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08章 两份礼物

第0508章 两份礼物2017-11-11 22:27:8Ctrl+D 收藏本站

    随着圣座信理部的人把马可?布莱曼拖了下去,迎接他的毫无疑问是一场惨无人道的言行拷问,议事厅里的气氛也变得微妙了起来。

    但是这会儿,几乎所有人都看清楚了,罗迪?厄齐尔不过是个引子,彼得二世并没有丝毫针对罗迪的意思,他的目标,一直都在马可?布莱曼身上。可他明明可以直接将马可?布莱曼拿下,为何要如此大费周章呢?

    原因只有一个,彼得二世这是杀鸡给猴看,他要让其他的红衣主教明白,圣教廷就是圣教廷,以往他们有些损公肥私的作为彼得二世睁只眼闭只眼,并不代表他昏聩到不知情的地步。那只不过是彼得二世也能体谅他们背后有一整个家族要支撑,等于是变相发给他们的福利。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所作所为就是合法合理的了,彼得二世这个绝对权力者,任何时候都有收回这一切恩赐的权力,同时他也有这样的能力。

    一时间,人人自危,生怕彼得二世会因此迁怒到自己身上。

    和刚才相反,原本心中满是鼓点的罗迪?厄齐尔,反倒平静了下来,他也看出彼得二世借题发挥的手段。而既然是借题发挥,自己便是被借的那个题,不但不会有什么危险,甚至于到一切结束,尘埃落定之时,还需要对他作出一些补偿。

    罗迪心中大定,望向议事厅里的那些原本颇有些幸灾乐祸之嫌的红衣主教们,眼神中却多了几分冰冷。

    众人的反应罗迪是尽收眼底的,谁在幸灾乐祸,谁只是隔岸观火,谁流露出一些兔死狐悲的哀伤,谁的眼中又有为罗迪的担忧。罗迪全都一一记下。

    在圣教廷内部的职务之上,教宗是至高无上的,其下便是枢机团。圣骑士团的团长虽然必然是枢机团成员之一,但基本上都是排在最后。其意见最为无足轻重之人。尤其是一千多年来的平静年代,宗教退出了对国家政权的统治,鲜有战争发生,圣骑士团的地位就越发不如从前。这就像是共和国古代国泰民安的那些年代,周边没有强敌环伺,国家也繁荣昌盛,自然是文官集团占了上风,武官们似乎成了可有可无的摆设。

    但是。即便如此,作为圣骑士团的团长,其实也相当于一个国家的兵马大元帅了,在统帅兵马这件事情上,他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副团长到百夫长都是团长亲自任命,这一点就连至高无上的教宗都插不进手,所以,即便是在枢机团内排位靠后,可谁也不敢真正的小觑一名圣骑士团的团长大人。

    至少,在任何一任教宗的心里。圣骑士团团长的地位都要比任何一名红衣主教重要的多,而在枢机团内部,有着清醒认识的红衣主教。其实也明白这一点。不过清醒的人总归是少数,因此当罗迪罹难之时,不少人都露出了事不关己甚至幸灾乐祸的表情。

    这些人毫无疑问都是不把圣骑士团团长这个身份放在眼里的家伙,可罗迪却绝不会低看自己,他一向都知道,和平年代,圣骑士团的作用得不到彰显,可圣骑士团依旧是圣教廷最坚实的力量,他。圣骑士团的团长大人,依旧是教宗以下实际上的圣教廷第二人。

    心高气傲的罗迪。被教宗彼得二世呼来喝去,又的确是他自身犯错。他心里就算不满也不敢如何。可是对那些红衣主教么,罗迪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这些人的做派一一被罗迪记下,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些曾经幸灾乐祸的红衣主教们,都因为他们不够清醒而付出了或多或少的代价。

    “刚才说到罗迪你的罪责,作为圣骑士团的团长,你代表着圣教廷内连我都不具备的强大武力,不管是外患还是内乱,都需要圣骑士团保持绝对的忠诚。哪怕是枢机团内部出现了马可?布莱曼这样的叛徒,我都不会如此痛心疾首,可是你怎能允许圣骑士团内出现如此钉子?幸好,这两个人就是炮灰一样的货色,可是有一就会有二,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一个彰显战斗力的队伍就是从这样不起眼的地方开始溃败的。今天可以只是两个不够格的圣骑士,那么明天呢?后天呢?未来的有一天,你会不会突然间发现,你的麾下,尽皆是些酒囊饭袋,然后,甚至于你逐渐的失去了对他们的绝对指挥权。到那个时候,罗迪?厄齐尔,尊敬的圣骑士团团长大人,请问你将要如何收场?”

    彼得二世明着是在敲打罗迪,实际上,这些话听在每一个红衣主教耳朵里,都是对他们的一种斥责。

    尤其是彼得二世这段话里,明着暗着,似乎都有替圣骑士团正名的意思,枢机团内出现叛徒都没有圣骑士团出现一两个不够格的圣骑士来的严重,这岂不是在表明教宗的态度,圣骑士团重于枢机团,而圣骑士团的团长自然就重于每一个红衣主教?

