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496章 落入陷阱

第0496章 落入陷阱2017-11-11 22:26:53Ctrl+D 收藏本站

    亨利走到了楼梯的尽头,这里已经是梵蒂冈博物馆的最高层了,圣教廷的总部并不在这里,而是隐藏在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修道院之中。

    转过身,亨利面带微笑的看着拾级而上的依菩提,满心的稳操胜券,在六芒星阵的加持之下,亨利自信可以打败任何对手,哪怕是教宗那样的实力。当然,实际情况是教宗在六芒星阵之中并不会被阵法所制约,他也同样可以获得跟亨利相同的加持,那只会让教宗的实力更强。

    其实亨利也是太过于小心了,跟朱弦那一战,使得他对东方修行者的自信完全丧失,在他眼中,任何一个东方修行者都拥有神秘莫测的实力。他嘴上是绝不会承认这一点的,但内心之中,心灵深处,却有着如此的阴影。

    依菩提的实力的确算是不错,那可只是对于她一个十六岁的少女而言,除了个别逆天级别的存在,很少有人能够在十六岁的时候就达到和依菩提相似的实力。

    可即便如此,她也绝非亨利的对手。

    或许亨利想要战胜依菩提并不轻松,但总归是可以战胜的。

    因为心底的阴影作祟,亨利选择了一种更为复杂和艰难的方式,演了整整一天的戏,就为了把依菩提引到这个六芒星阵的中心点,也是阵法最强的一点。

    就差几个台阶,依菩提就将走到六芒星阵的正中央,亨利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那是感觉到胜利在向他招手情不自禁产生的喜悦。

    可是依菩提却偏偏在此刻停住了脚。

    依菩提早就发现了,亨利绝对是别有用心的将她引至此处,走上楼梯之后就更加确定,依菩提发现穹顶上的那个六芒星图案。并不是落在穹顶的正中央,而是略微有些偏了。

    乍一看不觉得,甚至仔细看过发现其偏移之后还会觉得那不过是些许的失误。可是。梵蒂冈博物馆这样的地方,用的壁画都是米开朗基罗这种大师的作品。又怎么会在一个穹顶上犯错呢?

    尤其是穹顶上那个六芒星的图案,其中心点,竟然刚刚好落在楼梯的最后一格上,也就是说,只要当依菩提走到楼梯的最后一步,便正好落在穹顶六芒星的中心点。亨利的站位也很有讲究,他仿佛很随意的站在那里,但其实。已经杜绝了依菩提走偏的可能性,他将楼梯剩余的宽度完全霸占了。

    如果依菩提没有判断错误,这个六芒星其实是一个阵法,那么她走上去之后,亨利必然会立刻对她发动攻势。

    “你看这幅画……”亨利见依菩提不肯上来,便假意并未发觉,指向旁边挂在墙上的一幅画。

    “诶,你怎么没上来,快过来,这幅画的细节很有讲究。”亨利装作不经意的回过头。很是平常的招着手。

    依菩提微微一笑,道:“我有些饿了,反正你是这里的人。不如这些留着明天你再讲给我听。我们去吃饭吧,我可是很期待你会请我吃些什么呢!”

    亨利心中微微一沉,他不知道依菩提是有意如此还是真的饿了,但是既然依菩提这样说了他也不好坚持。

    目测了一下依菩提距离六芒星阵中心的距离,虽然那里不是最强点,可也相去不远了。在这样的位置上,亨利全力一击,他相信自己还是可以拿下依菩提的。

    脸上不禁闪现一丝狞笑,亨利口中的言语变得冷峻起来。

    “好。那我们吃饭,我请你吃……吃我一剑!”说话之间。亨利一个跨步,冲向依菩提。他的手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柄骑士剑,直刺向依菩提的脑袋。

    依菩提早有准备,身子向下蹲去,很轻松的就躲过了亨利的这一剑。

    可是这却正落亨利下怀。

    这一剑,亨利并未倾尽全力,他想的很清楚,如果依菩提毫无提防,他这一剑必然可以直接取了依菩提的命。

    可若是依菩提早有提防,亨利并不觉得自己的实力足够在六芒星阵并不是最强点的地方一招杀敌。所以,他这一招亦虚亦实,在这么狭窄的楼梯道上,依菩提想要完全躲过这一剑,最好的方式就是矮下身体。而亨利便可趁此机会掠过依菩提的头顶,落在她的下方,用手中的骑士剑逼得依菩提不得不退到楼梯的尽头,这样就会引入到六芒星阵最强的一点,届时亨利发动阵法,依菩提必然会被他轻易的拿下。

    之所以如此,是亨利并不想就此杀了依菩提,他希望可以抓住依菩提,从而获得东方修行者无端闯入西方的证据,若是依菩提跟朱弦有些关系,那是最好,亨利便可藉此在圣教廷内部为自己正名。可若依菩提和朱弦实际毫无关系,亨利也自有自己的办法。

