,你这儿跟我说单口相声呢?从头到尾的汇报,别中间拿出一段来说,说完又跟我玩儿倒叙。”

    看来,史一航对自己这个属下满嘴跑火车动不动就感慨一番的特点也是习以为常了。

    “嘿嘿……”男子讪讪一笑,这才老老实实沿着时间线索将整个事件说了一遍,最后问道:“局长,现场怎么处理?”

    “尸体带回来,法杖长矛也都带回来。我会安排人去接应你的!”

    “哎哟,局长,尸体是没问题,不过法杖和长矛就带不回来了,朱弦都拿走了。”

    “好了,你先把尸体处理一下,别被凡人看见了,我马上派人过去。”史一航说罢,就挂断了电话。

    挂上电话之后,他皱起了眉头,克里斯和圣骑士都已经死了,多想无益,这事儿也不是他能处理的了的,总归是向上头汇报,然后再由上头决定。

    现在史一航要思考的,是那个凭空出现的少女是谁,许半生身边什么时候又多了这样一个帮手,要是这个都搞不清楚,他这个江东省十七局的局长真的就可以自动解甲归田了。

    “许半生现在的位置?”史一航掉头问到,他的一个下属立刻将在电脑键盘上敲了几下,调出了许半生的位置,然后告诉史一航。

    史一航立刻出了门,开车直奔初见会所。(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