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86章 灵体有问题

第0486章 灵体有问题2017-11-11 22:26:39Ctrl+D 收藏本站

    毫无疑问,莫力安德斯?杰克逊已经联系不上了,这就让许半生更加认定莫力安德斯就是莫大师。

    蒋怡依偎在许半生的身边,李小语就站在许半生的身后,倒是也习惯了。早就知道蒋怡和许半生之间的关系,而当李小语和许半生之间,也超出了主从次序之后,蒋怡似乎也就不再避着李小语了。

    “莫大师竟然还有这样的一个分身,半生,你跟圣教廷之间发生如此龃龉,莫大师必然不会放过这个借助外力打击你的机会。紫衣主教,虽然比不得枢机团,但也只是一步之遥了。他能在这样的一个位置上掌握这么长的时间,尤其是他主教的还是美国这样的圣教廷控制较弱的大教区,只怕枢机团和教宗也要重视他的意见。他这个分身,几乎跟红衣主教也没什么分别了。”

    许半生笑着点了点头,却丝毫都不担心,他说:“影响力肯定是有的,但还没到可以左右圣教廷的决定的地步,毕竟美国这个大教区,或者说整个北美的大教区,人口数量达到欧洲的一多半,几乎都是基督教和天主教的信徒,莫大师这个紫衣主教总不可能让这些人都不信教了。说穿了,北美就是个给圣教廷提供信仰之力的大仓,莫大师的位置或许很重要,但绝重要不到能影响枢机团的地步。”

    蒋怡也点了点头,道:“你是说这次的事情,并非莫大师在搞鬼,而只是圣教廷的主张?他们还是为了之前的事情来的?”

    “莫大师肯定也施加了一定的影响,比如曾武,毫无疑问是莫大师的手笔。曾文和妙然都是他一手制造出来的灵体,他创造这两个灵体总不可能是为了为我所用。我想,这次曾武回国,就是莫大师在尝试着要瓦解我和小文之间的默契而作。或者,他需要一个契机。唯有那个契机出现,才能让小文彻底成为他的人。”

    蒋怡勃然色变,立刻表现的有些着急,她说:“这样说来,小文岂非会有危险?难道是莫大师在她体内留下了什么隐患,只要能激发这个隐患,小文就会为其驱使?”

    “有这样的可能性,不过可能性非常低。”

    “怎讲?”

    许半生笑着将蒋怡揽入怀中。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蒋怡的面颊,触手幼滑,虽然已经是三十岁的女人,可肌肤依旧娇嫩无双。

    “你也是关心则乱,以你不该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关节。”

    蒋怡皱了皱眉头,很快便舒展开来,她巧笑倩兮的打掉了许半生的手,道:“也是,且不说莫大师并未和小文实际接触过,种下灵根只是在七爷身上动的手脚。想要再在小文可谓难上加难。”

    李小语此时在后头冷冷的接口道:“曾七爷身上的手脚,至少是十多年前二十年前的事情,且不说当时的莫大师究竟是什么境界。就算他当时已经达到了意之境,以半生现在半步意之境的实力,也不可能发现不了曾文和夏妙然身上的问题。”

    蒋怡点点头,道:“没错,莫大师布局这么多年,不可能这么蠢。那会不会是灵体本身就有问题呢?”

    许半生道:“这倒也不是不可能,不过目前还无需太过担心。我想,如果灵体有问题,莫大师也不会如此着急的激发这个问题。他总归是要把小文和妙然放在最关键的时候令其反水的。”

    “可他让曾武回来,不就是为了瓦解你和小文之间的关系么?”

    许半生摇摇头。道:“一开始我也这么想,但后来。我倒是觉得莫大师似乎是希望通过这件事提醒我什么,他似乎是想告诉我,灵体是存在隐患的,而小文和妙然是他所造的灵体,我自然无法从她们身上发现任何端倪,可是,我也在无意中造出了一个灵体,张柔柔,如果莫大师真的能在小文和妙然身上动手脚,我就能在张柔柔身上同样为之。看来,当初将张柔柔送至昆仑门下,也算是误打误撞上了。”

    “提醒你?”不光蒋怡不理解,就连李小语也无法理解。

    许半生点点头道:“你们不觉得,莫大师一边在布局,一边也在不断的给我一些提示么?他似乎并不想一下子让我失去跟他对抗的能力,他要留着我,不断的跟他对抗。”

    “这是为什么?”蒋怡急问。

    “或许,他的准备还不充分,需要一个他随时可以解决,但却又具备足够实力的人帮他练兵吧。兵法中都有以战养战这样的思路,在不断的碰撞之中成长起来的,才是真正的精兵。”

    蒋怡和李小语对视一眼,恍然大悟。

    可是她们却并未发现许半生眼中闪过的一丝担忧,这只是许半生的一种猜测而已,可在路的那一头,还有另一种方向的猜测,那就是,莫大师,或者是林浅,他以数十年布一局,正是为了等待许半生的成长。若他真是为了复活某个远古大巫,那么,这个大巫很可能就是许半生本人。