    罗迪望向彼得二世的眼神有些复杂,这其实应该是圣骑士团团长和教宗之间的默契,可今天,彼得二世却将其明明白白的叙述出来了,摆在了每一个人的面前,他这样做,究竟是什么目的?

    陡然间,罗迪想到刚才马可?布莱曼的话,马可说撒旦即将归来,魔王路西法即将重现人间,他要将这个世界变成炼狱……

    这意味着战争即将爆发,圣骑士团的作用在战争之中,将会被无限的放大,毕竟,和敌人正面的对决,和黑暗教廷之间的厮杀,还必须由圣骑士团作为主导,由骑士们去完成。各级主教,单打独斗都是强人,可放在战场上,作用甚至还不如一小队普通的骑士。

    彼得二世真的相信了马可?布莱曼的话,他这是要替战争做准备了么?

    罗迪心中一凛,再看彼得二世的双眸,他心中的疑惑,似乎在彼得二世的眼神之下得到了解答。

    罗迪当即痛心疾首的说道:“从今天起,圣骑士团将进行严格的自查。一日之内我会查遍所有的圣骑士,亲自!三日之内,我会要求全球范围内的骑士接受检查。务求肃清整个队伍。”

    彼得二世知道罗迪已经彻底领悟了自己的意图,满意的点点头。道:“大家一定都很疑惑,我是怎么知道马可?布莱曼是叛徒的。”彼得二世环视着整个议事厅,大部分人的确都露出了需求解答的表情。但也有那么几个,似乎对于眼下的形势认识不够,他们根本不认为马可?布莱曼的话有什么可信度,而叛徒或者说是黑暗教廷的卧底这回事,一向是古来有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对于这几个人。彼得二世只能用怒其不争来形容,何止圣骑士团要肃清?枢机团也需要。

    “这是许半生分身至此最大的目的,也算是他送给我们圣教廷的一个礼物。”

    众人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难怪彼得二世被人打上了门,还打伤了手下几名圣骑士乃至红衣主教,都可以全不追究,原因原来在这里,许半生帮他找出了圣教廷的叛徒,这的确是足够交换朱弦等三女之前的冒失了。

    “很快,许半生的第二份礼物就要送过来了。”彼得二世貌似平静的又抛出这样一句。

    众人一愣。此刻正好门外传来了有人推门的声音,众人纷纷转过头去,望向大门的方向。

    沉重的大门吱吱嘎嘎的被推开。外边的光线涌了进来,即便这里坐着的都是修行者,也不禁觉得有些视线模糊。

    很快适应了外边的光线,众人看到,两名圣骑士押着五花大绑的斯蒂芬?杜克走了进来。

    这两名圣骑士的脸上显然带着少许的茫然,他们大概对于将自己的副团长以如此方式押进来还有犹豫,但是,当他们见到自己团长的表现,就知道他们还是选择了正确的一面。

    罗迪?厄齐尔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几步跨到斯蒂芬?杜克的面前,抬起脚就是一脚踹在斯蒂芬?杜克的心窝之上。然后怒火滔天的质问:“为什么?!!”

    斯蒂芬?杜克的身体重重的撞在议事厅里的一根立柱之上,口中顿时喷出了一口鲜血。他的脸上,满是愧疚之色,喃喃的说道:“罗迪大人,对不起,我……我……”

    看着斯蒂芬?杜克萎靡的神情和姿态,罗迪也颇有些有火没处发的感觉,他第一反应是斯蒂芬?杜克虽然并非被手下蒙蔽,但他也有自己的难言之隐。

    “好了,罗迪大人,审讯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圣座信理部吧,你的痛心疾首我能够理解,或许杜克也有难言之隐,可既然选择了成为叛徒,那就必须交给圣座信理部去查办。”

    彼得二世的声音响起,算是给这件事定了调子。

    可是,罗迪依旧气的浑身发抖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很快有圣座信理部的人进来把斯蒂芬?杜克带走了,临出门之前,斯蒂芬?杜克终于说道:“罗迪大人,对不起,我的家人全都在他们手上,我想,仅仅只是两个不够格的圣骑士,并且是要送去共和国送死的,这对圣教廷的伤害并不会这么大。直到刚才,我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马可?布莱曼逼我这么做……对不起……”话音戛然而止,议事厅的大门又重重的关上了。

    罗迪的心里很复杂,作为他亲自提拔起来的手下,他还是有足够的了解的,斯蒂芬?杜克的话,他毫不犹豫的就相信了。可是,他也明白,彼得二世绝不可能放过他。

    “罗迪大人,你放心,圣座信理部会调查清楚,如果真的只是被胁迫所为,罪仅只他一人,不祸连家人。”

    这句话,也算是给罗迪宽心,圣座信理部处置异端的手段一贯激烈,向来都是满门抄斩株连九族,彼得二世既然发了话,就意味着斯蒂芬?杜克的家人应该安全了。

    而他,也算是死得其所。(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