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79章 拒之门外

第0479章 拒之门外2017-11-11 22:26:30Ctrl+D 收藏本站

    李小语接了电话,当然不会为此去打扰许半生,除了炼制往生回天丹的时候,李小语还从未见过许半生的神情如此严峻,自然知道许半生这次闭关的意义重大。

    可没想到,许半生却听到了电话响,自己站起身来,走到李小语身边伸手要来了电话。

    放下电话之后,许半生说:“心念动了,这件事我必须去处理,预感到有事发生,却没想到这事儿会落在付村身上。”

    李小语当然不会说什么,默默的跟在许半生身后。

    出了门之后,李小语才问:“七爷的儿子怎么会跟龙虎山扯上关系?而且,龙虎山不是你们太一派的分支么?什么狗屁道教发源地,张道陵也不过是你们太一派的弃徒而已。”

    许半生摇了摇头,笑道:“不能这么说,彼时只有道门而无道教,张天师对于道学的推广,功勋不可磨灭,若非如此,道教更加不如佛教了。而且他也不是太一派弃徒,只是自立门户了而已,太一派出去自立门户的,又何止他一人。”

    二人刚上了车,付村的第二个电话就又打了过来。

    许半生略感意外,接听之后,就听到付村说道:“许少,我本想按照你的吩咐结束拍卖会,可来不及了,没等我下楼,楼下就已经出了事。”

    “曾武把大公子给打了?”

    付村一愣,毫不思索的说道:“你怎么知道?”

    许半生也不回答,只是叮嘱他:“你不要通知曾文。”

    一句话,说的付村冷汗直流,他正打算结束许半生这个电话之后就打给曾文呢。可是许半生有他自己的考虑,曾文现在已经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了,曾武既然能跟龙虎山的人勾搭在一起。证明对术数界也有了很深的了解,让他知道曾文的变化倒是没所谓,可是让付村看到现在的曾文。非要惊世骇俗不可。

    “好,我不给小文打电话。可是。许少,现在我该怎么办?”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从曾武出手的那一刹那,付村就看得出来,曾武有很强的武功,一点儿都不比乃父差,甚至更强。七爷绝对是整个帮会上下无敌手的,哪怕他去年的高龄。也依旧没有人敢小觑他的一身功夫。而曾武的功夫,只怕还在曾七爷年轻时之上,这就绝非付村的手下能够力敌的了。

    付村对于术数界略微有些了解,也知道,像是许半生这样的人,不敢说万人敌,但是想要干趴下四位数的普通人,并不会是什么难事。这个曾武只怕少说也能以一敌百,拍卖场就这么点儿大,能涌进来多少人?

    若非看出曾武恐怕也成为了修行者。付村也不会如此惊慌,要知道,在曾武出手之前。他也不过是不想跟曾武闹得太难看而已,那时候他还是相当镇定的。可是当曾武说出龙虎山张天师的名头之后,他就知道情况不妙了。只是万万没想到,曾武自己就是个修行者,他之前还以为曾武倚仗的不过是他桌上那两个人呢。

    “先保护好大公子的安全吧,我很快就到了。如果可以的话,你让曾武跟龙虎山那位张天师联系一下,我想见见他。”

    许半生的话语波澜不惊,可付村心里却像是一块大石头落地。安稳了许多。

    如果许半生只是把曾武打发走,那就属于治标不治本。今天他走了,明天他还会回来。许半生也不可能保护他付村一生一世。

    真说起来。今天许半生肯出面,付村已经喜出望外。

    既然许半生说了让曾武联系龙虎山那位张天师,就意味着许半生打算一劳永逸的替他解决这件事。曾武再有能耐,也不可能比张天师强,只要许半生摆平张天师,他一个曾武又算得了什么?

    付村心中大定,立刻答应一声,挂上了电话。

    把电话扔到桌上,付村立刻转身吩咐说:“去,通知所有客人,今天的拍卖会提前结束……”想了想,付村又觉得不好,又道:“算了,还是我自己亲自下去说吧。”

    曾武显然是冲着付村来的,大公子只是赶上了,付村知道,只有自己出了面,下边的局势才会稳定一些。

    手下连忙推开了大门,付村背着双手走了出去。

    楼下已经乱成一团,大公子是何许人也,不了解的也知道他是省委书记的长子,平素里稳重得体,可发起飙来,比那些寻常的纨绔却是要心狠手辣的多。

    今天居然有人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大公子正反连续几个大耳刮,这叫大公子怎么可能忍得下这口气?

