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88章 兔兔是双性恋

第0488章 兔兔是双性恋2017-11-11 22:26:41Ctrl+D 收藏本站

    许兔兔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身体微微一晃,身上的那件红色长裙便消失不见。

    同样,她的身体周围也有一层淡淡的雾气,远远看上去就像是她穿着一层薄纱的衣服一般,而在朱弦眼中,许兔兔自然是不着寸缕的。

    许兔兔也进入了浴缸,和朱弦并肩躺着,靠在柔软的浴缸壁之上。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但却灯火辉煌,罗马城就像是永远都不会进入夜晚一样,星星点点的灯光,将整个城市照耀的依旧清晰可辨。

    朱弦回头看了一眼,伸手一招,放在酒架上的一瓶红酒便向她飞了过来。

    许兔兔当然不可能喝过这种东西,不过她也知道这是红酒,在这样的夜晚,在这样的景致之下,无论如何都是要品尝一下的。

    同样招了招手,两只红酒杯也飞了过来,缓缓落在浴缸壁边的小架子上。

    红酒在朱弦的手中,开酒变得轻易无比,她不过是在瓶底轻轻一拍,橡木酒塞就自行飞了出去。

    很快,二女就各自端着一杯红酒碰了碰杯。

    朱弦已经喝过数次红酒,对于红酒的味道已经很习惯了,可是许兔兔却是从未喝过这些东西,在她这四百多年的生命之中,她甚至连水都没喝过。

    红酒的酸甜涩混杂在一起,许兔兔只喝了一小口就觉得味道很不好了,可是看着朱弦那享受的样子,她不想露怯,还是将红酒咽了下去。

    酒永远都是个可怕的东西,几乎没有人会在第一次喝酒的时候觉得酒是好喝的,曾经有一部电影,里边大帅哥金城武终日酗酒。而从来都是滴酒不沾的梁朝伟问他,为什么喜欢喝这么难喝的东西。金城武便说,酒之所以好喝。就是因为它难喝。这大概是对酒精类饮品最佳的总结了。

    许兔兔很快就感受到了红酒的威力,哪怕只有两小口。她也感觉到了酒精上头的微醺感。这种感觉一上来,就有种欲罢不能的感受,虽然许兔兔完全可以用精气运转将酒精逼出去,可她却舍不得。

    很快,一瓶红酒就剩下了半瓶,这其中大部分倒是被许兔兔给喝下去了。

    从未沾过酒精的许兔兔,彻底感受到酒后微醺那种飘飘然的感觉,她眼前的世界都仿佛变得虚幻起来。

    一个清脆的声音出现在朱弦和许兔兔的身后。依菩提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她们这间房里来了,反正穿墙对她们这些修行者来说,都是简单到无以复加的事情。

    “好哇,你们俩在这里泡澡喝酒,居然也不喊我。”

    朱弦回头只是妩媚的一笑,也不说话,倒是已经有些半醉的许兔兔,舌头有些大了的说道:“菩提妹妹,你也来吧,这里美得很。这东西也好喝的很。”

    依菩提直接穿着衣服就跳进了浴缸之中,进入水中的一瞬间,身上的衣服自行飞起。掉落在地板之上。

    伸手一招,又是一只酒杯飞了过来,依菩提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细细的品尝着。

    三女之中,别看依菩提年纪最小,但她对酒的了解却是其中最深的一个。在草原上的那些日子里,她跟着假的满都拉图,也不知道喝过多少种酒。

    草原上的马奶酒,高原上的青稞酒。东北的烧刀子,还有草原最烈的闷倒驴。

    之后她又品尝过无数种不同的酒。一口红酒一入口,依菩提就已经大概知道这酒的大概年份了。

    “果然不错呢!”依菩提放下酒杯。撩起一捧水,朝着朱弦和许兔兔泼了过去。

    朱弦和许兔兔虽然都是远超人类年龄的岁数,可对于人世间的种种,终究还是很单纯的。她们真正跻身人类,时间还不如一个周岁的婴儿。

    平时或许还会稍加伪装,现在彻底的放松心情,被依菩提这样一“攻击”,自然要有所回应。

    三女在浴缸里乱成一团,洗澡水被她们相互的泼来泼去,很快氤氲了浴缸周围的空气,在这小小的露台上出现了淡淡的水雾。

    三女还不过瘾,干脆直接上了手,于是乎六条修长的*交缠在一起,丰满的胸部相互撞击,若是有任何男人能够看到这露台上的情景,只怕会鼻血长流,直到血尽人亡。

    闹了一会儿,也都有些累了,许兔兔又喝了一口酒,脑袋昏昏沉沉的歪在一边,仿佛睡过去了的模样。

    依菩提这时候才对朱弦说道:“朱弦姐姐,咱们明天是不是就直接进入梵蒂冈,找那个什么彼得二世去?”