    栽赃这种事,亨利也并不是第一次干了。

    他在做赏金猎人的那些年,没少动用诸如此类的手段。在亨利看来,唯有完成任务,壮大自身才是最重要的,向上帝发过的那些誓,他根本都没有放在过心上。

    稳稳的落在楼梯上,亨利挥手就是一剑,闪出一片剑光,几乎将依菩提身前所有的区域都覆盖到了。

    剑光之中注入了庞大的圣力,演化为洁白的圣光,亨利在依菩提身上感觉到一丝黑暗的气息,他相信圣光对依菩提必然有着强大的腐蚀效果,依菩提见到圣光,必然会连连后退。

    不得不说,亨利无论是在实力还是心机之上,都是顶尖级别的人物,依菩提虽然古灵精怪,但是比起亨利,还是差了不止一条街。

    明明已经看出亨利的谋划,但却依旧一步步的走进了亨利布下的陷阱之中。

    佛道巫三修的依菩提,虽然现在几乎已经放弃了巫术的修行,可这些年来巫术的影响已经深入她的骨髓之中。尤其是那个假的满都拉图,所教她的都是黑巫术,本身就充满了腐烂和黑暗的力量。西方修行者的圣光的确对其有着天然的克制效用。

    一看到圣光,依菩提就顿时觉得自己的双眼根本无力继续保持睁着的状态,即便是闭上了双眼。依菩提也觉得自己的双眸之中满是刺痛的感觉,就像是有人拿着无数根尖刺戳向她的眼球一样。

    纵然知道身后是陷阱。可依菩提也只能心有余悸的向后退去。

    依菩提想要向斜后方倒退,那样至少可以稍稍偏离亨利所设计的位置,可是亨利又怎么可能放任她这样,骑士剑一个斩杀,一道圣光便再度拦在了依菩提的身后,逼着她不得不朝着六芒星阵最中央的位置退去。

    蹬蹬三步,身前身侧都是圣光的围绕,依菩提几无还手之力。终于踏足于亨利所希望她站立的位置。

    依菩提想要迅速通过这个位置,顶楼很大,只要她能偏离六芒星阵,或许还有机会反戈一击。

    亨利却比她更快,口中早已开始念动咒语,穹顶之上的六芒星,顿时闪烁其微微的光芒,就像是被点亮的六只灯泡。

    六芒星的六个角亮了起来,那联系六个角的六条直线也随之被点亮,光芒就像是液体一样。缓缓流过那六根直线,流经之处便被点亮。

    随即六芒星外围的两层圆圈也都如同那六根直线一般被点亮,整个楼梯之上光芒万丈。依菩提只觉得昏天黑地的出现了许许多多的敌人,她的眼前,洁白一片,可那片洁白,却仿佛是要将其彻底烧熔在其中。

    一匹匹的白马开始出现,似乎是从极远方奔驰而来,逐渐变大,依菩提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每一匹白马之上,都端坐着一名手持长矛身穿重铠的骑士。每一个都威风凛凛,就像是神兵天降。

    这还不止。在那些骑士和白马的头顶上方,还有许许多多长着翅膀的人振翅飞来。他们的手中虽然空无一物,依菩提却能感觉到他们比那些骑士更加令人生畏。

    依菩提试图逃开,可根本来不及,那些骑士和天使来的太快了,眨眼间便至,无数的长矛穿透了依菩提的身体,倒是并没有给她造成太大的痛苦,而那些天使,则是飞身下来,用他们的手抓住了依菩提,彻底将依菩提禁锢在这里,一动都不能动。

    亨利嘴角扬起冷笑,手中的骑士剑悄无声息的刺向依菩提,这时候的亨利,已经觉得自己稳操胜券了,他这一剑,可以轻易的穿透依菩提的双肩,将其双手废掉。对东方的修行者,亨利总归还是有些了解的,他知道东方有琵琶骨这种说法,而琵琶骨若是断了,这个人的功力也就剩不下多少了。

    琵琶骨处连着经络,若是被挑断会阻断修行者精气运转,无法运用精气的修行者,根本就不足为虑。

    亨利眼看就要成功了,他几乎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剑尖触碰到了依菩提的肩膀,只需要再往前递进几公分,就可以轻易地挑断依菩提的琵琶骨,到时候,依菩提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依菩提在剧烈的挣扎着,可却徒劳无功,无数的天使抓住了她,无数的长矛将她的身体牢牢的固定在这里,她也已经感觉到了亨利手中冰冷的骑士剑剑尖。

    依菩提几乎就要绝望了!

    可就在此刻,陡生突变,依菩提的胸口处突然光芒大作。

    那光芒,俨然和圣光极为相似,就连亨利都觉得眼前白光乍现,就像是教宗本人出手时所发出的光芒一般。

    从这光芒之中,亨利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熟悉的味道,为什么?为什么依菩提竟然也可以发出圣光,难道,她也是圣教廷的成员。可若如此,那些天使和骑士,又怎么会将其禁锢,而不是增长其实力?(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