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80章 原来是圣教廷

第0480章 原来是圣教廷2017-11-11 22:26:31Ctrl+D 收藏本站

    付村黑着脸,声音冷的令人心里长毛。

    “你知道该怎么做。”

    话音刚落,那个手下就已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倒不是想请付村手下留情,而只是单纯的知道帮规是个什么样子。

    这个手下也算是付村的左右手了,当然比不上当初七爷和付村这样的搭档,但他也是一路跟着付村,忠心耿耿这么多年。

    付村知道他那个儿子,今年不过十六岁,还在一所高中读书。书当然是读的一塌糊涂,不过全校上下倒是无人敢惹,他也是骄横惯了。

    以前七爷还在的时候,那小子就已经如此,付村不可能面面俱到的知道这小子所有的事情,只是有一次麻烦惹得比较大,付村不得不出面帮手下把这个儿子救了下来。见微知著,付村是多精明的一个人?他岂能不清楚在他面前乖巧无比的小子是个什么东西?

    付村坐稳了老大的位置之后,手下自然也是水涨船高,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更是嚣张跋扈,不用说了。

    “小武,我知道你不信,不过这件事我的确不知情。若是知道,我绝不会允许他们这样做。无论如何,这件事都是当叔叔的不对,有什么话,咱们私底下说,好么?”这已经是付村很低的姿态了,可是显然,曾武并不领情。

    “叔叔?呵呵。你付村不过就是我父亲身边的一条狗,有什么资格自称是我的叔叔?吴东的地下之王啊,听说夜里过了十二点,这座城市就由你接管了?我倒是想看看,你究竟是怎么接管这座城市的。”

    听到这话,付村的脸色彻底变了。

    不管是七爷。还是他,近些年最致力的,就是要将帮会洗白。纵然免不了还是要在灰色地带打滚,可****上那些打打杀杀。他们是绝不想再碰了。

    那个毛孩子显然是港台****片看多了,什么夜里过了十二点就接管这座城市,别说这是在共和国,真是在港岛,也就是个笑话而已。

    看到付村脸色数变,曾武又冷冷的笑了两声,道:“行了,也别演戏了。你也是有一身功夫在身的。无非是看到我的身手,你知道凭你手下这帮怂包挡不住我,才做出这样的姿态。我若真是那个乖学生,你还会对我这么客气么?不管怎么样,你给我父亲当狗当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不为难你。不过现在既然我回来了,这个帮会还是交给我的比较好。你真以为每个月打点儿钱给我,我就会满足了?”

    整个拍卖场里,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曾武的话,实在太过于狂妄,狂妄到哪怕就是对付村有意见的人也听不下去。

    “小武。你是真不打算好好谈谈了?”付村饶是再如何有城府,现在也忍不下去了。

    “小武也是你叫的?你应该尊称他为曾武阁下。”和曾武同桌的那两个人,其中之一开了口。

    这一开口,又让付村吃了一惊。

    这两个人,一直戴着宽沿帽,低着个头,也看不清他们的模样。

    直到他开了口,付村才发现,这人并非共和国人。而是个金发碧眼的老外,汉语说的算是不错。可依旧带着浓浓的外国腔调。

    付村望向说话的那个人,大约三十来岁。这会儿抬起了头,可以看得很清楚,果然是高鼻梁的白种人。

    “哦,忘了给你介绍,我现在的身份是修道士,是一名教区主教。”曾武得意洋洋的说道,付村却并不了解教区主教是怎么一回事,只是知道这跟西方的教会有关。

    大公子对术数界了解有限,也并不清楚教区主教是怎么一回事,当即开口说道:“大中华区的红衣主教跟我关系也不错,你们教会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嚣张猖狂了?而且,既然是教会的人,还要村长的帮会做什么?”

    可是,他不了解,并不代表他的表姑妈不了解,那位少妇立刻拉住了大公子的手。

    表姑妈了解的也只是一些碎片而已,大概知道,在西方也有修行者的存在,他们的组织叫做圣教廷,而众所周知的教会,其实只不过是圣教廷用以收集信仰行业发展教徒的组织而已。而圣教廷之中,跟教会一样,也有各级主教的区别,可他们所代表的,跟教会的那些主教截然不同。

    “你是圣教廷的教区主教?”表姑妈镇定的开了口。

    曾武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倒是还有个明白人啊!”这句话,无疑是默认了表姑妈的猜测。

    付村心念急转,完全不知道圣教廷是个什么情况,正着急呢,大门被人拉开了。

    门外有人走了进来,同时进来的还有他的一句话。

    “曾武,你这个教区主教进入共和国境内,有没有向我国相关部门报备啊?你既然是圣教廷的教区主教,就应当知道术数界的规矩。”

    曾武脸色微微一变,转身望向大门口,看到进来一个看上去似乎很有些孱弱的年轻人,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美丽无双但却冷若冰霜的女子。

    “我是以帮会继承人的身份进入共和国的,自然无需向什么部门报备。”曾武强自嘴硬着。

    而付村,则是赶忙施礼,口中说道:“许少,您来了!”

