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67章 方琳的使命

第0467章 方琳的使命2017-11-11 22:26:15Ctrl+D 收藏本站

    方琳瞳孔疾收,身形也慢了下来,她看到眼前一道青灰色的身影闪过,一个很是危险的信号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当即半空中一转身,竟然生生的刹住了闸。

    “无量天尊。”来人口宣道号,手持一柄拂尘,年纪大约在四十岁上下,颌下三绺长须,属于那种过眼就忘的典型道士形象。

    方琳虚眼望去,那道士已经把张柔柔死死的挡在身后,也不知道对方是哪门哪派的道士。

    “又来个道士,呵呵,今儿倒是奇了怪了,这么个小丫头背后,还真是有不少高人啊!”方琳扭脸看了看石家父子,心底开始生出点点寒意,之前她还没想过要伤人,只是为了张柔柔而来,可现在,她真的是起了杀心了。

    许半生的确是个让她感到很头疼的人物,但是,为了自己,她也顾不得许多。她现在沉疴积疾在身,不用别人说她自己也知道到了快要病入膏肓的时刻,许半生是否有能力救她她还不知道,可是许半生不愿意出手这一点她是看得很明白的。

    她也不愿意再去求许半生,心底对于许半生的那种爱慕,已经让方琳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情,她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以跟许半生势均力敌的面目再次站在他的面前,而不是现在这样,以完全仰视的姿态面对他,更加不想去求他。

    其实方琳很清楚,哪怕自己有一天在实力上已经可以跟许半生抗衡了,恐怕许半生的眼里依旧不会有她。方琳从不是个妄自菲薄的女人,甚至有些自大,但即便如此她依旧能够看得清楚,许半生身边的那些女人,无论哪一个。都比她更出色。

    于是,对于许半生根本没将其纳入视线之内的行为,方琳又有些愤怒。那种夹杂了自卑和爱慕的愤怒,混杂到一起。形成了如今方琳对于许半生那极为复杂的感情。

    方琳想把许半生打落尘埃,想要看到许半生有朝一日低下他那仿佛永远云淡风轻的头颅,让许半生跪倒在自己的脚下,****自己的脚趾。然后,当然是要让许半生成为她的性|奴,没日没夜的享受许半生的身体。

    但是现在,方琳也知道这不过是一种奢望,哪怕她再如何勤学苦练。也不可能在实力上完全超越许半生,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许半生突然被废,那需要出现一个更强大的人。

    如今,那个更强大的人出现了,他就站在了方琳的面前,方琳甚至一点儿都无从察觉,只是在一觉醒来一睁眼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个人出现在她的床边。

    而她床上那个面目清秀的小男生,已经是一具僵硬的尸体了。

    那仅仅在昨夜还跟方琳欢好无限。如此温热的小鲜肉,却在方琳睁眼之后已经冰冷如铁。

    方琳当然受到了惊吓,她不知道坐在自己床边的男子是谁。

    更加奇怪的是。方琳仿佛觉得这个男子看上去有些眼熟,但记忆告诉她,她绝未见过这名男子。

    甚至于,方琳第一眼看到这名男子的时候,觉得他大概有五六十岁了,可多看两眼,却又觉得他似乎只有三十来岁,甚至更加年轻。

    怔怔的抱紧了被子,方琳已经完全清楚。眼前这个男子,比她的实力高出太多。甚至于,比她此生所见过的任何人的实力都强。许半生或许都不是他的对手。

    “你是谁?”方琳问到。

    男子微微一笑,方琳突然觉得他的笑容和许半生很相似,但那种感觉只是一瞬间,这个男子当然不可能是许半生,也不可能跟许半生有血缘关系,他身上的那股阴冷的气息,是许半生绝不会有的。

    “我姓莫,你可以叫我莫大师。你大概已经知道自己身染沉疴,命不久矣了吧?”

    一句话,方琳就已经可以无视这个男人的身份了,他戳穿了方琳最大的秘密。

    这段时间以来,方琳已经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头,自幼习武,现在却有一种功力尽失,仿佛散功的感觉。

    而且,身体几乎所有部位,都有一种奇怪的疼痛,当她不经意的时候,这种疼痛无时不刻的折磨着她,可当她集中精力去试图感受这些疼痛的时候,它们却又消失不见了。

    心神越是放松的时候,方琳就越是觉得浑身如同散架一般的疼痛难忍,甚至在和男人****的时候,方琳也再感受不到那种男女之事的快乐,反倒会觉得痛苦无比。因此,她甚至已经杀了好几个人了。

    床上的这个小男人,其实是方琳自己杀死的,只不过方琳刚醒的那一刹那,浑然没有想起。而现在,方琳在得到莫大师的提示之后,终于想起了头晚的种种。

    这个小男人是她手下的碎催帮她找来的,吴东艺术学院表演系今年的新生,真正的小鲜肉,甚至是个童男子。

    方琳有些激动,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将这个小男人带回了自己的家。被亲吻抚摸的时候还好,可当她终于骑在那个小男人身上的时候,原本应该很快乐的事情,却变得令其痛苦无比。

