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91章 走后门

第0491章 走后门2017-11-11 22:26:45Ctrl+D 收藏本站

    一个英俊的男子经过依菩提的身边,和其他男人一样,都刻意的放慢了脚步,仿佛只为了多看依菩提一眼。

    依菩提并未在意,这样的男人她今天遇见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丝毫不足为奇。

    可是,如果朱弦和许兔兔在这里的话,肯定能一眼就认出,这个英俊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在朱弦手上吃了大亏的大主教亨利。

    在依菩提的身上,亨利感觉到了灵力的波动,而且绝不同于他们西方的圣力,更加不是吸血鬼和狼人的灵力。

    可以算作是踏在狼人和吸血鬼的尸体上取得了今天的位置的亨利,对这两种号称不死的生物实在是太熟悉了。而且,即便是死敌,这两种不死的生物也绝不会胆大到敢于跑到梵蒂冈这种地方来,哪怕是吸血鬼的亲王也绝对没有这样的胆量。

    东方的修行者?

    亨利看着依菩提的背影久久的沉思。

    他并没有把握,因为在依菩提身上波动的灵力,跟朱弦的很不相同。

    不过亨利也知道,东方修行者的构成很复杂,并不像他们西方,一个物种只能拥有一种修行的可能。吸血鬼再如何强大,也是不可能像狼人那样修行的,更加不可能吸收信仰之力转化为自身的圣力。狼人亦如此,他亦如此。

    而东方的修行,对于西方人来说,始终蒙盖着一层神秘的色彩,光是修行的方式,就被分成佛道巫三种,并且还有妖兽怨灵等等修行成人之后的特殊存在,他们身上波动的灵力,对于西方修行者来说。那都是截然不同的力量。

    只可惜是擦肩而过,否则,给亨利一些时间。或许他能判断出依菩提身上的灵力波动跟朱弦有无相似之处。

    又或者干脆依菩提身上的灵力是由多种不同形式的力量构成,那样的话。几乎就可以断定她是东方的修行者了。

    亨利不禁有些恼火,因为在从前的时候,圣教廷是绝不会允许东方人成为他们的成员的,外围成员也不行。可是现在,圣教廷的构成已经太过复杂,囊括了所有的人种,再也不能通过外表简单的识别该人是否西方的修行者了。

    经历过上次对朱弦的惨败,亨利甚至不得不用谎言的掩饰自己犯下的错误。他对东方的修行者已经殊无好感了。

    尤其是一贯自傲的他,向朱弦求婚竟然被拒绝,还被打成重伤,这对他而言绝对是奇耻大辱。

    纵然有教宗的禁令,可发现竟然有东方修行者来到了梵蒂冈这座圣城,亨利终究还是忍不住朝着远去的依菩提的背影追了过去。

    “说不定,这个女孩子跟那个叫朱弦的,会有些关系。”

    亨利这纯属自欺欺人,但这也足够他在事后向教宗交待了,东方的修行者闯入圣城。这是绝不被容许的事情。

    梵蒂冈是世界上面积最小的国家,只有不到半个平方公里,拥有梵蒂冈国籍的公民也只有一千余人。常住的更是只有四五百人而已。可是这里每天的游客数量至少也数百倍于其常住人口,著名的圣彼得教堂和梵蒂冈博物馆门口,几乎无时不刻都排着长长的队伍。而梵蒂冈的街道上,足以用摩肩擦踵来形容。

    若非亨利是个修行者,根本就不可能在如此密集的人群之中寻找到一个已经脱离他视线两三分钟的人。

    找到依菩提的时候,亨利注意到她在梵蒂冈博物馆门口徘徊,但是明显,依菩提对于那长长的队伍有些望而生畏。

    亨利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他找到了跟依菩提搭讪最佳的方式。

    装作不经意的走到了依菩提的身边。亨利说道:“不用考虑排队的事情了,博物馆在下午一点半就会关闭。不再让游客进入。以目前的队长来判断,不等你排到。时间就已经到了。”

    依菩提闻言转过头来,她当然能够认出亨利就是刚才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了半天的男子,虽然只是擦身而过,可修行者的记忆能力是足以令其分辨出眼前飞过的一只苍蝇是否曾经掠过自己身前的。

    “哦,是么?”

    亨利说的是英语,依菩提的英语能力还不足以让其完全明白亨利的话语,她也只是勉强能够分辨出其中的意思而已。

    听得出依菩提的英语很是生疏,亨利犹豫了一下,便改用生硬的汉语又将刚才的话说了一遍。

    这是一种试探,如果依菩提是共和国人,那么她九成以上就是东方的修行者了。

    依菩提不虞有诈,开心的笑着说:“你会说汉语啊,那就太好了。”

    亨利很有风度的笑了笑,不得不承认,他的外表还是很有迷惑性的。

    “今天你几乎没有可能进去了,不如明天早些过来吧。”

    依菩提狡黠的一笑,说:“既然你说的是几乎没有可能,又是主动来跟我搭讪,那么你应该有办法把我带进去,而不需要排队的,是么?”

