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72章 行事高深

第0472章 行事高深2017-11-11 22:26:21Ctrl+D 收藏本站

    很快,搜索武馆的老者便回到了演武场,一无所获。

    而留在演武场里的老者已经查探了武馆之中躺在地上的四个人,其中一人只需看上一眼便已知道他早已断气,而其他三人之中,唯有石家父子还活着,另一名年长些的道士,也已经因为伤势过重而死亡。

    “再无旁人。”搜索过武馆的老者见另一名老者只是将石家父子扶了起来,便也已经知道了结果。

    “玉瑾师兄,此二人便是许真人的师兄父子么?”

    原来,这两名老者,便是玉瑾子苏岩以及玉阵子秦开元,蹲在地上将石家父子扶了起来的,正是秦开元。

    苏岩点点头,道:“正是。看来他们遭遇了强敌,只是不知石家父子怎能逃脱毒手,我昆仑弟子却都俱已死亡。”

    “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柔柔去了哪里,究竟是被保护了起来,还是已经被强人掳走。”秦开元现在心中满是后悔,死了两名昆仑弟子,这件事虽然痛心,可那也是他们自己的缘法。关键在于张柔柔,那可是昆仑下一代弟子中的希望,天生灵体啊,若是被人掳走,他该如何向龙潜坤交待。哪怕他让苏岩去机场,正是龙潜坤做出的决定,他只是奉命行事,这件事也着实不好交代。

    苏岩看到那两名道士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想了许多,不过他现在虽然依旧是长老之职,可明显是靠边站的长老,秦开元却是太上长老之位,他也只能将自己的疑问和不满放在心底。

    “那也只有救活他们二人才知道了。”

    “他们俩都死不了,师兄,你我一人一个。快些将他们救活吧。”说着话,秦开元从怀中掏出一只小小的玉瓶,从中倒出两颗土黄色的丹丸。分给苏岩一颗,然后二人各自撬开父子俩的嘴。将土黄色的丹丸放了进去,轻轻在嘴唇上一拍,就帮着石家父子二人将丹丸服用了下去。

    随后,二人坐在石家父子二人身后,各自将源源不绝的精气注入父子二人的体内,循着他们的经脉游走一个周天,化开了药力,石家父子很快便悠悠苏醒过来。

    看到救活自己的是两名老者。其中一人也算是跟石大定父子打过交道了,他自然认得那是昆仑派的长老玉瑾子苏岩,急忙想要站起来施礼,可苏岩却拦住了他。

    苏岩道:“道友毋须多礼,不如先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柔柔现在人在何处,她是不是被强人掳走了?”

    石大定原本也只是个虚礼,他只是不想让昆仑的人小觑了他们太一派不懂礼数罢了,既然苏岩这么说了,他也便不再强行站起。

    “玉瑾长老。你二位放心,柔柔没事。”

    听到这话,不管是苏岩。还是秦开元,都放心了不少,只要张柔柔没事,一切就都还在掌控之中。

    “那她现在身在何处?”秦开元问到。

    见石大定眼中有些疑问,苏岩便介绍说:“这位是我昆仑派太上长老玉阵子秦开元,是贫道的师弟。”

    石大定点点头,道:“多谢二位长老出手相救,小方,快给二位长老说说柔柔现在在哪里。”

    石予方也便开口说道:“石予方见过昆仑二位长老。还请原谅晚辈不能施以全礼了。”说话间,他拱了拱手。算是见过。

    苏岩和秦开元点点头,石予方又道:“拳馆来了个人。她要杀了柔柔,原本见到两位昆仑的道长出现,我和父亲以为足以保得柔柔平安了,却没想到那人着实强悍,竟然数招之内就伤了两位道长……”

    秦开元已经有些急了,径直打断了石予方的话,道:“这些等会儿再说,小道友先告诉我柔柔的下落。”

    ‘石予方艰难的咽下了一口唾沫,却并没理会秦开元,而是继续按照自己的思路说道:“两名道长倒地之后,欲与对方辩论,却惨遭对方毒手。父亲见状,知道这样下去恐怕我们谁也活不了,便让我带着柔柔离开,他独自一人阻挡对方。”

    秦开元冷哼一声,道:“你父子二人也不过只是鼻之境而已,若是我昆仑弟子数招之内便身受重伤,你们父子又怎么挡得住?况乎只是你父亲一人?”

