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74章 一念之间

第0474章 一念之间2017-11-11 22:26:24Ctrl+D 收藏本站

    二号深知许半生的“习惯”,他是不会离开吴东的,思索停当之后,决定去一趟吴东。

    当然不可能大张旗鼓的去,不过好在专机来回也就是几个小时的事情。

    临行之前,二号还是给许半生去了电话。上次在许半生家里,二号自认为是去“送礼”的,却不想许半生毫不领情,这让二号记忆犹新。

    “许少。”纵然是一个超级大国的二号人物,他依旧保持了对许半生的足够尊敬。

    许半生在电话那头笑了笑,道:“比我预想的晚了一些。”

    “本欲直接拜访,又恐唐突,是以先给许少打个电话。”

    许半生呵呵一笑,道:“不必来了,方琳神仙难救。”

    二号一惊,心往下沉了沉,暗忖往下的话该如何说。

    许半生却又继续说道:“帮老先生治完病之后,我便跟方琳说过,她性格乖张一些,性情纨绔一些,这都不是事,她家的祖荫足以庇佑于她。唯独一点,她学了些不当的功法,号称能够采阳补阴,初期也确有成效,可时间长了,免不了自伤其身。她便是不惹出昨夜的祸端,也是命不久矣,天底下能救她的人只有传她那门残缺心法之人,我也是无能为力。若早在半年多前听我规劝,禁止男女之事,假以时日那心法自破。可她这半年多来依旧夜夜笙歌,早已病根深种,时日无多。昨夜她欲杀之人是昆仑重徒,昆仑上下视若珍宝,你自衡量去。如今她彻底走火入魔,一身功力尽皆散尽,神智全失只应了个不得善终之运。三十余载造孽颇多死后下油锅上刀山都是妄言。可死前还债却是必然的。你也不必费心让人去找她了,死后必现,现在就连我也算不出她的所在。在天道之下。她已经是个被除名之人,三魂已去其二。七魄仅留其一。何时还清了债务,何时才会死去。”

    听许半生说的严重,二号竟然心脏一跳再跳,也是奋斗了一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腥风血雨才走到如今的位置上,可许半生一席话,却让二号不淡定了。

    想了又想,二号还是试探着说道:“难道就不能令其在死前少受些苦?”

    许半生摇摇头。道:“非我不为,是不能也。她如今魂魄各剩其一,除了天道,任何人也无法推演出她的下落。还债是好事,至少她下一世就不用再背负这一生的孽债了。”

    听罢此言,二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是谁害了她?”

    “据我所知,此人名为莫大师,具体身份我也还在推演之中。你不必费心去找他了,此人实力之强。连我都不是对手,天底下只怕唯有师父与他旗鼓相当。我也在寻找他,不久之后我与他必有一战。若能侥幸得胜,我会跟你说的。”

    二号略事沉吟,又问:“许少说方琳死后自现,如今在还债,请问她如何还债?”

    “备受****,饱受折磨,承受人所不能承受。不过你且放心,方琳如今神智全无,自己本身并不会感到痛苦。折磨****她的人,也无异于折磨一具尸体而已。”

    “那等方琳自现之后。我能否惩戒折磨****过她的人?”

    许半生淡淡一笑,道:“你若认为有意义。就去做吧,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人,你动手不动手,他们也活不过数日,也属作恶多端之徒。”

    二号这才点点头,可却依旧有些不甘心的问道:“真的就……”

    许半生打断了他的话,道:“你是一国元首,常人所不知,你都知,既然知道术数界是个什么状况,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么?方琳是自作孽,我提醒过她,也已经属于违逆天意了,方琳的命相本就是个横死的下场。你不用枉费心机了,你也无非就是为了你的老领导而已,以你所在的位置,想要瞒天过海其实并不难,何必执念呢?”

    二号沉默不语,默默的放下了手中的电话。

    走到窗边,推开窗户,二号看着外边那灰蒙蒙的雾霾天,心中感慨良多。

    虽然他对方琳也十分不满,可是他也算是看着方琳长大的,多多少少也有了些感情。如今听到方琳只能落得一个这样的下场,他心里也着实不好受。

    身后响起了敲门声,二号却是浑然不觉。

    秘书有些担心,终于还是大着胆子推开了房门,看到二号站在窗前发呆,便小心翼翼的喊着二号。

    连续四声,二号才终于听到,回过头,眼角竟然已经有些湿润了。

    “首长,飞机准备好了,您看……”

    二号摆了摆手,有气无力的道:“不用了,不去了,跟他们说声辛苦了。”