    以战养战不错,可所有的战,这一切,都是为了培养许半生。

    这或许,就是莫大师一直都不肯露面,也不肯趁着许半生羽翼未丰将其除去的原因。

    许半生数次所见的人间炼狱,那个血色世界,有极大的可能就是许半生自己的世界,只属于他的,血色世界。

    喝了会儿茶,蒋怡又道:“莫大师既然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这说明这次的事,还是圣教廷在其中搅局。半生,那边也要解决一下了,总不能任由他们这样一次次的找麻烦。”

    许半生含笑颔首,道:“所以,我让朱弦和依菩提去了欧洲,现在,她们大概也应该降落在罗马的费米奇诺机场了吧。”

    “你让她们去做什么?”

    “当然是朝圣,该是到了见一见教宗彼得二世的时候了。来而不往非礼也。”许半生的笑容,显得他智珠在握。

    “她们会不会有危险?”虽然和朱弦依菩提。蒋怡都算不上多熟悉,可听说她们两个小姑娘独闯圣教廷的总部,她不禁还是为二女捏了一把汗。

    “他还不敢。况且。以朱弦三人的实力,哪怕是圣骑士团合围之下。全身而退总归还是能够做到的。我想,彼得二世还不至于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吧?”

    三人?蒋怡顿时一愣,随即想起朱弦身边还有个赤兔,因为她才化作人身不久,蒋怡倒是一时间没想起还有这样一个小家伙的存在。

    “许兔兔,我倒是忘记了还有她。”

    “别说是你,圣教廷的那帮人肯定也只以为是朱弦和依菩提两个人,他们估计不会想到许兔兔已经掌握了变化之能。她这次是以兽形跟在朱弦身边的,到时候一变化,至少也能给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这却是李小语在一旁说的了,语调之中竟然带着几分促狭之感,这是在从前的李小语身上绝不会发生的事情。

    看着竟然开始变得活泼一些的李小语,蒋怡心里不禁微微有些妒意,她无论如何,她今年都是三十岁的女人了,跟李小语夏妙然这些年轻的女孩子不一样,在许半生所有女人之中。蒋怡虽然一贯表现的很有自信,但其实她心里或多或少总是有些自卑的。

    蒋怡并不是担心许半生会因为她韶华逝去而嫌弃她,只是一种对于岁月无情的隐忧而已。

    她的心意。很快便被许半生所察觉,两人之间,早已有了丝丝缕缕的牵系,蒋怡的很多情绪,都在许半生的掌控之中。

    这种事,许半生是无法宽慰蒋怡的,他能做的,也只是让蒋怡明白,在他心里。蒋怡和李小语夏妙然以及朱弦都是一模一样,年岁并不能给她们造成任何的分别。

    “小语。去把窗帘放下吧。”

    李小语点点头,将窗帘放下。晌晴白日,屋里却像是提前进入了夜晚一般。

    许半生低头吻在了蒋怡的嘴上,蒋怡一惊,她没想到许半生会在这样的时刻,在这样的场合,当着李小语的面与她做这种事。可是当许半生将手探入她的领口,握住了她胸前的丰润之后,蒋怡只觉得全身发软,再也没有半点反抗的气力。

    口中忍不住发出轻微的嘤咛,早就发现许半生要白昼宣淫的李小语,放下窗帘之后根本不敢回来,而是背对着屋内看着窗外那无聊的景致,此刻听到蒋怡的嘤咛之声,她的脑中忍不住便浮现出许半生与她之间的那些事情,身体也自然出现了一些反应,竟然觉得双腿有些站立难稳。

    许半生此刻已经将蒋怡剥光了,蒋怡再也顾不得羞耻,意乱情迷的坐在了许半生的身上。

    许半生轻轻的喊了一声:“小语,你也过来。”

    原本就有些双腿发软只觉得大腿根部早已水液横流的李小语,听到这句话,一回头,看到那****的场面,不由自主的就走了过去。

    许半生伸手一拉,将李小语拉倒在自己的身前,低头重重的吻在李小语的唇上,挑开她的牙关,"yun xi"着李小语的舌头。

    李小语浑身颤抖着,她那清冷的性子,着实难以承受这样的场面。可许半生的亲吻和抚摸,终究还是让李小语难以抵抗,李小语彻底瘫软在许半生的怀里,任其将自己的衣服脱得精光。

    情到深处,二女都再顾不得娇羞,只是任由情|欲横淌,三人同房,做着她们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良久之后,二女彻底没有了半点气力,两具娇躯交缠着横卧在许半生的身上,而许半生,则是满足的轻轻抚摸着二女娇嫩的肌肤,回味无穷。

    经此一事,蒋怡彻底明白了许半生的心意,心中更是对许半生柔情万丈,之前因为年纪而少许的自卑,彻底消散无踪。(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