    石大定插嘴道:“对方是崆峒派花架门的传人,一身灵巧功夫惊人,又是舌之境的实力,按说我父子也是抵挡不住的。不过我太一派功法恰好对花架门的灵巧功夫有克制之效,所以虽然同样不是对方的对手,但却足以拖延一阵。这个,容后细说,两位长老想必会明白的。”

    秦开元再度哼了一声,望向石予方,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石予方道:“我带着柔柔离开之后,柔柔的亲哥哥突然过来找她,我见他有车,又心系父亲安危,便将柔柔交给了她哥哥,让她哥哥开着车一路向北开,没有消息就不要回头。二位长老,我这就进屋里取手机,给柔柔的哥哥打个电话,让他们回来便是。”

    听到这话,秦开元和苏岩也便放心了许多,虽然石予方可以明确的知道张柔柔是向北去了,可那个崆峒派花架门的人,却并不会知道,她想要找到张柔柔,也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情。

    不过让石予方拿手机这种事就算了,太费时间,他这么走进去怕是且得有一会儿。苏岩一个纵身,便进去找到了两只手机,都拿了出来,交到石予方的手中。

    石予方拿起自己的手机,给张绍亭打了过去,张绍亭此刻已经到了江北,正朝着更北的方向疾驰,见石予方打来电话,张绍亭也是放下了心,还没接听,就知道自己已经可以带着张柔柔回去了。

    一脚刹车,把车子停在路边,张绍亭接听了电话。

    “张先生,已经安全了。你带着柔柔回来吧。柔柔的师门有人在拳馆,你带着柔柔来拳馆便好。”

    张绍亭彻底放下了心,他也听张柔柔说过。石大定只是她的启蒙老师,而真正的师门正是昆仑派。即便张绍亭不是修行中人。不知道昆仑派究竟意味着什么,可光是从武侠小说仙侠小说里,也知道昆仑乃是超级大派。既然昆仑派有人坐镇,那么就是彻底安全了。

    于是答应下来,掉转了车头,又往回城的路驶来。

    “柔柔的哥哥已经带着她回来了,估计半个时辰就能到。”石予方说到,他也知道。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还是留给自己的父亲跟对方交流吧。

    苏岩看了看秦开元,心说你是太上长老,而且又不信任我,这事儿还是你来问吧。

    秦开元扶起石大定,苏岩也便将石予方扶起,二人扶着石家父子进了屋内,让他们坐下之后,秦开元道:“多谢二位道友救下本派弟子。大恩容后再报,今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崆峒派花架门,他们好大的胆子,竟敢来找我昆仑门人的麻烦。柔柔又是如何惹到了花架门的人?”

    石大定摇摇头,道:“应该跟花架门无关,来者叫做方琳,家里有长辈在朝中为官,此女生性放浪,我太一派对她还算有大恩,可她却恩将仇报跑上门来滋事。具体缘由。我也只是一知半解,这恐怕还需要我师弟来向二位解释了。我只说今晚发生的事情吧。”

    秦开元和苏岩尽皆点了点头。石大定便将方琳如何上门,然后又发生了什么等等一切。都跟两人说了。

    听到说石大定父子竟然是在战斗之中突然迈入的鼻之境,之前只不过是耳之境的修为,两人也俱是一惊。

    方琳可是舌之境啊,对付耳之境的武者,那绝对是视若草芥一般,可太一派的功法竟然可以克制她至如此境地,也难怪太一派一向式微,却依旧被视为执天下道门之牛耳的门派,由此可见一斑了。

    当听说方琳已经走火入魔,父子俩有心将其留下却无能为力的时候,二人也是脸色数变,同时感叹道今晚也不知道这城市里将会有多少无辜的人死去,只望十七局的人能够控制局面吧。

    他们以及石家父子,却都并不知道,方琳在离开这里之时,并不仅仅是失去了神智而已,她一身功夫,也俱已消散,如今除了力气比一般女子稍稍大一些,其他跟凡人已经完全无异,再也不可能对凡人造成任何伤害。

    而且,方琳此刻受尽了****,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活该是她的现世报。

    不久,张绍亭也带着张柔柔回来了,张柔柔早已醒来,虽然心系武馆里的石家父子二人,可总不能对自己的哥哥动手,只能任由张绍亭带着她一路向北。幸好张绍亭接到石予方的电话,她知道师门来人,一路心急如焚的回来,一回来看到石家父子都没事,这才放下心来。

    “师叔祖!”张柔柔确定石家父子没事,这才见过了苏岩,可她却没见过秦开元,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苏岩向其介绍了秦开元的身份,张柔柔也见过秦开元,秦开元抓住她的手检查一番,确定无事,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石道友,你方才说许真人早已推演出今晚柔柔有大劫,他为何不自己来帮柔柔一把?有他在的话,花架门那个魑魅魍魉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机会吧?”

    “师弟行事高深,石某不敢妄自揣度。”

    “哼!什么行事高深,无非是想借此强敌,让你父子二人提升境界罢了,可却为何害了我昆仑两名弟子的性命。”

    见秦开元发了火,苏岩赶忙拦阻说道:“玉阵师弟休要恼火,这事,想必许真人会给昆仑一个说法的。”

    秦开元本身就是一生醉心修行之人,人情世故很是匮乏,他还欲再说什么,苏岩却赶忙拉住了他,道:“玉阵师弟,不如我们到一旁说上几句。”苏岩本就长于察言观色,墙头草,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要审时度势,他自然比秦开元看得更远一些,也想到了不光许半生知道今晚之劫,恐怕龙潜坤也是知道的。(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