    朱弦摇摇头,道:“不着急,我们先逛逛,主人说了,这事儿不急。我们先熟悉一下罗马的环境,然后再熟悉熟悉梵蒂冈的情况,再去找他不迟。”

    依菩提一愣,随即道:“啊?我都跟那个管家说了呢,明儿不用他跟着,我还以为明儿咱们就直接去梵蒂冈了。”

    朱弦稍事沉吟,觉得或许她们分兵行动也好,便说:“那就这样吧,明天你去梵蒂冈,先打探一下梵蒂冈的状况。圣教廷较为隐秘,世人多数并不知晓除了教廷之外还有个圣教廷,不过教廷始终是圣教廷统率之下的,你先从普通的教廷入手,看看能否接触到圣教廷的人也好。我和兔兔依旧按照正常的计划,熟悉一下罗马城。主人说过,罗马城也曾经有过极度的辉煌,虽然比不上四大文明古国,可也曾铸造过相当辉煌的历史。古老的文明虽然已经断层,可我们修行者,还是可以从中汲取到很多东西的。菩提你有师传渊源,又是佛道巫三修,这种文明对于你或许没有太大的帮助,可对于我和兔兔这样妖兽修行成人的,还是会有很大的裨益的。主人还说,我们俩或许会在古罗马的文明影响之下,获得更强大的实力。你如果想跟我们一起,也可以。这个你自己选择吧。”

    依菩提终究是过于活络的个性,她对这种探索数千年前文明流传的兴趣缺缺,她来罗马。一方面是因为这是许半生希望得到她的帮助,另一方面也是她想跟西方的修行者较量一番。到底要看看究竟是西方的修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她说:“我还是直接去梵蒂冈吧。”说罢,又喝了一口酒。

    红酒已经喝完了,依菩提招手又招来一瓶,开了之后,跟朱弦慢慢的品尝着。

    许兔兔似乎有些醒了,见二女又开了一瓶红酒,当然不会放过,拿过来给自己的红酒杯倒上了满满一杯。

    这种水晶酒杯硕大无比。一杯下去,直接干掉了三分之一瓶的红酒,许兔兔傻乎乎的一口喝完,眼神彻底迷离了。

    “咦,嘻嘻嘻,姐姐你是谁啊,你长的好漂亮哦!我怎么觉得你有些眼熟呢?”许兔兔大着舌头迷迷瞪瞪的说着,干脆直接的就从浴缸里站起身来,朝着依菩提摸了过去。

    朱弦急忙一挥手,口中默念出几句晦涩难懂的口诀。在她们这个露台周围,顿时就像是被罩上了一个毛玻璃的盖子一般,朦朦胧胧的只能隐约看到人影。却绝看不清里边具体的情况。

    这个许兔兔,喝点儿酒竟然醉了,真是丢尽了修行者的脸。

    此时许兔兔已经摸上了依菩提的肩膀,一双手竟然色迷迷的向下滑去,口中说的话,也越来越不像一个女孩子应该说的话。

    “姐姐你的皮肤****哦,摸起来好舒服的样子。姐姐你今年多大了?为什么我会觉得你有些眼熟呢?你别说你别说,让我好好想想究竟是在哪里见过你……”

    说话的工夫,这妮子的一双手。竟然已经抓住了依菩提胸前的丰满,还像个男人一样搓揉起来。

    依菩提只觉得一股非常奇怪却又很奇妙的感受从自己的身体里缓缓出现。虽然明知道被人,哪怕对方是个女人。这样搓揉自己的胸部不好,但却不知为何,她竟然有些沉迷之意,似乎有些舍不得推开许兔兔了。

    许兔兔仿佛脚下一滑,整个人就趴伏在依菩提的身上了,她竟然将自己那丰满炙热的嘴唇贴在了依菩提的脸上,频频做着亲吻的举动。

    那灼热的双唇,让依菩提的脸颊瞬间滚烫起来,身体里有一种懒洋洋的意念,又仿佛有一只小仓鼠在她的身体经脉之中穿行,使得她愈发有些欲罢不能。

    可是当许兔兔的双唇终于亲吻在依菩提的嘴唇之上,依菩提终于从沉迷之中惊醒,大叫了一声,一把将许兔兔推开。

    许兔兔好似浑然未觉,借着这股被推开的劲儿,正好倒在了朱弦身上。

    然后,她又开始眼神迷离的抚摸着朱弦的"shuang feng",还将自己的嘴唇贴在了朱弦的胸前,竟然开始"yun xi"朱弦胸前的某点……

    朱弦倒是并未将许兔兔推开,而是冷哼了一声,身体之上自然散发出妖灵特有的阴冷寒意。

    这股寒意显然让许兔兔略有些忌惮,但她毕竟已经成为了人类,不再是需求火炎修行的赤兔,寒意也只是让许兔兔略微停止了一瞬间而已。

    朱弦自然也能感受到体内如潮的快感,她没能惊退许兔兔,一时间自己倒是也如依菩提那样开始沉迷了。

    只不过在沉迷之间,朱弦依旧带着低浅的"shen yin"说道:“果然,小兔子,你真的是对女人也会感兴趣的。”这一点,其实当初许兔兔还是兽形的时候,主动钻进她的丰胸之间,朱弦就已经有所察觉了。

    现在,她当然是完全明了,这个许兔兔,只怕是个双性恋。

    或许,像是她这类的妖兽,天性皆是如此吧。

    想着反正已经是姐妹了,而且许兔兔的体内似乎有着一种独特的会让女人感觉到愉悦的东西,朱弦干脆也就随许兔兔去,闭目开始享受起来。在许兔兔不断的逗弄之下,朱弦甚至开始起了反应,配合起许兔兔的动作来。

    依菩提在一旁又羞又急,看着眼前两具女人的身躯交缠不已,这是依菩提早就了解但却从未尝试过的事情。她虽然也曾幻想过许半生和自己如此,但却绝不是两个女人的行为。

    但是刚才许兔兔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依旧,在酒精和*的双重作用下,许兔兔终于也忍受不住,主动朝着缠杂不清的许兔兔和朱弦爬了过去。

    一瞬间,三个女人彻底纠缠在一起,彼此亲吻,相互厮磨,这场面,哪怕是大罗金仙看到,也绝对会一头从九重天上栽落下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