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59章 东西差异

第0459章 东西差异2017-11-11 22:26:5Ctrl+D 收藏本站

    在车里,史一航还是给许半生先打了个电话,许半生看是史一航的电话,也知道他是为了什么来找自己。

    不过听到史一航说朱弦把克里斯?安图斯和那个圣骑士都杀了,许半生还是略微沉吟了一下。

    “杀了也就杀了,他们捞过界,无论落个什么结局,也都应该做过准备,史先生你这个局长当的真是太谨小慎微了吧?”

    史一航无言以对,十七局的职责主要是两大类,其一是保证修行者和凡人的世界截然分开,确保修行者不会动用他们的能力在凡人的世界里兴风作浪,其二就是抵御他国修行者的入侵。

    克里斯?安图斯当然算不上入侵,可总也是来找麻烦的。两个城市之间,想要抓个罪犯,那还得知会当地警方,请求配合乃至批准呢,况且这还是两个国家之间的事情,尤其是发生在修行者之间。

    西方的术数界比起东方有些特殊,尤其是欧洲。欧洲整个的面积比共和国也大不了多少,但却有四十八个国家,相互之间多数都是落地签甚至免签,凡人之间的流动和来往都很多,想要每个国家都成立类似于十七局这样的部门,显然是不大现实的。

    所以,英德法意这些发达国家,就联合成立了一个部门,专门负责管理修行者的事务。

    通常来说,东西方的修行者需要交流,都需要通过这两个组织之间的相互沟通之后再进行。

    而这一次,圣教廷显然没有知会欧洲方面的那个组织,十七局也是在他们二人进入共和国境内之后才发现了他们的存在,这显然是已经违反了东西方之间的规矩。

    因为对这件事的前因有所了解,所以十七局没有贸然行动,并且对方是个红衣主教。身份地位相当尊崇,史一航在向上峰汇报之后,上峰的命令是观察和控制。但是无论如何。克里斯的行为都已经触及到了东方术数界的底线。

    所以,当许半生这样一说。史一航还真是无话可说,哪怕他明白,捞过界这种事,也是需要特殊对象特别对待的。

    就好像如果是许半生跑去欧洲,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欧洲的那个部门也不可能立刻动手,总归还是以控制为主。但是无论如何,许半生的道理总归是不错的。

    史一航只得说:“许少。我想见见你。”

    许半生也很淡然的说道:“你来吧。”

    彼此都没有提到关于许半生现在身在何处,许半生很清楚自己的行踪多数都在十七局掌握之内,这是他们的职责所在,许半生倒是并不苛求。

    一路上,史一航都在思索,究竟要怎么去跟许半生谈这件事,那个凭空出现的少女,大概是打开他们这个话题最好的契机了。

    初见会所内,许半生挂断电话,对李小语和蒋怡笑了笑。说道:“朱弦倒是下手挺重的,两个人都死了。”

    其实蒋怡和李小语在许半生接电话的时候就已经听出来了,李小语默不作声。在她看来,杀了也就杀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圣教廷那帮人若是再敢来找麻烦,那也无非是在杀戮之上增加几个数字罢了。

    而蒋怡却是略有担心,这边才刚刚说完关于亨利的事情,那边就传来连红衣主教都被杀了的消息。

    “红衣主教不比普通成员,整个圣教廷一共也才十多个红衣主教,这恐怕会引起东西方之间的争斗。半生。你是不是有些欠考虑了?”

    许半生淡淡一笑,摆摆手道:“毋须担忧。他们圣教廷能到我们这里来杀人,难道我们就还不能把他们留在这里?之前的冲突也是在东方。圣教廷不占理。况且,我敢断定那个亨利回去之后肯定是颠倒黑白大进谗言,他们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想来动我的人,我没找他们的麻烦就算是很克制了。”

    蒋怡轻轻叹了一口气,道:“话虽如此,可终究是件麻烦事,这样吧,我安排人去跟对方交涉一下,看看是不是那个亨利回去之后颠倒了黑白,才闹出其中的误会来。”

    许半生再度摆了摆手,道:“没必要,这个亨利,以他以往的经历来看,此人也是久历生死的,这样的人只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决定,而不会去管是非黑白。西方人对于抛弃同伴临阵脱逃这种事看得很重,尤其是圣教廷,自诩西方唯一的正义,更是如此。当日亨利仓皇逃走,他又是一心奔着教皇的位置去的,若是不有所隐瞒才叫怪事。彼得二世问也不问就派出红衣主教来追杀朱弦,更加证实亨利不光有所隐瞒,还信口雌黄。来的红衣主教那么大年纪了,哪怕是他们的教皇糊涂了,他总也该审慎一点儿。连交涉都没有就直接奔着朱弦去了,真正该死。”

    正说着,包间的门被敲响,许半生道:“看来是朱弦回来了。”

    李小语去开了门,看到朱弦之后,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这让心怀忐忑的朱弦,内心之间踏实了许多。

    “主人,我……”

    许半生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说道:“杀了两个人?”