    大公子和表姑妈其实早已猜出许半生的身份,只不过他们从未见过许半生,现在见付村这么说,他俩也便一起朝着许半生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许半生对二人微微一笑,道:“二位好,今天的事情,我会替曾武给二位一个交待。也还请二位看在我的面子上,就不要追究这个晚辈了。”

    曾武气的鼻子都歪了,付村自称是他叔叔也就罢了,年纪在那儿,而且跟七爷的确是多年的兄弟。现在进来一个比自己年纪还小的,竟然也敢自称是自己的长辈。还连带着,似乎搞得那个被他抽了几个耳光的大公子也成了他的长辈,这让曾武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大公子挨了打。自然还是有些郁郁难平,可表姑妈却是站起身来。对许半生说道:“既然是许少开了口,这个面子我们当然是要给的。不过我这个侄子只是坚持要按照拍卖会的规矩走,就挨了您这位侄子几个耳光,这总归是要有个说法的。”

    许半生点点头,他身后的李小语身形一闪,突然就出现在曾武的面前。

    然后,李小语扬起手,噼里啪啦就是正反四个耳光。许半生在巴掌声响起的同时,也说道:“这样,女士您满意了么?”

    表姑妈也知道,这已经是最大的限度了,且不谈许半生开了口,即便是以对方那个圣教廷教区主教的身份,她就不可能真的追究下去。无非也就是谴责再谴责,这事儿最终是要交给十七局去处理的。

    大公子倒是觉得酣畅淋漓,挨了几巴掌的气,总算是有人给他出了。

    父亲作为一省大员。几次三番的叮嘱他许半生不能惹,而二号在许家大院吃闭门羹这件事他也知道了,能让许半生出手替他打回这几个耳光。他也就没什么可气的了。

    当即点点头,大公子拱拱手说:“多谢许少,有机会我请您喝酒。”

    许半生含笑点点头,道:“大公子不妨外头稍候,一会儿关于此地规矩的交待,我也一并给你。”说着,许半生看了看抽完耳光已经从曾武身边回来的李小语,李小语便从怀中掏出一只瓷瓶,从里边倒出一颗丹药。递给大公子。

    “服下去,你脸上的伤十分钟就可以复原。”李小语冷冰冰的说到。

    大公子略感茫然。但他的表姑妈却冲他点点头,他这才接过那颗丹药。

    他们这边云淡风轻。曾武却是整个人都懵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许半生竟然会什么表示都没有就动了手,最关键的是李小语一动手,他根本连躲都躲不开,被打完了只觉得整张脸都肿了起来,牙齿也松动了几颗,可依旧陷入深深的茫然之中,完全反应不过来。

    看到大公子和表姑妈准备离开,曾武才陡然大喊道:“你敢打我?!!”

    许半生依旧微笑着看看他,道:“圣教廷也护不住你,不要以为带着两名刚刚替补进圣骑士团的骑士,就真的什么都不用怕了。说起来,他们俩能进圣骑士团,还是因为前不久死了几个圣骑士的缘故。否则就凭他们俩这点儿实力,给圣骑士当个马夫还差不多。”

    那两个老外一听这话,顿时也是脸色一变,身体周围顿时冒出一层淡淡的白光,显然是进入了全神戒备的状态。

    许半生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只是对付村说:“付总,不如你清个场吧,我来跟这个大侄子聊几句。”

    付村立刻使了个眼色,所有手下都匆匆退了出去,付村看得出来许半生的意思是连他也出去,便亲自替许半生关上了大门。

    “今天的事情,以及里边所听到的所有话,都给我烂在肚子里。若是让我在外头听到半点关于刚才发生的事情,或者有一句话被传了出去,别怪我把今天所有人都送到长江里去喂大盖王八。”

    众手下惊呆了,唯唯诺诺的答应下来,只是免不了把目光投向大公子和表姑妈,心道这要是他俩传出去的,咱们也得沉江么?

    里头,许半生却是已经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然后看着曾武说:“曾武,你也坐吧。”

    也不知道为什么,曾武心里其实是很抵触的,但是听到许半生这句话,却竟然还是默默的坐了下来,似乎许半生的话里有某种魔力一般。

    “什么时候加入的圣教廷?你父亲不是让你在国外好好的读书,做个普通人么?”

    曾武讷讷的回答说:“到美国不久,我就接受了洗礼,十八岁的时候成为了骑士,前不久才接受的教区主教的职务……”说完之后,曾武突然醒悟过来,凭什么他问我我就要回答?

    不由勃然大怒。(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