    身体发软,方琳便躺了下去,偏偏那个小男人还以为是他战斗力太强,使得方琳瘫软如水,她脸上的痛苦表情,也让那个小男人误会成是激爽到了极致的扭曲。于是小男人在她身上更加酣畅淋漓的驰骋起来,完全不知道此刻的方琳在承受如何的痛苦。

    当他终于低吼一声交货之后,方琳才逐渐觉得自己的魂魄回到了躯壳之中,四肢也开始逐渐恢复知觉,身上的痛苦渐渐消失。

    这个时刻,身边那个原本鲜嫩无比的小男人,自然就变得面目可憎。

    偏偏这个小男人还以为自己很强,问了一句:“舒服么?”

    方琳横眉冷对,怒道:“你以为你很强么?”然后她猛然低下头去,含住了小男人胯间那瘫软的东西。小男人开始有些惊惧,但当方琳俯下身之后,他再次误会。认为这是方琳的某种变态爱好。他的经纪人早就跟他说过,伺候好方琳。自然前途无限,他早已做好了一切的心理准备,而在见识到方琳的魅力之后,小男人甚至觉得,哪怕没有任何好处,这样的一个女人也绝对是会让自己轻易的拜倒在她的裙下的。

    可是很快,小男人就发现了不对劲,自己身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大量的通过方琳的嘴被吸走。他迅速感觉到了痛苦。

    幸好,这种痛苦并没有持续多久,并且,在痛苦之余,还是伴随着抽搐般的快感的,短短几分钟之后,小男人就在这种痛并快乐着的感受之中,结束了他短暂的生命。临死之时,他的脸上还呈现着那种既有痛苦又有无尽快乐的复杂表情。

    而方琳,也沉沉睡去。直到刚才醒来。

    想起昨夜的一切之后,方琳问莫大师:“我是不是已经走火入魔了?”

    莫大师微微一笑,道:“你还不配走火入魔。你当初真的应该听许半生的话的,他试过救你,可你却依旧沉浸在男女之事之中。如今的你,只怕许半生也无能为力。”

    方琳大骇,但是很快她就意识到,既然莫大师来了,这个神秘的男人就一定是有解决的办法的,否则,他不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求莫大师出手相救。”

    莫大师笑了。显然他对方琳的表现很满意,随后。他站起身来,竟然缓缓的除去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方琳不明所以。只是任由莫大师趴伏在自己的身上,侵入,然后是她早已烂熟于心的那一切。

    不同的是,方琳很久都没能感受到男女之间的快乐了,可是这一次,莫大师却并未给她造成任何的痛苦,有的只是一如从前的那种满足感。

    方琳开始在莫大师的身下辗转承欢,喉间也发出放肆的*,时隔数月之后,再度体会到了男女之间的那种原始快乐。

    结束了一切之后,莫大师问方琳:“感觉怎么样?”

    方琳放浪惯了,也没有什么羞耻之心,当即说道:“莫大师,你简直太棒了,我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快乐了。并且,在我尝试过至少上千个男人之中,您绝对是最能让我感受到*的那一个。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我还想要。”

    莫大师却并未满足方琳,他说:“这种快乐你很容易就可以得到,我现在教你一种心法,你先修习一番。但是这个心法,只能暂时的控制你的状况,并不能根治。如果你能帮我完成一件事,那么我就会将完整的心法传给你。修习过完整的心法之后,你再也不会有从前的痛苦,并且在每一次欢爱之中都能体会到刚才的那种快乐。以后你的快乐,将不取决于男人,而取决于你自己的心法修行。”

    方琳大喜,忙问莫大师是什么任务,于是,她才会在今天出现在这里。

    莫大师的任务,是要求方琳杀死张柔柔。

    方琳当然想不到这家拳馆会跟石予方有关,更加想不到会跟许半生有关,她只想尽快的完成莫大师交给她的任务,以便换取完整的心法。在修习过心法的残篇之后,方琳已经暂时的恢复如昨,但是她却能够明确的感受到,想要真正的恢复,必须拿到完整的心法。

    可是当知道这家拳馆跟许半生的关系之后,方琳就收敛了杀心,原本打算鸡犬不留的她,只打算干掉张柔柔一人。

    而石家父子的阻挠已经让方琳很恼火了,现在这名道士的出现,让方琳明白,想要绕过他们杀了张柔柔,已经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那么,就全都杀了吧。

    或许,在杀掉他们之前,可以先享用一下石予方。

    先杀这个该死的道士,然后再杀石大定,等结束了张柔柔的生命之后,才是石予方。(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