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82章 冒牌天师

第0482章 冒牌天师2017-11-11 22:26:34Ctrl+D 收藏本站

    这时候的曾武几乎已经被打击到体无完肤了,见许半生发问,下意识的就想要回答。

    “是我的……”

    话没说完,就被一名圣骑士打断了。

    “主教大人,张天师怎么还没到,不如您再打个电话催催可好?”说的是英文,许半生倒是也能听懂大概意思。

    曾武恍惚中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差点儿就被许半生套出话来了。

    “你居然还会*术?”曾武盯着许半生的双眼,问到。

    许半生淡淡一笑,摇头道:“哪里有什么*术,不过是引导加上心理暗示而已,这都是西方人发明的,你也算是在西方长大的,连这都不会?”

    曾武一个字一个字的又说:“你刚才所说的莫大师是谁?”

    许半生依旧笑着,对曾武说:“你那点儿小小的术法就别在我面前现了,莫大师是一个意之境的高手,按照你们西方的实力评定,大概相当于使者的地步。”

    使者,在西方的称呼是神使,其地位比教宗还要高,因为整个圣教廷,不过是上帝的仆人,教宗也就相当于一个管家而已。而神使,则是上帝的使者,是代表了上帝意志的人。

    已经有很多很多年,西方的术数界都没有再出现神使了,甚至于,神使对于西方的修行者而言,只是一个传说。

    “神使?”曾武三人一齐惊呼出声,很快,三人又同时摇头,否认道:“不可能!绝不可能有人能达到神使的境界。”

    许半生也懒得跟他们争论,只是又道:“曾武,你是什么时候接受的洗礼?”

    这等于是在问曾武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为圣教廷的人。开始学习圣教廷的修行之术。

    曾武犹豫再三,和两名圣骑士对视良久,似乎觉得这种事情就算他不说。许半生真想调查的话也并不是什么难事,于是便据实相告:“我出国后的第二年。就接受了洗礼。”

    许半生点点头,又问:“那么,在这一年之中,你有否接触过什么奇怪的人。具体的接触,或者是梦境之中的接触,有没有一个你看不清楚长相,也无法准确获知其年龄的男子,跟你接触过?”

    曾武皱着眉头苦思冥想。却并没能回答许半生的这个问题。

    许半生也想了想,换了个方式问曾武:“在接受洗礼之前,你有没有见到过什么你感到很奇怪的人?他的奇怪,一定是你直到今天都无法忘怀的。”

    曾武缓缓的摇了摇头,然后突然仿佛惊醒了一般,声嘶力竭的大吼起来:“许半生,你不要再玩花样了,不管你问我什么,我都不会说的。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要回我父亲留下的遗产。这个帮会,这个酒店,都是我父亲一手创建的。凭什么让付村那个小人捡了便宜!”

    许半生知道,曾武应该并未见到莫大师,可是莫大师接触七爷的时候,应该还来不及在七爷身上做手脚。最关键的是,如果真是在七爷身上动的手脚,那么曾武就该跟曾文完全一样,是个先天的灵体,只是等待觉醒而已。而曾武,却绝对是跟张柔柔相仿佛。是后天种下的灵体。

    一时间也很难得到答案,许半生便换了个问题。

    “你的教父是谁。这告诉我总没什么关系吧?”

    曾武脸色急变,他阴渗渗的问道:“许半生。你不要以为你的实力很强,我就一定会屈服。你想加害我的教父,这绝无可能!我就算是死,也绝不会让你伤害我的教父!”

    许半生淡淡的笑了出来,从曾武的这个反应,如此过激的反应,许半生可以判断出,要么,曾武的教父就是许半生所问的那个奇怪的人,曾武刚才就想到了,但是不肯说。换句话说,曾武的教父根本就是莫大师乔装改扮的。

    要么呢,曾武的教父就是那个让他跟张天师取得联系的人,他来到共和国,也是因为他教父的指使。

    “至少要大主教才能给人进行洗礼,像是你这种觉醒过程中的灵体,圣教廷应该会更重视一些。这就意味着至少也是个紫衣主教,甚至是个红衣主教或者圣骑士团的正副团长替你进行的洗礼。可是你是个华裔,虽然七爷很早就把你的国籍改成了美国,但你对于西方世界而言,依旧是个外人。他们不可能安排红衣主教替你洗礼,你走的也不是纯粹战斗路线,圣骑士可以否定了。于是,只剩下紫衣主教。曾武,你认为即便你不说,我从你们圣教廷的紫衣主教中排除,能否排查出你的教父究竟是谁?我对你的教父没什么恶意,但是,我只怕他对你,对你们整个圣教廷怀满了恶意。”

    曾武听到许半生的分析,一愣,随即再度失控的大吼起来:“你休想从我这里套出话,我不会告诉你的!我的教父究竟是不是紫衣主教,你猜!哈哈哈,你猜啊!”