    可是大公子的保镖都在外边被拦住了,付村的手下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只能牢牢的把住大门。占据了人数的优势,大公子的两名保镖一时半会儿还真是进不来。谁会想到在付村的拍卖会场里,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

    大公子被直接抽翻在地,嘴角沁血,目光之中似有利锥,只可惜曾武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表姑妈依旧坐着,只是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原本风韵十足的脸上,此刻是点点寒光。

    她比大公子大不了几岁,基本上可以说是跟大公子一起玩着长起来的,随时表亲,可两家走的本来就近,如今一方是江东这个经济大省的省委书记,一方是那七位之一的家人,自然走的就更近,这种简单的政治姻亲联合,谁也不会放过。

    表姑妈和大公子的感情一向极好,辈分虽然查了一辈儿,可两人的关系却像是姐弟更多一些,如今看到自己那骄傲的弟弟挨了打,表姑妈怎能不怒上心头。

    官宦之家的出身,多多少少也都对术数界的事情知道一些,当然,这指的是至少省部级以上的干部家庭。是以表姑妈纵然震怒,可曾武所言的龙虎山张天师在被证实真家之前。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以表姑妈的公爹背景,她还不至于把一个其实早已断了传承,只不过沽名钓誉的张天师放在眼里。这自然有十七局的人料理。可眼前亏吃不起,就算事后可以把对方碎尸万段。吃过的亏,也只能咽下肚子里。

    掏出了电话,表姑妈就想直接联系史一航这个江东十七局的局长了,这时候,付村也正好从楼上走了下来。

    曾武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脸上浮现出阴沉的微笑,口中轻轻的说道:“你终于肯下来了么?”

    这句话。付村竟然听见了,可其他人,却一点儿都听不到,曾武用了传音的手段。

    付村朝曾武这边望了一眼,缓缓的点了点头,然后走向拍卖台上的拍卖师。

    摆摆手,让早已不知所措的拍卖师下去,付村拿起话筒,对着拍卖场里说道:“诸位,很抱歉。今天的拍卖会只能提前结束了。已经拍出的东西,暂且停止交易,过几天我会让人通知各位过来办理成交手续的。当然。如果拍得的朋友不想成交了,我会按照成交的价格将这些东西收下来,所以货主也请不用担心。诸位,抱歉,还请先离开吧。”

    在付村说话的关头,他的手下早已从外边进来,挡在了曾武和大公子之间,将大公子扶起,小声的安慰着他。其中一人告诉大公子,付村已经请动了许半生。他会过来处理这件事,总归会给大公子一个交待。

    听到这话。大公子也就安心的坐下了,面颊浮肿,这几个耳光挨得可是不轻。

    而曾武似乎毫不在意的模样,回到桌边坐下,老神在在的拿起茶杯喝起茶来。

    付村把话已经说到地了,其余的客人自然也就鱼贯而去,很快,拍卖会场里,就只剩下曾武那张桌上的三个人,大公子和表姑妈,以及付村和其手下。

    重新关好了大门,付村才从台上走了下来,脚步平稳的朝着曾武走去。

    他的手下想要拦着他,怕曾武突起发难,付村会吃亏,可是付村却拨开了挡在自己身前的手下,还是坚定的走向曾武。

    “小武,一晃好多年不见了,七爷的身后事,办的都还好吧?”付村站在曾武面前,脸上竟然还带着微笑,一点儿也不像是在面对一个踢场子的人,反倒像是真的在见一个晚辈一样。

    曾武也面带微笑,说道:“付爷好大的排场,我们这些做小辈的,现在想见你一面,真的很难啊!”

    听到这话,付村心中一紧,他几乎已经明白了曾武为何会用这么激烈的方式发难。

    曾武的目的肯定是帮会,这是付村绝不会放手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付村会因此连见都不肯见一见曾武。无论如何,他都是曾经的太子爷,都是曾七爷的儿子。

    看来,是手下的人在没有征询自己意见的情况下,就把曾武拒之门外了。或许,曾武当时的态度不太好,可不管他目中无人也好,颐指气使也罢,都不意味着付村的手下就可以把他挡在门外。

    “有人为难过你?”付村的脸色已经阴下来。

    曾武哈哈大笑起来,他陡然站起身,指着付村说道:“你不会想告诉我你根本就不知情吧?这种戏码,你不觉得太老套了么?付村,帮会是我父亲一手成立的,这幢大楼也是我父亲亲手建起来的,你现在上位了,就敢把我拒之门外,你果然很有老大的气势啊!”

    付村二话不说,转过头,对自己的手下说到:“我给你们五分钟时间,你给我把那个人找到,是谁把小武挡在门外的,是谁不让小武见我的,五分钟,你告诉我!”

    手下满头是汗,急忙掏出电话,走到一边气急败坏的骂了下去。

    要说执行力还是很强大的,也就是三分多钟的时间,那个手下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一问之下,那个手下的脸都白了。

    他顶着满头的大汗,哆哆嗦嗦的低声跟付村汇报说:“对……对……对不起付爷,是……是……是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昨天他刚好在场,于是就……”(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