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89章 寻找圣教廷

第0489章 寻找圣教廷2017-11-11 22:26:43Ctrl+D 收藏本站

    一直到临近中午,三女才终于悠悠醒来。

    一醒来,朱弦和依菩提就全都回过神来,她们三人依旧相互拥抱缠绕在一起,甚至还是在昨晚的那个软壁浴缸之中,这宛若麻花的姿态,让三女都有不同程度的羞意。

    依菩提已经是面红耳赤,哪怕浴缸里的水早已冰冷,她也不觉得丝毫的寒冷,相反,她只觉得浑身滚烫。她是完全没有男女经验的,虽说巫门一道,对于男女之事尽极渲染,而她跟随假满都拉图所修的藏传佛法,也是大力宣扬男女双修之事,依菩提也的确幻想过跟许半生在一起时的情景,可这种事情没经历过就是没经历过,心理上的准备再如何充分,也终究还是会让女人害羞的。

    况且依菩提终究不过是个还没满十六岁的小丫头,又是遇到这种女女之间的诡异境况,这怎能让她不浑身发烫。

    干脆是直接把头埋在了水里,动也不敢动,生怕自己一动就惊扰到朱弦和许兔兔,要是浴缸里有洞,估计依菩提都能直接钻进去。

    而朱弦虽然也觉得羞意难当,可毕竟她昨晚是在神志清楚的状况下接受了和许兔兔之间的这档子事的,甚至就连后来依菩提的加入,朱弦也是心中有数,那种场面,哪怕是个贞洁烈女也难以抵挡,许兔兔又明显有使女人情|欲高炽的本能,依菩提还有巫门的传承,能够抵挡得住才叫怪了呢。

    彻底清醒了之后,看到这扭曲的场景,朱弦多多少少还是感觉到了一丝羞赧。

    而许兔兔,则是偷眼瞧着朱弦和依菩提,她心里的羞意。仅仅是一次性征服了两个女人而已,想起昨夜的荒唐,她也不禁觉得有些淫|靡过头了。可是她心中更多的。却是一种强烈的喜悦,她清楚的知道朱弦的感受。这意味着朱弦完全的接受了她,而不是从前那样,仅仅把她当作姐妹。

    现在,姐妹依旧是“姐妹”,可这其中的意思明显已经有些不同了。

    朱弦的接受,意味着她从此以后不用再隐藏自己万能的特性,完全可以跟朱弦一起,与许半生大被同眠。对于许兔兔而言。男的女的她都喜欢,而不是都能接受,她可以从男人女人身上获得不同的快乐,而任何一种,都是会让她欲罢不能的。

    而依菩提,则绝对是天道对她的恩赐了,无端端的把依菩提也卷了进来,以后哪怕依菩提会有抵触,但是许兔兔却很知道该如何使依菩提“屈服”,昨夜依菩提彻底的意乱情迷。就表示这丫头实在太好调教了。

    平素的依菩提看上去刁蛮跋扈,可实际上,她毕竟只有十六岁都不到而已啊。

    想着想着。许兔兔竟然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就像是看到鲜美的食物,有些情难自禁一样。

    她的动作,朱弦尽收眼底,伸出手就给了许兔兔一记凿栗,打的许兔兔眼冒金星,眼睛几乎要变成普通兔子的模样。

    眼角都泛出一丝泪花,许兔兔问朱弦:“弦姐姐你干嘛打我。”

    朱弦翻了个白眼。道:“你这个小白眼狼,昨晚让你得逞了。难道不该打么?”

    许兔兔瘪了瘪嘴,但却听出朱弦并没有真正责怪她的意思。便将脑袋埋进朱弦的****之间,左右磨蹭起来。

    原以为自己的本能会让朱弦再度意乱情迷,却没想到朱弦再次一个凿栗打在了许兔兔的额头上,打的她眼冒金星眼泪很不争气的淌了下来。

    “以后少拿这种手段来对付我!”朱弦一把将许兔兔推开,眼睛望向屋内,意思很明显了。

    许兔兔揉着额头站起身来,眼神之中尽是对朱弦和依菩提这两具身体的恋恋不舍,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跨出浴缸回到屋里,拿了浴巾擦干身体,重新穿上了那件红色的长裙。

    朱弦也从浴缸里走了出来,美人出浴,肌肤之上还沾有如同露水一般晶莹剔透的水珠,着实是一幅令人心旌摇晃的画卷。

    依菩提却还依旧把头埋在水里,动也不敢动,她现在已经几乎完全忘记了昨夜的欢愉,有的只是满心的羞涩。

    朱弦招来一条浴巾,裹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脑袋埋在水里的依菩提,轻轻一抓就将依菩提拎了起来。

    口中笑着说道:“傻丫头,你以为你还装得下去么?真要是睡着了,你这么趴在水里,早就呛死了。”

    说罢,将依菩提往屋里一扔,依菩提只得一个翻身稳稳落地,可却连看都不敢看一眼朱弦,尤其是许兔兔,一个简单的穿墙术,就让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慌张的,连自己的衣服都不要了。

    朱弦哈哈大笑起来,捡起依菩提的衣服,直往墙上一扔,衣服就消失不见。而隔壁屋的依菩提,却感觉到一堆柔软砸在自己的背上,回头一看,才知道是自己的衣服被朱弦扔了过来。

    洗漱完毕,许兔兔怯生生的走到朱弦身边,紧挨着朱弦完美的娇躯,小声说道:“弦姐姐,你昨晚快活么?”