    亨利略显倨傲的点了点头,道:“恰好我是这里的神职人员,所以我是可以从神职人员的通道进去的。”

    “那么你一定会带上我,对么?”

    这话正中亨利下怀,他立刻说道:“那么,美丽的女士,就请您随我来吧。”说罢,他朝着梵蒂冈博物馆的侧面走去。

    走了两步,亨利又停下来,右手抚胸,微微欠身对依菩提说道:“我的名字叫做亨利,请问美丽的女士怎么称呼?”

    “依菩提。”

    亨利点点头,道:“很高兴可以认识你。我必须向你申明的是,虽然我可以带你进入博物馆,不过你不能离开我的身边,否则是很犯忌讳的事情。”

    “有你给我当导游,我求之不得,这样我可以更清楚的了解博物馆里的藏品。我似乎没什么理由一个人像是无头苍蝇那样乱撞。”

    亨利愣了愣,随即笑道:“无头苍蝇,这个比喻很有意思。你们共和国,总是会有许多精妙的言语。”

    带着依菩提走到了博物馆的后方。其间经过了一条长长的窄巷,在窄巷里,亨利数次压抑住内心想要对依菩提出手,直接弄清楚她的身份的*——这里虽然也是不错的动手地点,但总不如进入博物馆之后在六芒星阵之中来的简单轻易。

    博物馆的后方还有一个门,这是两扇沉重的铁门,依菩提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穿透铁门看到里边的情况。就知道这门上一定有圣力加持,甚至里边有阵法保护,她的内心里,也不禁产生了一丝犹豫,犹豫到底是否要跟随亨利进去。

    她本就势单力孤,再加上这里还可能有阵法的加护,着实不利于她的发挥。

    可是,一探究竟的*终究战胜了警惕,依菩提的脚步稍稍踌躇,便还是跟着亨利走到了铁门之外。

    摁响了门上的门铃。很快,铁门之上打开了一扇小小的窗户,看到是亨利。里边的卫兵展颜笑着跟他打招呼:“亨利大主教……”可当他看到亨利身后的依菩提的时候,卫兵的话语不禁有些迟疑了。

    亨利笑着解释道:“这位女士是我的朋友,她想到博物馆里看看,可是你知道的,正门永远排着过长的队伍,有时候排上一天也不见得能进去。”

    卫兵对于这样的情况不能说司空见惯,可每年也会发生几次,尤其亨利是圣教廷最天才的大主教,今年才三十出头的年纪就达到紫衣主教的实力就是最好的证明。

    既然是亨利带来的“朋友”。他作为世俗教廷的成员,是没有权力阻拦一名圣教廷的大主教做任何事的。

    实际上。若非他是一名卫兵,他都未必有机会接触到亨利这样的人。即便接触了,也很难知晓他的身份。

    “好的,亨利主教,请稍等。”卫兵关上了门上的小窗,很快,那两扇沉重的铁门就吱吱嘎嘎的开启。

    他们的交流,用的是意大利语,依菩提是完全听不懂了。

    不过,从其神态,依菩提也大致可以猜测的出,这个亨利不止是他所说的神职人员,恐怕在教廷之中,拥有很高的地位。

    原本就对亨利一直都保持着足够警觉心的依菩提,现在也隐约猜出,这个男人很可能根本就是一个西方的修行者,他是圣教廷的人。

    当有了这样的猜测之后,依菩提反倒更加有兴趣了,虽然不知道亨利的目的,可跟着这个家伙,是很有机会直接接触到圣教廷的。而依菩提独自来到梵蒂冈,其目的不正是找到圣教廷的所在么?

    进门的时候,依菩提对那名卫兵笑了笑,用英语致谢。

    然后,她对亨利说道:“亨利,你能不能给我和这名卫兵合个影?我知道他们的制服是米开朗基罗设计的,五百多年来都没有变过款式。我很想把这充满历史积淀的设计留在我的相册之中。”

    卫兵当然没问题,而亨利却有些奇怪,作为一名修行者,这个女孩子也未免太好奇了吧,难道,她真的只是来旅游的?

    还是接过了依菩提的手机,替她和卫兵合了个影,依菩提很是开心的翻看着手机上的照片,表情天真的就像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亨利一边引领着依菩提进入博物馆,一边皱着眉头,心中暗忖:难道她不是修行者?可是她身上的灵力波动又是怎么一回事?

    终于穿过博物馆内部不进行展出的区域,带着依菩提来到了博物馆其中的一个展馆,亨利回头满脸带笑的看着依菩提,心中想到:“即便你不是别有用心的来到梵蒂冈,那也只能算你倒霉,谁让你是一个东方的修行者呢!”

    嘴里,却是说道:“这里就是西斯廷礼拜堂了,在你身后……”亨利指了指依菩提身后的墙壁,说道:“那就是米开朗基罗最著名的巅峰画作,《最后的审判》。”

    依菩提闻言转身看去,被这幅画阴沉的气息所席卷,她几乎感觉到铺天盖地的黑暗力量朝着自己压了过来。

    泰山压顶!(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