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04章 一念分身

第0504章 一念分身2017-11-11 22:27:3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这个声音,朱弦依菩提以及许兔兔皆是一惊,随即大喜过望。

    而圣教廷众人则是茫然不知所以,唯有彼得二世若有所思,似乎想到了来人是谁。

    很快,纯银的大门缓缓开启,门后走出一名身形清癯的少年。

    看上去也就二十岁附近,身材略显瘦削,乍一眼看去觉得长相也不过一般,但是很快众人的目光就再也挪不开他的身上,就好像这个少年有着无穷的吸引力一般。

    “主人!”朱弦和许兔兔当即喊道。

    而依菩提则是手一招,将七宝金刚收了回来,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笑眯眯的看着许半生。

    许半生的身后并无李小语,这显然是有些不寻常的事情,他缓步近前,朱弦还有些矜持,许兔兔却是毫不犹豫的冲上去一把就想将许半生抱住。

    可一伸手,许兔兔就感觉到了,这并非许半生的真人,而是一个神念形成的分身,难怪他的身后没有李小语,李小语可没有这样的本事形成分身跟随许半生前来。

    圣教廷的人自然也看出这一点,许兔兔的手直接从许半生的身上就穿了过去,他们暗暗皱眉的同时,心中也是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神念分身这种事,在东西方都是发生过的,在东方的古代,还有些修行者可以勉强做到,可在西方,那绝对是上帝和神使才能做到的事情。

    彼得二世心中出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难道昨天的神使感应,其实是许半生?

    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念头,许半生的分身就站在他面前不远之处,可却丝毫都没有半点神使的气息,昨天自然也不可能是许半生。

    朱弦和依菩提也为之一愣。神念分身啊,这甚至比许半生亲自前来还要弥足珍贵,这几乎说明许半生已经无限接近于仙神的状态了。可是很快。二女心中又有无限的遗憾,许半生越是接近仙神。就意味着他离飞升之日愈近,这岂不是说他即将离开这个世界,去到一个更高阶的世界中,而要将她们这些人都抛弃了?

    二女瞬间显得有些黯然,望向许半生的眼神之中,也多了几分神伤之意。

    许半生对她们笑了笑,手背一弹,抱了个空正有些莫名的许兔兔。只感觉到一股柔和的力量在自己身前推来,她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缓缓飘起,然后落在朱弦的身边。整个过程完全不由她控制,她也丝毫反抗的可能都做不出来。

    许半生继续向前迈进,看着一身华服,手握权杖的彼得二世。

    站定在台阶之前,早有圣骑士试图上前阻拦,他们似乎是在担心许半生会对教宗不利,可许半生的身前就好像有一道无形的墙壁,生生阻挡住了那几名圣骑士。让他们无法越雷池一步。

    深深的打了个稽首,许半生道:“教宗陛下,久睽了。”许半生的分身脸上挂着平静的微笑。气度从容,就仿佛他不是置身敌群之中,而是来见一位久未谋面的朋友。

    彼得二世一代教宗,纵然大敌当前,总也不能失了气度,尤其是当许半生展现出如此气度之下。

    将手中权杖交给身旁一名红衣主教,彼得二世也按照西方的礼节向许半生施了一礼,道:“许真人果然是人中龙凤,今日一见。实在是三生有幸。”

    一瞬间,除了许半生和彼得二世之外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彼得二世竟然说得一口极其标准的汉语,简直就像是一个常年生活在共和国的老人。

    许半生却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点。丝毫不感到惊讶,这时候朱弦等人才意识到,刚才许半生所说的是汉语,而并非像她们一样,跟这帮洋鬼子交流时用的都是英文。

    “很抱歉在这样的状况下和教宗陛下会面,原本我应当亲身前来,可无奈有些特殊的缘故使得我暂时还无法离开吴东,也只能隔空对话了。”

    彼得二世微微颔首,道:“许真人搞出这么大的阵仗,不知所为何事?”

    许半生微微一笑,道:“都说我们东方人条律太多,说话做事不喜欢单刀直入,而你们西方人却更加率性本真,今日一见,倒是有些失望了。”

    彼得二世也是微微一笑,并不为许半生的讥诮而恼,平静的说道:“亨利的确是跟贵下有些嫌隙,不过贵下好像没吃亏,克里斯又已经死在贵国,老朽实在是想不通许真人为何还要前来兴师问罪。尤其是现在亨利也已经死去,以太一派之能,总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吧?”

    “亨利死的突然,原本也不在算计之中,若非察觉到亨利已死,我也并不想以这样的方式与教宗陛下会晤。这件事发展到现在,已经有些出乎意料了。不止教宗陛下可愿与我单独一唔?”

    彼得二世稍显犹豫,身旁几名红衣主教立刻表达了他们的反对意愿,纷纷小声用英语对彼得二世说,让他千万不可跟许半生交谈。这个许半生,竟然可以使用分身至此,其实力着实深不可测,哪怕是彼得二世贵为教宗,实力也是整个圣教廷最强的,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万一许半生突施杀手,圣教廷岂不是损失惨重?

