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63章 张柔柔修道

第0463章 张柔柔修道2017-11-11 22:26:10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没见,张柔柔却好似脱胎换骨一般,整个人的气质都不同了。她的灵体越来越接近大成,加上石大定教其武功,苏岩也在暗中教授张柔柔修行的基础法门,她整个人越来越有一种出尘脱俗的感觉,容貌虽未有变化,但看上去却是愈发漂亮起来。

    张柔柔告诉自己的父母,她要修道,这让张文标夫妻俩大惊失色。

    自从张柔柔跟许家那位似乎最不成器的少爷许中良建立恋爱关系以来,张文标的生意可谓是顺风顺水。因为许家现在的重心完全转移到新能源的业务上,一诺集团原本的许多业务甚至是直接被砍掉了,只留下了一些能够迅速获得资金的现金奶牛式的项目还在继续。而那些停顿下来的业务,很多都交给了张文标的公司去做。

    吴东地头上,江东省范围内,多数的富贾都知道了张家要和许家结成儿女亲家,对他们也是大开绿灯,张家的资产,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增加了太多。

    这样的一个大好局面下,张柔柔却突然说要去修道,这怎能不让张文标大吃一惊?

    也算是入了修行的门,张柔柔虽然还不能如同一个真正的修行者那样进行推演,可是灵体的感知能力却是远超常人的,如今的张柔柔可说是心思巧慧,她说完自己要修道的话之后,一看到父亲的表现,就知道张文标心中的担忧是什么。

    现如今的张柔柔,对于人间的富贵已经不甚在意了,体会过修行的快活,即便是跟许中良在一起的时候,男女之间的那点子事也不再如往常那般令其兴奋。甚至于,看到父亲的表现,张柔柔心里略感失望。难道财富要比女儿的幸福还更重要么?

    原本可以立刻说清楚的,正因为心底的那一丝丝失望。让张柔柔并没有告诉张文标修道不同于出家,而且道门的出家和佛门也并不相同,并不需要持男女之戒。

    张文标低头沉思良久,抬起头来看着张柔柔,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的摩挲着女儿愈发细嫩的面庞。

    叹了口气,张文标道:“柔柔,为何会想起修道呢?你知道的。我们张家的财富在国内富豪之中虽然还排不上号,不过保你几世无忧却是不成问题,你为何会选择这样的一条路?”

    张柔柔平静的笑了笑,道:“爸爸,偶然间接触到道法,这让我感觉到快乐。而这些财富,只能给我富足的生活,却并不能让我真心的快乐起来。我并不是在跟您和母亲商量,我只是在通知你们,我要去修道了。”

    张文标的妻子听罢急道:“柔柔。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通知我们?我们是你的父母,你怎么能这样跟我们说话?”

    张柔柔的哥哥张绍亭也开口道:“妹妹,咱们是一家人。遇事总归是有商有量,跟家里人,说什么通知,你实在是过分了。”

    “妈妈,哥哥,我并没有冒犯爸妈的意思,我只是在表达我真实的想法,也是在告诉你们,任何的劝诫都是没有用的。我意已决。”

    母子俩面面相觑。他们很早就发现了,自从张柔柔跟许中良基本可以算是确立关系之后。这个女儿(妹妹)就一点点的变得刚强起来,也越来越有自己的主意。而以前的张柔柔,不敢说是逆来顺受的性格,至少也是没什么主意的人。

    当然,他们并不明白,张柔柔并不是因为跟许中良的关系,觉得自己有了更强大的靠山才会变得如此,而是因为从那时起,她便已经在被改造为天生灵体,是灵体的逐渐完成,给她带来的这种改变。每一个天生灵体,都是这个样子。

    母子俩都觉得有些失望,对母亲而言,张柔柔是她的骨血,对大哥而言,张柔柔是他一直保护的妹妹,可现在,这个柔柔弱弱的小丫头,竟然因为有了一个家世背景强大的男友,就对自己家人的态度完全变了,这怎能不让他们感到寒心?

    倒是张文标,在思索了半晌之后,又问:“柔柔,你真的想好了?”

    张柔柔郑重的点点头。

    “好吧,既然你决定了,我这个做父亲的也唯有支持你。反正现在出家在室的也就那么回事,什么时候你觉得修道无法带给你快乐,再回来便是。做父母的,终究是希望自己的儿女快乐,你说的不错,快乐就好。”

    “文标……”

    “爸……”

    这是张文标的妻子和张绍亭在喊,他们显然不太理解张文标的决定。

    张文标摆摆手,道:“做母亲的,还有你,做大哥的,难道就不希望柔柔快乐么?既然她现在觉得修道是快乐的事情,那就让她去做吧。公司的规模已经很大了,许家也不至于为了这点儿事情就报复我们。何况,就算是把公司卖了,咱们张家的财富也足以几辈子无虞,难不成你们非要逼得柔柔不开心么?”