    朱弦转头瞪了她一眼,但是很快,嫣然一笑,道:“等回去,你跟我表演给主人看。”

    许兔兔大喜,伸手挽住了朱弦的胳膊,这说明朱弦彻底接手了和她之间的那点子事。

    通知了管家,拉开房门走向电梯,许兔兔突然又说:“弦姐姐,你说回去见到主人的时候,要不要把菩提妹妹也拉上?”

    朱弦摇摇头,显然是并不同意。

    许兔兔似乎有些失望,朱弦便解释说:“那岂不是正合了那小浪蹄子的心思?偏不让她如愿。你要是贪恋她的身体,可以自己去找她,这我不会管你。”

    许兔兔这才转悲为喜,笑道:“其实还不是一样,我看呐,主人迟早还是会把菩提妹妹给收了的。”

    朱弦淡淡一笑,不再言声。

    下了楼,管家早就恭候了,殷勤的帮朱弦和许兔兔拉开车门,多看了许兔兔一眼,心说漂亮女人的伙伴果然也只能是漂亮女人,加上昨天那个,这三个哪一个都是极品中的极品,也不知道会便宜了哪些男人。

    管家没动什么心思,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戏,他推测的倒也不错,只是,这三个女人,绝不可能便宜“哪些”男人,而是只能便宜一个男人。

    那辆玛莎拉蒂,当然是留给了依菩提,毕竟她要一个人去梵蒂冈,没有个拉风的坐骑怎么行?

    在朱弦和许兔兔坐上宽敞的沃尔沃房车走后不久,依菩提也拎着个小包,打扮的如同一个艳丽的女郎一般,走出了酒店的大门。

    同样是私人管家早已恭候多时,玛莎拉蒂也稳稳的停在酒店大门口,管家殷切的拉开车门,把依菩提请入了车内。

    关门之前,管家礼貌的问道:“真的不需要我为您做导游么?”

    依菩提直接就没理他,打着了火。

    管家见状,赶忙关好车门,依菩提一踩油门,玛莎拉蒂就像是银色的子弹一般射了出去。

    开了导航,依菩提循路来到了梵蒂冈和罗马的交界处。

    梵蒂冈小的很,是世界上最小的陆地国,其之所以能够独立存在,很大程度就是因为圣教廷的缘故。

    位于罗马城的中央,四面都和罗马接壤,小归小,但既然是国界,就自然会有卫兵把守。

    在车子行驶的过程中,依菩提就已经看出那些看似是普通卫兵的岗哨,实际上都是修行者,反倒是门口负责检查护照盖章放行的,却是凡人。

    依菩提开着车子过去,缓缓在指定区域停了下来。

    几道淡淡的红光扫过,交汇在玛莎拉蒂之上,上下扫动着,这是在检查车中有没有什么危险物品。

    一个卫兵走了过来,嘴里叽哩哇啦的说着意大利语,依菩提勉强听懂,用英语回答了一句,然后便打开了后备箱的锁。

    那名卫兵检查了一下后备箱,又围着车子走了一圈,这才在依菩提的旁边站定下来,伸出手,同样换成英语向依菩提要她的护照。

    依菩提毫不在意的拿出护照交给了卫兵,卫兵将其交给检查护照的人,自己则是坚定的站在车头前,就好像在防范着依菩提驱车硬闯一样。

    护照没问题,车子也没问题,卫兵大致的跟依菩提说了一下里边要注意的情况,盖因依菩提是个东方面孔,有很大的可能并非基督教徒,于是多了几句话。当然,这跟依菩提的长相也有莫大的关系,但凡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看到依菩提这样的女孩子,谁还不想多跟她说上几句?

    卫兵挥手放行,依菩提便缓缓将车驶入梵蒂冈,时速完全按照那名卫兵叮嘱的,低于四十公里。

    梵蒂冈城或者说梵蒂冈国实在是太小了,小到驱车转上一圈,也不过仅仅耗费了依菩提半个小时的时间,除了几座教堂,还有教堂门口的广场,其余都并未给依菩提留下什么印象。

    毫无疑问,圣教廷的总部,就隐藏在这几座教堂之中。

    于是,依菩提把车停在了一个路边的车位上,自己则是拎着包下了车,朝着前方的一座教堂走去。

    原以为可以轻松的区别出普通教堂和圣教廷总部,但是,当依菩提把几座教堂逛遍了,也没能察觉出这些教堂有什么不同。

    坐在车里,依菩提开始思索,自己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错,竟然会无法找到圣教廷总部究竟在什么位置呢?(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