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69章 无非一死

第0469章 无非一死2017-11-11 22:26:17Ctrl+D 收藏本站

    说来也怪,若论实力,石大定在昆仑派那两名道士手下恐怕都走不出三招五式,而那两名道士已经是一死一重伤,方琳干掉他们也不过就只是半分钟的事情罢了。

    偏偏石大定对上方琳之后,方琳却束手束脚,崆峒派花架门的灵巧功夫使出来不及十之二三,石大定虽然挨了方琳几下,可都并不致命,也仅仅只是使其受挫而已。

    并且石大定糅合了厚土功的拳脚,打在方琳身上,也能将其逼退,甚至让她也受些轻伤。

    眼看着石大定嘴角已经沁出鲜血,但却依旧能够坚持跟自己缠斗,时间过去了数分钟,方琳不禁渐渐变得焦躁起来,有这几分钟,石予方足以将张柔柔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方琳没有忘记,莫大师跟她说的很清楚,今晚必须杀了张柔柔,若是午夜之前还杀不了她,就不要再去尝试了,因为他绝不会将那门心法再教给方琳。

    方琳不明白,自己的实力已经得到大幅的提高,而石大定不过是个耳之境巅峰的武者,平时遇到这样的人,几乎是在一拳一脚之间就能打发了,今天这是什么情况?为何石大定看上去比一个舌之境的人还要难以击败?

    石大定心里却是清楚无比,难怪许半生说他是破劫之人,厚土功对方琳显然有着极强的克制作用,在厚土功与大地连为一体的厚重之下,花架门的灵巧完全被限制住了,缺乏身法的配合,方琳纵然在力量上有些优势,可优势也就不那么明显。

    方琳在武学上并不用心,她以往遇到的都是些凡人。自然可以很轻易的被打发。而石大定却是在捉云手上下了二十年的功夫,之前的根基更是打的牢靠无比,许半生将其纳入太一派门墙之后。更是指点了他很多,这让石大定的底子是相当浑厚的。

    厚重破灵巧。浑牢的基础又恰好是方琳所不具备的,二者相加,才让石大定越过两个境界,跟方琳打了个不相上下。

    但是石大定心里也明白,目前的不相上下,也不过是他在强撑罢了。境界毕竟相差太多,时间再长些,自己终将还是会死在方琳的手里。

    能够完成许半生交给他的任务。石大定已经心满意足了,多年前他练功走火入魔,双腿残废,早已生无可恋,若不是为了儿子,他早已不在乎自己的生死。现如今儿子已经长大成人,并且有许半生这样的人照顾他,石大定对死亡就再也没有任何感到恐惧的地方。

    无非一死。

    ************************

    石予方抱着张柔柔离开了拳馆,双眼噙泪,可他知道。既然已经出来了,那就必须保证张柔柔的安全。

    拳馆本就在比较偏僻的地方,附近也少有出租车。石予方只得一路抱着张柔柔狂奔,希望可以尽快的坐上出租车,将张柔柔送到小师叔许半生那里去。

    身后的情况,石予方已经无暇操心了,他已经看到两名昆仑的道长被方琳轻易的击败,石大定的厚土功对方琳诚然有一些克制作用,却也有限的很。方琳之所以没能立刻追出来,完全就是厚土功的功效。可方琳击败甚至杀死石大定,也必然是迟早的事情。

    石予方已经心如刀绞。那可是他的父亲,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许半生为何会让石大定来做这个破劫之人,他们父子俩联手也显然不是方琳的对手啊!

    情思有些恍惚了。石予方浑然没有注意到前方一辆车子正疾驰而来,幸好车上的人看到了他,一脚急刹车,那车子几乎就在石予方面前不足半米处停了下来。

    车里的司机并未斥骂石予方,因为他认出了石予方,知道这是自己妹妹的师兄。

    急忙推开车门,张绍亭此刻也看出石予方怀里抱着的正是自己的妹妹,他急道:“石先生,我妹妹她怎么了?”

    石予方也认出张绍亭,二话不说就将张柔柔交到了他的手里。

    “柔柔没事,她是被我父亲点了穴,几个小时以后自己会醒。你现在开着车带着她,不要在任何地方停下来,一直往北边开,开的越远越好,有人要杀你妹妹。这件事你不要声张,小师叔会解决掉的。等到事情解决了,我们会给你电话,到时候你再回来。”

    张绍亭大惊,有人要杀张柔柔?这简直就是他无法想象的。

    石予方说完了,也不管张绍亭的反应,立刻掉头回去,速度之快,让张绍亭看得目瞪口呆,这种速度,世界纪录的缔造者博尔特,在他面前只怕是个蹒跚学步的孩子而已。

    也不敢多问,也没法儿多问,总之先按照石予方的话去做就好了。

    张绍亭立刻把张柔柔抱进了车里,然后开着车,直朝北方而去。

    *****************************

    石大定知道,自己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他只希望自己的儿子已经处理好了一切,张柔柔也因此可以逃出生天。