    张绍亭母子俩哑口无言,其实更多的也就是意外而已,还有就是对张柔柔态度的不满,真过了这个坎儿,心里终归还是血浓于水。

    张柔柔略感意外,很快她就明白了,自己刚才误会了张文标。心底的失望一旦消除,取而代之的就完全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她不禁有些羞愧,换做是她,别说是自己的儿女,就算是一个朋友,突然表示自己要去修道,她肯定也会大吃一惊,表现不够自然的。而张柔柔却将张文标的震惊视为他对财富的贪婪,张柔柔的心里也不禁有些不好受起来。

    “爸,您说什么呢?我只是修道而已,又不是要出家,您这是想把我赶出去么?”

    听到张柔柔这话,张文标又是一愣,随即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你要搬到道观里去住,原来不出家啊……”

    “而且。你们也不用担心,道家有好多流派呢,我修的这一派。也没有戒规,我和中良的关系还是会继续下去。别说我不出家。就算出家了也不会影响我和他恋爱的啊!要是让我为了修道放弃中良,我也舍不得呢!”

    再听到这话,张家上下顿时都是长吁了一口气,原来,大家都误会了张柔柔的意思。

    “你这丫头,说话说一半,把妈担心死了。”

    “妹妹,你别生哥的气。哥刚才一来是太过惊奇,二来是担心许家会因此对我们家报复,你也知道许家大少有多大能耐……”张绍亭说到这里,不由得想起许半生的身份好像也是个道士,莫非……

    “妹妹,你不会就是跟着许家大少修道吧?”

    张柔柔笑着摇了摇头道:“许少算是领我入道门的人,但我修道,却不是跟着他。许少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带着我修道。”

    张家三人一听,心道原来如此,既然是许半生的主意。他们就更加不敢反对了。至今为止,张文标犹自还记得,那日许半生到他们家来拜访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气度,当时张文标一家觉得不愧是数一数二的富豪之家的大少,这风采就是不一般,可后来张家也接触到一些即便不如许家也和许家相去不远的富豪,那些家庭的大少小姐虽然也都高高在上,却绝没有许半生身上的那股气势。后来再想,这是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只有在那些手握重权把持一方的高官身上才能看到,用气吞山河来形容都不为过。

    可以说。张文标一家人,对许家的敬畏之心。还没有对许半生一个人的敬畏之心严重。

    张文标的妻子甚至偷偷跟自己丈夫说过:“我怎么觉得许少身上的那种气质,跟那个迦楼罗很相似。只是多了几分大气,少了几分阴鸷。”

    对此,张文标深以为然。

    跟家里人说清楚这一切之后,张柔柔便又去了石大定那里。

    石大定的武馆现在也已经鸟枪换炮了,弟子越来越多,石大定本人也越来越有一派宗师的气势。

    张柔柔进入武馆的时间虽然不长,可实力的增长却是整个武馆上下最快的,甚至于,短短时间以来,张柔柔都快要能跟这些弟子的大师兄,也就是石予方一较高低了,加上张柔柔人长得漂亮,气质也越来越超凡脱俗,在武馆里也很受欢迎。

    一进门,就有许多弟子跟她打招呼,很是亲热。

    张柔柔没看到石大定,便问:“师父呢?”

    “小师叔来了,师父跟师叔在里边喝茶呢。”

    众弟子口中的小师叔,只能是许半生,张柔柔一听,脑海中也不禁浮现出许半生那半仙之姿,顿时加快脚步朝着里边走去。

    进了厢房,张柔柔看到果然是许半生坐在屋里,石大定正笑呵呵的给许半生倒着茶。

    “师父!”张柔柔先喊了石大定一声,然后才看着许半生说:“许少。”

    石大定立刻换了一张严肃的面容,说道:“既然叫我师父,就该称呼半生为师叔,许少许少,没有规矩!”

    张柔柔赶忙改口:“小师叔!”

    许半生倒是温和的一笑,道:“别听师兄的,你这个弟子只是暂时的,你始终是昆仑的门人,咱们单论,你还是就叫我许少就好。”

    张柔柔有些尴尬,看着石大定,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石大定摆摆手,道:“也罢,既然小师弟如此说,你以后就还是叫他许少吧。你不在外边练功,跑进来干什么?”

    “听说许少来了,我就进来觐见一下。”张柔柔这才从容的说到,到底是天生灵体,若不是因为许半生在这里,她也不至于失态。

    许半生点点头,道:“柔柔,你过来。”

    张柔柔依言走到许半生的身边,许半生抓起她的一只手,轻轻的扣在了她的脉门之上。

    “不错,灵体将成,再过个十天半月,你就可以跟着玉瑾子苏岩回昆仑去了。”许半生放开了手。

    张柔柔却是款款拜下,道:“许少,我不想上昆仑。”(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