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61章 强硬态度

第0461章 强硬态度2017-11-11 22:26:8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饶有兴致的望向史一航,问道:“哦?为何?”

    史一航道:“诚然,是圣教廷的人不讲规矩在先,可是现在人已经死了,也算是得到了惩罚。不过,许少您考虑一下我们的工作。您是不怕他们找你麻烦,可是我们总是要做好准备的。这要是圣教廷来找我们兴师问罪,我们也是要解决的么。”

    许半生笑了笑,道:“他们还敢兴师问罪?光是无端进入共和国境内这一条,就够你们向他们兴师问罪的了吧?”

    史一航苦着脸道:“话是这么说,可我们这些做事的,却不敢这么想。说实话,在得知克里斯?安图斯入境的时候,我也是和许少一样的想法。但是无奈上头不是这么想,为了这事儿,上头一直告诫我,一定要克制,尽可能不要跟对方发生冲突……”

    许半生笑着打断了史一航的话,道:“按照史先生这意思,我就该等着那个红衣主教找上门来,然后束手待毙,任由他们肆意妄为?”

    史一航赶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不是他们也没讨着便宜么?您堂堂太一派掌教真人,又何必跟那些番外的蛮夷计较。人都已经死在我们这里了,再把人东西给没收了,这是不是有点儿说不过去?”

    不等许半生开口,许兔兔先忍不住了,她指着史一航道:“什么叫说不过去?这才是修行者之间的规矩。别说只是一根法杖一把长矛,还只是两件法器而已,就算是法宝又如何?那也是我的战利品?你们不管事,眼看着人家欺负到我们东方人头上也不管,没关系,我们自己处理。这要是他们把我和姐姐杀了。你们是不是也会追到欧洲去,找他们帮我们讨还一个公道呢?”

    史一航被许兔兔抢白的有些尴尬,不由得求救似的望向许半生。希望许半生能说句话。

    许半生笑了笑,道:“史先生。兔兔说的不错,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术数界一贯都是这样的规矩,哪怕是法宝仙器,我们是通过公平的决战得到的,他们若是想要还,让他们直接找我就是。我倒是想要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胆子。”

    史一航无语了。道理全都在许半生这边,他也只是希望可以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让许半生明白他们的难处,但是许半生既然这么说,他也没什么可继续辩驳的。

    史一航还想再试一试,便又道:“许少,您看,这……”

    许半生摆了摆手,制止了史一航继续说下去,同时也回头看了许兔兔一眼。同样阻止了想要再次开口的她。

    “史先生,你也是修行中人,虽然公职在身。可你不该本末倒置忘记了自己的本事。你的修为也算不错了,否则也不会让你镇守江东省这个地方了,在处理一件事之前,你就不会推演一番,看看这件事是否会随着你的行动而结束么?”

    史一航一愣,随即道:“许少的意思是这件事没这么容易解决?”

    “对方终究是死了一个红衣主教,算上这次,已经折损了四名圣骑士。据我所知,整个圣教廷也只有二百名圣骑士吧?圣骑士团的配额是固定的。就算他们后备力量充足。可毕竟这事关圣骑士团的荣誉,他们圣教廷好像非常讲究这个东西。你觉着他们就能这么善罢甘休?何况,还有个红衣主教呢。是么?全球也就十多个吧?”

    史一航尴尬的说道:“这不是他们理亏在先么?”

    “他们要是知道理亏,这次就不敢这么做!”许兔兔一阵见血。

    史一航沉默了,他当然知道圣教廷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实际上,他已经准备好了让十七局高层出面,跟西方管理修行者的组织好好交涉,务必将这件事控制在可控范围之内。

    但是以现在许半生的这个态度,过于强硬,这事儿就有些不好办了。

    官方渠道解决问题,是先强硬,把对方所有理亏的地方都罗列一遍,然后再表现出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姿态,表示愿意做出一些补偿,对方能够下台,自然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终究只是一个红衣主教而已,又不是教皇本人,有欧洲的联合管理部门压制,他们应该也不敢太过造次。

    许半生的为人,史一航是清楚的,他如果一开始是什么态度,这个态度就会贯彻始终。

    如果许半生愿意把那两件法器交出来,归还对方,就表示他愿意退一步。可现在,许半生明显是半步都不想退,就像是当初对待昆仑派一样,紫玉冰蝉也可以算作是昆仑派的镇派之宝,许半生还不是挡住了一波又一波来找麻烦的昆仑门人?

    昆仑派在国内可也是首屈一指的门派,在某种角度来看,甚至是超越太一派的存在,太一派过于独来独往,而昆仑派却是开枝散叶满满堂堂一大家子人呢,真要拼起来,许半生和林浅纵然实力再强,也不可能是整个昆仑派的对手,累也把他们累死了。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门派,许半生也是强硬到底,半点面子都没给,更何况一个连进入共和国境内都会有顾虑的圣教廷?