    时间过去了十几分钟,这已经到了石大定能够坚持的极限,按照石予方的脚程,哪怕全靠奔跑,这会儿也该在十公里之外了,并且方向未知,方琳想要追上他也不是那么容易。

    看着眼前方琳那已经愤怒到变形的脸,石大定的嘴角满是鲜血,却露出了一丝胜利的笑容。

    方琳看到他的笑容,更是怒不可遏,拳脚愈发凌厉的同时,口中厉喝道:“为了一个小姑娘,石师傅你这样真的值得么?你说不定还会因此害死你的儿子,而原本,你们父子俩都可以成为我的闱中佳客,我随随便便帮你们一把,足够你们此生享受不尽。可现在,你还能挡我多久?真以为小方方带着那个丫头走了。我就找不到他们了么?”

    正说着,石大定却是门户大开,已经没什么力气再抵抗了。方琳一掌印在他的胸口,石大定顿时如同断线的风筝一样。被拍了出去。

    一道身影出现在大门口,恰好接住了石大定,来人嘶声厉呼:“爸,你怎么了?”

    石大定只觉得胸口至少断了两根肋骨,大喘着气,却是骂道:“你回来做什么?柔柔呢?”

    “爸,你放心,柔柔很安全。这个女人一定找不到她。”

    说罢,石予方扶着石大定在门内的台阶上坐了下来,然后一挥双掌,纵身扑向方琳。

    “混小子,你给我回来……咳咳……”石大定大急,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儿子绝不可能是方琳的对手,可内腑早已受伤的他,又断了两根肋骨,却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咳嗽之间,鲜血不断的涌出。石大定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冲上去和方琳战成一团。

    方琳也受了些伤,见石予方扑上来,她倒是真的有些束手束脚起来。

    从本心而言。她真的不想杀了石予方,虽然这段时间,她幻想的对象主要是许半生,但她也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有跟许半生哪怕一夜欢愉的机会,反倒是石予方,她觉得还是有些希望的。

    纵然许半生一定会阻止,可真要是石予方自己愿意,他这个师叔总也不能横加干涉吧。

    而且说实话,单纯从颜值上来说。石予方绝对是方琳所见过的男人之中最为出色的一个,这种小鲜肉。正是方琳极为渴望的。

    今日前来虽是为了杀人,可看到石予方之后。方琳也是心动不已,反正已经把许半生得罪了,那么石予方,也就可以采取一些强制手段使其成为自己的床上之宾。就在刚才,方琳还想过,其他人尽可杀了,直留一个石予方,她要好好的品尝一番。

    万万想不到,石大定竟然能够在自己手中撑那么久,现在石予方又回来了,杀死张柔柔的任务恐怕真的完不成了。可眼前这个破坏了她计划的小男人,却依旧让她心动不止,方琳真的不想杀了石予方。

    这也就是很短时间内的事情,石予方连续攻击之下,方琳也不得不正视起来。

    她愕然发现,石予方的实力虽然比石大定还差一些,但给自己造成的克制,却近乎相同,甚至于,更多一些。

    这是由于方琳也受了些伤,实力本就不如她刚来之时,而且石予方虽然境界和实力都不如她太多,但是石予方却是五行功法都学了,纵然都还不算大成,可五行功法轮番运转起来,也足以让方琳感觉到极大的威胁。

    “太一派的功夫果然独步天下,一个耳之境中期的少年,竟然能让我感到如此之大的压力,难不成我今晚注定要败在这里?”

    方琳竟然产生了一丝慌乱。

    而石予方也发现了这一点,方琳一开始显然是不想跟自己真的动手,可是几招过后,方琳早已使出全力,自己却依旧可以克制她。

    石大定见状,也放心了不少,他出声指点道:“小方,五行功对这个妖女有克制之效,你不要和她力拼,用甄水功和古木功配合,困住她,小师弟不会不管我们的。等你师叔到来之时,就是这个妖女毙命之刻。”

    石予方心领神会,而方琳却听得是暗暗心惊。

    许半生会过来么?他若是过来,自己在他手里只怕根本走不出一招半式。

    转念一想,方琳突然明白了,石大定只是在虚张声势,许半生一定是被什么事情困住了,否则,他要是会来,又何必让这对父子在这里强撑。只要他站在这里,方琳只怕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你唬我!”方琳怒吼一声,她终于明白,石予方绝不可能成为她的面首了,那么,就杀了吧!

    再如何可惜,也要杀掉!(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