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85章 兄妹相见

第0485章 兄妹相见2017-11-11 22:26:38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又用二指夹出一张符纸,符纸在他手中化作一面冰盾,这一切都跟刚才张天师所做的仿佛,可效果却绝不相同。

    在张天师的身前,冰盾也就是枕头大小,在空气中维持的时间不过短短一分钟。

    可许半生捏爆符纸产生的冰盾,却一直在成长,很快成为了一面冰墙。随即在地上缓缓移动起来,直朝着张天师压迫了过去。

    进入屋内炙热的那一半之后,冰盾却绝不消融,很快便贴住了张天师的身体,一路上挤碎了几乎所有的桌椅,将张天师挤在墙壁之上,张天师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声音都仿佛被炙热熔化,被冰墙冻住。无声的大喊着,承受着一面火焰一面冰山的痛苦。

    冰墙维持的时间早已超过了五分钟,张天师饱受煎熬,已经欲哭无泪。

    就在张天师几近绝望以为自己就要死在这里的时候,许半生却又一挥手,炎热和冰墙同时消失,屋内又恢复了正常的温度,只是张天师的背部早已被烧得如同光猪一般,而正面却是点点冰碴。

    许半生微笑着对曾武说:“借你圣光一用,替他疗伤吧。”

    曾武浑然不知反抗,怔怔的走到张天师的面前,一伸手,一道圣光便照耀在张天师的胸口。

    许半生又使用了一张符纸,在张天师的头顶,瞬间成云,随即那云上竟然滴下雨来,将张天师浇了个透。曾武发出的圣光就好像被水溶解了一样,完全融入水中。

    又捏爆一枚符纸,云朵消散,滴下的雨滴化作层层雾气,屋内的空气变得粘稠起来。正在退后的曾武,也开始走起了慢镜头一般的太空步。而那些雾气,则氤氲起来。将张天师团团围住,雾气之中蕴含的圣光。飞快的治疗着张天师身上的伤势。

    雾气消散,张天师也终于大喘了几口气,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劫后余生的惊吓,让张天师终于明白,许半生何止是高手,简直就是无人能敌的仙神。

    许半生开口说道:“曾武,去找你付村叔叔要套衣服,让张一龄换上。他这副模样。只怕是没有脸走出这里。”

    曾武再度浑浑噩噩的想着门口走去,拉开门的时候,他已经回过神来,但是看看依旧跪倒在地簌簌发抖的张天师,他终于还是走出去,低眉顺眼的喊了付村一声叔叔,按照许半生的吩咐找付村要了一套衣服进来。

    “我想,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了,曾武,你说呢?”

    这时候。曾武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现在他终于相信,就算是教宗本人前来。也绝对奈何不了许半生。许半生使用符咒的能力,简直神乎其技,那绝对是神使才能拥有的能力。而圣教廷,也不知道多少年都没有再出现过神使了。

    曾武心有不甘的点了点头,许半生笑着背起双手,向大门走了出去。

    两名圣骑士一看,也没了抵抗之心,老老实实的跟在曾武的身后,跟着许半生和李小语一起出了门。

    “付总。里边可能有些损失,你回头开个单据给我。我照价赔偿。”

    付村并不知道里边发生了什么,从许半生进去开始。他就再没敢录音摄像了,要是让许半生知道被人监视,后果可想而知。

    不过拍卖场里也无非就是摆了些桌椅而已,别说只是有些损坏了,哪怕是许半生把这一层拆了,付村也不可能让他赔偿。

    “呵呵,许少言重了,这点儿损失我还没放在心上。今天该是我多谢许少大力襄助才是,有机会我还想请许少吃饭致谢呢!”

    许半生也懒得多说,点点头,道:“晚上吧,你做东,不管如何,是在你的地方出的事,你也该向大公子赔罪的。”这句话,无疑是说要让大公子也来参加饭局。

    付村便将目光投向大公子,他虽然跟大公子也算相熟,可大公子跟他还真没在一个桌上吃过饭,说穿了,身份完全不对等。

    大公子见许半生发出邀请,哪有不答应之理,便点点头道:“许少开口,我自然是要去的,那么,村长,晚上你就安排一下吧。”

    付村大喜,说道:“多谢许少,多谢大公子赏光。”

    许半生点点头,转过身,看着曾武说道:“该你了,道歉什么的,不用我教给你吧?”