    圣教廷的有生力量,一个教皇,十几个红衣主教,五六十个紫衣主教,大主教也不过二百人左右,再加上二百人的圣骑士团,其实一共也就五百可堪一战之人。跟共和国的术数界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光是昆仑派可堪一战的弟子,怕是都足以消耗圣教廷一半的数量了。若是再加上茅山,足以跟整个圣教廷拼个玉石俱焚。

    而且,圣教廷还绝不敢倾巢而出,在欧洲,还有虎视眈眈的黑暗教廷呢,甚至,还有吸血鬼和狼人,别说圣教廷倾巢而出了。哪怕是出征一半,欧洲术数界的天闹不好就能变了。

    许半生一个人就搞得昆仑和茅山鸡飞狗跳,又怎么可能怕了圣教廷这个外强中干的教派?

    可这只是实力对比而已。要知道,圣教廷下边。还有个梵蒂冈教廷,那是面对凡人,替他们征集信仰之力的源泉。

    换成普通的教廷,那成员可就太庞大了,据不完全统计,全球的基督教徒人数超过二十亿。真要是跟圣教廷发生大规模的冲突,必然会影响到整个基督教,那可是泛及全球的风波。

    所以说。真要比较有生力量,西方的那些修行者真算不了什么,让十七局投鼠忌器的正是其广泛到堪称恐怖的教众数量。

    仅仅在共和国,基督教徒的数量怕是就在一个亿左右,这还是在册人数,那些算不得太虔诚的基督徒,数量就不可估计了。

    而佛道二门,真正皈依的佛教徒,不过两千万而已,而真正的道教徒。数量只会更少。

    很多宣传都说共和国佛教徒有七八亿,道教徒也有六七亿,可这其中九成以上。都是并没有确切的宗教信仰,只是遇神拜神遇佛拜佛而已,真要问起这些人,他们遇到上帝甚至真主安拉,只怕也是会拜一拜的。

    基督教,也就是圣教廷领导下的宗教,其真正恐怖的地方不在于圣教廷的修行者的实力,而在于他们对于宗教的影响发挥的特别淋漓尽致。基督教将他们所有的信徒都登记在册,从出生开始就打上重重的信仰烙印。并且每周都有礼拜这样的集会,这跟佛道二门的宣传。是完全不同的。

    许半生当然没什么可担心的,圣教廷几乎没有人有可能是他的对手。而且东西方术数界的实力对比,也几乎注定圣教廷不敢大张旗鼓的侵入到共和国境内。可十七局考虑事情不同,他们必须防止圣教廷以其庞大的信徒数量来对共和国进行另一种形式的入侵。

    史一航突然觉得无比的头疼。

    这一切,许半生都看在眼里,他也不是不明事理之人,他很能明白史一航的难处在哪里。

    “好了,兔兔,你出去吧,跟朱弦先回去。”

    许兔兔点了点头,告退出去,然后许半生才又对史一航说:“史先生,刚才你来之前,我就已经进行过一个简单的推演,这件事,不可能像你想象的那样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所以,就不要再去想着归还对方的法器可以让对方勉强下台了。我能推演,你们也能,这个你可以回去之后再着手。”

    史一航叹了口气,道:“我还能不相信许少么?既然许少这么说,看来这件事真的是无法善了了。”

    “不会这么结束,不代表无法善了,这件事,很可能未必就像你们想象的那么复杂。”

    史一航一愣,急忙道:“此话怎讲?”

    许半生还是微微笑着,道:“一代教宗,你觉得彼得二世应该是个什么样的人?尤其是现在这位教宗,他算是子承父位了吧?圣教廷显然不是世袭制,而彼得二世能够从他父亲手里接过教宗这个位置,这说明什么?”

    史一航脑筋急转,有些迟疑的说道:“许少的意思是说现在这位教宗是个思虑极为周全之辈,这次的举动却明显有些冒失,再如何,他也不应当让克里斯?安图斯不经我们的渠道就跑来吴东兴师问罪?”

    许半生含笑颔首,道:“这显然是个很大的问题,哪怕那个亨利是他们圣教廷数百年来最为天才的天才,可圣教廷一贯的教义是要寻求最大化的教众信徒,而不是个人实力的扩张,所以,我以为,那个亨利在圣教廷,尤其是教宗本人的心里,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重要,更加没有外人想象的那么重要。那么,亨利回去之后不管他说了些什么,不管他做了些什么,彼得二世不经考证就贸然差人进入我国境内,还是用的这样的不恰当的方式,这里头显然有他自己的考虑。”

    史一航沉默了,半晌都不曾开口。

    许半生又道:“而且,大概贵局还并不知道,除了这两个已经死了的圣教廷的人,还有一方势力进入到了吴东的范围。”(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