    但是彼得二世能够坐在教宗的位置上,思考问题自然比那些枢机团的红衣主教更为周全一些,一来许半生在此不过是个分身,他本人的实力或许强大无匹,可一介分身能有本尊十之三四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伤害的了自己。二来许半生是在圣教廷的地盘上提出这样的要求,若是自己不敢与他单独会谈,传扬出去,圣教廷今后将如何自处?第三么,这里还有朱弦依菩提以及许兔兔三女,许半生真要动手也要考虑这三个女孩子的下场,刚才虽然三女占据了一些上风,但她们毕竟势单力孤。圣教廷这边许多人都还没出手呢,而且世界各地的红衣紫衣主教都在赶回的路上,用不了多久也该抵达了。别说只是三女。即便是许半生本人,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思忖停当。彼得二世缓缓点头,道:“但从君愿。”

    表现的无懈可击,彼得二世干脆连权杖都不拿,就直接朝着许半生的分身走了过去。

    依菩提却是看出了彼得二世心思,不由嗤之以鼻的说道:“什么但从君愿,无非是觉得我们势单力孤,半生哥哥不会冒险跟你动手罢了,而且觉得半生哥哥不过是个分身至此。实力大打折扣。最讨厌你们这帮装的道貌岸然实际上满肚子算计的洋鬼子。”

    这话说的彼得二世老脸一红,脚下也有些拌蒜。

    许半生转头看着依菩提,道:“菩提不可胡言乱语。”却也并未为彼得二世分辩任何,显然许半生也早就洞悉了彼得二世的心理。

    走到许半生面前,许半生一挥手,一道无形的屏障便将二人包裹其中,外边只看得见两人面对面的站立在院中,却是连他们后续的动作都看不见了,遑论声音。

    “许真人有何见教?”彼得二世力图保持着自己教宗的气度,但他先开口。就已经显得自己有些心虚。

    “原本让她们三人前来,只是想给贵教一个警示,贵教一而再再而三的冒犯我巍巍中华。教宗陛下心中也不知是否有挑起战争之意。”

    彼得二世见许半生一开始就一顶大帽子扣了下来,赶忙说道:“许真人言重了,这让老朽不甚惶恐,老朽岂能有挑起战争之意?克里斯去共和国,老朽确实知情,但当时被亨利此子所蒙蔽,如今才知真相,老朽也是心怀愧疚。”

    许半生也不去拆穿他,哈哈一笑。又道:“若只是克里斯倒也罢了,反正他现在也已经是个死人。可是。之后的第三波不知教宗陛下又作何解释?”

    “第三波?”彼得二世明显不知情,顿时一愣。

    许半生早就知道曾武的事儿彼得二世未必知情。如今见到他那不似作伪的样子,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可这件事他不知情,不代表他就可以不负责任,彼得二世作为一代教宗,手下晋升教区主教他可以不知情,可两名明显不够格的圣骑士,他再不知情就是他的失误了。

    哪怕是有人欺下瞒上,那也是彼得二世领导无方监管不力。

    将曾武的来龙去脉详细的一说,彼得二世又是惊讶又是震怒。

    惊的是他早就做好了准备放弃一个克里斯?安图斯换来局面的稳定,使自己处于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位置,还可以顺便杀一下亨利的骄娇二气。吸血鬼对此表示负责,但实际情况肯定是许半生这边下的手,这在枢机团以上并不是什么秘密,而多数红衣主教也对彼得二世的决定并无质疑。甚至可以在圣教廷上下好好的拢一拢人心,这些年吸血鬼也有些过头了,是该给他们一些教训的时候了。

    可万万没想到,北美那边给他出了这样一个大难题,尤其是让曾武这个极其不合适的人选在其中担任了一个如此的角色,许半生上门来兴师问罪,也就顺理成章了。甚至于朱弦等三人贸然闯入圣教廷总部大打出手的举动,彼得二世也无法对其发难。

    而原本,老奸巨猾的彼得二世想的很好,之前的事情他可以摆出个低姿态,可朱弦等三人闯入圣教廷总部的事情,他是要好好的向许半生追责的。不图有什么利益,只图借助此事让东方的术数界知道西方已经崛起了。

    可现在,一切的如意算盘都落空了,彼得二世只怕要在许半生这个不满二十岁的少年面前装孙子一直到结束这次的会晤。

    思忖半晌,彼得二世不得不说道:“这件事老朽并不知情,不过许真人请放心,此事我一定追查到底,必然给许真人一个交待。”

    许半生点点头,道:“此事并非一个北美教区可以决定的,我希望教宗陛下能够彻查此事,只怕你们的枢机团内已经有了问题。”

    彼得二世何尝不知道这一点,他只是不能当着许半生的面说出来而已,如今许半生这么说了,他也只能苦涩的应承下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