    朱弦知道肯定是十七局那边跟许半生交涉过了,便老老实实的点点头,道:“都杀了。”也没解释,并未将责任推到克里斯身上。

    许半生对朱弦的表现很满意,如果朱弦辩解说是对方先挑衅或者说对方想杀了她所以她才不得不还击试图自保,许半生反倒会敲打她几句。

    点了点头,许半生又问:“他们既是来寻你,自然做了完全的准备,红衣主教我也知道,实力应该跟你在伯仲之间,配合一名圣骑士,你肯定处于下风,你怎么能够杀了他们二人?”

    朱弦老老实实的将自己离开初见会所之后遇到的事情都说了一遍,说到圣骑士趁着朱弦被困领域之中的时候偷袭。李小语的脸上呈现怒容。

    许半生却是一脸平静的听完之后,道:“西方人和我们的观念不同,在他们看来。只有胜利者和失败者之分,并没有什么以多欺少的概念。不过赤兔那个小畜生现在是已经掌握变化之能了?”

    朱弦茫然的摇摇头。道:“我也不敢肯定。”说话间,将赤兔从自己的****之间捧出,苦笑道:“她现在又恢复到兽形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以后就能完成人形。”

    许半生一招手,赤兔便离开了朱弦的双手,轻轻的落在许半生的掌心之中。

    蒋怡是第一次见到赤兔,看到熟睡之中的小东西,可爱的很。不由得心生欢喜,脸上也带上了几分笑容。

    李小语其实也是第一次见到赤兔,她醒来的时候,赤兔早已陷入昏睡,一直藏在朱弦的胸前,她也无缘得看。

    如今见到这小巧可爱的赤兔,女孩子的天性使然,一向冷若冰霜的脸上,不禁也有些冰霜融化之意。

    许半生轻轻的抚摸着赤兔,分出一缕精气查探了一下。笑道:“这小畜生,还真是每每都有奇遇,人形虽然还不稳固。不过也距离变化之能更进一步了。”

    精气流转,许半生发现赤兔体内的五脏六腑,竟然已经不再是兽类的五脏六腑,而变得跟人类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大小上相当于人类的内腑微缩版。这足以说明赤兔已经彻底化成人形,但妖兽的本能还在,当消耗过巨之时,又会恢复到兽形的模样。兽形终究是妖兽修行最为熟悉的方式,只要许半生教她一些人类修行的法门,以后赤兔就能维持在人形了。

    外边再度有人敲门。许半生笑道:“史先生也到了,进来吧。”

    朱弦赶忙去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果然是史一航。

    进门之后。史一航左右观瞧,却并未发现有自己不认识的少女。

    拱了拱手,史一航道:“许少,蒋总,少宫主,朱弦,诸位好。”

    许半生微微一笑,招招手说:“史先生请坐罢,怡姐,你们先出去一下,我和史先生单独聊几句。”

    蒋怡点点头,跟史一航打过招呼,便和李小语以及朱弦一同离开了包间。

    史一航便也在许半生对面坐下,看了看他手中的赤兔,脑子里立刻想到了一种妖兽,便试探着问道:“这是以吞食地火修行的焱菟?”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意外的发现,朱弦去日本的雾岛山帮我找火蝠之涎,却意外的遇到了这个小畜生,便将其带了回来。”

    史一航心中一动,心道,莫非那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便是许半生手里这只焱菟?可是,既然已经修成肉身,又怎会回到妖兽的模样?心中不敢肯定,眼神也便有些游移起来。

    许半生看出史一航心中所想,便笑着说道:“这小畜生也算是每获奇遇了,多年之前遇到过我师父,当时她就已经面临天劫,但因妖兽化形九死一生,她便不想化形,我师父教了她一个压制修为的法门,瞒过了天道,苟延残喘至今。因见到朱弦化身为人却修为不减,心有野望,便随朱弦一同回来。我替小语炼丹的时候,朱弦护法不利,差点儿走火入魔,这小畜生阻止了朱弦的道心破碎,也算是她的缘法,因缘际会之下,竟然渡过了天劫。可不知为何,天劫之后她却依旧是为兽形,且不能随心变化。那个红衣主教也是倒霉,竟然用火攻,这恰好帮了这小畜生一个忙,于是她再度化成人形,跟朱弦配合,倒是要了那两人的性命。现在消耗过巨,又回到兽形了。”

    一边说着,许半生一边朝着赤兔体内不断输送着精气,为的是帮她恢复元气,以便让她以人形见一见史一航。

    许半生说的简单,但是史一航却已经完全听明白了,不由得感慨这个世界真是千奇百怪,竟然可以压制修为不渡天劫,而且还能在渡过天劫之后在人形和兽形之间任意转换。(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