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73章 让他找我

第0473章 让他找我2017-11-11 22:26:22Ctrl+D 收藏本站

    秦开元这才哼了一声,跟着苏岩到了院中。

    “师兄有什么话,就说罢,他许半生虽然是太一派的掌教真人,哪怕石家父子也算是救了柔柔,可他明明有足够的能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偏偏为了他师兄和师侄提升境界,不惜害了我昆仑两名弟子的性命。”

    这两名道士,其中年长的那个,是他亲传弟子的弟子,也即是他的亲徒孙,这叫秦开元怎能不恼火?

    苏岩却是微微叹了一口气,道:“玉阵,贫道知道自己在昆仑如今已经是边缘人物,腆着脸坐在这长老之位上,也不过是掌门恩赐罢了。你心中恼火,我也明白,可你能否告诉我一句实话,你是不是昨天就已经来了?让我去机场接你,只是一个幌子吧?”

    秦开元老脸一红,心说事已至此,也无需隐瞒了,便尴尬的点了点头。

    “你为何下山?”苏岩又问。

    秦开元道:“奉掌门之命。”

    “让我今晚去机场接你,也是掌门的意思吧?”

    秦开元再度红了红脸,点点头,不好意思开口。

    苏岩叹道:“掌门信不过我啊,不过,换做是我,想必也信不过一个墙头草,是我自作孽。”

    “师兄你别这么说……”秦开元不通人情世故,可苏岩毕竟是他的师兄,他总要客气两句。

    苏岩惨然一笑,道:“你不必安慰我,我自己还能不清楚么?对此,我并无怨言,你也无需担心。我只是问你,你觉得掌门可算出柔柔今晚此劫?”

    秦开元一愣,随即说道:“师兄是说掌门早已算出今晚之事。他也是有意成全那对父子?”

    “只怕不是为了成全他们父子二人,他们的缘法,牵涉其中。但也只是搭了个便车而已。今晚柔柔此劫,恐怕唯有那对父子才能化解。”

    “一个花架门舌之境的女子而已。我倒不信我还杀不了她!若是贫道在场,哼!”秦开元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自信的,更何况,石大定刚才说的明白,对方只是武者,严格说还算不上修行者,秦开元的境界跟方琳的确都是舌之境,可哪怕武功稍逊一筹。难道还不能用道法以及法宝么?

    苏岩苦笑摇头,道:“许真人和掌门都算出今晚此劫,若是能够由他们解决,他们又何苦明知惨烈,依旧如此?掌门不信任我,这一点我能够理解,或许他认为柔柔的劫难会是因我而起。玉阵师弟可知道,上次我与掌门及玉虚师兄一同下山,收下柔柔为我昆仑弟子,掌门动用了一支年剑推演柔柔将来的命数?”

    秦开元摇摇头道:“这我却是不知。”

    苏岩叹道:“这一次。只怕掌门也不会吝啬,至少动用了一支月剑。”

    秦开元无言,心中想到。为了一个天生灵体,既然动用过年剑,月剑的确也不在话下。

    “若真如我所料,掌门必然是算出我若不在此,柔柔便不会有真正的危险,不过是有惊无险罢了。甚至,这也是柔柔的一个考验,以促成她的道心。”

    秦开元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了,他道:“掌门不会怀疑是师兄要对柔柔下手的。师兄无需多虑。”

    苏岩依旧苦笑着,说道:“不管掌门心中如何所想。但恐怕我所猜不虚。推演结果便是我不在柔柔便有惊无险,我若在。只怕……”

    秦开元再度无言。

    “无论掌门与其他门人是否相信我,我自己总归是知道的,我全无加害柔柔的心思。如此,师弟你和我其实是一样的,具体缘由我不甚了了,你可明白?”

    秦开元想了想知道,也就明白了其中的关由。

    “我错怪了许真人?”秦开元道。

    苏岩摇摇头道:“也未必就是错怪了他,但是不管怎样,柔柔的灵体是他发现的,那么柔柔便可说是他让给我们昆仑派的。纵然这其中有他自己的考量,但总归是一份大礼。今晚这件事,无论背后的真相如何,柔柔现在没事,这才是最最重要的。至于清离和明远,只能说这就是他们的命数了。”

    秦开元怔怔半晌,最终还是接受了苏岩的劝解。

    “崆峒派,我不会放过他们!”如今,秦开元也只能迁怒于崆峒派了。

    苏岩又道:“刚才那位石道友也说了,这个叫做方琳的女子,说白了也只是官家后代,强加给崆峒派的,艺成之后恐怕她也从未回过崆峒,漫说崆峒,只怕与花架门也毫无干系,迁怒于他们,也实为不智之举。”

    “那么我昆仑两名弟子的性命,就这么算了?”秦开元怒道。

    苏岩摇摇头,再度叹道:“这件事,已经超出了你我可以掌控的范畴。恕我直言,玉阵你不问世事,一心修行,我又是是尸位素餐之人,此事我看还是报于掌门知晓,让他决断下一步该如何进行吧。”

    秦开元愣了愣,点点头,道:“我这便与掌门联系。”

    总归是现代社会,秦开元掏出一只手机,给龙潜坤打了过去。

    龙潜坤也一直等着秦开元来电呢,简单的了解了一下情况,他彻底放下了心,道:“玉阵师叔,看来此事确与玉瑾师叔无关,柔柔今日也多有惊吓,关键是灵体要过了子时方才大成。今晚不宜多动,你们各自休息吧。明日你们去拜访一下许真人,关于柔柔要入世修行的事情,你问问他的意见。”

    秦开元不解,道:“我昆仑之事,为何要问一个外人意见?”