    秘书始料未及,但还是没敢多问,讷讷的退了出去。

    他走了之后,二号跌坐在沙发之上,仿佛浑身的气力都被抽空了一般,整个人神情委顿,眼中再没有半点神采。

    就这样呆呆的坐到天黑,二号才终于站起身来,拨了个电话出去,对着话筒说道:“帮我找一个女孩子,身高体重要和方琳完全一样,送她去韩国,要让方琳最亲近的人也看不出来区别。”

    对方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挂上了电话。

    “老领导,对不起,我终究还是没能帮你让琳儿过的很好。我并不是想瞒着你,只是……唉……”喟然一声长叹,二号再度跌坐在沙发之中。

    ***************************

    吴东,某拳馆之中。

    秦开元和苏岩略有些焦急的等待着,他们联系了许半生,许半生让他们稍等一会儿,说自己正在过来的路上。

    拳馆的大门被人叩响,不等石予方去开门,秦开元就着急的自行起身。一个掠步就到了门后,双手把住大门两边,将大门左右分开。

    门外站着的。正是许半生,他身边。站着似乎永远都不会离开他身边的李小语。

    “许真人。”秦开元打了个稽首。

    许半生也不去纠正他的称呼了,点点头,笑道:“玉阵道友,终于得缘一见了。”

    秦开元侧开身子,道:“请进。”

    苏岩此刻也走了出来,远远的就打了个稽首,口中称道:“许真人大驾。”

    “玉瑾道友,又见面了。”

    进去之后。许半生当仁不让的坐了主位,石大定本不敢坐下,许半生却拉着他坐在自己的身旁。石予方当然是不能坐的,跟李小语一起,一左一右站在许半生的身后。

    等到苏岩和秦开元也分别落座之后,许半生才缓缓开口道:“小方,你和小语带着柔柔出去走走吧,她恐怕对昨夜之事心头还会有些阴影。”

    石予方赶忙遵命,李小语也便面无表情的跟他一起拉着张柔柔离开了拳馆。

    大门重新关上之后,许半生才说:“二位道长该快些传柔柔筑基用的心法了。此刻她虽然心绪不宁,也受了不小的影响,可这样的情况下。筑建道心的话,反倒会让她的道心坚固的多。”

    苏岩还在苦苦思索,许半生说的话是何道理,可是秦开元是个一心沉醉于修行之人,迅速间就明白了许半生说的是个什么意思。

    “多谢许真人赐教。”

    苏岩皱起眉头,问道:“此刻她心不宁,境不稳,传她筑基心法,岂非会让她道心留有狭缝?”

    许半生含笑不语。显然不想解释。

    秦开元不得已,解释道:“就连天与地尚且无法周圆。道心何尝不是如此?难道你我的道心就是大圆满的么?留下一丝狭缝,这是明缝。反倒会让柔柔知道自己今后的缺陷在哪里。”

    苏岩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每个修行者的道心都不是完美无缺的,但是,很多修行者终其一生也不知道自己的道心缺陷究竟在何处,当然,其敌人也不会知道他道心的缺陷在哪里,也无法针对。可真遇到许半生这样的大能,也并不是完全保险的。

    像是苏岩和秦开元这样修行已经到了精深地步的修行者,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道心的缺陷在何处,便可针对性的进行弥补和保护。可他们都是耗费了数十年的修行,才找到的缺陷。

    而张柔柔,现在等于有了一个从修行伊始就知道自己道心的缺陷在何处的机会,这当然是省去了几十年的修行工夫,对她今后的修行是有大裨益的。

    当然,这只是张柔柔而已,换成其他人,是万万不能如此的。因为,寻常人不管根骨如何,天才如何,若是在这样的状况下进行筑基的修行,只会让他的道心出现两个缺陷,一个是明知道的,另一个依旧需要耗费几十年的工夫才能察觉。

    可张柔柔是天生灵体,她的道心只允许出现一个缺陷。

    “多谢许真人指点。”苏岩心悦臣服。

    许半生含笑点点头,又道:“二位可是想问我柔柔是入世修行的好,还是避世修行更强,是么?”

    二人同时点头。

    许半生又道:“这个只在一念之间,我却给不了你们答案了。”

    “谁的一念之间?”秦开元开口相询,他听得出许半生这句话里的机关。

    可许半生却并不回答,只是含笑看着他,似乎在等他自己的明悟。

    一念之间,就是说生出的第一个念头,可是,这个一念之间可以是张柔柔自己的一念,也可以是她师父龙潜坤的一念,更可能是苏岩或者秦开元这两个执行者的一念,甚至还可能牵涉到其他人。所以,许半生这句话其实非常的模糊,不能一语概之,但是许半生不回答,秦开元就有些难以领悟了。

    思忖良久之后,秦开元终于呼出一口浊气,道:“贫道领悟了。”

    许半生笑着点了点头,道:“玉阵道友也留在吴东罢。”

    “贫道正有此意。”(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