    曾武一愣,他没想到许半生还有这么一套,有心不理会,可想想里边还在换衣服的张天师,曾武咬了咬牙,还是屈从了。

    “付叔,对不起,是我的错。您放心,这帮会既然是我父亲交给您的,我绝不多问。您要是有什么气,侄子在这里给您赔罪了,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付村也知道,曾武肯道歉那是因为许半生的缘故,他倒是也无所谓曾武如何,只要他以后别来烦自己就行了。

    于是点点头,付村笑道:“年轻人火气大点儿,我能理解。呵呵,没事了。”

    曾武就想回到许半生身后,却见许半生又将目光投向大公子,曾武明白了,又走到大公子面前,低着头,沮丧的说道:“对不起,这位先生,刚才是我不对,我出言不逊在先,还动手打了你,你要是觉得心里不痛快,就还我几个耳光吧。”心里同时在想,你他妈别给脸不要脸,真敢还手,老子无论如何也都杀了你。

    好在大公子现在觉得面子已经讨回来了,刚才李小语已经抽过曾武的耳光替他出了气,现在曾武也当面致歉,关键是在外边这么长时间,大公子早就把许半生和曾武之间的关系搞得清清楚楚,他知道,自己若是真的不依不饶,许半生也不会答应,无论如何,曾武都有个妹妹跟许半生的关系极好。许半生也无非是做个姿态帮大公子找回颜面而已。

    大公子脸上还痛着呢,勉强一笑,道:“算了。都不是事儿。”

    许半生此时哼了一声,道:“东西呢?”

    曾武赶忙取出一个画筒。在场这么多人,竟然没人能看出来他究竟是从哪里拿出的画筒,曾武把画筒交给了大公子,说道:“这是那幅张僧繇的画,就当是向你赔礼的。”

    大公子有些不好意思去接,望向许半生,却见许半生向他点了点头,大公子犹豫再三。还是接下了那个画筒。

    许半生这才满意的背起双手,信步从大公子身边走了过去,曾武三人自然是紧紧跟上。

    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里,电梯也已经到了一楼又返回到七楼,大公子众人才算是反应过来。

    “好强大的气场,哪怕是在一号面前,我也没有这么紧张过。”大公子低声对自己的表姑妈说,却见表姑妈依旧怔怔的看着空无一人的电梯,似乎还没醒过神来。

    可是,大公子却忽然发现自己的脸上不疼了。他连忙伸手摸了半天,之前被曾武抽了几个耳光肿起来的脸,现在完全恢复了正常。再也没有一点儿疼痛的感觉。

    “姑妈,您看看,我的脸是不是已经好了?”

    表姑妈这才转脸望向大公子,发现大公子的脸的确已经完好如初。

    付村长吁了一口气,道:“许少真乃神人啊,只是走过大公子的身旁,就悄无声息的治好了大公子脸上的伤。”

    之前还只是被许半生的气场所慑,现在,大公子和他的表姑妈是彻彻底底的服了。也难怪。这样的一个人,简直就可以用仙神来形容了。难怪他敢把二号领导从自己家里赶出去,而且二号还不敢放个屁呢!

    带着曾武直接去了蒋怡在城中的那个院子。进去之后,许半生便吩咐蒋怡家里的管家把两名圣骑士带到偏厅去小坐,他则是领着曾武直奔后院。

    曾文听说许半生来了,开心的跑了出来,陡然看到走在许半生身后的曾武,曾文也是愣住了。

    “哥,你怎么来了?”曾文愣愣的说到。

    曾武也愣住了,看眼前这个叫自己为哥的女孩子,眉梢眼角倒是曾文的模样,可是自己的妹妹才多点儿大?今年不过十一岁而已,怎么看起来,她却像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

    一时间,曾武也不敢相认了。

    许半生解释说:“前段时间,我和一名朝鲜的道人交手,小文也参加了那场战斗。她调用了未来之力,使得她消耗了数年阳寿,成了现在的模样。”

    曾文又喊了一声:“哥,你怎么回国了?”

    曾武这才知道,这就是自己的妹妹,不过,他跟这个妹妹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感情,见过几次而已,而且曾文在他眼里一直都只是个孩子。两人相差那么大的年纪,从小又从未生活在一起,所有的感情,也不过只是兄妹的血缘而已。

    “妹妹……”曾武苦涩的喊了一声,他看得出来,自己的妹妹在实力上,恐怕也超过自己,对此,他也唯有苦笑而已。

    “你哥哥接受了洗礼,加入了圣教廷,不过你父母一直都不知道而已。”

    曾文立刻说道:“哥,你是为了朱弦姐姐前些时候杀了你们圣教廷的人的事情回国的?”不管如何,总有兄妹的情分,曾文还真是有些替自己的哥哥捏一把汗。

    但是想到许半生绝不会为难她的哥哥,曾文也就放下心来。

    曾武苦笑着摇头,道:“我以为不是,不过现在,我想我是被人利用了。”

    看来,曾武也不笨,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也获悉了许多他并不知道的真相,要是还没有察觉自己是被人利用了,那才叫怪了。

    “哥,圣教廷那帮混蛋不分青红皂白,而且你一个华人怎么能加入圣教廷呢?你即便要修行,也该修行东方的术数啊。”

    曾武苦笑不言。

    许半生这时候开口说道:“曾武既然回来了,暂时就别再回美国了。你的灵体只适合修行西方的术数,以后你若是要继续修行,我不会拦着你,如果你放弃,对你或许更好。你现在,试着联系一下你的教父吧,虽然我估计他现在已经人间蒸发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