    龙潜坤叹道:“柔柔今晚此劫多有蹊跷,只怕与上次许真人与我所言之事有关。若真与此事相关,许真人的态度将会决定我们昆仑要涉及多深,而且,此事兹事体大,不容有失,只怕不光牵涉我昆仑一派。与天下道门都有关联,甚至整个术数界。此事玉瑾师叔知道一些,你与他商量着行事吧。”

    秦开元不明所以。见龙潜坤坚决,也只得答应下来。

    “玉阵师叔。你替本座向玉瑾师叔致歉,就说我错怪他了。”

    说罢,龙潜坤挂断了电话。

    秦开元收起手机,刚要对苏岩转达龙潜坤的歉意,苏岩却是摆摆手,道:“师弟无需多言,我心中有数。”

    秦开元见状,也只得点点头。

    回到大厅之中。石大定告诉二人,他们已经通知了十七局的人。这毕竟是在江东地面上发生的事情,十七局对术数界有监管职能,死了人,总归是要知会一番的。

    二人也别无他话,只是表示清离和明远二人的尸体,他们要自行处理。

    不大会儿,史一航便派了两名十七局的人过来,简单的了解了一下情况之后,二人也就回去复命。心中却是惊涛骇浪的,事关方琳啊,那可是跟二号领导有关的人。这件事怕是有些大。

    因为之前出了事,张柔柔自然是不能回去了,便和苏岩以及秦开元一道,留在拳馆,张绍亭自己回去,少不得嘱咐他一大通,让他千万不要告诉父母云云。

    十七局的两名成员回到局里之后,将这边的情况向史一航进行了汇报,史一航也是大惊。也不顾时间很晚了,立刻给许半生打去了电话。

    许半生似乎一直在等待着史一航的电话。接听之后,直接说道:“方琳的事情。你不用多管,如果上边有什么压力,你让他们直接找我就是。”

    史一航本也不想多事,只不过这是他的职责范围,见许半生已经大包大揽,自然也就不再多说。

    随后他苦思半晌,措辞良久,想好了该如何汇报,这才用电脑打了一封电子邮件,将今晚发生的事情向上做了一个汇报,并且将许半生的话附在了最后。

    中央十七局总部接到电邮之后,上下震动,局长大人虽然已经回去休息,可一个电话他就立刻赶回了局里。所有局领导都坐在会议室里开会,讨论该如何将此事汇报给中央领导。

    讨论了一个晚上,大家一致觉得,这件事始终是术数界的常规事务,只不过这次牵涉到的人,跟二号领导,或者说是那位老领导有关罢了,不宜张扬,还是私下跟二号接触一下的好。毕竟,方琳的身份本也是见不得光的。

    会议结束,做出决定的时候,早已是天光大亮,再有半个小时就是上班时间。

    十七局的局长同样苦思措辞,然后亲自到二号领导的办公场所外,恭候着二号的专车。

    一见到二号,便打发走了所有人,单独向二号将方琳的事情做了一个委婉的汇报。

    “许半生说,若是领导和老领导有什么疑问,直接找他便是。”

    二号双眼发直,他当然知道,老领导好不容易才认下了方琳,虽然不可能公开,可在老领导家里是上下皆知的了,如今方琳下落不明,生死未知,这对久病初愈不久的老领导,闹不好又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以前的方琳如何无所谓,可现在的方琳,她也算是救了老领导的命啊。若非方琳,许半生肯定不会出手,现在,他又该怎么去跟老领导说这件事。

    看二号发呆,十七局的局长试着开口道:“首长……”

    二号恍然惊觉,他知道局长的难处,便摆摆手,有些疲惫的说道:“没事了,你先去吧,跟小孙说一声,取消今天所有的活动,我需要静一静。”

    局长点头退了出去,二号却点燃了一支他戒了许久的香烟,在烟雾缭绕之中思索此事。

    最终,二号决定,还是先和许半生谈一谈,这件事暂时还是要瞒一瞒老领导的。

    拿起电话,二号给十七局局长打了过去。

    “立刻安排人手,不管如何,先把方琳找到,无论生死,妥善安置。除了许真人那边,其他所有涉及到方琳的人,一概先控制起来。”

    “是!”(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