    旁边的两名圣骑士看不下去了,其中一人说道:“主教大人,稍安勿躁,我相信许先生对您的教父并无恶意,其实你告诉他您的教父是谁也无妨。”

    他这话,其实就是在告诉曾武,你的表现已经证实了许半生的猜测,而他想要查出你的教父是谁,真的不是什么难事,尤其是在那名紫衣主教这二十多年来都没离开过美国本土。

    在圣教廷里,除了教区主教,大主教紫衣主教以及红衣主教都是施行的轮换制,那么一个从未轮换过教区的紫衣主教,太惹人注目了,想不被找出来都不可能。

    而许半生此刻,已经懒得再去问了,既然已经猜中,只要一个电话,问问史一航,就一定能获得准确的资料。

    另外一名圣骑士大概也看出许半生已经猜出了很多东西,便干脆说了出来:“曾武主教的教父是莫力安德斯?杰克逊。诚如许先生猜测的那样,他正是一名紫衣主教。并且,莫力安德斯主教大人早年曾在贵国担任大主教。他与张天师乃是旧识。曾武主教之所以能够认识张天师,也是莫力安德斯主教大人介绍的。”

    曾武愣住了。之前圣骑士阻止了他告诉许半生实情,可现在,他却自己和盘托出,曾武不由得怒视着那名圣骑士。

    圣骑士微微一耸肩膀,意思是我也不想说,可人家其实已经猜得七七八八了,剩下的只需要验证就行,那还不如直接告诉他呢。

    许半生听罢。脸上露出了笑容,他心里已经有数了,这个莫力安德斯,十有九八,就是莫大师,没想到,许半生猜测的两种可能性,合为了一体。

    最次,莫力安德斯也是莫大师的弟子或者干脆就是他的子嗣,只是这种可能性比莫力安德斯就是莫大师本人低一些。

    “莫大师。你倒是很坚持啊,哪怕化身洋鬼子,也依旧要姓莫。这算是故意在提醒我么?”许半生心中默默的想着。

    突然。许半生回过头去,双眼望着大门,仿佛可以穿透大门看到外边的情形一样。

    “张天师来了。”许半生含笑说到。

    李小语也察觉到灵气的波动,她这次醒来之后,因祸得福,提升了境界,五感也变得敏锐了许多。这可能跟她昏睡多日,但是实际上在她昏睡的那段时间里,在她身边所发生的一切她都知道有关。一旦五感被一定程度的封闭。其第六感就会得到迅速的成长,在她醒来之后。这第六感就化作五感留存了下来。

    “只有鼻之境?”虽然隔着大门,李小语还是感觉到门外那人的灵气波动。不过只是个鼻之境的实力,龙虎山的张天师,应该还不至于这么弱吧?

    李小语很是疑惑,这时候,大门也已经被拉开了,门外一个身穿道袍,手持拂尘,留着长须,头发花白但是面色红润,颇有些鹤发童颜之感的人走了进来。

    不得不说,如果不是灵气波动暴露了他的实力,此君的卖相倒是真的很好,很有点儿仙风道骨的意思。

    那道人走进来之后,环视全场,然后目光定格在曾武身上。

    “这位可就是曾武小友?”口音之中,带着几分龙虎山那边的方言,不过并不妨碍观听。

    曾武赶忙站起,这是他教父的朋友,自然就是他的长辈。曾武虽然可以不把付村和许半生放在眼里,但却不敢对张天师有半点的不敬。

    “张天师您好,我就是曾武,教父托我向您问好。”

    “呵呵呵,莫力安德斯的身体可好?说起来,贫道与他一别,也已经二十年了。”张天师走了进来,曾武赶忙拉过一张椅子让张天师坐下,张天师看也没看许半生一眼,大喇喇坐下,浑然没把许半生当回事。

    就凭这一点,许半生就可以断定,这家伙就是那个鸠占鹊巢的外戚,严格说,他根本就不能算是张道陵家的传人。也正因如此,他虽然得到了龙虎山的道典,也进入了修行,可并没能得到真正的天师传承,否则,光是一个衣钵相传,就足以让他在三十岁左右晋入到舌之境的境界,绝不止现在这点儿粗陋的实力。

    天师传承都是一脉下来的,若是那位只能蜗居在鹤鸣山的六十四代张天师,他至少应该知道太一派是怎么回事,也就自然会知道许半生是何许人也,绝不敢在许半生面前如此托大。

    而哪怕是宝岛那位六十五代天师,他的父亲虽然只是六十三代天师的堂侄,可毕竟是继承了天师衣钵的,纵然因为血脉的关系达不到天师应有的实力,同样不可能不知道许半生是谁。

    占据龙虎山的六十五代天师,只能算作是窃据,他能成为天师,跟政府或者说是十七局有很大的关系。这样的一个冒牌天师,不知道道门执牛耳者,着实不奇怪。反正他也无需用心修行,每日只需装模作样接受那些不明就里的信徒膜拜就好。

    看到这位张天师的模样,许半生不由叹了一口气,心说龙虎山一脉,真的就算是断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